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少妇的哀羞 > 全文阅读

正文 (六十七)

(六十七)

「噢!这是什麽东西?黏黏的!好?哦~」

「Oh!Shit!还有腥味。」

「这不是男人的那个吗?」

┅┅

小依两只高跟鞋都被脱下来,一双脚ㄚ光溜溜的曝露在空气中,冰肌玉骨的纤秀足趾竟全都是湿淋淋白黏黏的浊液!她惊慌失措的缩起小腿,将两只脚藏在裙子下,但过高的开*还是使整条腿从脚尖到屁股侧面全被看尽,周围360度数百道目光根本不放过她,想藉长裙掩饰的玉足被一清二楚的看在众人的眼里,一沱沱jīng液不断从趾尖滴落到桌面。

怎麽会有这种事┅┅」玉彬的同学将抢到的高跟鞋缓缓倾斜,从鞋子里倒出如牛奶般的男精,当场引来更多惊厄和叹息。

「还给我┅┅住手┅┅」小依已经克制不住涌出来的泪水,一张俏脸惨无血色,但围观的宾客竟像看好戏般,没人理会女主人的哀求和抗议。

「请你们把鞋子还我,我要到我丈夫那里!」小依忍着旁徨抖颤的心情,强装镇定向抢去她鞋子的宾客要求。

「你老公喝醉了,让他休息一下吧!你是女主人,礼貌上要代他招呼客人的啊!」沈总也走过来。

小依闻言看去,果然玉彬已经伏在桌上不醒人事。小依失去了唯一的倚靠,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悲哀,庆幸的是丈夫醉了,没看到她现在不堪的模样,悲哀的是根本没人能救她!她的公公、大伯和小叔一直低着头,假装没看见她被调戏,想来也是被沈总要胁着。

「这倒底是怎麽回事?!」沉不住的玉彬同学们愈来愈鼓噪,不约而同用充满狐疑的眼神在小依身上打转。

「我┅┅我不知道┅┅我什麽都没作┅┅把鞋子还我┅┅求求你们┅┅」小依盈着泪、语无伦次的辩解,但她慌乱凄楚的模样,却只让丈夫的同学和朋友对她身上发生的事更感兴趣。

「各位!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沈总突然大声的说话。

「你不要乱说!」小依没等听沈总要讲些什麽,就激动的打断他。

「哼!敢作出那种事!还怕别人说吗?」恶毒的沈总鄙夷的顶了回去。

「我┅┅我作那种事?我什麽都没作┅┅」小依身陷在阴谋中、努力想为自己清白抗辩,但那种惊惶的样子只更加暴露出可疑。

「各位!其实我并不想说,毕竟玉彬是我们大家的好朋友,他的妻子行为不检,对他而言也不是什麽光彩的事┅┅」沈总故作感慨的说道。

「行为不检!」

「这麽说┅┅这些白白黏黏的东西,真的是┅┅」

┅┅

现场因沈总的话又起了一阵骚动。

「你别乱说!你们别听他乱说!!」小依不由自主从倚子上站起来,但滑漉漉的光脚却让她重心不稳,砰然一声、整个人已滑倒在桌上。这次的疏忽,更使整条大腿迷人的风光被一览无遗。

「扶她坐好!别让她下桌!我今天一定要为玉彬讨回公道!」沈总一副咬牙切齿、彷佛真是为好友教训不贞妻子的凛然神态。

「别这样!我真的没做什麽事啊!┅┅」明显居於下风的小依方寸大乱,几名玉彬的男性同学边揩油边将她扶回椅子坐好,六神无主的小依无助不安的孤立在人群中,就像等着被公审的小荡妇,那些不友善和猥亵的眼神,彷佛要将她活生生的扒光。

「你什麽都没作吗?看看你丈夫!他那麽爱你,孩子也有了!你却从结婚後就不安於室!┅┅不但和自己以前的男朋友通奸、甚至让┅┅让丈夫公司的同事五、六人同床搞你一个!」沈总唱作俱佳的激愤说道。

「哗~~怎麽会这样┅┅」

「真有这种事吗?」

「骗人的吧┅┅」

┅┅

这次现场骚动得更利害了,被人冤枉的小依激动到说不出话来,握紧玉拳直发抖,好不容易才迸出软弱的反抗∶「你┅┅你根本是在胡说┅┅我┅┅我才没有┅┅」但才几个字就再也说不下去,屈愤的泪珠如雨般坠落。

「哼!本来今天这场见证会,是玉彬为了讨好她而办的!可怜的痴情丈夫,早就知道心爱的妻子一直背着他偷人,却仍然容忍着她,只因为他知道自己身体不好、无法满足年轻貌美的老婆!但这女人实在愈来愈过份,在她丈夫苦心为她办的见证会中迟到,为的只是和别的男人鬼混!玉彬其实心里有数!才会一直喝闷酒!」沈总义正辞严的指摘着孤立无援的小依,还假装义愤填膺无法一口气说完∶「我本来不想扫大家的兴,因为妻子偷人对他而言不是什麽光彩的事!但看到玉彬这样,我实在为他忍不下这口气。」

「你乱说!明明是你们┅┅」小依噙着泪激动的大叫,她本来要脱口而出的是『明明是你们这些人强奸我!』但在最後关口却及时忍住,要是她把实情说出来,非但无法为玉彬挽救颜面,更将使之前为了偿还债务所作的牺牲完全白费。

「明明是我们怎样?说啊!」沈总正严厉逼视她。

「是你乱说┅┅我不是你说的那样┅┅」她闭上眼颤抖的回答。

「是吗?」沈总冷笑了一声,突然转身大声的宣布∶「她说我诬赖她!既然这样,现在我也不点出在场有那些男人曾和她有过一腿,你们要是良心发现,就自己出面承认吧!」他一说完,现场立刻响起异论纷纷的声音。

有些是男宾客间的对话∶「看来像真的有这回事!玉彬真惨。」

「干!我才不信!不然她怎麽没找过我?我也去过玉彬家好几次啊!」

「也可能你长太丑吧!还是看起来就不太行?」

「去你的!老子一晚可以三次┅┅」

还有和丈夫一起来参加宴会的妻子也逮到机会讽刺她老公∶「看吧!你还一直夸她长的多美?长得美有用吗?到外面和男人乱来!看你要不要这种女人?」

「为什麽不要?只要她来找我!我一定要了她┅┅」没想到她老公在亢奋的情绪下竟不知死活的回答。

「你敢!贱男人!!没想到女人愈贱你愈爱!!可恶!你和我说话眼睛还看她!┅┅」

┅┅

就在现场乱成一团之中,竟真有三个男人挤到前面,低着头向众人自首!

「各位!我对不起我的好同事玉彬,我承认曾经和他妻子,也就是上面这位林天依小姐有不正常的关系,而且一直到现在都还维持着,只因为┅┅我没办法抗拒她对我的引诱┅┅我该死┅┅」这是强奸过小依的小陈,他的演技简直无懈可击,当然这一切都是沈总的安排。

「我也是,我对不起玉彬┅┅」

「我也是!是她勾引我,但我恨自己把持不住,作出对不起好朋友的事。」小李和何大志也跟着小陈後面表白。

「你们乱说!我那时勾引你们┅┅不要脸!」小依只感到脑中一片空白、芳心更是乱成一团,除了重复用那几个字辩解外,也不知该如何反驳这些人对她无耻的指控。

「情夫都出来自首了!你还不承认?是不是要他们说出你身体私处的特徵你才肯认帐?」沈总残忍的说道。

「不!你┅┅你胡说!住嘴!」小依感觉到耳边都是轰隆隆的声音,她已经快被恐惧和无助给击溃了,在这麽多丈夫的亲朋好友面前暴露她被人乱玩合奸的事,比起那段在废工厂里的悲惨遭遇更让她承受不住。

「说啦!我们想知道她的性特徵!」

「是啊!快说嘛!最好连她作爱叫床的样子都说清楚,我才会相信。」

┅┅

那些男宾客简直和沈总这帮禽兽没什麽差别,甚至还有些女客人也参杂在里面叫嚷。

「不要说了┅┅求求你们别这样┅┅」小依已经忍不住哭泣哀求,但是她微弱的声音和数百宾客的兴奋期待相比,一点也得不到应有的重视。

「她下体┅┅没有毛。」小陈假装羞赧的低着头大声说出来。

「什麽!你是说┅┅阴毛吗?」现场的宾客们瞪大眼不敢置信的表情,男的更是都一副快流出鼻血的样子。

「是┅┅她为了引诱我们,把毛都剃了,说这样┅┅光溜溜的,男人比较喜欢┅┅」何大志接着说。

「是真的吗?黄太太天依小姐?」那位她老公一直夸赞小依美丽的女人,挤向前用充满鄙夷和攻击性的口气逼问小依。

「我┅┅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麽┅┅我要走了┅┅」几近崩溃的小依茫然的站起来想下桌。

「抓好她!说清楚才能让她下来!」马上有好几张手将她拉住,原本给她坐的椅子被搬下桌,此刻小依双腿交叠、被迫性感的坐在餐桌上。这些人连最後的嫌疑都不顾了,他们有的抓她小腿,有的按她大腿,还有人将她双臂拉到身後,让她不能够乱动。

「好吧┅┅我都认了!你们到底想怎样?都随便你们┅┅」小依闭上眼,疲惫而自弃的说道。

「你下体是不是真的没有毛?是不是为了勾引男人才去剃毛?」那可恶的女人仍继续逼问。

「是┅┅」小依不假思索的回答。

「真他*的贱呢!不过我喜欢这种够淫的圣女,嘿嘿┅┅」一名男宾客亢奋的乾笑说道,其他人则是猛吞口水压抑快暴发的欲望。

小依感到那些抓她手腿的男人愈来愈不安份,尤其在大腿的那两张手,更是无耻的在光滑肌肤上揉来揉去,每隔几秒就偷偷往大腿根的方向移近一点,要不是还有这麽多只眼看着,只怕一下就溜到她两腿间的禁区了!

面对这样的羞辱,小依也只能忍着,她知道,现在自己在他们眼里,已不是好朋友的妻子,而是等人处罚的荡妇,因此这些人对她猥亵并不会产生任何罪恶感。

「还有吗?她身体还有什麽其它特徵?」

「是啊!才说一种不够说服力啦!」那些男人色眯眯的追问小陈他们,对这位朋友的美丽妻子,他们似乎恨不得马上剥光她所有衣蔽。

「她的括约肌上有块肉褶很明显,摸起来感觉屁眼凸凸嫩嫩的很性感┅┅」小李难掩兴奋的说道。

现场已有些男人忍不住握紧指关节,呼吸声都变浓浊了。

「嗯┅┅」小依虽然已经决定任由他们污辱,但听到这强奸过她的陌生男人连她菊花丘的特徵都拿出来在众人面前详细描述,再也忍不住又咬牙啜泣起来。

「真的吗?这麽可爱?那rǔ头呢?你们一定知道她的奶头是什麽颜色的对不对?」男宾客喘着气猴急的问道。

「有点接近粉红的淡褐色,我们还喝过她哺乳时的奶汁喔┅┅喔!对了!她还在自己的yīn唇、肛门和rǔ头上穿了许多小环┅┅」小陈得意的回答。

「噢!我受不了了!可不可以让我们看看?你们这样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吹牛啊!」

「对啊!我们一起帮她验身嘛!」

┅┅

这些被轻微迷幻药和现场无耻对话带入淫想世界的宾客们,已经打破最後一道道德?蓠,竟真要将小依当众剥个精光,还想检视她身体最私密的地方。

「不┅┅你们这样太过份了!我都已经承认┅┅你们还想怎样┅┅」小依闻言开始踢动双腿扭肩挣扎,想逃脱那几张大手加诸的拘束,但结果只让男人更用力将她制服住。

「让她前任的男朋友帮她脱吧!可能比较不会抵抗的那麽利害!」沈总出面说道。

这时原本是主持人的JACK已经主动脱光了上衣,露出结实的上半身走进来∶「既然已经有人承认,我也不用再隐瞒,其实我是她以前的男朋友,当年她和我分手,嫁给黄玉彬先生,其实我并不怪她,还诚心的祝福她,谁叫我那时候没有钱┅┅只是没想到,她婚後又来找我,我对她还是有爱意,禁不起她一再诱惑┅┅就和她上床了,原本以为我是她丈夫以外唯一的男人,没想到,唉~~」他的演技比起沈总和小陈更上一层楼,现场又响起许多惊讶的叹息。

「小依,来吧,放心好了,我会很小心温柔,尽量减少你不舒服的感觉。」JACK爬上餐桌扶起小依,她美丽的眼眸充满委屈和不甘,盈满泪的大眼流露出胆怯和哀求。

「别怕,闭上眼,这样比较不会害臊。」JACK柔声安抚道。

小依虽然嗯嗯哼哼的低泣,却相当听话的阖起双眸,这对身材欣长的俊男美女高高站在众人包围的大桌上,匹配程度比小依和玉彬在一起时更甚百倍,不知道的人八成会以为他们是在婚礼中被宾客戏弄的新人呢!

只见JACK轻抚小依颤抖的香肩,一手在她没察觉的情况下,已偷偷拉开背上的拉炼直到腰脊位置。

「啊┅┅不要┅┅」小依感到肩头和裸背一阵凉意,害怕的缩紧双臂,泪水又延脸颊滑落。

「没关系,你好美,有我在┅┅我会保护你的┅┅」JACK不愧是花丛老手,轻轻一声鼓励,让六神无主的小依找到了精神支柱。他进而低下头去吻小依柔软的朱唇,平常小依当然不可能随便就范,但此刻的她孤立在充满敌意的众目下,唯一对她柔言相对的就只有JACK,於是也情不自禁吐出滑嫩香舌任他吸缠。

JACK边和她过瘾的亲吻、一边双手并用、将婚纱从她肩上褪下,纯白婚纱无声息的滑落至纤细腿踝边,小依均匀赤裸的胴体就这样凄美而眩目的暴露在数百宾客面前。

「真不要脸啊!真的和她以前男朋友在我们面前亲嘴呢!」

「是啊!没想到她是水性杨花的女人,看外表真是很难想像。」

┅┅

这次不止是女宾客在辱骂,那些色性毕露的男人也忍不住加入,因为他们看美丽的友妻和别的男人在面前激吻,实在是又妒又羡!

「好了没啊!我们要看的是她的生理特徵!又不是看她和情夫亲热!」一男宾酸葡萄的大声叫道,JACK这才松开小依可口的软唇。

小依早已没勇气去面对这样的场面,一双玉手仍紧紧抓着JACK臂膀、更不敢睁开眼,她将唯一的倚赖从玉彬转移到JACK身上,心中不断在逃避当前的处境。

「躺下来!没事的,让大家看看就好了!」JACK扶着全身绷紧的小依,连哄带骗的让她躺在餐桌上,「慢慢把腿打开┅┅」JACK跳下桌,手掌伸进小依两条紧合的修长大腿间,要将她私处展示在众人眼前。

「不┅┅不要┅┅」小依闭着眼梦呓般哀求,JACK低下头再度亲吻她的嘴,无助的美丽少妇失去了最後抵抗的意识,轻易就被玩弄她的男人在数百人注目下分开双腿。

「哗!光溜溜的!连毛根都没了,看起来就像小娃娃,真他妈淫荡!」

「天哪!yīn唇打了那麽多只环!不会很痛吗?」

「?肉颜色真漂亮,花瓣还湿湿的,穴眼也泛水光!看来又在想男人了!」

「你们看!那些男人说的都是真的!括约肌真有块凸肉哦!还有穿过洞的痕迹!她一定和那几个男人玩得很过份!不然怎会连屁眼都被研究得一清二楚?这种女人真不能原谅!」┅┅

现场陷入了亢奋嘈杂的讨论声浪中,围在最前面的几个男宾占地利之便,虽然裤裆隆起得很难受,却可藉着讨论话题的机会,伸手在赤裸如羔羊般的小依大腿、柳腹、脚掌上乱摸揩油,害可怜的小依边和JACK亲嘴边扭动诱人身躯,不过他们倒是没人大胆到敢直接碰触乳房、下体等性器官。

「这样吧!」沈总提高音量喊道∶「相信大家都为玉彬感到不值和愤怒!也都赞成这种女人该被处罚!对不对?」

「对!」

「干死她!」

┅┅

陷入亢奋和半兽性的男宾客们激动的回应,许多长相比小依差、心理不太平衡的女人也因为迷幻药的蛊乱而跟着喊叫。

「我了解各位的心情,虽然在场许多男士都想教训她,但我们也不能用自己的生殖器插进这女人肮脏的ròu洞中,因为那不但会弄脏自己的器官,也对不起我们的好朋友玉彬┅┅」沈总的话让现场回复平静。

那些男人本想藉着为玉彬教训小依的理由,对她作更过份的事,反正这女人已经那麽下贱!应该不差再和更多男人且,但沈总突然来了急转弯,却使他们师出无名。

「当然教训还是不能免,你们看这女人多淫荡!」沈总的话就像有魔力般,让大家目光重回到敞着腿仰躺在大桌,正被JACK亲吻和男人抚摸、不停发出哼喘和扭摆裸体的女人。

「那到底怎麽教训她啊?」

「是啊!别拐弯抹角好吗?」看得更加欲火焚身的男宾们忍不住问道。

沈总没回话,只见他拿起桌上一只红酒瓶『匡?』一声,将瓶底敲碎,众人被他好像要打架的举动吓了一大跳,现场又变得寂静。

「既然这个女人喜欢被她丈夫以外的男人灌溉!那今天就让她一次吃到饱好了!」沈总持着破底的酒瓶走向小依张开的两腿间,原本围着小依大饱手眼之福的男宾很自动让出了位置。

「把她屁股弄高点!抓好腿,别让她合起来!」

JACK依照沈总指示,在另一头抓住小依腿肚,将那双匀直的玉腿往头的方向拉分开来,可怜小依被摆弄成肉穴仰天的凄惨姿势,只差几十公分脸就要贴上自己股缝。

「到底要干嘛!」

「她被弄成这样!看了真让人心脏受不了。」

「干!要不是她是玉彬的老婆,我早就扑上去干了她!管你会不会坐牢!」

┅┅

男宾们个个精血充脑、却还不能动手,只好不断用言语发泄兽欲。

「啊~~┅┅」就在大家热烈谈论的当儿,突然传来小依悲惨的吟叫,原来沈总正将酒瓶的瓶嘴插入她被围观的肉穴中!

「哇塞!你们看!他用酒瓶插小依的穴!」

「妈啦!她的洞未免太小了!一定会痛!」

「干!真他妈变态,不过对这种女人不用客气!再插深一点!」

┅┅

这次更让这些正常人开了眼界,他们不晓的曾加诸在眼前这美丽少妇身上的虐待,有许多是比用瓶子插穴更残忍数倍!不过事後这些玩弄她的恶魔都会好好的保养她,让她维持美丽的身体和窄紧有弹性的yīn道,作为下次玩乐时获取更高快感的准备。

也因为有办法让她恢复原状,因此沈总在蹂躏她时毫不怜惜,足足有12长度的粗大的瓶身被塞进yīn道中,小依早已痛得哀号落泪,象牙般的脚趾紧紧纠屈,缠着玻璃瓶的花瓣和黏膜早已绷成紫色的细筋。这时原本小小的yīn道孔,从破掉的瓶底看进去,竟已扩大成硬币大小的粉红ròu洞,连孕育生命的子宫内膜在蠕动,都逃不过丈夫同学的眼睛,里面还残留不少白白的浊液,那是朱委员等人的杰作。

「我们不能直接在她体内抽插,但各位可以在外面套弄出来、再注进这只瓶子,用jīng液灌溉她淫乱的子宫!」沈总大声宣布他的计划。

「干!亏你想得出这麽变态的方法。」

「我要第一个!」

┅┅

在沈总的指挥下,参加这场暴行的男宾客排成一长列,有些女宾客不许她们的丈夫或男友加入,但也都在现场围观。JACK放下小依双腿,不过可怜的小依下体ròu洞被酒瓶撑开,两条腿也合不起来,智原和智冠这二个强奸过婶婶的淫侄也在凌辱之列,他们一左一右抬着小依美丽的小腿,方便大厅里排成长龙的百馀位男宾灌溉他们的婶婶。

此时JACK亦脱掉裤子,将他粗长的jī巴塞进小依口中,还紧紧扣压住她双手、防止她因为yīn道疼痛而乱叫或挣扎。

「可以开始了吧?」

排在第一顺位的男客人,正是稍早在厅外对小依性幻想的二名玉彬同学其中一个,他看着同学妻子淫荡的雪白肉体在面前扭动着,尤其还被人制服成这等模样,开开的大腿间塞满酒瓶,里面耻肉鲜红欲滴,简直就像在作有生以来最刺激的春梦般!於是一开始就迫不急待脱下裤子,握住早已硬挺的ròu棒,爬上桌跪在小依两腿间开始套弄起来。

「唔┅┅你真美┅┅好淫荡┅┅唔┅┅玉彬没让你满足过吧┅┅没关系┅┅好老公┅┅要用热热的豆浆┅┅喂饱┅┅你下面的小嘴┅┅」他一边玩弄自己青筋暴怒的jī巴,一边兴奋的喃喃自语。

这时负责抬小依双腿的智原智冠两兄弟,也忍不住伸手揉着他们婶婶白软的乳房玩,白皙奶肉在高中生宽大手掌捏挤下,变出个种诱人形状,红红的奶头彷佛快喷出血来,小依更像淫兽般努力的蠕动身体配合。

「你┅┅你们别┅┅别再这样弄她┅┅我快忍不住了┅┅噢!喔~~」那玉彬的烂同学看得精血充?,「噗啾」一声!白浓浓的热精一直线从马眼喷出来,一半落入破瓶中、一半洒在小依起伏的柳腹上。

「啊~~┅┅」被热精烫到的小依,含着JACKjī巴发出激喘,那男人後续射出的jīng液则全数进了酒瓶中,慢慢流入缩动的子宫内┅┅

就这样,男宾们一个接一个上桌打手枪,看着小依被人摆布的淫乱姿态,每个男人射出来的精水量似乎都是平常的二、三倍。

一个多钟头後,长长的队伍总算全都轮完,可怜的小依变得比路边母狗还不堪百倍,她躺的餐桌布满一沱陀、一道道黏白的jīng液,大腿、肚皮上也是一榻糊涂,那仍深深插在下体的破酒瓶已经满了一半,子宫肉壶被浊精注满、淹没了原本还看得一清二楚的膣腔,新鲜jīng液夸张的从瓶身与ròu洞接缝处不断渗出,延着股沟、大腿,流到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