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少妇的哀羞 > 全文阅读

正文 (七十一)

(七十一)

三个男人赤条条的身体聚在一起、露出丑陋的雄性器官,景象已够让人觉的心,三人下体那件不成比例、被硬扯上腰而变型的蕾丝内裤,更让这一切显得变态而败德。

在旁围观的女性脸早都红了,许多还别过头不好意思看,但可怜的小依却得光着身子和这三只雄兽在床上表演,只为了一个莫须有的荡妇罪名!更悲惨的是这三个不要脸穿她内裤的男人,还分别是她的公公、大伯和小叔。

「呜~~放我走!我受不了了┅┅求求你们┅┅别再碰我┅┅」

小依被她大伯从身後架住双臂,文彬正企图拉下她纤腰上的内裤,但遭到她两条玉腿一阵乱踢而狼狈滚下了床,不过黄老爹却伺机扑了上去,大手再度紧握住媳妇两团嫩乳。

「啊~~」小依被捏得浑身一阵趐软,这时从床下爬上来的文彬,索性暴力的拉住她下身那条半湿的三角小裤、用力一扯!

「嘶!」布帛破裂的声音划破了空气!

小依来不及尖叫或抵抗,遮掩重要部位的最後防线,已经变成小叔手中的一条破布。

「不!放开我┅┅呜~~」

三个被兽欲充昏头的男兽,终於顺利扒光了自己儿子和兄弟的妻子,小依除了哭泣、夹紧修长玉腿想作最後无谓的挣扎外,其他根本无法可施。

这一切就如沈总的计划,小依被她夫家的男人按在床上准备奸淫,但她一直哭而没有被迫产生快感的表现,却不是朱委员和沈总他们想看的结果。

「干!这不要脸的母狗还装贞节!难道想博取大家同情吗?」沈总不耐烦的皱起眉头骂道。在这种情况下,是他使出最卑鄙招术逼小依就范的时候了。

「美华!去把那小女娃抱来!」他转身吩咐。

不久,美华抱着一个一岁左右的漂亮小女娃走进来,她的出现在人群间引起一阵讨论。

「好可爱的小妹妹,是谁的女儿啊?把她带来这里干嘛?」

「长的有像┅┅」

一名宾客看了看小婴儿,又把视线回到在床上被非礼的小依,狐疑的说道∶「不会是她的吧?」

「喂!你闹够了吗!」沈总从美华手中接过小女娃,抱到床前朝仍不肯合作的小依喊道。

床上四条精赤的肉虫闻声停下动作,喘着气望向沈总,小依眼眶里盈满了泪水、发丝凌乱的散落在脸蛋上,模样说不出的凄楚动人。她双腿已经用尽最後一分力气,文彬刚刚成功的将它们推分开来,微微张启的湿润花瓣在小叔眼前羞耻的缩合。

当他们四人同时看到沈总怀里的小女娃时,都不禁深深愣住。小依的脸色更是由震惊,慢慢转变为恐惧、羞愤、惊慌,还多了一分母性对小孩安危的关怀,不用等他们开口,在场的宾客也猜得出那小女娃和小依的关系。

「你┅┅想做什麽?┅┅这和我的女儿没关系┅┅你到底想怎样!求求你把她抱走!」

陷入无止境害怕的小依,激动地睁大眼眸乞望着沈总。

「妈┅┅妈┅┅」不知自己妈妈正被人欺辱的小女娃,看到小依就亲热的牙牙叫唤,还伸出可爱双手想要小依抱她。

「看!你妈妈光着屁屁和nǎi子,正和你爷爷、志彬伯父、还有文彬叔叔亲热呢!」沈总邪恶的在小女娃耳边说道。

「妈┅┅妈┅┅屁屁┅┅亲亲┅┅」正当学说话年龄的小恬,生涩的学着沈总告诉她的内容,重覆念着。

「求求你把她抱回去!┅┅要我怎样都可以!┅┅真的!我一定听你话!」

让女儿看到这淫乱的一幕,小依只觉得身体的一切都要被恐惧给掏空,连泪水都冻结了!心里唯一的想的是只要他们把女儿抱离开这里,别让她看到母亲羞耻的一切,接下来要她怎麽做都愿意!

现场宾客有些也觉得沈总这次做得有些过份,但他们刚刚在休息时又喝不少饭店提供的红酒和饮料,这些加了微量兴奋剂的酒水,让他们此时浑身燥热、性欲高张,因此虽然隐隐觉的良心过意不去,但愈多罪恶感、就让他们愈舍不得打断这场好戏。再加上沈总已经成功塑造出小依是荡妇的形象,因此再怎麽过份的手段,都只是为了替玉彬出气,他们可以这样为自己的淫欲找藉口。

「光说说有用吗?你想装圣女来否认你不守妇道的罪行,所以我才要你女儿来!想我把她抱走可以,但是你应该知道怎麽做?做得好我就不让她继续看!」沈总恶毒的说道。

「我┅┅我已经知道该怎麽做了┅┅请你一定要遵守诺言┅┅」小依虽然充满羞辱和悲苦,却也只能这样乞求沈总,然後凄然的转回头面向小叔。

「文┅┅小叔,请你┅┅舔我那里┅┅人家那里┅┅好想要┅┅请用你┅┅温柔的唇┅┅还有┅┅还有舌头┅┅疼爱我那里。」她强忍着屈耻,几乎每吐一个字就掉一颗泪珠的向文彬乞讨疼爱。

「你是死了丈夫在哭吗?如果那麽勉强不如不要求人家!什麽是『那里』?你不说清楚,有谁知道?」沈总对她这样近乎母狗的表现还不满意,仍旧苦苦相逼。

「对不起┅┅」她拭去泪水,坚强的望着小叔,尽自己所能挤出娇柔声音∶「小叔┅┅人家的小┅┅xiāo穴┅┅好想你来舔┅┅它已经┅┅已经很湿了┅┅你看┅┅」

说完,竟还真用细长的玉指轻轻拉开两边唇肉,果然红润的裂缝里早已水汪汪,还有一滴晶莹的aì液从裂缝下端缓缓流下来,经过缩动的菊蕊。

「小依┅┅喔┅┅」

此情此景的诱惑,文彬怎忍得住,脸上神色因过度激动和亢奋而显得复杂,他吞着口水趴进小依张开的两腿间,双手颤抖的扶住她腿弯,街着粗暴的往上一推,小依被他突如其来的剧烈动作弄得低哼了一声。

「是不是要我这样舔你?」

文彬眼中燃烧着变态欲火,二嫂的腿被他弄得像婴儿换尿布般张着,光秃秃的下体一览无遗展示在他面前,她身体的一切此时此刻全属於他。

「是┅┅请快一点┅┅我忍不住了┅┅疼我┅┅求求你┅┅」

她整个人依靠在大伯的身上,内心即使痛不欲生,却仍得装出饥渴想要的样子,只希望自己的配合,能让沈总赶快将女儿抱离开这里,虽然恬儿还不懂事,但小依怎麽也不希望让她继续看母亲被奸淫的样子。

「是这样吗?」

文彬喷着热气的嘴凑近两腿间,一阵湿暖麻痒的舔舐感缓缓从肉缝下端扫上来。

「啊~~是┅┅是这样┅┅」小依皱着眉张嘴哼喊,两条胳臂忍不住上伸,手指紧掐在身後扶着她的大伯的膀子。

「这样┅┅可┅┅可以┅┅吗?噢┅┅可以┅┅让恬儿┅┅离开了吗┅┅」

她辛苦而淫荡的在两个男人肉体间扭动呻喘,还不忘哀求的看着沈总,请他将女儿抱离现场。

「哼!你只喜欢小叔而已吗?大伯和公公怎麽办?」沈总刻薄的说道。

「是┅┅大伯┅┅抱紧我┅┅亲我┅┅」

小依仰起羞怜动人的脸蛋,两片嫩唇微微张启,湿汪汪的美眸乞望着志彬。

「小┅┅依┅┅我来了┅┅」

志彬也像作梦般颤抖呻吟着,低下头,用力吸住弟媳妇柔软而充满诱惑的唇瓣。和刚刚强吻她时是完全不同的感觉,小依这次主动将香甜甜的嫩舌送到大伯口中搅动,一边发出「嗯嗯嗯」的激情声音。

然而光有大伯和小叔,仍是无法满足这些人的兽欲,上下两个嘴都被吸住的小依,悲惨地挺扭着身躯,一手还努力地伸向黄老爹,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乳房上。

黄老爹艰难的抬起头看了被沈总抱着的孙女一眼,内心似乎在天人交战,考虑是不是要在孙女面前对她母亲犯下这种兽行。但良心维持不到一秒的时间就被兽欲吞噬了,他如狼似虎的扑上媳妇香软胸脯,这次不再只是用手揉挤,而是整张热嘴吸住娇嫩乳尖疯狂吮咬。

「呜┅┅嗯┅┅嗯┅┅唔┅┅」小依被身体各处羞耻部位传来的强烈快感、袭击得浑身乱扭乱颤,模样说不出的娇怜淫荡。

现场围观的那些宾客早就看得张大嘴巴连口水都咽不下去,原本讨论的声音也都没了,只有如野兽呼吸的浓重鼻息「看,你漂亮的妈妈怎麽跟爷爷玩得这麽快乐呢?爷爷在吸她的ㄋㄟㄋㄟ呢!你以前吸的美丽ㄋㄟㄋㄟ,现在被爷爷含在嘴里喔!快说爷爷坏坏!妈妈羞羞脸!」

沈总不但没因小依的合作而让她女儿离开,反而更过份的教她一些羞辱小依的话。

「妈妈┅┅羞羞┅┅爷┅┅坏┅┅」恬儿年纪小,看到黄老爹真的咬着他*的rǔ头,不禁有东西被抢走的感觉,一脸委屈的照着沈总交她的话念着。

「呜~~」脑海一片混乱的小依,隐约听到沈总和恬儿的对话,强烈的羞耻让她想挣扎爬起,但却已发现自己再度落入陷阱,难以承受的快感令她愈来愈不能抵抗、也可能是不想抵抗吧!身体只会堕落的随着三张热嘴和舌片的搅弄而作出反射性挺动。

『你答应我要把她抱走┅┅你们骗我┅┅为什麽要这样┅┅恬儿┅┅我的宝贝┅┅妈妈不是你看到的这样┅┅妈妈是被迫的┅┅』

小依在心中悲苦呐喊,但体内横充直撞的热流却使脑袋渐渐浑沌,羞耻心也被麻痹了。

「啊!」就在她快完全无法思考时,猛然觉得身体一轻,整个人已被凌空抬起来,原来志彬和文彬兽欲更张,将她横条条的扛了站起来。

小依後颈搁在志彬肩膀,脸自然往後仰、一头秀发飞瀑般垂落在他背上,两条大腿则被文彬扛上肩,他整张脸依旧埋在湿糊糊的耻处,「唏哩呼噜」的舔吃那道美味肉缝。

「你妈妈和你的志彬伯父、文彬叔叔又有新玩法了┅┅」沈总变态的向恬儿解说,也不管她听不听得懂。

「啊~~放开我┅┅我不要┅┅我女儿在这里┅┅噢┅┅」

小依玉体被横抬在半空中挺扭,这样的姿态使她原本就诱人的胴体线条更加性感,修长腰身和美丽胸线尽展无遗。志彬藉着姿势之便,双手就像揉面团般抓挤着她两团乳房,小依虽然悲求他们住手,其实身体的反应全不是那麽一回事,两条大腿紧紧将小叔的头胪夹着,性感的屁股随小叔吸搅耻缝而迎合挺动,柳腹也努力抬高,让大伯能更激烈玩弄乳尖。

『噢┅┅我的乳房┅┅胀起来了┅┅不┅┅只是错觉吧┅┅我不想再泌奶了┅┅可是┅┅乳室好充实┅┅好想发泄┅┅』

经过长时间的生理刺激、现在在大伯宽厚手掌蹂躏下的乳房,竟然又产生奶胀的感觉,她努力想忽视这种羞耻的生理反应。

沈总这时正无耻的在她面前拐骗她女儿∶「恬儿乖,以後长大如果像妈妈一样漂亮,要不要像妈妈一样,脱光光在床上让叔叔疼呢?」

恬儿似懂非懂的摇了一下头。她有和小依一样美丽的大眼睛和弯睫毛、精致的鼻子和小嘴,一看就是天生的美人胚,引得沈总对她长大後的姿色产生觊觎。

「不┅┅不要┅┅」小依悲苦的摇头扭动,不过没人知道她是在叫大伯小叔停止,还是要沈总别再和她女儿乱说话。

这种反应看在沈总眼里、意淫的欲望却更不可收拾。

「为什麽不要?你看妈妈被弄得那麽快乐、一直舒服的叫着,你长大後叔叔也给你舒服好吗?叔叔会像志彬伯父和文彬叔叔疼妈妈一样疼你,让你快乐好不好?」沈总邪恶的问那无知的小女娃。

好┅┅」不懂事的恬儿天真的轻应一声。低着头不好意思的模样,让人简直看呆了,她那羞怯可人的模样,不就是小号的小依吗?

可怜的妈妈虽然听到女儿被沈总这禽兽意淫取乐,却已没有多馀的心智再为她反抗,此刻她正像条不断被电流通过的白鱼、汗淋淋的胴体激烈挺颤,垂在小叔背後的两截修长小腿像想夹住什麽东西似、用力到连脚趾都握起来,双臂也忘情的勾住大伯颈项。

「看来还要用些工具来糟塌她,否则刺激不出奶来!」

志彬和文彬扛着一直扭动的小依蹂躏了好一阵子,两人也已气喘如牛、汗如雨下了,他们把呻吟不停的小依扔在床上,她美丽的玉体流遍汗水,伏上被褥上抽搐激喘。其实只要志彬再持续刺激她乳房,没多久可能就会喷出奶汁,他并没注意小依的乳房早就如产妇般饱胀起来。

「用这个!还有这些吧!把她扶起来!」

不过挤不挤的出来不影响他们的兴致,重要的是奸淫的过程。志彬兴奋的取来那卷细红线、润滑油,还有那堆十几颗的电动跳蚤,并要文彬和黄老爹架起软绵绵的小依。

在父子三人协力下,没多久,小依上身已被细红线巧妙的缠绕,志彬自从上次废工厂回来後,就刻意去找一些SM的资料研究,他期待有朝一日能再度淫虐动人的弟妹,果然今天就派上了用场。

红色细线深深陷进小依雪白滑肌中,将两只玉乳根部紧紧缠绑,绷满的奶肉向前凸出。

奶头也充血勃起,小小的奶孔在粉红奶头上微张着,似乎随时有乳水会泌出来。红线还绕到她背後将双腕捆绑、欣细的腿踝也用红线分别系住,另一头拉到床的两边柱脚固定。

疲惫的小依厥着屁股跪伏在床上、支撑上半身只有下巴和双肩,志彬正将一颗颗的电动跳蚤浸入润滑油中再提起来。

文彬则像暖身似的,用手指拉开她美丽的菊花洞。

「哼~~」小依昏沉中羞耻而略带兴奋地发出呻吟,敏感的括约肌受到了刺激,皱褶企图往内缩。

「先塞肛门还是yīn道?」文彬抬起脸问他大哥。

「一起来吧!肛门塞五颗,其他都填到yīn道里。」志彬兴奋的说道。

「不┅┅不会吧?你们想弄死她吗?那些跳蚤少说也有十五、六颗,你们要将它们全塞进那两个小ròu洞?真狠啊!」

宾客们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惊叫,但同时又充满期待的吞下口水,滋润因亢奋而乾渴的喉咙。

「没事的!我这弟妹两个穴都欠人塞东西,所以才会不守妇道!我只是教训她而已!」志彬无耻的说完,真得拿起一颗浸得湿淋淋的跳蚤,对准小依微张的肛门塞进去。

「啊~~」小依弓起玉背哀吟一声。被润滑过的椭圆异物溜进肛肠,并没有造成太多疼痛,只是觉得有种想排便的充塞感哽在直肠口。

但接下来第二颗、第三颗,小依逐渐感受到强烈的痛苦,她剧烈颤抖的香肩和呻吟,让人觉得有些不忍、却又有种彻底折磨她的快感。

「噢!你们做┅┅做什麽!不行了┅┅会很痛!快停止┅┅啊!┅┅」

她终於清醒过来,知道大伯和小叔正将一颗颗电动跳蚤塞进下面两个ròu洞,快爆烈的充实感和疼痛令她惨呼求饶。不过她那狠心的公公、大伯和小叔,还是将所有跳蚤一颗都不留的塞进她体内。

可怜小依就在丈夫、亲友还有女儿面前翻着白眼直悲呜,肛门周围被润滑液弄的油腻腻的,数十条连接电动跳蚤开关器的电线自她肛洞、还有耻缝中延伸出来,景象淫乱不已,看得简直让人目瞪口呆,要是这些电动跳蚤全部同时启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