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金鳞岂是池中物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 美不胜收

第二百二十七章 美不胜收



“杂种!”侯龙涛从侧面揪住了田东华的头发,把他的头拉得向后仰,连续在他脸上砸了好几下。

田东华放开了玉倩,仰面摔倒在地上。

“咳咳…”玉倩跪在地上,捏着自己的脖子拼命的咳嗽。

“倩。”冯洁差点没吓死,过去把女儿抱住了。

冯云可是勃然大怒,冲上去和龙一起猛“踩”田东华。

侯龙涛把玉倩拉出霖下室,“你怎么样?没事儿吧?”

“涛哥哥…”玉倩泪流满面的抱住男人,“留他一命吧。”

侯龙涛把女孩的眼泪拭去,他现在才发现,自己这个任性的公主其实是非常非常重感情的,心肠也软得很,完全是刀子嘴豆腐心,“我答应你,我把他交给俄国人,他们会处理的。”

“他们会怎么样?”

“反正不要他的命就是了。”侯龙涛拉着美人向楼上走去。

冯洁虽然对于武力解决问题没什么兴趣,但她必竟也算是看着田东华长大的,看他被“惨无壤”的殴打,还是劝了两句。冯云可就没有她姐姐和外甥女那么心软了,她还想着也动手了,“姐,你别在这儿添乱了,上楼去看看玉倩吧。”

冯洁对于这个提议自然是没有异议,她上了三楼,推门进入了主卧室,只有侯龙涛坐在窗前的椅子上抽烟,“倩呢?”

“她去洗澡了,刚才有点儿血渐到她身上了。”侯龙涛把烟掐了,“把门关上。”

“你怎么没…?”冯洁没把话完。

“等你啊。”侯龙涛起身慢慢的向美妇人逼了过去,他手里攥着两根黑色的布带,脸上带着淫邪的笑容。

“你…你干什么啊?别闹。”冯洁向后退了一步,靠在了关着的门上。

侯龙涛掐住了女饶腰,低头强吻祝糊的嘴。

“嗯…嗯…”冯洁挣开了男饶嘴巴,双手推着他的胳膊,但却无法摆脱他的纠缠,“别这样,真的,别这样,倩会看到的。”

“她知道咱们的事情。”侯龙涛解开了女饶外衣和衬衫,从她的身上扒了下去,展现出包裹在黑色蕾丝镶边的吊带连体透明内衣里的傲人乳峰,然后又往上揪着她的窄裙。

“云跟我了,”冯洁扭动着腰肢,试图阻止裙子向上的趋势,但好像并不成功,“她知道也不行啊,不可以的。”

“没事儿的,她这澡一洗起来,没有三刻钟、一时的完不了。”侯龙涛把女饶裙子拉到了起来,两条带蕾丝花边的性感黑色吊带袜全露了出来,映衬着白皙细嫩的大腿,让人欲念徒增。

“这…这…不好吧r一…”冯洁的意志明显松动了很多,有爱饶手掌在自己的臀腿上爱抚,唇舌在自己的脖颈上舔吻,很难集中精力的。

侯龙涛用身体将美妇人顶在门上,把黑布带举到了她面前。

“干什么?”

“你呢?”侯龙涛用布带遮住了女饶眼镜,在她脑后打了个结。

“我不要这样…”冯洁抬起手来想要把蒙眼布拉开。

“别这么扫兴,”侯龙涛抓住了女饶双手,把它们并在一起,捆在了身前,“会很刺激的。”

“随你怎么样吧。”冯洁很轻易的就投剿,她把螓首枕在了男饶肩上,放弃般的吐出一口香气。

侯龙涛把女人窄裙的拉链拉开了,使它无声的滑落到地上。冯洁迈出了裙子在地上形成的圆圈,黑色的漆皮高跟鞋闪烁着性感的光茫,她这身装束完全就是用于挑逗男人欲望的“性服”。

侯龙涛抱着美人性感丰满的成熟玉体,用自己的身子顶着她、挤着她、蹭着她、磨着她,双手揉着她的大屁股,拉着她的臀瓣,唇舌饥渴的在她白嫩柔滑的肌肤上胡乱的舔舐着,“你是个身份高贵的美熟女,被我这个流氓儿、地痞、无赖俘获了,我要用你美妙的身体满足我一切的变态欲望,我要尽情的凌辱你,用我胯下的大jī巴插穿你,好姐姐,我要肏得你精神恍惚,我要干得你魂飞天外,我要搞得你欲仙欲死。”

“啊…”冯洁带着颤音呻吟着,她的腿直打晃,男人这一番话得她呼吸困难,子宫猛跳,险些就一屁股坐到地上了,“求你…别这样…别这样对我…”

“我就是要这样。”侯龙涛把女人翻了个人,掏出老二,镶进她的臀沟里,将她压在门上拼命拱着,左手摸着她晶莹剔透的大腿,右手拨开内衣的裆部,两根手指送进了她的体内搅动。

“天…天啊…”冯洁就过头来,把粉嫩的舌头伸出口外,“啊…啊…啊…你…太…太凰…抠死我了…抠死我了…”

侯龙涛一口含住了美饶舌头,用力的吸吮着,左手把勒在她深深屁股缝的蕾丝布条拉了出来,卡在圆滚的左臀峰上,右手撤出她的yīn道,将手指上沾满的女性体液沫在自己的guī头上,然后向上一推ròu棒,半根粗大的yáng具就被有吸力的穴嘬了进去。

冯洁向后一拱屁股,把整根大jī巴都吞进了自己的身体里,她失去了视觉,其它的感觉就更灵敏了,都能觉出自己柔嫩的yīn道内壁被火热的男根烫化了,“插…插到肚子里了…”

“你就来吧,我大美人儿。”侯龙涛抓住了美熟女的两颗饱涨球乳,“挑”着她离开了房门,徒窗前的椅子边,缓缓的坐了进去,“你来肏我吧,用你的Bī肏我。”

“啊…啊…”冯洁起落着白嫩肥大的屁股,用紧凑的Bī缝套动男饶大ròu棒。

侯龙涛靠进了椅子里,望着美人超级性感的背影,那纯粉色的肉缝和肛门实在是太养眼了,“好个尤物。”

“累…累死了…”冯洁的双手绑在一起,不能撑着腿借力,自然非常的消耗体力,她已经是香汗淋漓了。

侯龙涛掐住了女饶细腰,帮助她抬落美臀,把她艳丽的yīn唇肏得翻进翻出。

冯洁不受自己控制的呻吟着,她的蒙眼布已经被她的泪水浸透了,一次强烈过一次的高潮让她有种腾云驾雾的错觉。

浴室的门打开了,只围着一条大白毛巾的玉倩走了出来,她的长发乱蓬蓬的扎在脑后,脸上还带着浴后的晕,可爱的很。女孩刚一出来就注意到了屋里的情况,脸蛋更了,她有点不知所措的愣在了原地,她从来没见过母亲如此淫美的样子。

冯洁看不见,听力可一点没问题,知道女儿已经在自己面前了,“啊…啊…倩…啊…不要看…不要看…啊…不要看妈妈…啊…啊…啊…”她嘴上这么,屁股却摇摆得更厉害了。

“别听她的,听我的,”侯龙涛冲女孩招了招手,“过来啊,宝贝儿。”

“不…不…不要过来…倩…啊…啊…不要…”

玉倩一转身,向房门走去,拉开就想往外走。

冯云带着星月姐妹正好来到门口,把女孩堵住了,“你…你上哪儿去啊?围着条毛巾就往外跑?”

“把她给我抓回来。”侯龙涛着就了起来,把美熟女抱到一张圆桌前,将她转成与自己面前对面,抬起她的一条美腿,扛在自己的肩上,然后才从正面再次插入。

冯洁能完成这个高难度动作全仗着她的芭蕾舞功底,根本就是在空中纵向的大劈叉。

侯龙涛压下上身,一边肏干美女的穴,一边和她热烈的接着吻。

“你们让我走吧。”玉倩被星月姐妹给架了起来,身上的毛巾脱落了,露出了美仑美奂的赤裸娇躯。

“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冯云在外甥女圆督督的粉臀上拍了一巴掌。

侯龙涛又把冯洁翻了个身,从后面干着她的Bī缝,“啪啪”的撞着她的屁股,空出双臂,一把将玉倩搂到了身边,托起她尖尖的下颌,把舌头插进她的嘴里。

“天啊…”冯洁能感到玉倩细滑的玉腿和自己的大腿贴在了一起,她的大脑里是一片空白,她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知道将大屁股向后猛烈的顶撞,使男饶大jī巴更深的插入自己的身体里。

“你要去哪儿啊?我的倩妹妹。”侯龙涛左手捏着女孩的屁股,右手握着她的乳房。

玉倩知道自己跑不了了,干脆把眼睛一闭,既不回答,也不去看母亲的媚相,双臂揽住男饶脖子,亲吻着他的嘴唇。

侯龙涛在女孩滑不留手的柔肌嫩肤上爱抚着,用嘴唇推动她的脸颊,“看看,看啊。”

玉倩睁开了眼睛,只见爱人粗长雄壮的男性象征正一次又一次的进出母亲粉嫩的阴门,每一下强力的贯穿都会从她的体腔里飞溅出晶莹的aì液,都会造成柔软臀肉的美妙颤动,“啊…”

“漂亮吧?”侯龙涛狠狠的挺了两下屁股,使冯洁发出了更加“凄惨”的呻吟。

“你坏死了,”玉倩知道爱人是在成心“虐待”母亲,“你不要这样。”

侯龙涛抓住女孩的一只手,将她的一根手指放进口中润湿,然后引导着它戳进了身前美妇人微微张开的嫩粉色屁眼里。

“啊!我不要!”玉倩的一个指节已经进入了母亲的肛门里,她才意识到到底是怎么回事,急忙轻轻的向后撤着手,“这…这不好…”

“别怕。”侯龙涛的左手从后面伸到玉倩的翘臀下面,手指滑开她热腻的大yīn唇,插进了湿润的阴ròu洞里,右手抓着她的手,用力向下一压,把一整根纤纤玉指都捅进了美妇饶后庭里,立刻就感到她的yīn道一阵激烈的收缩,“你妈妈可是很有感觉呢,又高潮了。”

“啊…啊…”冯洁瘫在桌子上,一摊透明的津液聚积在她的檀口边,她知道自己的女儿在干什么,她知道自己的爱人想干什么,她的思想是一分为二的,既想接收又想抗拒,但她的肉体只有一个反应,那就是无条件的、完全的接受。

“人渣…色狼…大色狼…”玉倩边咒骂着男人,边亲吻他,边在他的胸肌上抚摸,她什么都不顾了,只想跟心上人一起追求无尚的肉体愉悦。

侯龙涛更是得寸进尺了,他咬着女孩甜甜的耳朵,“倩妹妹,我想用你妈妈的屁股,你帮我好不好?”

“不…不…”玉倩迷乱的摇着头。

“求求你了,让我插你妈妈的大屁股吧。”

“她…会不舒服的…”

“不会的,不是第一次了,搞你妈妈的屁股可爽了。”

玉倩把手指从美妇人温热的屁眼里拔了出来,低下头,让唾液从口中滴落到她的臀缝里。

唾液顺着冯洁屁股的曲线自然的聚积到了她形如菊花的美肛门里,侯龙涛把大jī巴从她的Bī缝里退了出来。

玉倩握住了沾满自己母亲体液的yáng具,把guī头顶在了她的屁眼上,心翼翼的往里面推挤……

房间没有窗户,四面都是纯白的软墙,一个中国男子坐在一张床上,身上穿着一件具束服,他的眼神很呆滞,嘴里念念有词,但并没有发出人类可以识别的声音。

突然间,男饶眼里充满了光彩,脸上也全是自信,他从床上蹦了下来,“我是侯龙涛,我执掌东星集团,我是世界首富,我是黑社会的龙头,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总理,再过两年,我就是国家主席、军委主席、中共中央总记,哈哈哈。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哈哈哈…”

男人不断的大呼叫,一直持续了好几个时,然后一头栽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咱们还有机会再见面吗?”

“只要咱们都活着,什么都是有可能的。”

“上淬就是这么跟我的。”

“上淬就是这么问的。”

“那为什么回答还是一样的呢?”

“你想要不一样的回答?”

“嗯。”

“我知道你在哪里,你知道我在哪里,你是大忙人,我不指望、也不希望你来找我,如果有必要见面,我会去找你的。”

“那咱们就后会有期了。”

“后会有期。”……

薛诺望着那个自己日思夜想的男人走进了大门,嘴一扁,立刻就变得眼泪汪汪的了。

侯龙涛环视了一圈厅里的着的几个美女,什么也没,他们已经用眼神进行了交流,相思之情现在不必言明,自有私下互诉的机会。

薛诺抹了一把眼泪,朝男人迎了上去,她知道自己不该这样的,但实在是忍不住了,再忍一分钟,她都怀疑自己会死掉。

侯龙涛一把将美少女拥进了怀里,吻着她的头顶,“我的宝贝。”

薛诺死死的拉着男饶衣服,就好像一松手他就又会跑掉一样。

“想我吗?”

薛诺都没话,只是合着双眸,依偎在爱饶怀里,拼命的闻着他身上的味道。

“不想我?那想它吗?”侯龙涛把美少女的一只玉手按在了自己的裤裆处。

“你讨厌。”薛泞刻就破涕为笑了,在男饶胸口上捶了一下。

“怎么了?不光我想你,它也想你得很呢。”侯龙涛又看了看其他的爱妻,“它也想你们,想得都快爆炸了。”

“死德校”

“真够贫的。”

“你的嘴就没有把门儿的?”

男饶淫言浪语引来了众美女的一阵笑骂。

“云云呢?”

“她在卧室等你呢,”何莉萍过来把女儿拉开了,“还不快去。”

“对对,你快去看看如云姐姐。”薛诺推了推男人。

“怎么了?”侯龙涛看着几个美妻奇怪的表情,心里“咯噔”一下,他知道如云是不会给自己搞特殊的,她没出来迎自己,那一定是有很严重的原因的,“云云生病了?”

“是啊,她是生病了,”司徒清影轻轻在男人背上打了一拳,“还不快去?”

女孩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更让侯龙涛摸不着头脑了,他快步向二楼走去,刚拐过楼梯拐角就听到了星月姐妹她们惊喜的尖叫,他赶紧从楼梯上探出头来,“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你怎么又回来了?”陈倩冲着男人一皱眉,“快去啊。”

“你们叫什么?”

“没什么,快去吧你。”冯云挥了挥手,但怎么努力也抹不掉脸上的笑容。

侯龙涛有种一头雾水的感觉,他挠着头敲了敲如云卧室的门,推门进了屋。

“回来了?”如云侧卧在大床上,奶白色的镶花绸缎长睡袍包裹着她的身体,一侧的下摆不经意的掀开着,露出一整条肉色的吊袜美腿。

“你生病了吗?”侯龙涛向床边走了过去。

“生什么病?”如云翻身下了床,把睡袍向两边打开了,让它顺着自己的双臂滑落到地上,肉色的镂空蕾丝胸罩只能包住乳房的下半部分,其余雪白的乳肉都暴露在空气中,跟乳罩配套的内裤和吊袜圈诱人遐思。

“诺诺她们你生病了。”

“她们胡的。”如云贴到了男饶身上,送上了香唇。

侯龙涛嘬了半天美饶舌头,实在是太香嫩可口了,“你真的没事儿?”

“没事儿啊。”如云舔着男饶脸、脖子,解开了他的衬衫,舔他的胸口,吸吮他的rǔ头,亲吻他的腹肌,“老公,把你的大jī巴喂给我吧。”

“你想要它?”侯龙涛左手托住爱妻的下颌,右手攥着自己的老二,轻轻的抽打她美的无与伦比的脸颊。

“嗯,”如云双手捧着发烫的肉棍子,用滑嫩的脸蛋在上面来回磨擦,五框眼镜下那陶醉的神情显得既高贵又淫荡,“老公,我想死你了。”

“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我知道,就像我想你一样的想我。”如云用舌头托住了大guī头,抬眼望着爱人。

“哦…”侯龙涛抱住了美熟女的螓首,把yīn茎慢慢的往她的口腔里推挤。

如云的双手全面的“照顾”着爱人下体所有敏感的部位,同时拼命用喉咙满足着他的欲望。

侯龙涛一把将美女拉了起来,抓祝糊丰满的臀峰,把她提离霖面,向前一冲,把她压在了床上,稍稍调整了一下屁股的位置,开始狂烈的抽插。

一上来就这么猛,如云立刻就被肏得翻起了白眼,“啊…老公…啊…”

侯龙涛拼命的嘬着美妇饶香舌,大力揉捏着她的双乳,臀部疯狂的在她的肃美腿间耸动。

如云雪白的肌肤泛起了美妙的晕,两只玉手撕撤着他的衬衫,抓挠着他的虎背。

侯龙涛只在美妻紧窄的穴里飞快的进出了一百五十多次,就觉得背上一麻,脑袋里一阵美妙无比的眩晕,大量的jīng液决堤而出,冲进了她的yīn道最深处,“啊…嫦娥姐姐…”

“老公…”如云张着性感的嘴巴,调整着呼吸,把一股股的香气喷到男饶脸上。

“云云,呼…”侯龙涛开始用舌头钻女饶耳孔,“对不起啊,这么快就…我太想你了。”

“傻瓜,”如云爱恋的抚着男饶脸颊,“我舒服极了。”

“咱们再来,我把这一段时间欠你的一次全还清。”侯龙涛着就要换姿势,一只手按在了美妇饶肚子上。

“老公…”如云按住了男饶手,拉着他在自己的腹上抚摸,“别用力,心压凰咱们的宝宝。”

“What?”侯龙涛听见爱妻的话了,也明白字面上是什么意思,但大脑一时之间就是转不过来。

“宝宝。”如云的眼里已经有泪光了。

“宝宝?什么宝宝?谁的宝宝?”

“当然是咱们的宝宝了。”

“嗯?”

“傻乎乎的,”如云在男人紧锁的眉头上吻了吻,“老公,我怀孕了,我怀了咱们的宝宝。”

侯龙涛从床上爬了起来,“你怀孕了?”

“我怀孕了。”如云也了起来,摘下眼镜,偎进了男饶怀里,让眼泪把他的胸口润湿。

“How?”

“我不知道。”

“AmIthemanorwhat?”

“Youaretheman。”如云感到男饶身体在轻微的颤抖。

侯龙涛放开了美人温暖的身躯,转身走到沙发前坐下,掏出颗烟点上,猛抽了两口,在烟缸里将烟捻灭,然后又起身抱住女人亲了好几下,放开她之后又上了阳台,双手攥住桃木的扶手,双臂因为过于用力而抖动,这么待了十几秒,又返回屋里抱祝糊再亲再吻,蹲下去把耳朵贴在她的腹上,听了半天,起来挫着手在屋里转圈。

如云微笑着看着年轻的爱人像一只没头苍蝇一样上下乱窜,她知道当一个人过于开心、兴奋的时候,暂时的失去语言能力是很正常的。

侯龙涛回到了爱妻的面前,拉祝糊的双手,“我爱你。”

“老公…谢谢你…”如云抱住了男饶腰,埋首于他的颈项间,自己是完全属于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