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少妇的哀羞 > 全文阅读

正文 (六十八)

(六十八)

「没想到这麽小的洞,竟然能够吃下九十八个男人的jīng液,你的胃口可真大啊!」当最後一名参与灌溉小依的男宾意犹未尽的下桌後,沈总按下计数器讶异说道。

「接下来怎麽办呢?难道就这样放过她了吗?」那个最好色的玉彬同学抢着问道。

他是第一个上桌去打手枪的,距离这场淫暴大会暂告一段落时已经快二个小时,看着大学同学美丽的妻子赤裸而悲惨的躺在桌上、一直任人如便所般排泄兽欲,她那淫荡扭动的雪白肉体、如仙女受刑时的凄丽脸蛋,无时无刻不在引诱他和折磨他,裤裆下的家伙早又胀得十分难受。

「接下来就看她夫家的人如何处置她了!」沈总邪恶的说道。

随着沈总的话锋,大家不由得把目光转向主桌,他们一直沉沦在逞欲的快乐中,几乎忘了小依的公公、大伯和小叔都在现场,但却一直默不作声的低着头,对自己儿子和兄弟的妻子惨遭轮辱竟没出面阻止。

「呜┅┅」这时桌上又传来小依动人心弦的呻吟,原来沈总和JACK戴上手套,正慢慢将插进她血红嫩穴中的破底酒瓶拔出来,饱受蹂躏的小依辛苦的抬起腰身配合。她从开始受辱的时候起,小嘴就一直塞满JACK的大ròu棒,一直到现在也还是如此,那条强壮的男根对她而言,就像婴儿吸吮的假奶嘴一样,能给她心中最後的一点安全感,并且转移了肉体上的部份痛楚。

而沈总和JACK在拔出酒瓶的过程中也特别温柔和仔细,尽可能让瓶中满满的浓精保留在小依的穴腔及子宫内,尽管是如此,她殷红的肉户、雪白的腿根和两片嫩臀仍不免流得一片狼糊。

酒瓶拔出来後,换美华和玉菁接过手,她们开始用红色细绳穿过小依yīn唇上的两排银环,宛如绑鞋带似的将两片肉唇交错缠绑、再毫不留情的拉紧,最後打了一个活结,将她体内属於近百名男人的污精完全封在子宫里。

现场的宾客哪曾见过这麽变态残虐的手段,个个都屏息看着他们对小依的处置,男人们更是兴奋到快无法喘气。

「起来!」一切处理好後,沈总粗鲁的拉着小依藕臂要她下桌。可怜的少妇经过长时间摧残、两条腿早都使不出力来,却仍被迫发抖的下了桌、孤立的站在人群围观的方寸之地。

「嗯┅┅」她一直都还没勇气睁开眼,恐惧和羞耻令她颤声啜泣着。

「看┅┅她的肚子┅┅」忽然一名女宾轻声的惊叫。原来小依原本平坦光滑的柳腹,竟因肚里充满男人的jīng液而微隆起来,连两腿间光溜溜的秘境也是圆鼓鼓的,红绳交错出的几个“X”明显而紧绷的襄在耻阜上,格外显的的醒目和淫乱。

「去你公公和大伯那边,看他们原不原谅你!」沈总推着小依要她向前走。

「不┅┅不要┅┅」小依唧唧哼哼的哭着哀求。她曾被迫和丈夫的父亲及兄弟作出不可告人的事,现在又要她在众目睽睽下,以这种不堪的模样再度面对他们!更可怖的是而下一步会怎麽对她?该不会要她在这麽多丈夫朋友面前作乱伦的事吧!光这样想她就宁可一死了之。

「少废话!像你这种不守妇道的媳妇,应该让你公公好好的处罚才对!」沈总扯着她凌乱秀发,毫不留情的羞辱道。

「是啊!还不快走过去!」

「对啦!去面对你公公!看他怎麽说!」

「快点走吧!别再拖了┅┅」

┅┅

围在她周围的男女宾客就像沈总帮凶般,一人一句的逼迫着小依。

她那双修匀的玉腿因耻辱而大腿紧夹,两边小腿微微外八字的打开,白珀无瑕的脚ㄚ吃力踮踩在地上。在众人逼迫下、早已旁徨无主的她只能开始一步步往丈夫家人坐的桌子方向前进,走时一手掩着不随己愿抖动的乳房、一手盖住光秃秃的下体,这种模样说滑稽也很滑稽,却又让人感到无法抗拒的凄美和淫惑。

经过一段折磨和凌辱之路,小依终於光着身体、羞颤的站在公公、大伯和小叔面前,同桌的丈夫依旧趴在桌上酒醉未醒,不然看到她这模样不知会不会气到吐血?小依是连想都不敢想,只盼一直到她被玩弄结束,玉彬都别醒来。

「爬上桌!屁股对向你公公趴好!让他看清楚他的儿媳妇有多乱来!」沈总声色俱厉的吆喝小依。思绪正混乱的小依茫然抬起脸,沈总指了指桌子要她立即爬上去。

「我不┅┅不要!┅┅」只见泪花迅速在她眼眶中绽裂,随即崩溃的哭喊出来,两腿同时不由自主朝後退去。

「别逃啊!你想去哪里?」

「是啊!乖乖听我们大家的话会比较好喔!」这时那些反客为主的宾客竟包围住她,让她根本无後路可退,而且还将她朝前推回去。

「别叫我这样┅┅求求你们┅┅别叫我这样啊┅┅」小依被这些人围堵逼迫到最後,桌下已没她能立足的地方,只能像沈总原先的命令一样,爬上丈夫家人围坐的大桌上。

「现在把屁股对向你公公!要像母狗一样趴好!」沈总丝毫不给她松懈的机会,残忍而紧迫的逼她作下一个动作。

可怜的小依也无法再反抗了,既然人都已被弄上了桌,不如让这场无止尽的羞辱赶快结束!

『要怎样都随便他们好了!只要快点结束┅┅』她痛苦而觉悟的想道。

於是如母狗般淫荡地爬在大桌上的小依,将浑圆光溜的屁股抬向丈夫的父亲和兄弟面前。而在她正前方、几乎和脸碰在一起的,正是伏在桌上酒醉不醒的丈夫。一股她所熟悉的玉彬头发气味带给她牺牲的勇气,她缓缓伸出玉手,轻抚着丈夫厚厚的浓发,柔情的道着∶「玉┅┅彬┅┅我爱你┅┅为了你┅┅我什麽都肯作┅┅他们怎麽对我┅┅我都没怨言┅┅只要你会原谅我┅┅」

她充满爱怜和悲苦的唤着丈夫,可悲的男人,浑然不知妻子正被自己的同学和朋友像狗一样玩弄。小依发现只要看着玉彬熟睡安详的脸,再大的污辱和酷刑加诸在身上都是值得,只要她这麽作能避免玉彬不受这些恶魔伤害。

「别这样!行不行?┅┅这是不是太┅┅太过份了?┅┅」黄老爹终於还是忍不住出声。

「你不会是想纵容你媳妇继续淫乱下去吧?这样怎麽对得起你儿子!」沈总颠倒黑白的反问那可怜老人。

黄老爹看着自己最锺爱的儿子和媳妇像畜牲般被这些人玩弄於股掌,连自己和另二个儿子都受不了淫念的诱惑而犯下乱伦罪行。可怜的小依不但被外人轮番奸辱,还遭到自己丈夫父兄的强暴。

黄老爹只恨自己无能。救不了她也就算了!活了一大把岁数,竟然无法抗拒这些恶魔的怂惑,而在媳妇滑嫩诱人的肉体上逞了兽欲,导致今天在玉彬面前根本抬不起头!父子之情也就此完了┅┅

「快点吧!我们等着看您管教她呢!」沈总打断了黄老爹的思绪催促道。

黄老爹一双老目空洞而布满血丝,他缓缓将视线拉回到媳妇美丽的股间。在这之前,他还不曾仔细欣赏过小依的私处风光,废工厂被迫乱伦的那一晚,她的耻毛还没被剃光拔净,而如今夹在光滑股根间的耻阜,竟然秃溜溜如同小女孩未发育完全的私处,红色细绳将两边唇肉无情的拉合成一条密缝,里头胀鼓鼓的,说不出的性感和诱人。

「这┅┅怎麽会┅┅」黄老爹呼吸不由急促起来,沿着密缝往上,再看到放射状的淡色菊花丘,因为正被自己丈夫的父亲观看而不安缩放的景象,让这年逾六旬的老翁再也掩示不了脸上激奋的神色。

「想到怎麽处罚她了没?」沈总邪恶的问道。

「我┅┅我不知道┅┅该怎麽办。」黄老爹六神无主的盯着媳妇毫无遮掩的屁股,每个字都很困难的回答。文彬和志彬比他们爸爸还年轻气盛,更是忍耐的痛苦不已。

「慢慢想没关系!不过先把她下面的那条线解下来吧!她肚子里全是男人的jīng液,要是怀孕就不妙了。」沈总『好心』地提醒道。

「是┅┅怀孕┅┅就糟了┅┅」思绪混乱的黄老爹不知所以的附和着,粗皱的手发抖举起来,紧张的喘着气摸向小依两片屁股中间。

「他要帮他媳妇解线呢┅┅看了真让人血脉贲张┅┅」

「哪有公公可以碰媳妇那种地方?真是淫乱┅┅」

「这种媳妇和公公真是不要脸,他们会不会有不正常的关系┅┅」

┅┅

现场亢奋的情绪不断膨胀,细细的耳语不绝於耳。小依强忍羞辱闭上泪眼,等待公公的手侵犯到他不该碰的地方。

「嗯┅┅」当第一下?心的接触从敏感大腿根传来时,美丽的身体宛如被电到般震了一下,连脚趾头都性感的弯屈起来,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却还是悲叹了一口气。

「小依┅┅小依┅┅」这时醉醺醺的玉彬有了反应,不过仍只是移动一下姿势,无意识的喊着妻子小名。

「玉┅┅彬┅┅我在这里┅┅」小依忍受着公公龌龊的在她股间拨弄,一双玉手紧紧和丈夫的手扣抓在一起,想藉此忘了来自私处?心的骚痒。一想到那是丈夫父亲的手在碰她,就让人忍不住打从心底都泛起鸡皮疙瘩!

「小┅┅依┅┅你┅┅怎麽了┅┅」玉彬醉茫茫的睁开一丝眼缝,看到妻子脸蛋朦胧胧的,下意识感到她很难受,像在忍耐什麽似的。

「没事┅┅唔┅┅我┅┅爱你┅┅唔┅┅」小依噙着泪,呼吸愈来愈快!公公的手指已经拉开绑在耻缝下端的活绳结,牵动敏感耻肉的麻痒令她喘不过气。

「呀~~啊┅┅」如果只是那样,她尽量忍耐也就算了!但是黄老爹的手竟愈来愈大胆妄为,除了慢慢解开媳妇耻缝上的细绳外,有一根手指竟还按摩她敏感的菊肛。

『不┅┅爸┅┅你别再做下去了┅┅我是你的媳妇┅┅你儿子的妻子┅┅你怎麽能这样┅┅』小依心中悲苦的呐喊,抓丈夫双手的十指不由扣得更紧。其实她也不清楚是不是公公的手指在揉她屁眼,那种强烈的趐麻使她身体不听使唤的震动扭摆。

「小┅┅依┅┅」玉彬可能感受到妻子的处境,又迷糊的半醒过来。

「┅┅噢┅┅」小依一方面怕他发现实情,一方面不争气的身体又难以负担不绝而来的侵犯,当下将柔软双唇朝前送去、吸住丈夫的嘴热情亲吻,还努力扭动屁股来承受公公带给她的罪恶快感。

「看┅┅真让人受不了,两代玩同一个妻子┅┅」

「这女人真的很淫荡呢!」现场的宾客无不心脏狂跳,他们活到今日,再也没见识过比眼前更荒淫无耻、而令人亢奋堕落的景象了。

经过一番折腾,光滑如缎的背脊早已布满了晶莹的汗粒,黄老爹总算将那条黏答答的细绳从她耻缝上解下,大量浓稠的男精如鼻涕泛滥般从裂开的ròu洞流出来,没多久两边大腿间就悬满污浊的水条。小依忍着羞耻,任由那些不属於丈夫的jīng液从自己体内不断涌出,在这些jīng液的主人面前,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像公厕般肮脏。

「流得差不多了吧?先帮她擦一擦。」一个段落後,沈总递给黄老爹一条热毛巾。

黄老爹默默接过手,仔细地帮媳妇揩净流满大腿内壁和耻阜的浊精。内外擦过了一遍,沈总又换给了他一条乾毛巾,要他更澈底的拭乾小依下体。

『已经结束了吧?』小依和黄老爹心中不约而同的想着,但事情似乎才刚开始而已。

「你还没想到怎麽管教你媳妇吧?」沈总没有预警的再度问起黄老爹。

「我┅┅我没想到┅┅就这样算了吧┅┅」原本以为结束了的黄老爹,近乎哀求的望着沈总为小依求情。

「不行!你先慢慢想,不过我可以先提供你一个处罚方式,趁你还没想好前让这荡妇先尝一尝。」沈总露出歹毒的笑容。

黄老爹心中更是凉了一大半,他知道这禽兽一定又想到更变态的方式,要假他这公公的手来凌虐动人薄命的媳妇。虽然他在动手参与奸辱这美丽媳妇时也会很兴奋,但事後的自责及罪恶感却不停折磨他的良知。

只是任由黄老爹再怎麽良心发现都是枉然的!才一转眼功夫,小依又被沈总和玉彬的同学们如玩物般翻转过身,张着两腿仰躺在餐桌上。沈总要志彬和文彬抓牢她两条小腿,小依只知道他们还要继续凌辱她,不过却也没意思再抵抗了!反正挣不挣扎到後来的下场还是一样!

但这却是未得知沈总会如何对待她之前的想法,当沈总捧着那团东西走近来时,小依马上不顾一切的尖叫挣扭起来。原来在沈总手上的,竟是一只刚从水里捞出来、头足足有篮球大小、张牙舞爪的的大章鱼,八条粗壮有力的触脚攀附在沈总手掌和肘臂上!

「不要!别拿过来!啊!救命啊┅┅大伯!文彬┅┅你们放开我┅┅求求你们┅┅呜┅┅」小依快承受不住这种巨大的恐惧,疯了似的不断哀求乞饶。

但邪恶的沈总就是故意让她丈夫的父亲和兄弟来凌虐她,好增加这场戏的淫乱度。志彬和文彬很配合的牢抓她双腿,两个侄子智原和智冠也把她手臂拉直按住。可怜的小依被丈夫家的男人们如淫妇般抓着,私处一丝不掩的暴露在他们面前,等着任人宰割取乐。

「让公公将这只冷血生物放在他媳妇淫乱的ròu洞上,吸出里面剩馀的男人jīng液!大家说好不好?」沈总兴奋的宣布。

现场的宾客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和听到的一切,因为这实在太变态了!

「不!你不能那样作┅┅」黄老爹痛苦的抱着光秃脑袋直摇头。

「我当然没权力作!不过你是她公公,你有!所以要你动手啊!」沈总把章鱼捧到黄老爹面前。

「我┅┅我也不行,这┅┅太过份了┅┅」他满眼血丝的嘶喊道。「JACK!这尾章鱼有点大,你帮帮老爹吧!」沈总吩咐JACK。

JACK随即走到黄老爹身後,拉起他颤抖的双手,沈总小心翼翼将章鱼放在他合掌上,黄老爹嘴里即使说着「不要不要┅┅」,却不敢违抗他们的命令,乖乖的接过大章鱼後,不知所措站在原地。

「你应该也想看小依被章鱼紧紧吸住嫩穴的诱人表情吧?」JACK小声的在黄老爹耳边鼓惑他。

「我┅┅不想┅┅」黄老爹虽然反驳,但JACK的话让他体内血液不由得又窜动起来。

「听说章鱼下面的嘴是很利害的吸盘,吸住女人娇嫩敏感的洞穴时,那女人可以连续高潮好几次,一直到完全没力再丢、甚至昏过去,连尿流出来都不知道呢┅┅」

JACK看见黄老爹已经粗重的喘着气,知道快把他带进更淫乱的世界了,於是加紧用更淫秽的语气去引诱他∶「想想看你这美丽迷人的媳妇,如果被吸成那样,不知道会是什麽淫荡的表情和挣扎的姿势?哇~~光用想的都很让人兴奋呢!你难道不想试看看吗?」

「别┅┅别再说了┅┅」可怜的忠厚老人已被撩拨到快把持不住,在手掌和小臂上攀扭的八爪鱼,一排排强有力的吸盘,彷佛也在鼓励黄老爹快将它放在媳妇肥软的股间。

「你看这畜牲多有活力,不但嘴巴会吸紧你媳妇的嫩穴,触脚还会黏在她的股沟上,触须下整排的吸盘会让她可爱的屁眼感到有生以来最强烈的快感┅┅」JACK不理黄老爹的哀求,继续在他耳边轻声说着。

「我┅┅我┅┅」黄老爹已是呼吸困难,他满脑子都是媳妇光溜无毛的下体被大章鱼缠住的淫乱景象。

「别再『我我我』的了!快点做吧!」JACK从後面推了他一把。魔鬼最後还是战胜了良知,黄老爹满眼红丝的捧着那丑恶的生物走向小依。

「呜┅┅爸┅┅不要┅┅求求你┅┅」小依哀伤欲绝的乞望着被兽性控制的公公,她已经没有挣扎逃脱的馀地了。

志彬和文彬分别将她左右两腿往头的方向拉分开来,小腿被他们紧紧夹在腋下,两个侄子也将她双臂按压在桌面,她就像在兽医手术台上的小动物,完全让人给制服住,等着被人解剖┅┅

「啊!不要!!呀┅┅不┅┅快拿掉┅┅啊!┅┅」

当那冰冷的海洋动物被放到小依敞开的两腿间时,可怜的小依用尽吃奶力气试图作最後挣扎,却还是无法挣脱四个男人的押制而动弹不得。在一声声凄厉的哀号哭求声中,扭动的章鱼似乎找到了温暖湿润的小洞,用它滑稽大头下的嘴盘全力吸了上去!

「噢!」只见原本还在挣扎的雪白肉体顿时快感的弓挺起来,取代先前激烈哭喊的,是「噫噫┅┅噢┅┅」彷若极度舒服又极限痛苦的无意义呻喘。

「已经吸上去了!看她舒服的样子。」沈总兴奋的说道。

小依张开嘴不住翻动眼白,那强劲而源源不绝的吸力,彷佛将她的子宫、内脏、血液和脑浆一并从下面ròu洞吸出体外,纤腰性感的努力往上抬,脚趾头也像抽筋似的弯握。就像JACK说的一样,章鱼的嘴不但吸住耻户,触须下的吸盘也紧紧攀附她股沟和大腿根,肛门内的肉都快被黏出来的强烈感受,会同肉穴未曾体验过的刺激,一切都让她无法去思考,只知道体内不断有热浆爆发喷出,每来一次,都让头脑昏眩、心脏难以负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