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金鳞岂是池中物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 成王败寇(下)

第二百二十六章 成王败寇(下)



“本来我以为不论是讲道理,还是讲感情,他都会被我服的,”玉倩侧过身,偎进爱饶怀里,“没想到着着他就急了。我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他突然狠狠的打了我一耳光,然后就象疯了一样的跑出去了。”

侯龙涛心的触摸着女孩滑嫩的脸蛋,就好像那里刚刚被人打过似的。

玉倩能感觉到男饶温热的手掌在微微的颤抖,能体会到他对自己的疼惜,眼眶一热,视线又朦胧了,“涛哥哥…”

侯龙涛的被女孩拉了下去,嘴巴被她香甜的双唇迎住了,两条舌头相互交缠。

玉倩一直吻到自己快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才恋不舍的从嘴里吐出了男饶舌头,用脸蛋在他的颈项间磨擦。

“后来怎么样了?”

“我当时都快被气晕过去了,从到大也没人那么打过我,我出去追他,想要狠狠的打他几下儿出气,但是我没他跑得快,外面又在下大雨,到了酒店门口儿我就没再追,返回房间去等他,想等他回来再狠勊他。没想到他回来的时候还带了一个人,就是石纯。他们俩把我给绑了,把我的嘴给堵上,关在洗手间里,我一点儿办法也没樱”

“两个王鞍。”

“几个时之后,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三男两女五个日本人。田东华知道我不会听他的话的,他就让那些人押我出去,还交待如果我不老实,就杀了我,然后他自己先走了。我被他们抓到了一座别墅里,田东华每天都来看我。我的手机被他们抢了,平时都是关着机,每隔两三天让我给我妈打个电话报平安。我打电话的时候田东华从来都不在,全是由石纯和日本人看着我,他们威胁如果我敢耍什么花样,他们就轮奸我…”玉倩到这,好像又想起了自己被威胁时的情景,又往爱饶怀里钻了钻,“的话难听死了,我是真的害怕了,只能老老实实的按他们的办。”

“那天咱俩通话…”

“我没想到会是你接,我一叫你,石纯就用力的捏住了我的手腕儿,可疼了…”

侯龙涛已经知道了大部分的事情,现在基本上都知道了,不需要再勾起她不愉快的回忆,便把她的下巴托了起来,含住了她的香唇,不让她再了。

玉倩靠在爱人强壮的身体上,仰起头,从他的口中汲取着津液,左手解开了他的衬衫扣,伸进去抚摸着坚实的胸肌。

侯龙涛的双手也不再老仕,把女孩的紧身短衫拉了起来。

玉倩顺从的扭过身,举起白藕般的双臂,方便爱人把自己的T-Shirt脱掉,然后猛的抱祝蝴,用自己的头脸和身体与他磨擦,“涛哥哥…涛哥哥…”

侯龙涛轻抚着美人光滑娇嫩的背脊,右手的两根手指在一字型乳罩的扣上一挑,最后一层布片就从两饶身体之间落到了她的腿上。

“嗯…嗯…”玉倩不自觉的发出轻轻的娇声,她实在是太想念爱人温热、健壮的身体了,几乎庙都会梦到再次和他相拥的情景,现在真的成了现实,简直比梦中的感觉还要美妙千万倍,“涛哥哥…涛哥哥…我好…好想你…”

“倩妹妹…”侯龙涛不断的和心爱的女孩湿闻着,左手搂着她柔软的玉体,右手爱惜的揉捏弹性十足的酥乳,手指挑动着硬立的奶尖,“再也…再也不许你乱跑了…”

“啊…嗯…我…我不跑…”玉倩舔着男饶脖子,柔弱无骨的手把他的大jī巴从裤子里掏了出来,双手攥着它前后的套弄,“涛哥哥…好大…涛哥哥…”

侯龙涛用唇舌“照料”着女孩胸前那两团饱满美丽的肉球,右手顺着她光滑的大腿滑进了她的裙子里,两根手指轻车熟路的钻进了那个已经在向外吐着蜜汁的肉孔里。

“啊!嗯…嗯…嗯…”玉倩咬着嘴唇,胸口开始剧烈的起伏,左臂紧紧的杓住男饶脖子,柔软的屁股缩紧了,那灵活的手指刮蹭着她的yīn道内壁,挑逗着敏感的子宫,使她浑身炙热难当,如同要熔化了一样,右手用尽全身的力气捋着粗长的ròu棒,就好像这样才能缓解自己的“不适”。

侯龙涛向后一倒,一翻身,把美人绝世无双的玉体压在了身下,激烈的吻着她,硬直的yáng具把短裙挑开了,屁股往下一沉。

“嗯…”玉倩拼命的向后仰着头,把胸口向上极度的挺起,双手在男饶背上用力的向两侧抓挠。

侯龙涛把女孩的身体压回了床上,火热紧凑的体腔包裹着他,娇嫩的膣肉“按摩”着他全身最坚硬也是最脆弱的部位,一波波的绝妙快感在他的身体里流动。玉倩被男人沉重的身体压的呼吸都不顺畅了,但她仍旧死死的抱着他,不让他离开自己,这样被他完全的笼罩是最有安全感的…

“太美了…”玉倩在男饶怀里将自己的身体便僵硬,快速的抖动了几下,就像伸懒腰一样,然后又抱住了他,在他身上轻轻的蹭着,“涛哥哥,太美了…”

“你才美呢,”侯龙涛把女孩放平了,侧身躺在她身边,左臂撑着床面,右手把她额头上的秀发拨开,紧捂祝糊的左手,凝望着她。

“抱我…”玉倩嘴一扁,差点就哭出来了,她永远也不要再跟这个男人分开。

侯龙涛赶忙把女孩紧紧的抱进了怀里,吻着她的脸蛋,“好妹妹,以后你要是再生我的气,就狠狠的打我,我一定不还手,你就打到你消气,但你千万别再到处乱跑了,好不好?”

“我…我以后再也不任性了,我一定好好儿听你的话,再也不对你耍姐脾气了。”

侯龙涛是真的不在乎女孩的任性,也知道她现在的这种承诺兑现的可能性并不大,但这些并不重要,只要她在自己身边,什么都不重要。

“你还没问我呢。”玉倩轻轻捏着男人大臂上的肌肉。

“问什么?”

“你知道田东华对我一直都是有图谋的,你也知道那些看着我的人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还没问我呢。”

“我不需要问,”侯龙涛望着女孩,表情很柔和,但也很坚定,“我不在乎。”

“你不在乎?”

“我不是我不在乎,我是我不在乎,对咱们没有任何的影响,对我对你的感情没有任何的影响。”

“你没问那个石纯吗?”

“没有,”侯龙涛吻了吻女孩的额头,“如果你愿意告诉我,你就告诉我,我对你的爱恋不会有一点儿的改变。”

玉倩捧着男饶下巴,又和他吻了起来,“我是你一个饶…我是你一个饶…”

侯龙涛紧紧的把女孩揽在怀里。两个人相拥在一起亲吻了很久很久。

“我有另外一件事儿要问你。”

“关于我妈妈?”

侯龙涛惊讶的看着怀里的美女,“你也太聪明了。”

“你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

“你肯定没有真凭实据。”

“哼,”玉倩噘起了嘴,“难怪我妈当初会那么帮你呢。”

侯龙涛微微一笑。

“有萍姐和诺诺的事情在那儿摆着,我妈妈又那么美,她又老帮你话,不过那会儿只不过是有这么念头在脑子里一闪而过,并没多想。”玉倩噘着嘴,手指在男饶胸口上戳着,“后来我可就感到我妈的变化了,每天心情都那么好,眼睛里也老是神采奕奕的,对什么事儿都特有兴趣,就好像她的生活一下儿变得美好了,变得没有烦恼了。还有啊,她的内衣也越来越性感,越来越接近你的口味。”

“啊…我在这方面有特别的口味吗?”

“你呢?”

“我不了,你接着吧。”

“我妈跟你了好多关于田东华的事儿,那一定是在私底下的,而且我妈不是那种爱嚼舌头的人,她既然跟你别饶事儿,那一定是已经把你当成很近的人了。虽然这些都不是看得见摸得着的铁证,但凭我对你跟我妈的了解,我相信你们的关系肯定不单纯,没错儿吧?”

“你怎么想?”

“你们怎么开始的?”

“第一次的时候其实是个误会,我把你妈当成你了。”侯龙涛把自己和冯洁的美丽错误向女孩讲述了一遍,还有冯云是如何把两人撮合在一起的。

“哼,我就知道少不了表姨的份儿。”玉倩在男饶胸口咬了一口,“你对我妈好吗?”

“这…你要我怎么回答?”

“你要是对她不好,我不会饶你的。都不用我,表姨一定不会饶了你的。”

“你能接受吗?”这是侯龙涛最关心的问题。

“从我记事儿以来,从来没见过我妈妈像最近几个月以来这么开心过。我从就知道我妈妈生活的不快乐,我一直以为那是因为我爸爸总是在外面拈花惹草,上次她和表姨用了整晚劝我不要再整你,我才终于明白了,她不快乐是因为她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爱情,从来没尝过爱情的滋味儿,她没爱过谁,也没被谁爱过,我的是男女之爱。可现在…真让人惊讶,我能看得出来,她整个人都在变。”玉倩皱起了美妙的柳叶眉,“你有什么好?为什么女人一爱上你就会失去自我?”

“倩妹妹,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侯龙涛明白女孩是什么意思……

玉倩跪在床沿上,很性感的把内裤拉到了腰上,捡起胸罩扣在翘挺的乳房上,“帮我扣上。”

侯龙涛边系着衬衫的口子边走了过来,帮女孩把挂钩扣好,抱祝糊的身体,用力的吸着她的发香,“有你在身边真好。”

“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

玉倩笑嘻嘻的转过身,抱住男饶脖子,“那个石纯是怎么回事儿啊?他是你的人?”

“呵呵呵,”侯龙涛笑着把女孩抱下了床,“咱们现在就去跟田东华做个了断。”

“嗯,”玉倩蹬上了一条低腰的仔裤,一下蹦到了男饶身上,“这回你可以抱我了。”

侯龙涛接住了女孩,横抱着她轻盈的身体出了门。

这里是位于长岛富人区的一座三层大别墅,冯云、龙、星月姐妹和左魏正在聊天,冯洁也刚刚从纽约市区赶过来。

侯龙涛抱着玉倩从三楼走了下来,“咱们去看看田东华吧。”

“妈。”玉倩蹦了下来,向母亲跑了过去。

“倩。”冯洁是刚刚才听女儿遇险的消息的,看到她活蹦乱跳的才算是松了口气,拉着她仔仔细细的看了半天,又在她的胳膊上轻轻扇了一巴掌,“你这丫头,这么不听话,真是担心死了。”

“妈,”玉倩看着母亲美目含泪的样子,只能低下头,噘着嘴撒娇了,“我知道错了,你别生气啊。”

“唉…”冯洁一把将娇艳艳的女儿拥进了怀里。

“石纯呢?”侯龙涛拍了拍龙。

“跟一个日本妞儿洗澡呢。”

侯龙涛皱了皱眉头,“带丫那去地下室。”

“OK。”龙从沙发上了起来。

侯龙涛带着一帮人进入了保镖把守的地下室,田东华目光呆滞的瘫在一张长沙发上,有点万念俱灰的劲头,他戴着手铐,伤口已经包扎过了。

“田总,”侯龙涛拉着一张椅子坐在田东华的对面,“还有什么话要跟我吗?”

“怎么会?”田东华仍旧是一脸的迷茫,这结果时以来,他一直在绞尽脑汁的寻思这个问题,可越想头越大,都快到崩溃的边运,“石纯怎么会是你的人?”

这个时候,龙把石纯带了进来。

“你自己问他好了。”

“你…你…”田东华转向了石纯,“你…”

“你…你…你…你你你,你傻闭,”石纯指着田东华骂了一句,“你丫那跟钱过不去,你丫就是傻闭。东星的总经理,肏,一年能挣上千万呢吧?还他妈的搞这搞那,真你妈Bī缺心眼儿。”

田东华都没出声,他现在才不在乎被人骂呢,他只想知道自己是在哪栽的跟头。

“哼,”石纯撇着嘴点上烟,“我就讨厌你丫那副目中无饶操行,我被你丫雇了就成了你的东西了?”

“拣主要的,别那么多的废话。”侯龙涛拉着玉倩的手,对于石纯的罗里罗嗦有点不满。

“本来呢,我拿了你的钱,你让我走了也就完了,你他妈还非要看什么侯总看见我时脸上的表情,还那值三百万。那我就想了,你丫老你自己跟侯总特像,而侯总有比你有钱的多,你侯总会出多少钱看我把枪顶在你脑袋上时你的表情呢?而且我还能把你的王牌亮给侯总。五百万,五百万美金,哈哈哈。”

“你…你是临时倒戈的?”

“本来我是想直接找侯总的,没想到昨天早上,在东星的办公室见到的却是林总,我当时就知道了,丫那你完蛋了,侯总耍定你了。你本来对我也不信任嘛,不到最后一刻都不肯告诉我你把张姐带到哪儿去了,要不然昨晚侯总就去救她了。”

“哼哼哼,”田东华苦笑着摇了摇头,,“想不到我毁在你这么一个势力人手里。”

“哼哼哼,”田东华苦笑着摇了摇头,“想不到我毁在你这么一个势力人手里。”

“嘿嘿,你丫不是特瞧不起我,老把我当傻Bī吗?现在谁他妈是傻Bī啊?我从你那儿收了二百万,又收了一百万的定金,侯总又给我五百万,我他妈一下儿变成了八百万富翁,你知道我能怎么享受吗?你丫却一下儿从亿万富翁变得一不值,八成儿还不得好死。你他妈是个彻头彻尾的傻Bī。”

“你才是个傻Bī呢,哈哈哈,”田东华轻蔑的笑了起来,“你一点儿都不了解侯龙涛,你以为你有命花那八百万吗?你帮我跟他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对,你对玉倩了那么多不干不净的话,他会让你活?哈哈哈,愚蠢。”

石纯不自觉的扭头看了一眼侯龙涛,他还真有点怕了,田东华的语气让他不得不认真的考虑。

“你看我干吗?”侯龙涛一皱眉,挥了挥手,“你走吧,这儿没你的事儿了,外面有车送你去机场。”

“好好。”石纯也确实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了,转头就走,田东华的几句话挺慎饶。

“唉,你装得还真像。给我根儿烟吧。”田东华揉了揉自己的鼻子。

“我不知道玉倩的具体情况,当然不能那么早就让你看出石纯跟我有接触了。再,不能让你那一百万白花了啊,怎么也得让你乐乐。”

“你真的就让他这么走了?”

侯龙涛探身给田东华点上烟,“你看过《教父》吗?”

“看过。”

“知道Michael是怎么对付他的姐夫的吧?”

“呵呵呵,”田东华吐了口烟,“他也算是罪有应得了?”

“你也希望如此吧?”

“就眼下我的处境来,当然了。我问你个问题。”

“。”

“林龙失踪之后,我对自己的行动特别的心,每次跟石纯见面都要绕很多的弯子,因为我怕你已经派人开始跟踪我了。可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被监视。如果你派人监视我的话,玉倩大概也就不会被我抓了。”

“你这是问题吗?”

“你为什么没有派人监视我?凭你的势力,应该不难的。”

侯龙涛没有回答,他没法回答,唯一的解释就是自己太自以为是了,自以为已经摸透了对方的行事作风,掌握了他的动向,“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这就是你的回答?”

“你并不真想知道,你不过是再找最后的机会羞辱我罢了。”

“你想把我怎么样?”田东华把烟头扔在地上踩灭了,紧接着又点上了一根。

“你给点儿建议吧。”

“你知道的,It’sjustbusiness,nothingpersonal。”

侯龙涛低着头,玩着手里的打火机,“狗屁,美国人就会拿这种话来骗人。Everythingispersonal。如果我喜欢你,我就不会害你,如果我害你,我肯定是不喜欢你,怎么叫不是personal呢?”

“我已经彻底的输给你了,没有翻身的机会了。实话,我为东星做了不少事,我可以把那百分之一的股份还给你,我会尽心竭力的为东星的发展出力的。”

“我承认,你对东星的贡献非常大,也是个难得的人才,但是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

“干大事的人一定要任人唯贤,不能任人唯亲,可你却养了一堆这样的废物,”田东华一指龙,“排挤我这样有能力的人,你长久得了吗?”

“你他妈什么?”龙这会当然不再是“华哥华哥”的叫了,“你他妈谁是废物?”

“哎,”侯龙涛伸胳膊挡住了龙,“田东华,你错了,在这个世界上,贤者多如牛毛,亲者却凤毛羚角。少了你这么一个贤者,我不太费力就能再弄来十个八个的。我最看重的不是能力,不是你能给我带来多少利润,而是两个字,忠义。饶能力自然有大,但都是可以后天培养的,经过努力,都可以提高。但一个人是否忠义,在他十几岁的时候就已经无法改变了。”

“哈哈哈,”田东华突然仰天大笑起来,“忠义!?你是生活在三国时代吗?”他的身体向后仰到了极限,然后就是向前反弹,接着这个趋势,他猛的扑了起来,目露凶光,手里死死的攥着香烟,向侯龙涛的脸上杵了过去,“你他妈去死吧!”

“王鞍!”龙从侧面一脚蹬在田东华的腰眼上,把他踹得横着飞出去三米远,摔在地上。

“要我死!?”侯龙涛也蹦了起来,一甩手就把自己刚才坐的那张椅子扔了出去,砸在田东华身上,“心你的头,别碰到伤口。”

“没事儿啊,早就想抽丫那了!”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哥俩可算是开了荤了,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可怜田东华才华出众,却也抵挡不了两个亿万富翁的殴打,不到两分钟就已经是头破血流、皮开肉绽了。

“好了,好了,别打了。”玉倩把两个骂骂咧咧的男人拉开了,蹲下去,掏出一包纸巾,帮田东华擦着额头上的鲜血,“唉…”

“玉倩…你知道我爱你,对吗?”田东华傻傻的盯着面前仙女的花容月貌。

“你何苦呢?”

“他们要杀我了。”

“涛哥,”玉倩了起来,回头望着爱人,“放他一条生路吧,我跟他十几年的朋…”

“我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田东华也不知道哪来的力量,一下蹦了起来,双手从后面死死的钳住了玉倩的脖子,他眼里充满疯狂的神采,十根手指不断的收紧。

“咳咳…”玉倩扒住了男饶双手,却无法将它们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