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少妇的哀羞 > 全文阅读

正文 (六十四)

(六十四)

芊蓉坐在一名混混身上,粗大ròu棒再度填满可怜的xiāo穴,她必须不断耸动屁股让下面的混混满足、还得用嘴和手帮其他人套弄,混混们把她围在一个小小的空间里,让她嘴里含着一根jī巴、双手也各抓一条,卖力让每个奸淫她的流氓都能满意。

在一旁的彼得已经看到浑身发抖,咬牙切齿!他不敢相信玉女形象的女友会这麽淫荡,已经有几个混混的ròu棒在芊蓉口里和手中陆续shè精,但马上又有第二波递补上来,吃了春药的芊蓉经过长时间身心亢奋的运动、虽然累得快虚脱的模样,仍然努力帮还没shè精的人服务。

不知道的人一定觉得奇怪!这些人面对芊蓉这样的美女,何不乾脆轮番上了她,而要白白将jīng液浪费在外面?其实导播是怕她被搞烂了,不准太多人和她性交,因此几乎所有混混都是靠她的嫩嘴和纤手解决。

而躺在她身下、ròu棒真正进入她体内的流氓叫大块,有点轻度的弱智、却是人如其名的大个子,他是老大手下最猛的打手,因此老大特别要他们将芊蓉的xiāo穴让给他。大块的性能力十分强,已经连续强奸芊蓉快40分钟了,却一点都没要泄的样子,可怜芊蓉高潮了三、四次,俏生生的脸蛋黏着湿发、嘴唇没一丝血色,恐怕是没多馀力气能再丢身,但在药性驱使下,仍然努力在大块身上坐动。

好不容易所有混混都在芊蓉脸上和口中射过一次精,大块却仍旧勇猛,他坐起上身、拉着芊蓉双手,要这美丽的女人抱住他宽厚的肩头,然後捧着她屁股一举将她抱着站起来!

「啊┅┅」芊蓉兴奋又辛苦的浪叫,雪白手臂吃力攀住男人的後颈,修长玉腿紧缠他的腰。

股间还插着粗大的肉根,就这样、大块得意的抱着怀中美女在棚内绕行,像表演特技似展示他过人的体力和性能力,这男人不但捧着芊蓉边走边作爱,最後竟还跑起来,可怕的怒棍无情撞击着娇嫩的花心,芊蓉痛苦的号叫回荡在宽敞的影棚里,纤弱的她只剩一点力气,但仍本能的紧紧搂住大块,因为一放手就可能会往後摔,大块在屋内绕了几圈还不过瘾,竟就这样光着屁股、捧着赤裸裸的芊蓉边干边往屋外走出去。

「快跟去拍!干她给外面来往的人看!一定很精彩!」导播急忙命令摄影师跟着去。

这间临时摄影棚所处位置虽然偏僻,但不远处有条大马路,这个时候虽然已近午夜,偶尔还是有几辆车子呼啸而过,另外也有几处砂石车司机聚集的小吃摊就在马路边。

大块真捧着芊蓉,走了将近200公尺的石头路来到马路边,可怜芊蓉一路插着粗大的ròu棒震过来,早就已经陷入虚脱状态,被?躏过久的嫩穴周围泛起白泡,夹着男人粗腰的玉腿肌肉彷佛抽筋般紧绷着。当大块端着她走进砂石车司机聚集的小吃摊时,那些穿汗衫短裤的男人清一色都是不敢置信的夸张表情,嘴张大到连食物掉出来都还没知觉。

「干┅┅这是耶冲啥小?」

「恁娘勒!我是不是在作瞑梦!?」

「夭寿哦!你是耶强奸人家吗?」┅┅

司机们纷纷把大块和芊蓉围起来,一人一句争相兴奋的问着,他们都是靠劳力糊口的粗人,整天开车苦闷难耐,看到芊蓉这美如天仙的女子、光溜溜的被大块当街捧着干,每个人都以为自己在作春梦,上面看得目不转睛口水直流、下面更是硬梆梆快把裤裆撑破。

「大家请配合一下,我们是在拍戏┅┅」跟着出来的导播忙向这群饿狼般的司机解释。

「原来素拍戏哦┅┅干!这水耶小姐,偶要素男主角就卯死了!」一个腹大如球的男人两眼血红、边抓肚皮边念道。

「是啊!是啊!你们拍戏打扰我们宵夜,也要让我们干一干这个水姑娘才可以!」

「对啦!对啦!大家Play一下才可以啦!」

┅┅

那些言行和流氓没两样的砂石车司机鼓噪起来。导播这下不禁头大,正想着该如何因应时,芊蓉一声哀喘,整个上身如断线风筝般往後仰,原来她又泄了一次、气力已经完全用尽、再也抓不住大块的肩膀而松手。

「小心,摔着了偶会舍不得溜!」刚好站在後面的一名司机见机不可失,即时伸手帮忙扶住她腋下,芊蓉软绵绵的娇躯靠在那人身上,大块满头大汗、仍抓着她两边腿弯继续猛干!

「哼┅┅吆┅┅」可怜芊蓉神智不清的哀叫,那些司机哪还忍得住,从四方围拢过来,几十张手扶着芊蓉腰背,油腻的口舌如雨般落在她小嘴、乳房、柳腹上,芊蓉原已筋疲力尽的身躯又饥渴的扭起来。

这时大块正进到最後关头,挟着如火山喷发的强烈快感冲刺,无暇管别人怎麽调戏他在搞的女人,芊蓉的娇躯就如接受狂风暴雨摧残的花朵,不久大块发出野兽般的吼叫、火烫怒茎暴涨,两片油亮黝黑的屁股用力缩紧,滚热浓精源源不绝射进子宫深处,芊蓉彷佛要被熔化般大声哀啼出来,二条腿简直快把大块的腰夹断!

「换我们了吧!」砂石车司机们等不及大块在她体内丢完精,就抢着把芊蓉抬开,只见一条浊汁从翻肿的xiāo穴黏出来、连在大块紫涨的**上,龇裂的马眼还在一抖一抖涌出烫精。

大块爽完後摊在椅子上喘气,这时芊蓉已经被一群人围着,只看得到露在人墙外的两段洁白小腿,在男人身体两侧激烈摆动,摄影师爬上桌子取镜头,才知道她像横木般被人一前一後平抬着,嘴里含一条jī巴、屁股也插进另一根,抬着她的两名司机正合作无间的享用她上面和下面的嫩嘴。芊蓉嗯嗯呜呜的闷叫,有人钻到下面咬住摇晃的乳尖,还有不少只手争抢着抚摸汗黏黏的玉体。

在他们合力不停的奸淫下,芊蓉对男人粗鲁摆布所造成的疼痛早已麻?,惟一感觉是yīn道被轮番进出的铁柱磨擦到快溶化,暖烘烘的浆液不断注入无力收缩的子宫和口腔,全身轻飘飘的像是在作梦┅┅

当她浑身滑腻腻被抱回摄影棚时,整晚的录影工作也告一段落,导播要他们把芊蓉带去作彻底的清洗消毒,可怜的芊蓉在今後一年,都要跟这群人一起生活每天录影,因为合约中规定,这段时间她必须全天候跟着拍摄工作,也就是连自由活动的权力都被剥夺了。

不过他们倒是把彼得给放走,只是警告他别想救芊蓉,否则会让他死得很难看!彼得被修理了一整天,早就吓得像条丧家狗,听说可以回去,哪还管得了女友留在这里会被强奸几次?

只见他慌忙穿起他们丢还的衣裤、拼命向老大道谢,自顾不暇的跑出这可怕的摄影棚┅┅

海※岸※线※ 文※学※ 网

那一晚後的第三天下午,芊蓉发抖而紧张的坐在影棚中央,今天录的是她每天主持的流行单元『新货色』,但原本的导播、摄影师、甚至化妆师和服装道具人员都换成前晚那帮人。他们丢了一份临时脚本要她看熟,原来是要在节目中介绍最新款的睡衣,其实此刻她就被迫穿一袭睡衣主持,那是件细肩绳、坐下时裙摆勉强能掩住腿根的诱人款式,芊蓉没戴胸罩,里面只有一条比手指宽不了多少的高*亵裤。更让她羞耻的是、他们还要她雪白玉足上踏着一双又细又高的窄边凉鞋,缀上银色的脚趾甲油,更让她觉得自己模样就像个荡妇。

「准备好了吗!┅┅开始读秒了!三、二、一┅┅」

芊蓉根本还不知道要怎麽启口,导播就已宣布开拍,她只好硬着头皮,紧张而羞耻的开场∶「欢迎收看┅┅十月七日┅┅星期五的新货色,在今天节目里、芊蓉要为大家介绍2001年春夏新款睡衣,明年睡衣的诉求重点是┅┅性感、挑逗┅┅像芊蓉身上穿着的这件┅┅不知道┅┅会不会┅┅让你看了┅┅觉得很┅┅很┅┅兴奋┅┅」

要芊蓉穿成这样子、还念这种淫秽而不知所以然的台词,简直让她快无地自容,因此边说头边低下去、说话声音愈来愈小,还忍不住颤抖,那可恨的睡衣为何作那麽短,她已经尽力往下压着裙边,仍防止不了春光外泄,摄影机还故意往她两条美丽大腿中间取景。

「大声点!给我认真主持!」

就在她心神愈来愈不集中时,导播声音突然从隐藏式耳机响起!芊蓉被吓得心差点跳出来,眼眶又不争气的湿了,她忍着羞辱哽声的主持下去∶

「┅┅介绍完我身上┅┅这款2001年最新女性睡衣┅┅接下来要介绍男性的内裤┅┅明年男性内裤的诉求也倾向性感、大胆┅┅并且具备浓厚的自然和┅┅和┅┅原始风格┅┅」

芊蓉委屈颤抖的念着,几名瘦黑的人形却无声无息从後面接近她,导播脸上露出奸邪的笑容,这三名瘦得几乎只剩皮包骨的黑人土着,是他特别从依索比亚找来的,为的是安排他们穿上新款内裤、好和芊蓉在节目里搭配男女模特儿。可怜的美女VJ根本还被埋在鼓里,一直到黑炭般乾枯的手指碰触到裸露的香肩,才震惊的转过头,当她目光接触到这三名乾瘪得快不成人形的依索比亚土着时,当场恐惧的连瞳孔都放大了!

她以为自己一定是在作梦,因此闭上眼睛喃喃告诉自己∶「别怕┅┅是作梦┅┅醒来就好┅┅」

只是想归想、眼泪还是不听话的涌出来,那乾枯的黑手正抚摸着她绷紧的肩头,?心的触感令皮肤冒起密密的疙瘩,她知道这一切都不是梦,切切实实有三个饥民模样的土人就在她身边,即使闭着眼,脑海里也会浮现他们的面孔,那全是肋骨的乾瘪胸膛、像小皮球般鼓胀的肚皮┅┅

只是一反常态的,她竟然大声尖叫逃离的勇气都丧失了,任那粗糙的枯手抚摸光洁如缎的肌肤,原本只在她两肩挲抚的手还慢慢往下移,延细腻的胸口摸到丰挺的乳房。

「不┅┅」芊蓉虽鼓足勇气软弱的哀求,柔滑衣料下的rǔ头却诚实的站立起来,乾枯但充满力量的手隔着贝色光泽的睡衣揉弄两团嫩肉,芊蓉浑身发抖,眼类簌簌滚落。那土着见她没反抗、更进一步整人贴到她趐背上,用那外翻的厚唇在幽香粉颈上来回挑逗,这时另一个土人也绕到芊蓉面前蹲下,手掌插进她紧紧夹住的大腿缝隙,缓缓将她两边大腿向外分开。

「呜┅┅」可怜的芊蓉惊恐万分,却软弱的任人摆布,衣裙里面露出成熟美丽的私处,肥美的耻丘从窄小的裤底两边露出,已有几天没修剪的耻毛布在雪白嫩肤上格外显得性感。

土人抓着她纤细的脚踝,逐一将她左右腿抬上矮沙发,芊蓉在镜头前大张两腿,姿态十足淫荡。那黑巴巴只剩皮包骨的衣索比亚人兴奋的咕哝几句、就把头埋进柔软湿香的下体开始舔起来。

「啊┅┅不┅┅不要┅┅」

芊蓉眼眶中的泪珠大滴大滴滚落,这时想合紧下体却已来不及了!雪白裸露的大腿将土人蜷短浓发的脑袋夹在中间,却一点都阻碍不了他唇舌的舔吃,双手想推走他也使不出力,反而像是将土人的头往自己耻处压。

「不┅┅不要┅┅嗯啊┅┅啊┅┅」渐渐她的哀求变得像在呻吟。

身後的土人把她双手拉到背後抓住,第三名土着拉下她香肩上的细带,一边柔挺的玉峰完全暴露出来,可口欲滴的粉红樱桃微微颤动,土人用肥厚的双唇含着它舔逗。

其实这三名衣索比亚土着又瘦又小,每人都比芊蓉矮上半个头、就像发育不良的小孩,只要她激烈反抗,他们根本就无法得逞,但芊蓉经过这些天的蹂躏摧残,早就失去抵抗的勇气,而且找来这些土人在电视上强奸她的手段实在太过份了!芊蓉被吓得六神无主,只能乖乖任人摆布。

身後的土人吃够豆腐、竟然想进一步吻她的嘴,芊蓉害怕的转头躲避,但这些非洲土人样子虽令人心寒,他们肥厚唇舌却具备天生的挑逗技巧,芊蓉下面的xiāo穴被舔得直涌春泉,乳尖也不断传来趐麻热痒,诚实的身体渐渐臣服在这种强迫性的调情下,连紧紧矜持的小嘴最後也被湿肥的唇舌占据。

这些土着一年也没洗一次澡、更遑论刷牙漱口,虽然导播找他们来之前有特别吩咐将他们消毒洗净,但唇齿间依旧留着臭味,芊蓉痛苦的皱了一下眉头,只是马上又被其他地方传来的强烈趐软分散了注意力。在摄影机前、她如瀑般的长发凌乱、雪白纤柔的胴体激烈颤动,和三条肤色炭黑的肉虫在镜头前淫乱纠缠。

海※岸※线※ 文※学※ 网

美丽的女VJ最终命运还是被脱得一丝不挂,反方向跪在一张大沙发的两边扶手上,将紧致的菊肛和湿红耻穴张露在镜头前,三名衣索比亚土人也已脱掉内裤完全赤裸、和他们乾瘦身体完全不相衬的粗长黑棒弯耸在他们两腿间,芊蓉下巴顶在沙发椅背、手被捆在身後,一副方便被人以狗交体位干穴的姿势。

三名土人正兴奋第用他们语言咕咕交谈,黑巴巴的手抚摸着她白皙圆润的臀部,好像在赞叹这是个难得美女之类的话。芊蓉不安羞辱的扭动着身体,紧抿着唇不住掉泪,她觉得自己就像被非洲人捕获的猎物,正等着被他们分食,虽然害怕、却又有种莫名的刺激和兴奋在滋长。

就像猎物被宰的一刻终於来临了,芊蓉也难逃和土着性交!为首的土人双手扶高她屁股,硬烫的**抵住湿润穴口。

「不!┅┅」芊蓉忍不住悲喊出来,和这种简直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人种性交,就算是再烂的妓女也会恐惧吧!何况不久前她还是清纯冰洁的玉女。

但那土人根本听不懂她的话、只感到她身体的悸动,这让他更感亢奋,其实这些土着对性交有特别天份,他那乌黑的大肉棍一寸寸挤开yīn道,随着芊蓉悲苦的哭求进到最深处,然後开始熟练的挺送磨动起来,芊蓉哀号了几声,小嘴随即被另一土人的厚唇封住,变成「呜呜嗯嗯」的闷叫,剩下的那个土人也从她张开的腿洞钻到下面、含着嫩乳又揉又舔,美丽的雪白肉体在三条黑虫的纠缠下激烈的颤搐、震动!渐渐布满了象徵高潮将届的细汗珠。

「呜┅┅」又连续插送了一、二百次、只见她十根脚趾头用力向内弯屈,粉颈暴出青嫩血管,原来已和那土人在体内同时达到了高潮。

那木炭般的jī巴才刚从湿黏不堪的粉红裂洞拔出,另一名土人立即接手,他坐在沙发上,其他二人帮忙扶起芊蓉,让她面对着镜头、下体对准黑色**坐进去。

「哼┅┅」芊蓉努力地想撑起身子,两腿却完全使不出力,还被他们朝左右拉分开来,露出被插入的雪白下体,红黏黏的贝唇紧缠在黑色肉柱上,对比显得隔外强烈。

站在旁边的土着抓着她腋下强迫她耸动,在「哼哼啊啊」的痛苦呻吟中,又让第二个土人在体内射了精,整个子宫都是热融融的感觉。当她被丢在地上、企图想爬走时,两腿间淌出的新鲜jīng液在地上牵出一条浊线,只是没移动多远就又被拖回去、已经性交过的两名土人将她翻过来压住手臂,让最後一个土人轻易推高她双腿,ròu棒『噗!』一声进到翻肿淌精的xiāo穴里,再度将她强奸了┅┅

「卡!太好了!」导播兴奋的喊卡,瘫在地上的芊蓉早已虚脱昏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