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少妇的哀羞 > 全文阅读

正文 (六十六)

(六十六)

「玉彬和小依真够浪漫,结婚三年还办幸福见证,邀请当初出席婚礼的人参加,听说小依还特地穿婚纱呢!」一对夫妻在自家车上等绿灯,丈夫趁空档拿起粉红色邀请函,确认要到达的宴会地点,顺口向旁座的妻子说道。

「是啊!我不求多,你要是有人家老公一半的浪漫和体贴,我也就心满意足了。」他妻子正仔细的补妆,却不放弃任何可以让他丈夫感到愧疚的机会。

「绿灯了!我们要快一点,不然会来不及了。」那丈夫知道辩解一定没好下场,赶紧转移话题,语毕心虚的偷瞄他的黄脸婆一眼,还好她专心一致补她脸上的缺陷,没就这个话题继续缠打,男人松了口气,不过心里仍不住暗念道∶『你要是有人家老婆三分之一漂亮、别说三年!我年年办见证会也没问题┅┅』

海※岸※线※ 文※学※ 网

饭店宴会厅门口摆着玉彬和小依甜蜜的婚纱照,新郎虽然瘦,穿着白色西装仍显斯文俊逸,新娘不用说当然是秀丽动人,满足幸福的羞甜神态,令每个走过相片前的男士都忍不住对拥着她的玉彬心生妒羡。这是三年前拍的婚纱照,那时玉彬虽然瘦,身体却没现在这般孱弱,玉彬的大学同学中,有二个思想比较邪恶的家伙,正站在角落望着那幅照片,吞吐着香菸谈论着。

「娶这种尤物,难怪玉彬身体愈来愈不行┅┅」

「是啊,才三年就一副快买单的模样,不知道还能撑多久,万一他玩完了,我还真想替他照顾他那水某呢!嘿嘿┅┅」

「你想得美!排队也轮不到你┅┅话说回来,还是值得努力看看,要是能上到这种美女,早死十年也没什麽遗憾┅┅」

┅┅

就在那两个男人仍作着白日梦,宴会厅的麦克风已经响起,外面宾客纷纷移动脚步进入厅内。

海※岸※线※ 文※学※ 网

「┅┅感谢大家今天特地拨冗、来参加黄玉彬先生、林天依小姐结婚三年的幸福见证,我是今晚的主持人,在此先自我介绍┅┅」在台上滔滔不绝主持的不是别人,竟然是小依以前的同事、也是欺凌她最过份的男人--JACK。

天晓得这是哪门子的『婚姻见证』,其实只是残酷摧毁小依和玉彬婚姻及生活的一项恶毒阴谋,为得是让变态的朱委员、何董等人获得更刺激的虐待快感罢了。被当成祭品的玉彬虽然知道他们不会作出什麽好事,但也想不出他们能在大庭广众下搞什麽花样?因此当沈总向他提出要为他们夫妻办这见证会时,玉彬虽然极不愿意和他们有牵扯,最终却还是硬着头皮答应(因为不接受也不行,他曾答应过用他和小依二年的自由来偿债)。

沈总只告诉他,办这宴会的目的是大家想看小依穿婚纱当新娘子时的模样,玉彬对这种荒唐理由自是疑多於信,但要办他们的婚姻见证,总比小依单独在这些禽兽面前穿婚纱被调戏好得多了。

「小依呢?你们把她带去哪里?」穿着西装、身份是男主角的玉彬站起来想找妻子。

「别急,先坐下,等一下主持人会宣布请她出来,会有女伴陪她的。」一旁的沈总压下他肩头、半强迫他坐下,玉彬只好伸长脖子、神色不安的望着大厅入口,希望早点看到心爱的女人进来。

和玉彬同桌的,还有玉彬的父亲和兄弟,也就是小依的公公黄老爹、大伯志彬,以及小叔文彬,他们都是被强迫请来的,玉彬一直表现得和他们形同陌路,偶而眼神接触也是充满了鄙恨,因为这些家人都对小依作过无耻而不可原谅的暴行,黄老爹和他另二个儿子早就没脸面对玉彬,要不是被沈总胁迫,他们也没胆子出现在这里。

另外主桌还有五、六个空位,沈总说是要留给朱委员和何董一干政商名流,不过他们也都还没出现,宴会厅席开近三十桌,都是黄家的亲戚朋友、以及玉彬和小依的同事及同学。

眼看JACK已经在台上自导自演的主持一大段,菜也已经上了二道,现在前面正播放着小依和玉彬三年来的生活照,还有他们小Baby的照片,就是没看到女主角小依出现。不过满场的宾客倒没什麽在意,他们似乎都被今晚宴席所准备的菜肴和红酒所吸引。

「今天的红酒真好喝┅┅」

「是啊!这到底是什麽年份的,连我不太喝酒的都一杯接一杯停不下来,好像会上瘾似┅┅」

「菜也很好,好吃得让人都快飞起来,宴席的菜也能作到这样吗?┅┅」

「说不出那种感觉,今天我觉得特别快乐呢┅┅」

┅┅

宾客们酒酣耳熟的相互交谈,嘈杂的声音渐渐掩盖过主持人的介绍。

然而谁也想不到,这时候在饭店顶楼的总统套房里,穿着婚纱的小依正跪爬在豪华大床上,两个秃头肥肚的精赤男人,为她进行着为时近个把钟头的『性教育』。可怜的她似乎已经放弃了抵抗,认命扭着雪白屁股配合後方男人的活塞运动,同时两条胳臂紧抱住前方男人的大腿,小嘴「啾啾吧吧」的为他吹含ròu棒,纯白的婚纱裙被掀上背部,纤细的腰脊以下全是赤裸的,连丝袜都没穿,可能已经快高潮了,平贴在床面的脚掌不时绷紧,两片臀肉不断在用力。

「噢!┅┅要丢了吗?┅┅再忍一下┅┅不要先丢!┅┅等等我┅┅我们一起高潮!┅┅喔┅┅」何董扶着小依柳腰、卖力挺送屁股,喘呼呼的要女方等他一起丢精。

「嗯!┅┅呜!┅┅」小依痛苦的揪着眉、喉际发出特别激烈的呻吟,不知道是否代表她听到何董的话,她嘴里还塞满王董的yáng具,跟本无法回答。

「哦!~~」终於何董一圈肥油的下腹紧抵住小依屁股,两张巨掌简直快将她的细腰捏断,大量滚热的jīng液一发不可收拾,源源注入她抽搐的子宫。

「呜~~」小依还来不及为灌进体内的热精哀号,王董的烫?又在她口中爆发,大量的浓浆瞬间充满狭窄的口腔,她只能努力吞下丈夫以外的男人jīng液,经过这几个月的调教,她已经很自然能吃进男人腥臭的jīng液,不像刚开始光闻就要反胃。

高潮过後,小依被那两只赤裸裸的野兽拥在床上喘息,何董和王董仍温存复习着刚才的激畅,一直舍不得放开她。

「大家都和她好过一次了吧?该下去了!」坐在床边沙发观战的朱委员捻熄雪茄站了起来。原来帮小依『性教育』的还有朱委员、裘董,以及另两名民意代表,这六个男人在大床上轮番强奸了她,何董和王董已经是最後一轮,这时小依体内足足装满了五个大男人的新鲜jīng液。

「呼┅┅真舒服┅┅」何董和王董边赞叹边爬下床着装,小依仍伏在床上无力动弹。

「喂!快起来!要下去找你那位戴绿帽的丈夫了!」在一旁服侍他们作爱的美华和玉菁不甘愿的推着小依催促道。

「我┅┅可不可以先洗澡┅┅」小依虚弱的撑起身子乞求。

「妈的!和我们搞过就要洗澡!你是嫌我们脏是吗?!」朱委员寒着脸喝问道。

「不┅┅不是┅┅只是人家那里┅┅全都是┅┅」小依噙着泪委屈的解释。

「都是什麽?我们大家的jīng液吗?」何董明知还故意问道。

「嗯┅┅」小依强忍羞恨、低头轻应一声,她实在恨死这些无耻的男人,王董是自己以前公司的董事长,何董还是玉彬公司的老板,他们竟然可以堂而皇之的奸辱部属和部属的妻子!

「你听好!这些jīng液一滴都不准你浪费掉,要想办法夹紧在sāo穴中不准流出来!知道吗?」朱委员粗鲁的抓住她凌乱秀发威胁道。

「怎麽可以!┅┅这样┅┅这样我根本不能走路!」小依掉着泪、半抗议的回应朱委员的无理要求。

「再罗嗦我就让你只穿内衣下楼!」朱委员不耐烦喝道!

「委员,我看还是把她脱光好了,让她丈夫家更多亲戚朋友欣赏她的身材,才会不虚此行啊!」可恨的美华竟在一旁加油添醋。

「也好!你们帮她脱吧!」朱委员还接受了美华的馊主意,这让美华兴奋不已,马上和玉菁跳上床将小依压住,准备扒掉她身上的婚纱!

「啊!不要!┅┅我会夹住各位的jīng液!一定不让它流出来┅┅求求你们别脱我衣服┅┅求求你们┅┅」小依惊慌无助的蜷紧身子护住胸口,哭着哀求这一夥禽兽男女。

「算了吧!饶她这一次!快点帮她整理打扮,我们先下去了!」朱委员及时制止了美华和玉菁这二个恶女的暴行,他也只想吓唬小依而已,毕竟一下子就让她脱光衣服见人,并不在他原本计划中。

臭婊子!算你好运!不过等一下就没那麽便宜了!」美华恨恨的放开恐惧哭泣的小依,朱委员等四人先行离开了总统套房,前往楼下的宴会厅。

海※岸※线※ 文※学※ 网

「各位亲友,我们今天要祝福的另一位,也就是美丽大方的女主人已经到达现场了,请大家用最热烈的掌声来迎接她┅┅」JACK提高音量宣布,原本喧嚣的大厅静了下来,众人纷纷将目光转移到大厅入口。

小依在美华和玉菁拥促下正慢慢走进来,她穿的婚纱并非裙摆曳地的那种传统款式,而是百合花型长窄裙,旁边开岔开得很高,雪白修直的玉腿若隐若现,坐在走道旁的男宾客眼珠都快看直了。

「哗!好美啊┅┅」

「玉彬真有福气,娶到这种漂亮老婆┅┅」

「真漂亮!」

「结婚三年一点都没变,反而还更美呢┅┅」

┅┅

厅内宾客响起由衷赞叹和热烈掌声,然而这些赞美听在小依耳里却只凭添悲苦!

不知是小依人太美、还是酒太醉人,这时宴会厅的男宾们都觉得陶陶然、有种无法控制亢奋情绪的感觉。

「嗨!漂亮的新娘子!先过来敬酒嘛!」

「是啊!跟我们喝一杯啊!」

┅┅

小依还来不及走到座位,煜彬的同事和同学就已纷纷鼓闹起来,要她过去敬酒,虽然他们只是藉酒意起哄玩闹,但看在玉彬眼里却很不是滋味,他就是不能容忍美丽的妻子被别的男人注意,就算是自己朋友的玩笑,也一样会令他醋海翻腾,沉不住气又将座位往後挪想站起来。

「你想干什麽?坐好!」在旁边监视的沈总抢先一步按住他肩膀沉声问道。

「我去接小依!」玉彬口气燥怒的顶回去。

「不用你!你没看到有人陪她吗?担心什麽?你那些朋友同事不会在这里强奸你美丽的老婆吧?」沈总刻薄的说道。

「你!」玉彬哪忍得下这种污辱小依的话,当场几乎就要和沈总翻脸,但沈总连给他作小依丈夫的最低尊严都剥夺了,残忍的威胁道∶「给我安份点!你想让在这里的所有人看小依演出的精彩SM影片吗?」

玉彬恨不得将眼前这禽兽生吞活剥,但被人抓住弱点,再怎麽愤怒不甘也只能硬生生忍下,在无处发泄之下,看到桌上那杯满满的红酒,就不假思索的抓过来一饮而尽。

「这才听话,多喝点酒吧,小依不会有事的,在这种公开场合有什麽好担心的呢┅┅」沈总软硬兼施的哄骗玉彬,还不时为他的酒杯斟满红酒,玉彬心情郁闷,几乎杯杯都是立刻见底,渐渐意识已有点麻痹,也暂时忘了去在意小依的处境。

「过去向你老公的同事和同学敬酒吧!」美华和玉菁半挟持小依往起哄的那几桌方向走去。

「可是┅┅我应该先到坐位,和玉彬一起过来才好吧?」小依面色为难的问道。她心中害怕极了和这些男人应酬,尤其是玉彬的朋友,万一被发现些什麽,不仅是自己没脸见人,更会让丈夫无法在朋友间立足,何况她还曾被何董、王经理、小陈这些玉彬的老板和同事玷污过,这让她对玉彬以外的任何男人都心怀恐惧,因此即便是数百人在场的公开场合,她仍会感到不安全。

「叫你先去敬酒就先去,你有资格发表意见吗?」美华低声在小依的耳边骂道,同时用手偷偷的在她纤腰上重拧一把。

「啊!」小依痛得差点走不稳,原本含夹在子宫内的男精,因为腰腹肌肉突来的松弛而无法锁住,缓缓的流进了yīn道!

「糟┅┅糟糕┅┅那个┅┅流出来了┅┅让我先去洗手间清理一下┅┅」小依惊慌失措的央求美华。

「想都别想!敢偷人还怕被发现!让你老公知道你的臭?里吃了多少男人精子,也让他朋友同事见识见识,像你这种用长相骗男人的婊子!一次可以跟五、六个男人在床上乱搞┅┅」美华和玉菁非但不让她去洗手间,还在她耳边低声说着恶毒不堪的话。

「你们别乱说┅┅那不是我自愿的┅┅」小依眼泪几乎忍不住要夺眶而出,但尽管她苦苦哀求,那两个女人还是硬将她架到玉彬同学的那一桌前。这时体内的男精已经溃决而出,延着腿壁一直往下流,由於足足有五个男人的量,因此稠烫的jīng液一路流进了小依脚踩的白色高跟鞋内,弄得窄紧的鞋子里滑漉漉的,纤足和脚趾都泡在黏热的浓精中,十分的不自在。

然而小依在意的还不是脚舒不舒服,而是怕被人发现,虽然裙子盖住了整条腿,但旁侧的高分*却带来很大危机。

「女主角站上桌子向我们敬酒才有诚意啦!」一位小依见都没见过的丈夫同学更进一步起哄道。

「不!不行┅┅我在这里敬各位就好了┅┅」小依慌乱的回答。

「唉啊!没诚意啦!真不够意思。」

「是啊!站上来大家才看得到啊!」

「一下子就好了,大方一点嘛!」

┅┅

这桌男宾似乎不肯轻易放过她,鼓噪程度愈来愈过份,其他桌的男客人看这边精彩,也都纷纷围过来,一下子把小依和最先起哄的那桌客人围得水泄不通。

其实今晚的宴会有一个极为恶毒卑劣的预谋,朱委员和沈总这夥恶魔让玉彬的亲戚、朋友、同事、同学全都齐聚一堂,说是要大家见证小依和玉彬婚後的幸福,暗地里却在所有的饮料菜肴中加了迷幻药,这种程度的剂量不会造成严重的神智失常,但却会随着气氛的上升而不自觉作出平常不可能会作的事。

「上去吧,来宾一直要求,不照作会很失礼的。」可恨的美华说得轻松,对小依却是最残忍的逼迫。

「我┅┅我怎麽能上去┅┅我不行┅┅」她快哭出来似的乞饶。

「为什麽不能上去?有什麽困难吗?」玉菁阴险的大声问道。

「我穿这样┅┅不方便┅┅」小依快招架不住的解释,她从两条大腿的内壁到高跟鞋里都已是黏兮兮一片,又没着内裤,穿着这种开高*的裙子爬上桌,不被这围观的数百只眼睛看光才怪!

「注意!女主角说她穿裙子不方便上桌,那我们就请现场看那位男士自愿,抱我们美丽的女主角上桌吧!」JACK不知何时也来到围观人群里面,拿麦克风大声喊道。

「我抱她!」

「不!我来!」

┅┅

现场玉彬的同学马上乱成一团,美华和玉菁已被拥簇过来的人群挤开,不知道有几条胳臂和手掌抢着搂把小依,可怜的小依即使吓的想往桌底钻,仍然被这群想藉开玩笑揩油的男人揽住腰往桌上抱!

「别这样!┅┅放开我┅┅」小依惊慌中挣扭,被往桌上送的混乱过程里,一条雪白美腿从裙*边完全露出来,看得这些男人更是心跳加速,原本只想起哄开玩笑的这些宾客,似乎渐渐模糊了应有的分寸,忘了来这里是参加他们以往同学的婚礼见证,也忘了被他们动手动脚的美丽女人是友人的妻子。

「别这样,让我下去┅┅」桌上的杯盘早都被拿开,小依穿这模样在高处,真是站也不是、蹲也不是,只能左遮右掩怕春光落入丈夫的同学眼底。

「别不好意思啦!坐在这里,向我们敬一杯酒就让你下桌!」刚刚在外面谈论小依的那二个玉彬的男同学,合力抬了张椅子上桌,要小依坐着向他们敬酒。小依知道如今若不照作、向这夥闹场的家伙敬酒交待,势必没有办法下得了桌,只好无奈的坐下去,接过他们递来的红酒杯,也没心多说应酬的话就张启玉唇饮尽杯中红酒。

「我敬完各位了,让我下来!」小依迫不及待的站起来想下桌。她害怕被发现没穿亵裤,二腿内侧还都是黏答答的jīng液、更夸张的是流入高跟鞋的已经满到从边缘溢出来。

其实并不是没人看到桌上那双包裹着优雅秀足的象牙白高跟鞋,每当脚跟提动一下、就会从鞋边缝隙涌出白浊的液体,只是他们大部份注意力都还集中在鞋子主人美丽煽惑的姿态,和逗弄她、让她慌张的乐趣中,因此就算发觉她鞋内有异状,也没特别去追究,毕竟他们怎麽也想不到,那些正被纤脚挤压出鞋外的液体,竟会是五、六个男人在她体内留下的秽液!

而小依以为情况再怎麽恶劣,只要这样敬完酒就会没事,然而悲惨的命运却饶不过她,只听另一伙玉彬的同学又在起哄。

「还不能下来!要敬三杯才够诚意啦!」他们闹着道。

「好!我再敬你们。」小依索性大方的答应,否则只会让自己脱离窘境的时间延更久。

「你喝!我们也要喝,还想用你的高跟鞋喝!」

「好耶!用刚从美女香脚上脱下的高跟鞋盛酒来喝,风味一定棒透了。」

┅┅

「不行!┅┅啊!别这样!」小依吓得把两脚缩到椅子下,但这些人却已经完全忘了礼节,五、六张手竟自作主张抓住小依两腿纤踝,硬将她一双玉足拉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