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少妇的哀羞 > 全文阅读

正文 (六十九)

(六十九)

小依的下场和JACK先前描述的相差无己,经过不知几次的强迫高潮,终於失去了再丢精的力气,虚弱身体只剩下快感的反射动作,随着章鱼吸盘未曾停止的压榨,雪白迷人的柳腹抽搐般起伏着,脸上神情依旧紧揪扭曲,人却已半昏迷过去。

「已经爽到死了吗?这女人还真是天生的母狗呢!很容易就高潮┅┅」

沈总说得轻松,但包括黄老爹和志彬文彬在内的所有在场宾客,早就被刚刚如梦境般淫乱暴虐的一幕给震撼到说不出话来,小依雪白诱人胴体在桌上悲烈挺动的凄美景象,仍深深烙印在他们脑海里。

她被自己丈夫家三代男人紧紧抓着,任由章鱼残忍的吸拔娇嫩ròu洞,原本就很美的身体线条,在痛苦却无法挣脱的折磨下,每一寸肌肉都用力到极限,还流满了性感的汗汁、在有限到可怜的范围内扭转哀啼,少妇肉体才有的成熟健美让人视线无法离开半秒,一直到她终於不支昏厥过去为止。

「你在干什麽!?不要脸的贱男人!」

会场因震憾所造成的宁静,最後被一名女性的怒叱所打破,原来是那对一开始就因丈夫觊觎小依美色,而不断和妻子发生口角的夫妻。众人把视线转过去,发现原来那丈夫的老二早从裤裆拉炼开口亢奋的站出来,他还一手握着它,想必是刚刚边看小依受折磨边打手枪,却因为太过於专注而忘了手的动作,一直到被他爱吃醋的老婆发现为止,还维持这样的动作。

「我┅┅」那丈夫尴尬的僵在那里。其实不止是他,有许多男人也在暗处边看边自慰,反正刚才都已上桌去表演过,也没什麽好怕人看的,只不过那名丈夫比较倒楣,他老婆爱吃醋,先前就不许他上桌去灌溉小依,这会儿连在下面打手枪都被她不顾面子的斥骂。

那对夫妻还在吵着,众人却已没心思再去管他们,因为沈总准备要取下那尾章鱼了。由於章鱼吸附的十分紧牢,要将它硬从小依光溜溜的下体上扒下来,恐怕有点棘手,於是沈总遣人拿来一壶沸水,小心的往章鱼头淋下一点,那冷血动物立刻像被咬到似的用力扭曲转动,掉是还没掉下来,却先听到已经半昏的小依传来一声辛苦哀啼,柔细腰身激烈往上挺,几乎快到让人担心会断的程度,十根秀洁脚趾头也严重抽筋的纠夹在一起。

「发生什麽事?」众人又兴奋的围上去观看。

原来这海洋畜牲被热水灼烫,竟更用力的吸住它到嘴的『猎物』,可怜小依硬生生又被吸丢了一次。

「可恶!看我把你烫熟!」沈总咬牙切齿,不停将热水往章鱼头淋下。在小依的抽搐呻吟中,那尾大章鱼终於不支脱落,一大泡热尿果然随章鱼嘴的松离,缓缓从那翻肿的血色ròu洞释放出来,尿液中夹着丰富的勾芡物,都是刚才小依被吸丢的卵水和残留子宫内的男精。

「你们看!她的下体┅┅好惨啊┅┅」一女宾掩着嘴叫道。

大家围过去看小依被章鱼吸过的下体,只见那道肉缝被吸到耻膜外翻,两片唇瓣充胀肥大,yīn道孔和尿洞惨如鱼嘴般开着,颜色更是殷红到快滴出血!连肛门都脱出了一小段。

「小依她┅┅被你们弄成这样!我怎麽跟我儿子交待┅┅」黄老爹总算清醒过来,他激动而声音抖颤的质问沈总。

「嘿!老爹!说话小心点!全是你们家的男人在动手,按着她的是你两个儿子和孙子,放章鱼的是你自己,少怪到我这边来!」沈总得意的反驳。黄老爹知道他说的一点都没错,只能懊悔自责不已的叹气掉泪。

「好啦!别这麽担心,对这种淫荡的媳妇有什麽好心软?你尽管为你儿子处罚她,不管她被搞成怎样,我都有办法让她恢复原状。」沈总拍了拍黄老爹肩头安抚道,毕竟若黄老爹就此不愿合作,那这场戏就会失色不少。

黄老爹看着他,布满血线的眼神充满不信任。

「你不信是吗?」沈总深沉的问道∶「好!我试给你看!JACK!」

JACK早已准备好,只见他手拿一瓶冷霜之类的罐子走来。

「这是美国生化科技的最新产物,用来收缩和保养女人yīn道,是最高级的圣品。你别小看这样一小罐,它的价值不下於一辆高级德国车,而且一般人想买还买不到,我把它用在你媳妇sāo穴上,够意思了吧?」

沈总向黄老爹解说那冷霜的来头时,JACK已经涂匀在掌心,缓缓在小依柔嫩的耻户和yīn道内外按磨。

「啊~~哼~~」只见昏沉中的小依随JACK手指技巧的揉弄和进出,美丽脸蛋变幻出舒服又略带忍耐的迷人神情,微张的小嘴也不时吐出荡人呻吟。

「看!真是太神奇了!」

「怎麽可能┅┅」

在众人的惊叹中,原本被摧残得如带血海棠的肉花,竟真的迅速滋润缩合起来,不消多久,那道男人渴望的裂缝已经回复到比先前更美丽的色泽和紧密度,水嫩嫩得宛若新鲜蛤肉般令人垂涎。

「怎样?我没骗你吧?」沈总得意的看着目瞪口呆的黄老爹问道。

「是┅┅虽然如此,还是请您就这样放过小依吧!她已经吃够多苦头了。」黄老爹又含着泪向沈总求情。

「你又扯到我这里来干嘛?是你要处罚媳妇!又不是我?何况作了也不能只作一半!不然怎麽对得起玉彬?还有被你媳妇欺骗感情的其他男人?大家说对不对?」沈总奸诈的转而向其他宾客问道。

「对!绝对还不能放过她。」

「这种女人要好好教训!」

「没错!为我们好朋友玉彬教训她!」

┅┅

现场那些恶客都想看小依被蹂躏的更精彩节目,当然都和沈总站同一边。

「看到了吧?大家都赞成教训她呢!你想到处罚她的办法了没?」沈总得到众人支持,更强势的逼问那可怜的老人。

「我没有┅┅我没办法像你们这般变态!根本想不出来!」黄老爹快崩溃的悲喊道。

「我┅┅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行不行得通?」一直抱着小依一条玉腿过瘾的大伯志彬突然开口,有点胆怯的提议。

「真的吗?哈哈!还是大伯有头脑,有什麽好办法糟蹋┅┅不!是教训!你这不知羞耻和妇道的弟媳妇?说来给大家听听?」沈总兴奋的问道。一想到是小依自己夫家男人想出的淫虐刑罚要用在小依美丽的肉体上,这些变态的恶魔就更加激动。

「我┅┅我在想┅┅」志彬紧张的有点大舌头。

「别紧张,慢慢说,喝口酒定定神。」沈总斟了满满一杯酒递给他,志彬颤抖的接过来一口饮尽,重重嘘了口气,刚刚狂跳的心总算有点沉定下来。

「我想┅┅在场很多人┅┅可能都想看我这位弟媳分泌奶汁的样子┅┅是不是这样?」志彬说完後连自己都觉得可耻和兴奋,头一直低着不敢抬起来。

「志彬!你!┅┅」黄老爹更是气得想骂这不争气的大儿子,但却又不知该如何出口,因为自己这当父亲的行为也没比儿子好到哪儿。

「大家想看吗?回答他啊!」沈总面带微笑的替志问了一次。

「想!」

「我好想!」

「快让我们看┅┅啊呜~~」

┅┅

现场那些沉溺在淫秽气氛里的宾客立即响起热烈回应,鬼叫和口哨声不绝於耳。

得到鼓励的志彬慢慢有了勇气和自信∶「大家都知道┅┅我这弟媳妇┅┅离生产已经过了有些时候,孩子也断人奶了,所以现在她美丽的nǎi子┅┅里,应该是没有奶汁分泌的┅┅」他不但说话比开始顺畅许多、连用词都愈来愈龌龊,连自己弟弟妻子的『美丽nǎi子』这种低级形容语都说得出口。

「是啊!所以你想怎办?一次说完好吗?别吞吞吐吐的,我心脏快爆了!」

男宾们都饥渴的想像小依即将被她自己夫家男人玩弄的刺激淫乱,偏偏志彬又说得慢吞吞,简直将他们的一颗心揪紧在半空中,变态的欲火快燎烧全身。

「虽然她现在没有奶汁,但是她不久前才有过┅┅我听说,淫荡的女人只要不断刺激她的敏感带┅┅同时不停为她按摩乳室挤奶,很有可能就会像乳牛一样┅┅nǎi子重新装满奶水,所以┅┅我想和爸爸、还有弟弟(文彬)三人一同为大家试试看,将小依的奶水重新挤出来给各位看,不知道这样的处罚可不可以?」

志彬一口气说完,自己已经兴奋到脸红气喘。他这才发现,现场陷入一片死寂,除了被放置在餐桌上、无意识开着双腿不知合拢的小依偶而还发出几声轻吟外,恐怕连根针掉在地上都会听得一清二楚,大家的眼神都充满狂乱的欲火,呼吸因亢奋而显的困难,就连黄老爹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