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少妇的哀羞 > 全文阅读

正文 (七十)

(七十)

「这个提议我想大家都不会反对,等一下就在这里举行荡妇的挤奶处罚,现在有些准备工作,请各位先回座位休息,预订半个钟头後开始。」沈总拿麦克风宣布完,就使唤玉菁和美华将小依带下去。

可怜的小依被那两名恶女用水泼醒,发现自己仍赤裸裸瘫躺在餐桌上任人围观,羞恨之情自是无法言喻,更丢人的是昏过去时连腿都不知要合起来,红黏黏的耻户还在吐着残液,也不知被这几百双眼睛看了多久?只怕连里面几道皱褶都被数得一清二楚了吧!

她忍着耻辱、在众目睽睽下缩回双腿,一手掩着乳房、一手努力撑起身子。原本两腿是为了遮掩私处才弯屈交叠,没想到却成众人眼里的性感姿势,从趾尖延着小腿、大腿、臀部到腰身侧面、形成诱人的起落弧线,在场男人个个睁大眼猛流口水,女性则是更加嫉妒和不耻,还认定她是故意摆出这种撩人姿态和委屈神情来媚惑男人,於是又对她发动无情的攻击。

「真是不要脸的女人!你们看她多会卖风骚啊!摆这种引诱男人骑上去的姿势、还装一副纯情脸!真?心!」

「是啊!都扒光光让人又看又射了!还以为自己是清纯派!贱!」

┅┅

可怜的小依哪知道这样会引起波澜,还得面临没道理的辱骂,不过她也不想再辩解什麽了,只是垂着头努力不让眼泪掉出来。

「走吧!母狗!难道还要我们抬你吗?」比她高大许多的美华,突然一把抓住她细臂,粗鲁的将她扯下桌!

「等┅┅一等┅┅」小依双脚一着地,就像踩在棉花堆般软绵绵的根本站不稳,原来经过长时间的蹂躏和体力消耗,两条腿早就没剩几分力气。

但是玉菁和美华可不是男人,不但不会怜香惜玉,连扶她一把都不愿意,个性倔强的小依也不愿开口乞求这二个仗势欺负她的女人,宁可自己咬紧牙硬撑,结果被她们像母狗一样踢着屁股,走几步、爬几步的往门口去,快出大厅时她们才丢件袍子让她遮掩裸体。

其实这层楼早就被朱委员运用关系包下来了。饭店董事长也是游走政商有名的生意人,和朱委员这夥禽兽交情匪浅,今天还是座上宾之一呢!因此即使小依身形狼狈出现在厅外走廊,也只遇得上早已打点好的几名服务人员,没有其他外人会看到。

「好了!我们等那不知检点的母狗洗乾净身体和喂饱以後,再慢慢来处罚她吧!」小依在宴会厅外,只隐约听到沈总用麦克风宣布┅┅

海※岸※线※ 文※学※ 网

宴会厅中依旧人声沸腾,但前面几张桌子已经撤走了,饭店服务生在那里摆好一座宽大的临时床铺,面积足足有一般双人床的两倍大,上面铺了白色的厚被褥,床边摆了许多令人脸红的用具,包括一堆少说有十五、六颗的电动跳蚤、各式各样的假yáng具、调情用润滑油、麻绳,以及一束红色的细棉线。

在男士们兴奋期待中,小依终於再度被美华和玉菁半强迫推着走进宴会厅,她换上乾净的和服,挽起刚洗过、还有点湿的秀发,露在襟口外的雪白颈项和性感肩窝美得令人屏息,纤脚下踩的是一双夹脚小木屐,一路上她没机会犹豫或停留,因为那两个恶毒女人一直紧迫盯人跟在她身後,不时粗鲁的推她向前走,就这样来到为她准备好的大床前。

小依无法想像他们接下来会怎麽蹂躏她,不过却暗下决心一定要坚强面对,即使身体被丈夫的同学和朋友奸污,也不能表现出懦弱和害怕、否则下场一定被那群禽兽更加过份的欺凌取乐!她虽没办法逃离淫虐,却发誓让淫虐她肉体的人得不到想要的满足!

只是当她抬起头,那张大床映入眼廉,还有摆在床头那些淫秽器具时,单薄的肩头还是忍不住害怕而微微发抖。

「怎样?对我们准备用在你身上的玩具还满意吗?有没有漏掉了哪些你喜欢的?趁现在节目没开始前可以要求,我马上叫人补货。嘿嘿┅┅」沈总抬高她秀丽脸蛋淫笑着说道。

小依充满恨意的眼眸虽然盈满清澈泪水,但面对沈总的羞辱却出乎意料的冷静,并没有他想看到的害怕或屈愤。

「哼!不错嘛!很有个性的样子?不过不管你怎麽装圣女,永远也只是不守妇道婊子!」沈总放开小依下巴轻蔑的说道,他想看看眼前这美丽的女人到底能镇定多久!

果然当黄老爹、志彬和文彬三人走进来时,小依就再也勇敢不起来,他们刚刚去洗了澡,还带着新鲜的肥皂香味,身上和小依一样只穿和服。三人陆续脱了鞋爬上床,就在床面一字坐开,不用想也知道接下来要作什麽。

『我┅┅绝不能屈服┅┅作这种事。』气愤和害怕使小依从头冷到脚∶『难道真的要在玉彬认识的人面前被逼乱伦了吗?┅┅』她脑海中除了这个可怕念头外,其它就只剩下一片空白。身体似乎已经不是自己的,连移动的力气都在一点一滴流失。

「你等很久了吧?还不上去让你大伯好好地疼你!」根本来不及从恐惧中醒来,美华就用力将她往床上推,残酷的把她送到志彬怀中。忍耐已久的志彬简直乐坏了,一点都不愧疚地抓着弟妹的香肩贪婪挲揉。

「大伯┅┅别┅┅这样┅┅」她挣扎转过身站起来,但志彬好不容易将梦寐已久的温软娇躯搂在怀里,又岂肯再失去!只见他喘着气扑上去、从後面将亲弟的妻子抱得更紧,满嘴酒气在她滑嫩颈鬓上饥渴索吻。

「放开┅┅我┅┅」小依涨红脸拼命转头闪躲。

黄老爹及文彬坐在她和志彬左右两边,那可悲的老头低着光秃脑袋,似乎想忽略眼前这场大儿子奸淫二儿子媳妇的不幸惨事,文彬则是满脸饥贪、又难掩妒意的握紧拳头,眼睁睁看大哥狎玩他最喜爱的二嫂,脑海不时浮现当日占有小依美丽身体时的蚀骨快感,来和眼前的情况作比较。

「为什麽不要?!」正当大家看小依被大伯轻薄而哀羞挣扎,看得浑身燥热时,志彬突然失去耐性,粗暴抓住小依双手手腕大声怒吼!

在场想看乱伦春戏的人被吓了一跳,原本不停在抵抗的小依也扭过头,一脸惊疑望向她丈夫无耻的亲大哥,因为刚刚的激烈抵抗、和服下诱人的山峰仍然起伏不定。

「你那麽讨厌我是吗?!你不是和文彬作过吗?为什麽遇到我就特别??」志彬竟然不要脸到骂自己亲弟弟的妻子,只因为她不肯乖乖就范。

「什麽!她┅┅她她早就和玉彬的弟弟有过┅┅一腿?」

「真可恶啊!我以为这女人只在外面乱搞,害玉彬戴绿帽!没想到连小叔都上过她!」

「这种女人还在挣扎什麽嘛?你也很想让你大伯抱吧?别再我们面前装贞洁了!」

「我想她可能只要男人都可以吧?」

「不一定!搞不好公狗也成┅┅」

┅┅

志彬一句话,更让小依成为众人唾骂的目标,除了荡妇,现在又增加乱伦的罪名,她再怎麽解释都洗脱不清了。

「你┅┅你到底在胡说什麽┅┅」

小依再也忍不住一涌而出的屈愤泪水,看着丈夫大哥充满兽欲的丑陋面孔,不知怎麽,气馁和沮丧已占满她的心房,抵抗的力气也消失殆尽,对这些夫家的男人已彻底感受不到一点人性而完全死心了!

但那些被淫欲吞噬良知的男人又怎能体会她的心碎,反倒是紧抓她双手的大伯明显感受到她的软化後,又兴奋的将她拥入怀中。这一次小依?柔滑皙的身躯果然没有一丝抗拒,表现得就像他妻子般认命。

「你放心┅┅我不像其他男人┅┅会温柔对你的┅┅」志彬心儿狂跳的从後面抱紧她,二片乾唇饿狗般在她粉颈和面颊上又亲又磨,小依只是痛苦的闭起双眸任他摆弄。

他过足了初瘾,又粗重的喘着气,把手伸进小依和服胸前开口,像享受世间至高幸福般抚摸光滑柔腻的雪肤。

「啊~~真好┅┅你是我的┅┅这次终於是我的┅┅」他兴奋紧张到不知该说什麽。

不过动作却没受到影响,双手并用将那件单薄和服从弟妹肩膀往下拉,如艺术品般美丽的香肩和玉背半裸在他眼前。虽然不是没看过小依裸体,但像这样慢慢剥光美丽的弟媳妇,感受她害羞悸动的可爱模样,是从废工厂那晚以後,志彬连睡着都忍不住会想的事。

「真┅┅美┅┅」他一边赞叹,饥渴的舔湿两片厚唇、贴上去在她光滑柔腻的香背热烈亲吻。

小依咬紧牙关,默默忍受如水蛭在上面蠕动的?心接触。志彬不仅只是用吻的,到後来索性吐出舌头来舔,雪白性感的裸背交错数不清的湿痕,而小依也快滨临忍耐极限,她身上冒出难受的疙瘩,喉间不时发出克制不住的闷嗯。

就在她真的受不了要叫出声时,一只腿踝却又被人抓住,热热痒痒的舔噬感也从脚趾和趾缝传来。

「啊!」她惊慌睁开眼,发现文彬跪伏在面前,正捧着她的脚津津有味地吸吮每根嫩趾。

「你┅┅你们┅┅」小依羞恨欲绝的哼喘着,虽然感到无法形容的?心,但身体却不听话的起伏颤栗。

「你们这样对我┅┅对得起玉彬吗?他有你们这些亲兄弟┅┅真可悲┅┅」

她忍不住想骂这对轻薄她的兄弟,但志彬和文彬为了不让她继续说下去,又加快口舌的舔动,让她只剩下喘气的空间。

随着他们亲吻面积的扩大,小依身上的和服也不断被往上卷和往下拉,能遮掩的部位愈来愈少,到最後只像团皱布圈缠在腰间。上身是全裸了,一双坚挺漂亮的乳房在众人眼前羞耻摇颤,下半身只剩一条粉红色、布料用得十分省的性感蕾丝内裤,光溜溜屁股被小叔的大手抓着,五指陷进白软臀肉中。

他正埋首在二嫂两腿间,舌头努力想舔到她最娇嫩敏感的重点部位,小依死命夹住大腿不让小叔得逞;背後却还有大伯?心的舌片在扫动,他延着脊梁一路舔下来,已经快侵犯到臀沟。一阵阵苦闷的麻痒让尾骨感觉快要趐了,神智也产生间隔空白,再这样背腹受敌下去,根本抵挡不了多久。

「老爹!你还不去帮忙,趁他们帮那骚货调情时,帮她挤看看能不能流出奶来!」沈总看她已快溃决,更是恶毒的催促着从头到尾耻於抬头的黄老爹。

黄老爹闻言屈从的爬向小依,「不!你别再过来了!我受不住了┅┅」小依悲苦的哀求她公公,但黄老爹就像充耳不闻般,还是伸出他长满粗皮的老手,生涩的握住媳妇胸前两团柔软光滑的美乳。

「啊~~放手┅┅你怎麽能这样┅┅我是玉彬的妻子┅┅你的媳妇┅┅你怎麽┅┅能这样┅┅」小依痛苦的哭泣抗议,但是被三个男人又舔又摸的身体,却还是诚实的传来快感。

「对不起,我已经犯下大错┅┅再也回不了头┅┅失去玉彬这个好儿子┅┅你就当孝敬我┅┅负责让我快乐吧┅┅」黄老爹不敢看自己媳妇,只是垂着头颤抖说道,那二张玩弄乳房的手没丝毫停滞,反而愈来愈熟练。

「爸┅┅你怎麽能┅┅能说这种话┅┅」

小依不敢相信这是从玉彬的父亲口中所说出来的话,虽然她柔嫩乳房上的奶头已被公公的手指逗弄到兴奋站立起来,红红的让人想一口含住,但心中的屈辱和愤恨却无法藉由肉体的快感来麻痹。

「噢!」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低吼,原来这场乱戏才开始没多久,现场就不时有人受不了,偷躲在角落伸长脖子边看边自慰,shè精时还忘情的发出声音。

黄老爹一直专心揉着媳妇乳房,雪白软肉像面粉团似不断被挤弄变形。小依一双玉乳原本就保养的很美,最近几个月在沈总这些人不惜成本,用最贵的保痒霜定期爱抚下,更是形同少女般坚挺滑嫩,粉红色的奶尖骄傲翘起,唯一有别的是毕竟已哺育过小孩,因此乳房比少女丰润许多,充满质感和份量的手感让这些男人百玩不厌。

「不┅┅不行┅┅挤不出奶┅┅」黄老爹满头大汗的又捏又抓,完全没顾虑小依辛苦悲愤的呻吟。

「啊~~不要┅┅你们这些┅┅禽兽┅┅」小依又一声哀呼,原来文彬趁她被挑逗到浑身趐软时,成功进犯到两腿间最羞耻的部位,舌尖隔着蕾丝网正在揉舔敏感的湿缝。

她流着泪、软绵绵瘫倒在身後的志彬怀里,黄老爹也像痴呆了似的紧握她双乳不放,手指还用力揉捻充血的奶头,可怜的小依、身体只剩下挺动和抽搐能回应外来的污辱。

『我┅┅和玉彬┅┅到底作错什麽┅┅怎麽会这样┅┅』小依除了认命的随一波波快感袭击而扭颤,就只能悲哀的想着。

文彬的唾液已将她裤底完全弄湿,他调皮的舌头忽然用力刺向阴核部位!

「噢!」舒服而强烈的昏眩卷入脑海,小依不禁扬起脖子发出快乐哀啼,一股酸酸痒痒的热流正很快从体内往外流,羞耻的回应外来刺激。她还来不及叫第二声,双唇就让人用嘴给封住,一条肥黏充满酒味的舌头随即钻入口腔,原来是志彬趁机卑鄙的吻住她。

「还是不行!已经挤了那麽久,还是挤不出奶来,可能她需要更利害的刺激吧!」志彬吻足了瘾,才抬起头来说道。

这时黄老爹和文彬仍旧很努力在揉弄小依乳房和舔她下体,小依辛苦的揪紧眉头、张着嘴激烈呻喘,她依靠在大伯身上、小叔把她的腿如青蛙般推高、公公则像在为牛取奶般压挤她乳房。

「把她内裤也脱掉吧!我们也脱掉衣服,这样赤裸裸抱她,她应该会更兴奋才是!」志彬提议道。

「你们┅┅真是无耻┅┅」还在被公公及小叔舔弄的小依,只能悲惨挺动、激烈的喘着气抗议。

「这┅┅不好意思吧┅┅这麽多人┅┅」黄老爹和文彬听到志彬的话,面有窘色的停下了动作。

小依终於有一点空档能休息,只不过毒药般的快感一停,更让她清醒想起被丈夫的父亲和兄弟如此对待,马上又忍不住埋首在被褥中伤心啜泣。

「怕什麽?他们都敢上桌掏老二出来打手枪了!我们为什麽不敢脱?」志彬瞪着眼大声说道。

「脱啦!我们不会在意的!」

「是啊!陪你们一起脱也可以!不过这骚货要分我上!」

┅┅

那些围观的宾客马上起哄、鼓励在床上的黄家父子三人脱光衣服尽情蹂躏小依,小依听在耳里,更觉得自己连妓女都不如。

在众人催嚷中,志彬率先脱掉了和服,现场马上响起轰然惊叫!

「怎麽穿那样┅┅好变态啊!」

「好?心!」

在场一些女性掩着脸不好意思看,不过男性却很兴奋的嚷着∶

「酷呆了!那是她的内裤吧?大伯穿起来还真淫秽,连老二都包不住呢!哈哈哈┅┅」

「我喜欢!其他两个也快脱吧!该不会也穿这样吧!」

┅┅

小依原本埋在被中哭泣,听他们的谈论的内容愈听愈奇怪,忍不住抬起泪蒙蒙的脸偷看,竟发现眼前大伯两条毛茸茸的大腿尽头,居然穿着和她一样的女性蕾丝小三角裤。

由於这款内裤是为苗条女性设计的细窄款式,因此穿在志彬粗胖的下体就像快绷断的T字裤,根本盖不住早已勃起的大肉棍,大半截yīn茎和整粒**愤怒的露在外面,被裤头松紧带压住而紧贴肚皮,丑陋的肉囊夹着杂乱卷毛从两边裤裆挤出来,要说有多?心就有多?心!

「啊!」小依再也压抑不住恐惧和厌恶,她尖叫着想跳下床,志彬却早她一步压在她身上。

「放开我!呜~~你们这些变态┅┅」她悲恨欲绝的哭喊,但却没有继续挣扎或抵抗,可能也知道自己无法跑掉吧!

让黄老爹父子三人在和服下只穿女性小内裤,也全是沈总的坏主意,这些内裤都是JACK从小依家中搜来的,那是玉彬有一次情人节送给她的礼物,一共有粉红、粉黄、纯白和黑色四条。不知怎麽回事,一向保守的玉彬竟会一口气送她这麽性感的小裤裤,害她芳心欢喜不已,一直将它们当成宝贝般收着,每次穿过後都会温柔的用手搓洗,因为只有心爱的丈夫才看得到它们穿在自己身上的迷人春光。

而如今这四件心爱的小内裤已全穿在她,还有她的公公、大伯及小叔下体,身上那条被小叔的唾液所污泄、紧贴重要部位的裤底早就湿黏一片,而另外三件也包裹着别的男人生殖器,再也没有一件是乾净、纯洁、能穿给玉彬看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