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少妇的哀羞 > 全文阅读

正文 (六十五)

(六十五)

「穿上它!今天要出外景。」导播将一套纯白网球服扔到她面前。

「外景?┅┅」才刚醒来、还搞不清状况的芊蓉,揉着惺忪睡眼重覆导播的话。

「没错!现在是下午六点,我们七点要到预定地点。」导播用命令的口气说道。

「为什麽要出外景?我不要!」芊蓉的睡意总算消失,原来从昨晚被那三名土人轮奸到昏迷後,就被送回旅馆,迷迷糊糊的也不知是谁帮她洗澡换衣,连续几日的奸虐使她体力严重透支,就这样一直睡到现在,到刚刚被叫醒时都还不清楚身处何处。

「你有权力说不要吗?是不是想多加几场轮奸戏才肯觉悟!」导播一脚踩在她躺的床上、恶狠狠威胁着。

「我┅┅」芊蓉这才想起自己的处境,说了一个字就不知该怎麽接下去,泪水忍不住又在眼眶打转。

「别装可怜了!再怎麽装还是得完成你的工作!快点换上衣服,我们十五分钟後在大厅等你!」导播冷酷说完後,随即转身往门口走去,当他手握住门把正要转开的当儿,突然像想起什麽似的又回过头道∶「差点忘了!把你内裤脱下来给我。」

「为什麽?我不要!」对这种突如其来的无耻要求,芊蓉几乎想都没想就拒绝,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惧怒的瞪着导播。

「你要自己脱下来给我,还是想找几个男人帮你脱?老实说,你还真抢手,一堆人在等着当男主角呢!我看就从摄影师开始好了?他一直跟我说喜欢你这型的!」导播面目狰狞的恐吓道。

芊蓉虽然已处於弱势,却难掩心情的激动和愤怒,过份羞辱使她脸上毫无血色,听完导播威胁的话还是不发一语。

「哼!看来是想要男人帮你吧?」导播冷笑着作势要出去叫人。

「站住!┅┅」孤立无援的芊蓉再怎麽不甘,最後还是得屈服在男人的淫威下,只见她绝望的闭上眼、手伸进棉被里头,一阵动作後,羞恨万分的别开脸、缓缓拿出一条带着温度和体香的粉红亵裤。

「嘿!这才听话,快点出来知道吗?」导播抢过那件可爱的内裤,丢下话後就开门离去了。

芊蓉怔怔望着刚关上的门,一股难言酸楚涌上心头、忍不住伏在床上哭了起来,这些天对她而言、简直是从天堂掉进人间地狱,原本是受欢迎的玉女偶像、最有人气的VJ、有个优秀英俊的男朋友,不论外貌、工作、爱情都是众人倾羡的,如今却沦落到被流氓、土人轮奸、工作全变了样,更可悲的是见识到男友懦弱无情的一面,她脑海曾浮现自杀的念头,但也只是胡思乱想而以,毕竟从小娇生惯养的她,要作出自杀这种可怕的行为,离她的勇气和认知实在太遥远了!

自怜自艾了许久、电话铃突然响起,芊蓉勉强压抑哭过的声音接起来,原来是那帮人又在摧促。

「嗯┅┅」她不想多说,只是轻应了一声表示已经知道,接着认命爬起来换装。在被他们用合约胁迫录影的这些天,芊蓉住的旅馆房间连件多馀衣服都找不到,她只被允许穿着小内裤和一袭暴露的睡衣,每天有人固定送乾净的来换,其它外衣都由造型师保管,需要外出时才送去给她,只是回房後立刻又要脱下来收走,衣不蔽体的芊蓉根本无法离开房间半步,除了录影外就只能待在房间里。

惨的是这回连底裤都被那可恨的导播收走,当然也没给她胸罩,只能里面全裸的套上白色网球衣,这种球衣上身窄紧、胸口开一个大V形,乳沟都挤出外面来,下面A字裙更短得可怜,虽然站着还勉强能遮住圆润的臀部,但里头光溜溜一丝不挂,随便一阵风都可能让裙底风光尽泄。不过事已至此,也没有她选择的馀地,只祈祷不要再受到难堪的羞辱就好了。

穿上白色球鞋、芊蓉站在镜前作最後检视,刻意为她设计的衣裙使苗条身材更显亭亭玉立,尤其那双腿,从纤细脚踝到几乎全裸在外的大腿,线条是那麽均匀修直,看得连自己都着迷其中┅┅

『唉┅┅我到底在作什麽?被弄成这样还能自恋┅┅』她叹了口气,暗暗想道。

导播除了给她衣服外,还留下一顶白色球帽、一条发圈和一副墨镜在化妆台上,她将秀发盘起藏在帽子下,再戴起墨镜,这一来别人可能不会一眼认出她是当红的女VJ。

打扮完後,芊蓉忐忑不安的走出房间,在旅馆大厅里,那帮人早已到齐在等她,当然还有许多其他客人和旅馆职员,他们看到芊蓉这身俏丽性感的打扮,目光不约而同都聚集过来,这种强烈的视线、让芊蓉感到每一寸肌肤都被灼烧着,就像一丝不挂暴露在众人面前!上身是不用说了,她不敢期望大厅的人没注意她未戴胸罩,只是两腿间缺少熟悉的布料磨擦、那种感觉带给她的恐惧更甚,每走一步都怀疑是否被人知道没穿内裤的秘密,由於紧张,大腿壁也一直冒热汗,当空气灌进裙底时凉飕飕的,更添几分暴露的错觉。

「那不是赵芊蓉吗?没想到她身材这麽好┅┅」

「是啊!她穿这样好性感哦~真迷人┅┅」

「不过太暴露了一点,不知道要录什麽节目┅┅」

┅┅

大厅里响起一些细细的交谈和赞美,还好,都不是恶意的话,其实若没仔细看,并不会发觉芊蓉这身装扮有何破绽,只是比平常女性性感穿着更暴露一些而已,这些人被她清丽脱俗的脸蛋和婀娜多姿的身材吸引,因此对她的欣赏都是由衷赞叹,而无暇注意更细的地方。

「车已经准备好在等你了呢!我们出发吧。」叶正顺假绅士的驱前迎接,芊蓉眼眸中流露出恐惧和恨意,不过还是默然跟他们走出旅馆大门,上了外景厢型车,载满人的车子关上了门、驶向另一个淫乱而悲惨的地狱。

在驶往录影地点的路程中,那些禽兽工作人员一直说着不堪入耳的笑话,芊蓉当然听得出他们下流的谈论内容都指向自己,但就算知道又能怎样?只能强忍羞恨假装不懂,一路上都把脸转向窗户,也无心注意车子到底往何处开,这样不知过了多久,当导播说目的地已经到达的时候,她才发现车是停在有名的闹区入口前。

「带我来这里作什麽?┅┅我不要在这里录影!┅┅」强烈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芊蓉胆怯的环视周遭那些不怀好意的面孔。

「不要怕,只是要你下去走走,总比在摄影棚被人轮着干好吧!」在前座的导播转过头道。

「是啊,你就听话吧。」叶正顺也跟着导播劝芊蓉,还藉机抚摸她光滑匀润的大腿。

「拿开你的脏手!别碰我!」芊蓉愤恨的推开叶正顺的手,她知道既然已被带到这里,就由不得自己说不要,而且导播说得没错,到下面走一圈,总好过在摄影棚里被男人轮奸玩弄好!於是咬了咬唇,冷冷的道∶「是不是下去绕一圈,你们今天就不再为难我?」

「这你放心,今晚的时间有限,我们只安排这一段外景,结束後就让你回旅馆休息了,保证不会再加戏。」导播信誓旦旦的向她保证。

「好吧!我照作就是┅┅」芊蓉深吸口气勇敢说道,她想这里人潮拥挤,要是戴上帽子和眼镜,低着头快快走完,应该不会让人认出才对!

但这只是她天真单纯的念头,导播这群人岂会让她如此好过?

「等一下!你下车前,我们必需把这玩意儿塞到你身体里面┅┅」,只见导播缓缓提起一条细钢炼,炼子尽头是火柴盒大小的Call机,随导播拿出这东西,车内男人看她的眼神愈发显得淫邪而炽热。

「我身体┅┅塞这个┅┅」芊蓉一时还无法明白导播想对她作什麽,只是充满疑惑念着他说过的话,不过这几天被奸虐的手段令她很快就懂了!

「不!你们别想┅┅我死都不会让你们这样作!」芊蓉脸色惨白、娇躯哆嗦的拼命往角落缩。车上三名恐武有力的工作人员马上扑过来拉开她手腿、想把她按在座椅上就范,但二条不住踢扭的美腿还是让他们动作受到阻碍。

「臭婊子!没想到这麽难缠!乾脆把她腿铐在上面吧!」导播拿出了两副手铐,工作人员夥同叶正顺合力抱住芊蓉的腿,不顾她的尖叫哭喊,硬是将一双玉足分别吊在车厢上方的左右侧手把上。

「这样看你怎麽使坏┅┅嘿嘿┅┅」导播得意看着两腿高吊、网球裙被掀到胸部、整片下体裸露的芊蓉。

「呜~不要┅┅求求你们┅┅」她却还不死心的摇头哭泣,吃力弯起上身试图自救,但手根本连碰到小腿都有困难,更别说要松开锢住脚踝的钢铐了!

「这麽可爱的小嫩?,我会小心弄,不会塞痛你的。」一名工作人员接过了导播手中的Call机,手指捏着铁炼,故意让Call机盒在早已湿润的裂缝间来回碰触。

「啊!┅┅住手!┅┅不要啊!┅┅」芊蓉激动的乱扭,活像被倒吊的美人鱼般挣扎。

「别玩了!快给她塞进去好放她下来吧!」导播忍不住催促,他怕芊蓉再这样挣扎下去可能会弄伤自己。

「好啦!小美人,放松肌肉,我要来了┅┅」那男人兴奋的舔了舔乾唇,将黑色Call机放在?缝上,手指抵住慢慢往下压┅┅

「不┅┅不要!┅┅别这样!┅┅呀┅┅会痛┅┅别这样┅┅呜呜~~别这样~呜~~」

柔软的耻瓣被向两边推开,裂开的洞口宛如鱼嘴般不断扩大、缓缓吞入机盒子,芊蓉高举的玉腿肌肉已完全绷紧,表情因痛苦而扭曲,嘴里发出受不住的哀号,Call机的体积虽不算大,但它的形状却是yīn道未曾包容过的方形体,即使那工作人员已尽量放慢让她适应、娇嫩的肉壁仍感到疼痛,而这些可恨的禽兽不知要把东西塞多深?

眼看整颗Call机都包容在肉穴里了!男人的手指却还没停下来,一直强迫它往更深处埋入,芊蓉抓住他的手、哭着哀求他别再往里头挤,但那人非但不理,一旁的工作人员还拉开她手不让她抵抗,Call机愈来愈深入她身体,最後就像被吸走般整个滑进子宫,男人才将湿淋淋的手指从yīn道中拔出,只剩一条亮晶晶的钢炼露在合起来的穴缝外。

导播叫人解下芊蓉的腿,她一自由便急着要去拉屁股间的炼子,想把塞进子宫的Call机取出。

「你敢拿出来试试看!信不信我要他们扒光你,在这里赶你下车?」导播恶狠狠的威胁道。

「为什麽要这样对我?!我恨你们!┅┅」芊蓉放弃了行动、绝望悲恨的抽噎着。叶正顺不知趣的在一旁拍着她的背、好言劝慰着∶「别再任性了┅┅乖乖下去,你不是想早点收工回去休息吗?」结果芊蓉非但不领情,还回头给了他一个耳光,怒叫道∶「我叫你别碰我!看到你就想吐!」

平白讨来一记耳光的叶正顺,抚着脸上热辣辣的掌痕,强抑怒火咬着牙道∶「哼!小贱人,我在帮你,你竟然不知感恩!导播,快把她赶下去吧!让大家看这自以为是玉女的骚货怎麽出丑!」

「不用你赶!我自己会下去!┅┅我一定┅┅一定不会原谅你们的┅┅」芊蓉说到最後又激动得哽声颤抖,她边拭泪边将弄乱的长发重新盘起来、戴上帽子和墨镜,工作人员已将车门拉开,外面来往的人潮中、有几道好奇眼光看进来,芊蓉深吸了口气,鼓足勇气伸下一条腿,但车内的人根本不给她犹豫的机会、一把就将她推到外面!接着车门『碰!』关了起来。

顿时间,芊蓉感到自己被遗弃在都市丛林,千百道不怀好意、异样的眼光投向她,一层一层将她残忍剥光在众目睽睽下。

『不行┅┅我要冷静┅┅』她手脚冰凉,纷乱无主的大脑努力要自己镇定,『只要装得很自然┅┅快快走过┅┅应该没人会认出来┅┅』洁白球鞋艰难的踏出第一步,至今还没听到有人叫她或认出她,让她对自己的判断更有信心,就这样静静溶入移动的人潮中,随周遭人缓慢前进。

然而内心的恐惧猜疑还是存在,冰凉的金属炼在两腿间晃动,不断碰触到敏感的大腿内壁,芊蓉担心网球裙的长度并无法掩盖那条铁炼,其实她的思虑并非多馀,在裙摆下摇甩的铁炼已被跟在她身後的一夥不良少年看在眼里,但他们只注意到这女生曼妙火辣的身材、和她两腿间特殊而淫乱的装饰,并不知道她竟是美丽的女VJ芊蓉。

当然,这一路上都有人暗中摄影,因为蹂躏她的目的就是要给那些有钱观众看。这时可恨的导播才要开始卑鄙的手段,他拿起行动电话拨出Call机号码,几秒後,芊蓉突然感到子宫深处一阵强颤,剧烈麻痒如电流般迅速蔓延开来,直透脚底和乳尖。

「噢!」她意识空白,顾不得旁边是谁、就抓着人家臂膀撑住几乎要软倒的身子。

「小姐,你怎麽了?没事吧?」幸运中奖的是个色色的老头,他看到这麽美的小姐自己贴上来、温香暖玉的触感令他心脏噗通噗通跳不停,於是也大胆扶着她光滑藕臂,一手还顺便揽住她的腰。

「我┅┅没事!让我自己走┅┅」芊蓉揪着眉辛苦忍耐,推开那老头狼狈向前走去。

这时有更多人注意到这穿着性感的美丽女郎,纷纷谈论起来∶「那是不是赵芊蓉啊?有些像耶┅┅」

「怎麽会打扮得这麽淫荡?一副想出来钓男人的样子!」

「裙子好短┅┅嘿!好像没穿胸罩呢┅┅」

┅┅

许多男人围着她大饱眼福,也有个带女伴出来的男人硬被女友拉走,不准他多看一眼。

「你是芊蓉吗?能不能帮我签名?」一名相貌清瘦的少年鼓起勇气拿纸笔过来,羞怯而倾慕的问道。

「我不是┅┅你认错了!」芊蓉失礼的推开人墙,落慌朝前逃去。

这时Call机已停止振动,两条腿也恢复些许自制能力,她惊乱中看到有条较没人的巷道,就不假思索的转入,一进去才感觉气氛不对,巷道二边都是昏暗嘈杂的PUB,不良少年一夥一夥聚在门口,目光不约而同看向她。

她又急忙转身想出去,怎知出口已被刚才跟在她後面的那群不良少年堵住。

「对不起┅┅请借我过。」她低头微喘着气求道。

「过?过去哪里?」带头的不良少年不客气的伸手摸她因紧张而泛红的脸。

「别碰我!」芊蓉反射性往後退,这才看清楚共有四男三女在面前,男的不用说都是令人厌恶的不良少年,那三个女的也是一副太妹样,年纪可以看得出并不大、每张脸却都是浓妆艳抹,而且身材颇为魁壮,芊蓉苗条的娇躯和这些太妹相比,就像站在女摔角选手前一样单薄。

「伟哥,我们走啦!别管这骚货,我在她不要脸的屁股上划几刀就好了!」一名太妹大声向带头恶少说道。她看芊蓉的眼神一直充满敌意,想必『伟哥』觊觎芊蓉美色已引起她不悦和醋意。

「嘿!珍姐在吃醋了呦!伟哥。」另一个恶少嘻皮笑脸的调侃。

那被叫伟哥的恶少见芊蓉这等美女在前,哪还理那丑的阿珍,一脸垂涎又向芊蓉逼进一步问道∶「你是不是明星啊?看起来乱眼熟的!我请你喝饮料,大家认识一下怎样?」

「不要!┅┅我不是什麽明星┅┅让我走┅┅求求你┅┅」芊蓉脸色惨白不断後退。

这时外景车中,从小萤幕看到这一切的导播残忍笑着,缓缓拿起手机又按了一次Call机号。

「呀┅┅」芊蓉两腿一软,整个人倒向伟哥胸膛。

「怎麽了?不是才说不要吗?怎麽自己又扑上来呢?」伟哥又惊又喜的搂着她得意问道。

「一定是伟哥太有男子气概了啦!这小妞看到你就发浪!跟珍姐一样!」旁边的恶少拍马屁说道。

「操!你给老娘住嘴!」阿珍气得满脸通红、狠狠踹了那多话的恶少一脚,接着冲向伟哥,将瘫软在他身上正发着抖的芊蓉拉开,狠狠甩了她两巴掌,怒骂道∶「欠干的烂?!我还没看过像你这麽不要脸的骚烂货!用这种下贱方法钓男人!┅┅」阿珍不但骂、还从裙底翻出一把蝴蝶刀。

眼看芊蓉就要被她毁容了,还好,伟哥及时抓住她握刀的手,朝她大吼道∶「干!谁叫你打她!信不信我把你的手砍下来玩!」

阿珍这才不甘愿将芊蓉重重一推,芊蓉伏倒在地上,仍然不住抽搐哀鸣,子宫里的振动从没停止过,导播一次又一次按着Call机号码,丝毫不给她喘气和逃走的机会!她的帽子和墨镜在被阿珍打耳光时飞掉了,这时秀丽长发如飞瀑般泻下来,俏美的脸蛋也完全曝光,那四名恶少看到目瞪口呆!

她挣扎往前爬、想逃离这群恶少包围,却没顾虑到裙子过短、里面又没穿底裤,两片雪白屁股让四个小太保当场陷入疯狂,不过那几个太妹就更不爽了!

「臭骚货!没穿内裤上街!真他妈找人干!」阿珍咬牙切齿的骂道,要不是刚才被伟仔警告,她早就用刀子在那白嫩嫩的屁股和大腿上作画了。

「嘿!看我发现什麽!」另一名绰号『火鸡』的太妹突然兴奋叫着,同时踏向前去、捡起从芊蓉股缝间溜出的小炼子!

「这骚货不只没穿裤!你们看!烂穴里还夹东西呢!」

「啊┅┅放我走┅┅不要┅┅」芊蓉急着想爬走,火鸡却故意将那条炼子往上提直,还在不停振动Call机整颗卡在子宫口,她当场如被电袭似的狂颤哀啼。

「真是天生的浪货!在大街上发春!找条公狗给她好了!」阿珍又鄙夷的骂道!

「里面不知道塞了什麽东西?真利害!」伟哥蹲下去、抓着芊蓉屁股用力分开,蜜汁竟如水花般、不断从肥唇夹缝间贱出。

「呜~~放开我~~」芊蓉努力想站起来,但火鸡却将炼子愈提愈高,迫使芊蓉屁股只能往上抬、夹紧大腿屈膝站着,手按在地上支撑身体,姿势就像条母狗,丰富的yín水延着大腿壁流到膝侧。

「拿出来看看是什麽吧!」伟仔眼中燃烧着亢奋神采,他很想知道这样的美女会把什麽东西塞进自己肉穴里?

「好!臭婊子!放松你的屁股!我们要看看你下面到底偷吃什麽?」火鸡慢慢加力将炼子往外拉。

「啊!咿呀┅┅」芊蓉撑在地上的四肢都在发抖,雪白玉臀上早已布满了汗珠,强烈的麻痹感自下体扩散开来,已经占据每一条神经。

「干!被玩那女的不是芊蓉吗?原来她这麽贱!」

「伟仔,你们怎麽搞上她的?」

「操!她到底是在流yín水还是尿?怎麽这麽多?」

┅┅

原本一群群聚在PUB门口的不良少年看这里有好戏,也都纷纷围过来,众口纷云的围着伟仔一夥人问道。

「不知道!她一路上就一直在引诱男人,我们只是帮她满足而已。」伟哥旁的恶少得意回答。

「啊┅┅呵┅┅」这时Call机已被拖离子宫,进入yīn道里,芊蓉再也支撑不住,整个人趴伏在地上痉挛悲啼,当火鸡将湿淋淋的Call机盒拉出ròu洞高高提起时,围观的恶少不禁瞪大眼睛、发出难以置信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