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少妇的哀羞 > 全文阅读

正文 (七十二)

(七十二)

「接下来只要将开关一个一个打开就行了┅┅嘿嘿┅┅看你这不守妇道的骚货要怎麽忍受十几颗电动跳蚤的威力┅┅」志彬兴奋得满脸涨红,为了掩饰自己对弟妹天理不容的兽行,还理直气壮的为她找了罪名。

「你无耻!竟然这样对自己亲弟弟的妻子┅┅你还是人吗?」

看大伯这种下流到极点的嘴脸,小依几乎要忘了自己赤身裸体在众人眼前被奸辱的难堪和痛苦,一味愤怒的挣扎想站起来,但旁边公公和小叔,立刻像抓猎物般更用力按住她,可怜的少妇为了保护贞操而努力扭动的雪白肉体,看在毫无同情的数百道目光中,反而成了亢奋诱人的开味菜。

「┅┅你门一定┅┅会有报应的┅┅」小依发觉自己的挣扎根本得不到这群发情野兽的怜悯,反而增添他们的乐趣,终於颓然的放弃了,只是泪珠还是停不住的滚下脸颊,哽咽着不知要向谁控诉!

「嘿嘿┅┅肯听话了吧?」

志彬乾笑几声,美丽的弟妻已不再抵抗,圆润性感的屁股就像是要送他的礼物。抬在面前任由他摆布!油腻腻的嫩肛和湿润耻缝间,吐露出十几条纠葛不清的电线,电线的另一端是开关控制器,林林总总的悬在两条匀直大腿间,这种淫糜景象是在场男宾们想都未曾想过的刺激,他们纷纷靠近来伸长脖子,将小依和黄老爹父子三人表演的大床围得密不通风的。

志彬的神情就像小孩选购玩具般的兴奋,从那堆垂在小依两腿间的控器中挑了一个,慢慢将开关往上推┅┅

「哼┅┅」虽然小依早有心理准备,知道接下来的淫虐会更难捱,但当跳蚤开始在子宫内高速振动时,她还是忍不住发出悲啼。

「看!我才开一个,yín水就已经渗出来了!小依你真不守妇道!怎麽对得起玉彬呢┅┅」志彬不但欺负着自己弟弟的妻子,还毫无道理的羞辱她,彷佛他作的一切都是为了帮玉彬教训小依。

「哼┅┅你住口┅┅唔┅┅玉彬┅┅玉彬┅┅没你这种┅┅大哥┅┅」

小依哀羞欲绝的甩头悲叫,那从身体最敏感深处所传来的激烈震麻,连千分之一秒都没停的刺激着她的性欲,忍不住的热液已经从里头往外流,那是令她难堪的yín水!

其实换作任何一个女人置身她的处境,都会有相同的生理反应,但像这样在众人面前活生生被大伯奸淫的可怜女人,恐怕全世界也找不到第二个吧!因此小依恨死自己不争气的身体产生快感。努力地想夹起两边大腿。

「你不是清白的女人吗?如果没有流yín水的话,为什麽怕大家看呢?」

可恶的志彬却不允许她这麽作,双手用力扒住她两边大腿壁,让正受折磨的菊肛及耻缝无法隐藏的暴露在空气中,湿润肉瓣间早已水汪汪,志彬用手指拉开它们,大方的让在场男宾欣赏他弟妻美丽受虐的yīn户,只见红彤彤的穴肉夹着电线,颜色彷佛已快滴出血似的怵目。

「不┅┅」小依苦闷而羞耻的哀吟着,却一点也无法阻止大伯对她的兽行!体内时甘时苦的强烈滋味,让她根本无法克制自己身体的反应,性感的雪白臀肉会不由自主用力,连带使得肛纹也很淫糜的在缩动。

在场近百名男宾看得连呼吸都困难起来,他们活到现在,恐怕都还没像现在这样,如此仔细的欣赏过女人肛门。一般正经的女人就算和丈夫或男朋友亲热,也不至於大胆到将肛门这种排泄器官暴露得如此彻底,因为那种地方比生育器官更让人脸红吧!但此时此刻襄在小依光滑股沟上的美丽菊肛、清楚到连摺纹都可数,紧密的小洞吐出电线,更重要的是肛门的主人如此美丽动人,这一切都让他们恍若置身淫梦般亢奋!

只是可怜了小依,她不是在场围观的任何一个男人的妻子,却必须将连一般女人都羞於给丈夫看的小ròu洞暴露给他们欣赏、接受残忍的蹂躏。

「把开关全都打开吧!你可以尽情的叫春,叫给全部的男人听┅┅」

「啊!饶了我吧┅┅我受不了┅┅啊┅┅会死┅┅呜┅┅我快┅┅死了┅┅啊┅┅」

志彬连续推开了几个跳蚤的开关,小依马上像被高压电通过全身似的惨叫起来,柔细的腰肢彷佛快断似的拼命扭动弓起,身体每寸肌肤都已绷紧到极限,却还无法抵挡体内强大的酸麻侵蚀,新鲜的水滴不停从血红肉缝中滴洒出来。

「嘿嘿┅┅才只开骚?里面的电动跳蚤,就让你浪成这样,要是连肛门里的一起振动不知道会怎样呢?」志彬淫笑着念道。这时在场的人早都看傻了。

「呜┅┅求求你┅┅不行┅┅我会死┅┅」小依努力转过头苦苦求饶、泪水爬满了她的脸蛋,从她凄朦涣散的眼眸中,看得到她已经用仅剩的一点意志力在支撑,这时只要再有一点点刺激,恐怕都会让她陷入疯乱甚至休克,更何况还要将塞满她肛肠里的电动跳蚤启动!

「会死?你在偷人时怎麽不会想玉彬的心会死呢?」志彬不要脸的逼问无辜的小依。

「我┅┅没有┅┅啊!┅┅」小依上气不接下气为自己辩驳着,这时她已无力再去抑制如山洪爆发般的性欲,任由淫汁如尿般从肉缝中渗出来。

「还说没有!」志彬亢奋的骂道,毫无预景的启动塞在小依肛门中的一颗跳蚤。

「呵┅┅」小依没有激烈的大叫,只是翻动眼白,全身抽搐地乱颤,优美的背脊和臀丘上全是汗粒。

「再来第二颗┅┅」志彬又推开另一个开关,这次小依才像清醒过来似的哀号出声,不过却已没人听懂她在喊些什麽。

「呃~~啊┅┅不┅┅不┅┅呃~~┅┅噢~~」她身不由己的狂叫了一阵子,两脚趾掌突然抽筋扭曲,玉背全力弓起,从喉间发出激烈的呻吟,yín水就像小解般溃堤而出,两膝所跪的床?迅速湿开成一片。

「不好!快停下来!」沈总见情况不对,赶紧示意JACK制止。

JACK冲上前将志彬推开,迅速将所有跳蚤的开关全关掉,「再这样下去怕会休克!」他对一脸诧异的志彬说道。

满屁股都是电线和控制器的小依宛如解放般吐了一口气,就软软的昏死了过去。

志彬和文彬何力将她翻过身,赫然发现白色床褥上有三大片湿痕,其中一块是她耻穴喷出来的yín水,并不让人觉得奇怪,但另外两片面积相当大的湿痕,却在方才她跪趴时乳房压住的位置。

大家都还以为那是她流的汗渍,却听到志彬兴奋的喊叫∶「是奶!她泌奶水了!」

大家闻言将目光转向躺在大伯怀里的小依,只见她一双饱胀的乳房正被志彬大手轻握着,白色奶水的痕迹以嫣红的rǔ头为顶顶,爬满整粒丰挺的乳峰。

「真的有奶水!」

「天哪!这家人真的是野兽吧!这麽美的媳妇,竟然被公公、大伯和小叔,活生生地玩到流出奶来!」

「也只能怪她不守妇道啊!」

┅┅

众宾客看得口乾舌燥、目瞪口呆,志彬在众人围观中,得意又兴奋的玩弄着弟妹光柔的乳房,只见他两张手掌稍一施力围紧,小依就会挺高柳腰发出呻吟,奶水也汨汨地从rǔ头渗出来。

「乾脆你们父子三人一起干了她吧!」沈总早有意图的向床上拥着赤裸小依的黄老爹父子三人说道。

「好!」、「不行!」志彬和黄老爹几乎在同一时间回答沈总。

「怕什麽?这种媳妇儿只会便宜外边的男人,为啥您不自己享受一下呢?」沈总邪恶的看着黄老爹鼓励道,他知道这老人早就已经没什麽定力,嘴里说的和心中想得根本是十万八千里。

「是啊!像小依这麽淫荡的女人,我们上了她,玉彬不会生气的。」志彬无耻的附和着。

「可,可是┅┅」黄老爹一脸想要,却又迟疑慌张的模样。

「好啦!不然大伯和小叔先来,老爹您就负责当您这媳妇儿的肉床好了。等他们弄完,如果您也想上的话再轮您!」沈总拍着黄老爹的肩头道。

「什┅┅什麽是『肉床』?我不懂┅┅」黄老爹满眼血丝、呐呐的望着沈总念着。

「你只要像这样趴着┅┅」JACK爬上床、协助黄老爹四肢着地、像狗爬一样的姿势,然後对志彬和文彬说∶「你们帮我把小依抱上来!」

毫无自主能力的小依被抬到黄老爹背上仰躺着,这样的姿势使她略显凌乱的秀发自然披散下来,纤柔的玉臂和两条修长裸腿开开的垂悬在黄老爹两侧,整个人正好门户全开的面向志彬。

「我这样┅┅要作什麽┅┅」如狗一样爬着的黄老爹羞窘的抬起脸问沈总。虽然媳妇暖滑的胴体贴在他背上,阵阵性感体香撩乱他的情欲,感觉可说万分受用,但公媳两人用这种难堪的姿势呈现在许多人面前,着实令年逾半百的黄老爹无法适从。

「你只要趴好别乱动就行了,现在让你儿子来搞你背上这个骚货。」沈总淫笑着道。

志彬看到小依瘫在黄老爹背上的淫乱刺激景象,jī巴早就硬到受不了了,不等沈总说完,就急忙将小依的双腿如青蛙般推开,这才发现她湿红耻缝仍插满电线,电动跳蚤的控制器杂乱的缠在一起。

「差点忘了,还有这些碍事的东西!」志彬一把握住从弟妻嫩穴延伸出来的电线,粗暴的往外拉扯,他一心只想赶快干到弟弟的女人,根本不管会不会弄痛她。

「啊!」可怜的小依随着大伯狠心的行为,挺高柳腹惨叫一声,只见一堆湿淋淋、还滴着淫汁的粉红塑胶球已被志彬提在手中,肛门里仍有四、五颗电动跳蚤,志彬却没打算也将它们取出,他想等一下干她时,一边开动那些跳蚤,让弟妹尝尝欲仙欲死的强烈滋味,也加深他征服小依的快感。

「你想作什麽!┅┅住手!┅┅」痛醒过来的小依,映入眼帘的是自己两条腿分别搁在大伯双肩上,湿滑的耻缝口,有粒又硬又烫的肉头正在磨动,随时准备闯入温暖的yīn道。

「少装贞节了!别跟我说你不想要!不然这里怎麽会湿成这样?」志彬兴奋的叫道。

「住手!你不能这样!我是玉彬的妻子!你是他大哥!啊~~」

小依正想挣扎爬起,志彬怕她逃走,赶紧将粗长的jī巴往前挺送,湿润滑溜的yīn道一下子就将整条肉棍吃到了尽头。在进入小依体内的同时,志彬两张大手还用力握紧她饱涨的乳房,一时间,白色的奶汁呈放射状水丝喷洒出来。

「住手┅┅呜┅┅」在丈夫所有同学和朋友面前受尽屈辱的小依,忍不住哭了起来。身为一个妻子,被自己丈夫的亲大哥边强奸边取奶,这种羞耻就算是死也无法消灭。

「哈!真爽!」志彬舒服的在弟妹yīn道中挺送着他湿淋淋的ròu棒,一边张开大嘴、吐出舌头迎接从她rǔ头喷洒出来的温奶,两张手掌还一边用力揉挤弟妹nǎi子。小依的柳腹、乳房早就被自己奶水喷得湿淋淋,志彬的脸上也全是乳汁,还有不少从他舌头滴下来。

「住手┅┅呜┅┅住手┅┅」小依伸手捶着大伯的胸膛,但下体和乳房一波又一波强烈的趐颤,却使她根本用不出力量,耻肉也不听从自己意志,将大伯火烫的肉根紧紧包黏着。

「弟!nǎi子让你玩,我先好好的干她!」志彬松开弟妹的nǎi子,要文彬来接手,自己则端着她修长的大腿,将她双腿更大角度的分开,准备更激烈的冲刺。

「不!不要!┅┅」小依闻言更悲苦,她也发现自己并不是躺在床上被大伯和小叔奸淫,而是躺在公公的背上!在这处境下被三个男人玩弄,简直比路边野狗交配更让人难为情。

黄老爹感到媳妇渗出香汗的苗条裸背,因为正被大儿子奸淫而在自己背上激烈的蠕动着,散落下来的柔细发丝拂得他老脸又痒又舒服,忍不住也跟着呻吟起来。如老树盘根的老二还从裤边跑出来,像亢奋的狗?般,举在他趴跪的大腿间抖动。

「怎样!我的功夫很好吧?是不是┅┅比你外面那些情夫都好?」志彬汗留浃背,端着弟妻一双玉腿来回插送ròu棒,还得意的问着呻吟不止的小依感觉好不好。

「呜┅┅你┅┅无耻┅┅放开我┅┅」一脸辛苦又屈辱的小依,仅管已经快喘不成声,仍然尽最大努力想抵抗可耻抗快感的侵蚀。

这时文彬正握着她一双乳房,毫无怜惜的揉挤,还用嘴轮流吸舔两边rǔ头迸出来的母奶。

「哇!┅┅不要┅┅不要┅┅妈妈┅┅」众人目不转睛的欣赏着床上火辣辣的春宫,突然响起一阵小孩的哭闹声,原来被沈总抱在怀里的恬儿,看到妈妈被志彬和文彬强暴,忍不住哭了起来,她虽然不知道这些人在对妈妈作什麽,却也看得出小依正被他们欺负着。

「带┅┅带她离开这里┅┅求求你┅┅要我怎麽配合都可以┅┅我的奶┅┅可以给大家喝┅┅或是┅┅你们想怎麽处置我┅┅都没关系┅┅」小依悲凄的哀求沈总,她已经剩没多少理智可以阻止快崩溃的情欲,再下去就会在女儿面前变成真正的荡妇了!

「没关系,让恬儿观摹一下妈妈让男人兴奋的技巧,以後她长大还要服侍我呢!嘿嘿┅┅」沈总无耻的笑着道。

「不!~~」小依悲叫一声,想作最後的挣扎,志彬却趁机启动了还埋在她肛洞中的电动跳蚤!

「噢!┅┅喔┅┅」小依像被电流通过的白鱼,在黄老爹背上弓直了纤腰,奶水也像激泉般从嫣红的奶头加量喷出,文彬冷不防被射了满脸都是白汁!

在场的宾客看得心脏简直要从嘴里跳出来了。

「噢!我真的快受不了了!」

『干!长这麽大┅┅没见过那麽刺激的事』「她这种样子,真不知道玉彬怎麽办?」

┅┅

小依却在挤奶、?穴、震肛,三重强列快感交错冲击下,渐渐没有多馀的心智去想起羞耻,还愈来愈像个享受**的荡妇,尽力扭着汗淋淋的屁股和腰肢迎合。

「呼┅┅嗯!┅┅我快有感觉了┅┅噢!」志彬奋力的冲刺,还抓着小依五趾绷紧的玉足,在嘴边不停吻舔。「喔┅┅」浑身趐麻的小依,青葱玉指紧紧的掐住大伯胳臂,彷佛也在告诉志彬她有多舒服。

「告诉我┅┅我棒不棒┅┅」志彬一边干着、一手抬高她的脑勺,喘着气问道。

「哼哼┅┅唔┅┅哼┅┅」小依下意识羞耻的闭上眼,但兴奋的喘息和叫床声却愈来愈激烈!

「还不说?我到底棒不棒?┅┅」志彬粗暴的将她大腿推得更开、火红的ròu棒抽出来再重重往前顶入!

「噢哦!~~」小依的指甲在大伯手臂上留下鲜明的十道抓痕。

「爽不爽?!」志彬兴奋的怒问道!「嗯!┅┅」可怜小依从紧闭眼角滑下两道愉悦的泪珠,终於羞耻的点了一下头。

「嘿嘿┅┅爱上我了吧?┅┅我是不是所有干过你的男人中┅┅最强┅┅最让你兴奋的┅┅」

即使小依已经屈服的点头,大伯志彬却还不肯放过她,继续逼问她更无耻的问题。而且为了想听到他要的答案,还一边扭动包在yīn道内的ròu棒,同时又启动了二颗电动跳蚤。小依肛门里的五粒电动跳蚤,已经有三粒在强烈震动,连大便都想出来的强烈快感,让小依忘情的甩头哀叫,紧烫的耻肉黏膜,更像有生命般牢牢套住大伯的肉棍吸吮。

「啊┅┅是┅┅是┅┅不要再┅┅弄了┅┅啊┅┅我快死了┅┅呜┅┅快死了┅┅」少妇性感而汗淋淋的雪白肉体,在公公的背上激动挺扭,要不是文彬帮忙抓住,早就滚下去了。

「呼┅┅再换个姿势┅┅继续让你舒服┅┅」志彬一边要扛着小依乱扭的双腿、一边要挺送ròu棒,体力渐渐有点不支,於是他放下小依,将她翻转身,让她也像狗一样伏在黄老爹背上,众人睁大眼看着光溜白皙的女体,趴在一个苍老臃肿的赤裸老头上面,尤其从後面看去两人屁股上下叠着、媳妇的美臀雪白细腻、公公的则是松垮不堪,景象更是淫秽。

JACK还帮忙将黄老爹穿的女性内裤也拉下来褪到大腿,公媳两人的屁眼都赤裸裸的被看到,小依精致小巧的菊肛,和黄老爹又皱又黑的肛门,彷佛在相互呼应般的缩动着。

「要再进去了┅┅我可爱的性俘虏┅┅」志彬提枪向前,再度挤进小依温暖的耻缝中。

「噢~~」小依发出愉悦的呼喊,两条玉臂不知该如何回应这种趐麻快感,只好紧紧的圈住身下的黄老爹,黄老爹被媳妇抱的更是血脉贲张,呼吸变得像牛一样浊重,媳妇儿充满奶水的软热乳房紧压在他背上,两颗发硬肿大的奶头触感鲜明,感觉说不出的刺激和销魂。

「要开始了!好好享受吧!大声叫出来┅┅」志彬扒着她圆润的屁股,又开始挺送ròu棒。

「啊~~┅┅噢┅┅」小依更用力将黄老爹抱紧,一双饱涨的雪乳在他背上揉动,黄老爹初时只觉得温温软软,就像湿热面团般说不出来的舒服,後来竟发觉被上那两堆嫩肉愈来愈饱、愈来愈烫,突然一股热流从他背上滑下来。

「啊!她流奶了!」

「天啊!!我真的快心脏病发作┅┅」

众人惊呼中,黄老爹才发现,媳妇的乳房因为在他背上挤压揉动,涨满奶汁的乳房无处发泄,竟然被挤了出来。那些奶水不仅流遍黄老爹的背、还延流到他胸前、股沟,愈来愈多的滴洒到床褥上,原本乾爽清洁的一床被褥,在汗水、奶水、yín水的交融下,早就变得湿答答、黏腻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