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山村小站之玉儿嫂 > 全文阅读

正文 一夫三妻

一夫三妻

眼看着就要到八月十五了,春红看着远方又想起妈妈和妹妹了。前年,春红的爸爸因肝硬化,突然去世了,家里只剩下妈妈和妹妹。她知道只有两个女人的家是很清苦的,所以每逢过年过节,都求丈夫把把妈和妹妹接来,一家人过节可是春红最快乐的事。

可她又犯起愁来,怕丈夫二德子不同意。但她是有信心的,因为二德子只要在炕上**起**来,就什么都能答应。想到这里,春红走到镜子前,拿出化装品把自己好好的打扮一番,就等着丈夫回家了。

春红在镜子前扭转着身子,仔细的欣赏着自己,对自己仍然是这样美丽感到十分满意。虽然春红已经是孩子的妈妈了,但二十三岁的年龄,还是让她骄傲无比。修长的身段,细细的双腿,浑圆的屁股,杨柳细腰,高耸的**,长长的脖子,皮肤嫩白嫩白,还有尖尖的十指,谁敢说春红是个农村的小媳妇,就是在城市里,也得算上美女中的美女啊。

她把脸贴近镜子,这是她最满意的地方,一张瓜子脸五官端正,秀发如瀑布似的倾斜脑后,脸上白里透着红,弯弯的柳叶眉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红红的小嘴一笑,两排洁白的牙齿就漏了出来。也难怪的,春红一出门回头率就非常高。

二德子开着农用车回来了,进了院子就嚷:「春红!」春红一溜烟的从屋里跑出来,甜甜一笑,说:「回来啦。」就从井里拎出水到在洗脸盆里:「来,洗把脸。」

二德子看见媳妇今天格外漂亮,忍不住在春红的屁股上捏了一把。春红脸红了一下,低声训斥着:「大白天的,也不怕让人看到。」二德子傻笑着,说:「我一看到你就忍不住,不信你摸摸,**都快把裤子顶漏了。」

这时,屋里传来孩子的哭声,同时院外有人经过。春红轻声说:「没正形。」

然后大声叫着:「你先洗脸,儿子醒了。」就扭动着丰满的屁股跑进屋里。

其实,二德子不是不欢迎岳母的,这是因为他年轻火力强,每天晚上要和媳妇**,还不是做一次,有时要做三回。他家是传统的三间草房,墙也是泥巴垒的,很不隔音,春红**的声音很大,虽然中间隔着一个厨房,但在西屋也能听得一清二楚。所以说,岳母一来,春红就不和他**,这是他最烦恼的。是的,守着一个漂亮的老婆却不能**,放在谁身上都受不了。

今年二德子攒了些钱,想要把房子翻盖一下,也砌上砖房,还想要把隔音做好。可春红坚持要买一辆农用车,给人拉脚一天能挣很多的钱,就这样房子没有翻盖成。这也是二德子不愿意把岳母和小姨子接来的原因。

二德子走进屋来,见儿子嘴里叼媳妇的奶头已经睡着了。他忍不住趴了上来,把另一只奶头掏出来,含在嘴里。春红笑着说:「有出息吗?和儿子抢奶吃。」

二德子把嘴松开,说:「这怎么叫抢呢,我俩一人一个。」说完又含了上去。

春红笑了,说:「好好,一人一个,你是左边的,儿子是右边的。」二德子把手伸到春红的裤裆里,摸着小**,说:「这可就一个,我不能和儿子分了。」

这春红被他一弄,早春心荡漾,禁不住哼哼唧唧起来,把儿子轻轻的放在炕上,手伸到二德子的裤裆里,开始套弄起来。二德子早忍不住了,上了炕压倒春红,把衣服裤子褪了下去。两个人**是有程序的,二德子喜欢春红给他**,然后再掰开两条雪白的大腿,把那坚硬的**插进去。可春红总觉得很恶心,不愿意做,但今天是为了接妈和妹妹,迫不得已,一口含了进去,把个二德子美得直摇着脑袋。

终于二德子爆发了,他猛然从春红的嘴里拔出**,按倒,扛起两条腿插了进去。春红虽然享受着**的欢乐,但也没忘记要接妈妈,她一边呻吟着,一边说:「二德子……哦……哦……眼看到八月……哦……哦……十五了……哦……

哦……你去……哦……使劲……哦……你去……把妈和小妹……哦……哦……接来……哦……哦……」

虽然二德子不愿意,但这时的他已经不能控制自己,只能答应:「好好,把娘俩接来一起**。」春红早已习惯他在**的时候胡言乱语,跟着叫道:「你有能耐……就**……哦……我妈……和我妹子……哦……就怕……你……**不着…

…哦……哦……使劲啊……」

春红只要说上淫荡的话,那**马上就来,搂着背,恨不能把手指头都抠进肉里:「啊……啊……**我……**我……」

春红**的时候,脸都走形了,但仍然是很美丽的,二德子是最喜欢看的,等她**刚过,就把一股清澈的精子,都送到春红的**里。做完爱后,春红撒娇着说:「老公,刚才说的话还算数吗?」

二德子虽然有点后悔刚才说过的话,但他总觉得自己是一个大男人,说话就是板上钉钉,说:「怎么不算数?我明天就去接。」

春红怕夜长梦多,仍然撒娇着说:「不嘛,我现在就要你去。」

二德子本想要在今天晚上再做上几回,然后再忍几天,没想到春红是这样着急。他看看天,又看看墙上的钟,才四点多,开着车去李庄还赶趟,把心一横,说:「好,我现在就去。」

来到院子里,二德子把车发动着,和来相送的春红打趣着说:「记着啊,等你妈和你妹妹来了,我就和她们一起****哟。」

春红现在是只要你能把妈和妹妹接来,你说什么都行,于是说:「好好,要是我妈和我妹子同意,你随便。就怕你只是口头会气,到时候还得是我的**遭罪。」

二德子轻声叫着:「你信不信,这次我去你妈家,就把娘俩都给**了?」

春红叫着:「好了好了,别吹牛了,快去快回,路上小心。」

二德子把车开动起来,顺着窗户扔出一句话:「等你妈和你妹子来的时候,你好好问问她们,看我**着没有?」

春红说:「好好,我问我问,你快去吧。」

二德子飞似的开了出去。春红暗笑了一声,揉了揉刚才因****而有点酸痛的**回屋了。

二德子把车开了出来,想着刚才的话,觉得好笑,眼前出现了岳母和小姨子的身影。前年岳父因病去世了,岳母就成了寡妇。说句实在的,别看岳母已经四十八岁了,但还是很年轻的,说三十多岁没有人不信的。身材已经微微发福了,同样是细皮嫩肉的,脸上有了皱纹,但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那肥肥的大屁股,一走一颤,**也跟着上下翻飞,真的好迷人!如果她不漂亮,也就不可能生下两个貌似天仙的女儿来。

那小姨子叫春花,今天十九岁了,长得和姐姐差不多,但比姐姐还漂亮。她喜欢穿着牛仔裤,那小屁股兜得溜圆,谁见了都想上去摸一把。

二德子一边开着车,一边想着这对母女,虽然刚刚和春红做完爱,但那**也忍不住硬了起来。他想:「男人说话一定要算数,我一定要把这母女都上了。

要不等过了八月十五,岳父三周年一过,岳母就要改嫁,那可就没有机会了。再说了,如果岳母找的那男人是色狼,难免的春花也便宜了他,我后悔是来不及的。」想到这,他决定,一定要上岳母和小姨子。

不一会,车就到了李庄岳母的家,把车开进了院子。岳母和春花听到声音,知道他来了,连忙迎了出来。岳母问:「这么晚来,有什么急事吗?」二德子说:「这不要到十五了嘛,春红要我来接妈和妹妹过去一起过节。」

春花最喜欢到姐姐家了,高兴得一蹦高,叫着:「太好啦,我早就想姐了。」

岳母也很高兴,说:「既然想你姐了,就赶紧的收拾东西呀。」

春花是个很乖的女孩子,最听妈妈的话,妈妈说东,她从不说西,让怎么就怎么,于是她蹦着高,跑到西厢房收拾东西去了。岳母也扭着大屁股,往正房走去。

原来当地有个习俗,就是谁家生了女儿后,就要盖一个厢房,也叫闺房,等女儿大了,就要住进去。春红十八岁的时候也曾住在这里,现在就是春花的闺房了。但自从岳父死了后,春花就不住里面了,是和妈妈一起住,这样能安全一些。

可她的什么衣服啦,化装品的都在厢房里,所以春花才跑进去收拾东西。这厢房既然不住人了,也就当了临时仓库,在外屋地里放一些常用的东西。

二德子眼睛死死盯着岳母的大屁股,跟着进了屋,坐在炕上闲聊,他心里早已打好了主意。突然,二德子捂着肚子呻吟起来,脸也因痛苦而扭曲,身子歪倒在炕上。岳母大吃一惊,放下手里的东西,连忙问:「你这是怎么了?」二德子痛苦的呻吟着说:「完了,我旧病复发了。」

岳母从来不知道二德子有什么病,听了很害怕,急切的问:「你这是什么病呀?」

二德子脸扭曲着,说:「我得了一个怪病,很怪很怪。哎哟……哎哟……」

岳母很着急,说:「我去给你请村里的大夫。」

二德子摆了摆手,说:「不用了,他看不好我的病,只有春红来,我才能好。」

岳母说:「我马上就让春花去找。」

二德子还是摆手,说:「不用了,来不及了……给我准备后事吧。」说完就奄奄一息了。

这还了得?岳母急得都要哭了,说:「平时你犯病的时候,怎么治疗啊?」

二德子把眼睛睁开一条缝,说:「只有春红能治,别人治不了。」

岳母急切的问:「春红怎么治呀?」

二德子说:「我不能说,你也别问了。准备给我办理后事吧。」说完又把眼睛闭上了。

这岳母肝胆欲断,前年死了丈夫,现在又要看着自己女婿死在自己的眼前,这心理怎么也难以承受。再说了,她家还要靠这个女婿挣钱养家糊口呢,所以她要拼死救这个女婿。她问:「就是春红来了,怎么给你治病呀?」

二德子断断续续的说:「因为……大夫说……我要犯病了……只要和春红…

…办那种事……马上就好了……要不的话……再过十分钟……我就没命了……妈……我死了……以后……告诉春红……」

岳母打断他的话,说:「别说了,我可以给你做呀。」

二德子摇摇头,说:「不行……你是我妈……不能那样做……那可是啊……」

岳母大叫着:「都什么时候啦,救命要紧啊」说完伸手就去掏**。

二德子用手档一下,然后又装无力的样子,手又垂了下来,嘴上说着:「不……不行啊……」可**早就硬如钢铁了。

岳母把**掏出来,开始套弄,说:「看看这都硬成怎么样了,再不做就完了。」

要说这病很奇怪,只套弄一会,二德子眼睛就睁得老大,说:「妈,我摸摸你行吗?」

岳母含着泪点点头上了炕,跪在女婿身边,把身子靠了过去。二德子就把手伸了进去,握住了那向往以久的肥大的**上,但他得了便宜还卖乖,说:「妈,我们这样做不好。」

岳母固执的说:「别说了,继续,救命要紧。」

二德子又把手伸进裤子里,玩弄着那肥大的屁股,说:「接下来应该……我不好意思说。」

岳母说:「你有什么就说。」

二德子说:「现在……我真不好意思说。」

岳母着了急,问:「到底怎么呀?你快说。」

二德子说:「要是春红在,现在应该用嘴。」

岳母真是伟大,义不容辞,马上把嘴含了上去。话说这岳母,前年死了丈夫,这三年里没有人和她**,平时忍不住的时候就用黄瓜什么的解决,现在含着女婿的大**,又被摸得浑身痒痒,那**里早**四溢了。嘴没有停,手把自己的裤子褪了下来,把女婿的手按在自己的**上,嘴松了下来,呻吟着叫:「给我…

…给我……」

二德子真没想到岳母能这么骚,一翻身就趴在岳母的身上,把**直接插里那老**里,别说,岳母可能是好久没**了,这里还挺紧的,也很滑,还很热乎。

二德子说了声:「妈,谢谢你救命之恩。」

亲着嘴,一手搂住大屁股,一手揉着大奶头,屁股上下翻飞,**迅速的插进去、拔出来、再插进去、再拔出来……岳母早被弄得神魂颠倒,**连连,抱住女婿大叫着:「使劲……使劲啊……太好受了……」

二德子把精子射进岳母的**里后,**就慢慢的滑了出来。岳母被刚才那么一弄,十分舒服,轻声问:「你的病好了吗?」

二德子点点头,说:「嗯,我这里的东西出来了,病就好了。」

岳母说:「这事别让别人知道,特别是春红。」

二德子还是点头,说:「嗯。」

岳母的脸突然红了,不大点的小声,问:「以后……你没有这病的时候……

还能给我吗?」

二德子在岳母的嘴上亲了一口,说:「只要你要,我就给你。」

就在这时候,春花那边嚷了起来:「妈,姐夫,收拾好了吗?」就听脚步声逼近。吓得两个人连忙穿衣服,眼看着就要进门了,岳母说:「春花,你先回屋等着,我一会去找你。」

这姑娘是最听妈的话,答应一声就回去了,这就给了两个人穿上衣服的时间了。穿好了衣服,二德子搂着岳母,说:「谢谢你了,妈。」岳母手按着**,说:「谢什么?这不都是应该做的。要谢的话,以后多给我几次。」

二德子虽然刚做完,但他的**强,被岳母一摸,那**又硬了起来,搂着岳母还要做。岳母说:「不要,你看刚才多危险,让春花看到了,我这脸还往哪放?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二德子点头,说:「也好,以后我再给你。」

两个人又亲了一会,二德子说:「哦对了,春红要我拿一辨蒜回家。」岳母说:「哦,在厢房里呢,你自己去拿,我还得收拾收拾。」

二德子点点点头,拍了拍岳母的屁股走了出去。来到了厢房,春花早把东西收拾好了,正坐在窗前焦急,见了二德子,就问:「姐夫,我妈呢。」

二德子一看这小姨子,现在比以前会打扮了,那细细的腰,宽宽的胯,都给人一种遐想。刚才被岳母摸得**还在硬着,见了如此美丽的小姨子,就更冲动了。他说:「哦,你妈还没收拾完呢。」

春花把小嘴一撇,撒着娇说:「真慢啊!」然后把身子转过去,将收拾好的东西挪了挪,说:「姐夫,你在这坐。」

就在春花一转身的时候,二德子看到那在牛仔裤里的小屁股,**硬得受不了,一个冲动,扑了上去,手在屁股上猛摸。春花吓了一跳,叫着:「姐夫,你干什么?」

二德子一边摸着一边说:「妹子,你好漂亮呀。」

这春花也是十九岁的大姑娘了,略懂一些男女之事,羞得满脸通红,拼命反抗,嚷着:「不要,你是我姐夫啊。」

二德子搂住不放,硬给压倒在炕上,说:「妹子,我早就看好你了,让我弄一遍吧。」

春花奋力推挡,二德子一时不能得手,急得他说:「是你妈让我弄一遍的。」

春花说:「不可能,我妈不能要你对我这样。」

二德子说:「你不信,问问你妈,是不是让我弄一遍的?」

春花就大声喊着问:「妈,是你让我姐夫弄一遍的吗?」

再说,妈妈刚和女婿做完了爱,那**水流得很多,正用水清洗,忽听小女儿问话,想起刚才女婿要弄一辨蒜,就以为是弄一辨蒜呢,也就喊着:「啊,是我让你姐夫弄一辨的。这孩子怎么了?他是你姐夫,又不是外人,弄一辨就弄一辨,还能怎么的?」然后继续洗着阴部。

二德子说:「怎么样,是不是你妈让我弄你一遍的?」

春花最听妈妈的话了,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决无二话而言,当即就说:「既然妈叫姐夫弄一遍,那就弄一遍吧。」于是不再争扎,把眼睛闭上,任姐夫轻薄了。

那二德子是**的老手了,知道要一边摸着,一边脱下窄窄的牛仔裤,然后用手抠着阴帝,不一会**就流了出来。二德子知道不能再等了,时间一长,岳母收拾好了东西,就什么事都做不成了。于是他来不及欣赏小姨子美妙的身体,分开两条修长的腿,就把刚才岳母弄硬的**插了进去。春花喊着:「疼。」二德子却管不了那么多了,说了声:「忍着点,下回就好了。」开始**了起来。

要说这二德子真让人佩服,虽然没让小姨子达到**,竟然还能把精子射出来。做完爱后,那岳母还没收拾完,两个人穿好了衣服坐在炕上。

春花哭得像个泪人,说:「我以后还怎么做人呀?」二德子搂着她,手在胸前摸索着,她已经不再反抗了。二德子说:「以后我会对你好的。」

这时,岳母喊着:「春花,收拾好了吗?赶紧走啊。」二德子连忙松了手,说:「别哭了,让妈看了不高兴。」春花就把眼泪擦干,拿着东西跟着姐夫走了出来。二德子仍然不忘,随手拿了一辨蒜出来。

太阳已经落山了,山区黑得比平原早,已经灰蒙蒙的。妈妈来不及看到女儿的脸,就上了车。春花也上了车,坐在妈妈的身边。二德子得了便宜,心中这个乐呀,上了车开动起来,也是无比愉快。不一会这天就全黑了下来,二德子只好把前车灯打开。

他心里有鬼,偷偷的看了看身边的母女。这一看不要紧,那春花的侧脸,在夜幕的辉映下,显得异常漂亮。二德子知道自己已经在这一天里做了三回了,不能再做了,可一想起刚才和小姨子做的那回,那**还是硬了起来。他想:不如在做一回,哪怕不射也好。

车突然停了下来,二德子怎么打火也打不着。岳母着了急,问:「怎么了?」

二德子说:「车坏了。我下去修。」说完跳下车,钻到了车下。不一会,就从车下钻了出来,说:「妈,是个螺丝掉了,我一个人装不上去,让春花帮一下。」

岳母说:「春花,下去帮你姐夫一下。」

这姑娘最听妈妈的话了,就跳下车,跟着姐夫钻到了车下面。二德子马上抱住春花,手在身上乱摸。春花刚才给**疼了,心里害怕,极力反抗,并且要要大声嚷。二德子早有准备,抢先喊着:「妈,春花不干。」

这时岳母在车上坐着,正着急快把车修好,赶紧的去大女儿家,忽听春花不干活,就有点生气,说:「春花,快点和你姐夫干,干完了好到你姐家。」下面,二德子说:「听到没有,你妈都让我们快点干了。」

春花最听妈妈的话了,就不做声了,任姐夫把裤子脱下去,**插了进来。

上面岳母等了好一会,也不见两个人出来,就下了车,但天黑看不清楚,就问:「二德子,干完没有?」

二德子正为精子射不出来而着急,忽的被问,心里更着急,说:「妈,还没干完呢,你上车等着,外面冷。」

岳母说:「好,我上车。春花,你听话,好好和你姐夫干。」就上了车。

春花最听妈妈的话了,就问:「姐夫,你什么时候能干完呀。」

二德子说:「你和我温柔点,我就快了。」

春花就把嘴贴了上去,双手搂住。二德子问:「妹子,我**的舒服不?」

春花一心要快点,虽然很难受,但也随声附和说:「舒服,姐夫你快点呀。」

二德子见小姨子发浪,一时间有了**的**,猛的亲着小姨子的嘴射了。

虽然射得不多,但很舒服。春花先从车下钻了出来,妈妈见女儿有点疲劳,就问:「干完了吗?」

春花点头答应:「嗯,干完了。」

二德子也上了车,岳母问:「不好干吗?」

二德子说:「可不是嘛,一开始妹子不配合,后来妹子配合就好干了。对吗,妹子?」

岳母说:「春花呀,你现在不听话了,你要是和你姐夫干,是不是早就完事了。」

二德子说:「可不是嘛,你开始你要配合我好好干,我们早就走了。」说完把车发动起来开走了。

春花倒在妈妈的身上,说:「妈,以后我听话,和姐夫好好干。」妈妈满意的搂着女儿笑了。

车一进院子,春红就从屋子里迎了出来,说:「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呀?」二德子先跳下来,说:「半路车坏了。」

这时,春花从车里走出来。二德子说:「还是我和妹子钻到车底下干的呢,不信你问问你妹子?」春花点点头。春红高兴的搂着妹妹,说:「哟,我妹子长大了呀。」

春花嘴上没说,心里话:「长大了就得和姐夫做那种事呀?」

岳母也下了车,见到春红,自然有些不好意思,脸红红的,但这时天色已晚,没人能看出来。

春红早把饭菜做好了,热一下就端了出来。二德子今天做了四回爱,早就累了,不想吃饭。春红很心疼,劝他吃点饭,但他不想吃,倒下就睡了。等妈妈和妹妹吃完了饭,收拾好碗筷,春红就安排妈妈和妹妹到西屋睡了,才回到东屋倒下。

春红把灯关了,心里很是纳闷,平时一倒下,这二德子肯定要摸摸搜搜的,就是妈和妹子来不能**,也要我给撸出来,今天是怎么了?一摸**更是心疑了,平时一摸**,就是睡着了也能硬起来,今天怎么总软软的?莫不是他真的和我妈、妹子**了?心里怀疑,就推二德子。

二德子迷迷糊糊醒来,问:「都困了,推我做什么?」

春红握着**问:「你今天怎么硬不起来了。」二德子一机灵,但仍然困着,说:「不是说好了嘛,我和你妈你妹子做了。」

春红哪里相信,说:「你胡说。」

二德子是真困了,想睡,说:「不信你问你妈和你妹子去。」然后就打起呼噜来。

这春红很纳闷,说他和妈、妹子做了,妈和妹子也不能同意呀!要是说没做,可这**怎么又硬不起来呢?于是她悄悄的起来,到了西屋门口,听妈和妹子还没睡,就走了进去。

妈妈见春红走进来,问:「怎么还没睡?」春红嗯了一声,坐在炕边,说:「睡不着,想和妈说几句话。」

妈妈说:「什么事,你说。」

春红看了看春花,说:「妈,你出来一下好吗?」

妈妈心知不好,可能和二德子的事漏了,脑袋嗡的一下,但还是起来披上衣服走了出来。俩人来到外屋地,春红问:「妈,你和二德子做什么事了吗?」

妈妈的脸腾的红了,说:「他犯病了,我是为了救他的命。」

春红一头雾水,问:「什么病?我怎么不知道?」

妈妈说:「什么病你怎么不知道?不是得了一个怪病,发病的时候非得和你做那事才能好吗?当时要找你,可没时间啦。我才……」

春红一听都急红了眼,说:「他哪有什么病?那是骗你的。」

妈妈被惊呆了。春红说:「他是不是也和我妹子也做那事了?」

妈妈一时犹豫了,也吃不准,说:「不能吧。」

春红说:「不能?我去问问妹子。」说着两人进了屋。

春红问:「妹子,你告诉姐实话,你姐夫和你怎么了?」

春花哭了,说:「那是我妈要我做的。」

妈妈说:「我什么时候让你和他做了?」

春花说:「怎么没有?我姐夫抱着我,我不同意。姐夫说是你让他弄一遍的,我问你是不是让姐夫弄一遍,你说是你让姐夫弄一遍的,还说姐夫不是外人,弄一遍还能怎么的?!」说完又哭。

妈妈争辩着说:「我是要他弄一辨蒜,也没让他……这个该死的,毁了我女儿。」

春花哭着说:「姐夫哪是弄一遍,半路上又弄一遍。」

妈妈说:「不可能呀,我们一直也没分开呀。」

春花哭得更厉害了,说:「怎么不能?还是你同意的。」

妈妈大惊,说:「怎么还是我?我能同意?」

春花说:「怎么不是你?姐夫给我骗到车底下,就要和我做那样的事,我不同意。姐夫就喊你说我不干,你就说让我好好和姐夫干,干完好赶路。这不是你说的呀?」

妈妈说:「我还以为是干活呢,才让你……我受骗了。」

春红气不打一处来,拉起春花和妈妈一起来到东屋,把二德子一脚踹醒,骂:「**你妈的,你还算个人啊?」

妈妈也说:「二德子呀,你真不应该这样,我是你老丈母娘呀,你怎么能骗我呢?再说了,你妹子还小,你怎么能对她做那事?」

春红一巴掌打过去,吼着:「你他妈的还睡呀,你赶紧的收拾收拾死了得了。」

二德子今天做了那么多的好事,早就累了,很想睡觉,可有这娘仨,一个打,一个唠叨,一个哭声不停,怎么能睡得着,正好听让他死了这话,猛然起身,吼道:「好好好,是我错了,你们在这屋睡,我到那屋死还不行呀。」说完起身就去了西屋。

春红吼着:「要死赶紧的死,你要是活着出来,我也打死你!」

娘仨在这屋抱头痛哭,哭到半夜,心也平稳了一些。忽然觉得西屋好久没有动静,心想不好,如果这二德子真的死了,这个家可就没有生活来源了。娘仨一时心慌,急忙跑过来救人,可一进门,把妈妈和春花羞得满脸通红,连忙转身跑了回来。怎么的?原来二德子赤身**,四脚八叉的倒在炕上,那**上拴着一根细绳,吊在房粱上。春红又好气又好笑,走过去把二德子打醒。

二德子是真困了,睁开眼睛,说:「你还让人睡觉不了?明天还要给人出车呢。」

春红骂道:「你不说来死吗?吊住个**干什么?」

二德子说:「我呀本来是要上吊的,但过后一想,这是我小头犯的错误,我怎么能用大头来承担呢?所以说,我就把**给上吊了。」

那边妈妈喊:「春红,让他睡吧,明天还要出车呢。」

春红无奈,只好回到东屋。一宿无话。

第二天,春红一睁眼,已经是上午十点多,昨晚被妈和妹子哭了很长时间,所以醒晚了。她连忙起来,跑到西屋一看,二德子早就没了踪影,再看院子里,车也没了,知道是出去拉脚挣钱了,心也放宽了些。急忙到外面抱了柴火进来,给妈妈和妹妹做饭。这时妈妈和妹妹也醒了过来,起来帮着做饭。

吃完了饭,娘仨坐下来无话,还是妈妈说了话:「以后我们怎么办?」

春红唉了一声:「怎么办?告诉他不要说出去吧。」

妈妈看着春花,说:「春花,你去那屋,我和你姐有点话要说。」

春花最听妈妈的话了,点了一下头就走了。妈妈脸红红的,说:「春红,妈可能是不要脸。」

春红说:「妈,看你说什么呢?这和你没关系,是他骗你的。」

妈妈说:「我不是说那意思。」

春红觉得话里有话,就问:「妈,你要说什么呀?」

妈妈说:「既然我已经**了,我想……」

春红立刻就明白了意思,叫着:「妈,你说什么呢?」

妈妈说:「春红,你也知道,你爸前年就没了,妈有时候还忍不住……于是,我才想的……」

春红有点不能接受这些,没有说话。妈妈说:「我知道你不能同意,也好,我也不强求了,反正你爸三周年也快到了,妈就改嫁。」

春红最怕妈妈改嫁的,抱住妈妈,哭着说:「不,妈!我同意!晚上等妹子睡着了,你就过来。」

这一天,二德子挣了五百元,为了赎罪,他买了一只烧鸡,一个肘子,另外还有一些香肠啊、肉枣什么的回来了。

进了院子,没人来接他,知道还在生气呢。拎着这些好吃的进了屋,首先春花惊喜起来,她最喜欢吃肉枣了!

岳母看到了香肠,自然有感情,毕竟这两年来常常用这个解决问题,而那烧鸡则是春红最喜欢吃的。把这些好吃的往桌子上一放,春红就张罗起来:「妈,妹子,来吃饭吧。」

呵呵,见了好吃的,都来了,再不提那丑事了。等二德子把剩下的三百多元钱给了春红,那春红嘴都乐开了。岳母和春花投来羡慕的目光。

到了夜里,二德子知道不能和春红**,求她给撸出来。春红说:「我才不给你弄呢。」

二德子还以为他生气呢,自己就弄了起来。春红察觉了,一把将手按住,说:「你就不能等一会呀。」

二德子这才知道春红原谅了自己,但自己**太强了,还是忍不住。春红说:「等我妹子睡着了,我妈过来。」

二德子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又不敢问,只能强忍了下来。果然,半夜里听到岳母走了进来,问:「睡了吗?」春红装睡不做声。二德子早忍不住了,说:「还没呢。」

岳母直接钻到被里,说着:「快给我,你说好了的,要给我。」

二德子早就忍不住了,把岳母按在身下,把**插了进去。岳母开始呻吟起来。吓得二德子连忙用嘴堵住岳母的嘴,眼睛看着春红,有点不放心,轻轻的推了一下。

春红说:「你做你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哈,真是太刺激了,在老婆清醒情况下和岳母**,谁能有这个福气呀?二德子一边大力**,一边在春红的身上乱摸着。

岳母开始**了:「快点……使劲……哦……哦……」岳母的**过了,二德子还没射呢。这时,春红也被妈妈的呻吟声感染了,说:「老公,我受不了了,也给我。」

二德子从来都是听老婆话的,马上从岳母的身上挪到春红的身上,带着岳母的**,插进他媳妇的**里。春红看到妈妈和丈夫**,受到了很大的刺激,不一会也有了**,就在**的同时,**才结束。

天还没亮,二德子就听有人在叫:「姐夫,姐夫。」二德子把眼睛睁开,原来是春花蹲在炕边叫。二德子左手搂着春红,右手搂着岳母,知道春花都看到了,问:「妹子,你要做什么?」

春花轻声说:「我也想要。」

真是太刺激了,二德子把两个人轻轻放了回去,小声说:「上来呀。」

春花小声说:「不,没地方了,还是到那屋吧。」

岳母早就醒了,问:「你怎么来了?」

春花吓一跳,要转身跑掉,却被二德子一把抱到炕上来。春花才说话:「妈,你和我姐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我也不要脸。」

春红也早醒了,说:「妈,既然都这样了,就别拦着了。」

岳母才说:「那……你可不要射里面。」

二德子这回可美了,中间**着小姨子,左手抠着春红的**,右手摸着岳母的屁股,那嘴从小姨子的**上移到岳母的嘴上,再移到老婆的**上。那春花这才尝到**之美妙,**连连,把个岳母和春红看得都**直流,一人按着半拉屁股帮着使劲。

春花**后,二德子仍然没射,他问:「你怎么会找我?」

此时的春花也放的开了,说:「还不是你坏,在车下面我正要……完了你就下去了……哎呀妈呀,不好意思。」

二德子借着月光,看着美丽的小姨子,看着漂亮的老婆,看着俊秀的岳母,激动万分,早忍不住,把精子都射到小姨子的**里了。

转眼就到了八月十五团圆的日子。经过这些天来的**,全家人已经成为一体了。就看晚上这顿团圆饭,全家人都赤身**,二德子坐在沙发上,岳母蹲在地上,嘴里含着**吞吐着;春花坐在他一条腿上,一只手搂着脖子,一只手拿着碗,一口一口喂着姐夫吃饭;春红坐在旁边,任丈夫在身上乱摸着、乱抠着、乱捏着……好一副八月十五团圆美图啊!

后来,岳母回家把自己的房子卖了,领着春花,带着钱来到了二德子家。二德子自然高兴,无意间又多了两个老婆。

在村里人的眼里,二德子是个孝顺的女婿,养着岳母和小姨子,还被村里评为五好家庭。

三个女人的家,就和以前不一样了,春红在家管吃喝做饭,还养了十几头大肥猪;岳母掌管着家里的财政,二德子把每天挣来的钱都如数上缴,岳母就用这钱置办家里的物件;春花也不闲着,打扫院子,喂鸡喂鸭,帮着妈妈和姐姐搭理生活。

过了一年,二德子再不给人家拉脚,而是卖起自家产的东西,一下子成了县里的爆发户。草房扒了,盖起了小二楼,当然要有供四个人睡觉的大炕,过起幸福的生活。

但也有苦恼,岳母都快五十的人,竟然怀孕了。春红要妈妈给做了,可妈妈又舍不得,要给二德子生出来。二德子就给春红出主意,要妈妈躲在家中不出去,让春红衣服里塞上枕头装怀孕。等到生了一个女儿的时候,全村的人都以为真是春红生的,竟然谁也没发现。

再过了一年,春红和春花同时怀孕,这回春红不用装了,只是春花躲在家里不出来。等到生的时候,虽然差了一个星期,但二德子说是龙凤双胞胎。这姐俩长得很像,又都是二德子干的事,所以这孩子又长得一样,哪有不信的道理?村里的人都羡慕二德子儿孙满堂。二德子钱越来越多,也不在乎养这四个孩子。我想要是一般家庭里,如果有了四个孩子,恐怕养都养不起的。

现在,二德子仍然过着一夫三妻的幸福生活,日子一天比一天好,开了一个大农场,做起了大老板,手下有了很多的工人。

岳母掌管着财政大权,春红仍然管着二德子的吃喝拉撒睡,春花则是小秘书,都是一家人,非常和睦。过性生活的时候,一人替一天,只是等到星期天,才来个全家大聚会,把三个人叠起来**,老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