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山村小站之玉儿嫂 > 全文阅读

正文 玉女开苞

玉女开苞

一、父女约会

和女儿有个约会。

爸爸甚少和女儿单独在一起,何况是约会。不过,约会是她提出的。她说,同学们最近流行的话题是约会,她最要好的同学Sarah也有约会了。她对我说:「爹地,你可以约会我吗?我想试一试约会是什么滋味。」

我有点愕然,今天的孩子,年纪那么小就学大人约会?

「Amada,你知道约会是做什么的吗?」我问女儿说。

「爸爸,当然知道喇。去看电影、吃冰淇淋、爆縠,还有……」

「好的,这个礼拜六,妈妈要上班,我和你约会去。」

「好啊!爸爸,谢谢你。」她开心忘形,搂着我,把一个吻湿漉漉的印在我的嘴上。

我抹去嘴上她的津液,看着她。

她说︰「让我告诉妈妈。」

我说︰「不必了。当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不让妈知道。这样,会令我们的约会更好玩。」

「是啊﹗那我们就勾勾手指决定了。」Amada认为是个好主意。

Armada得意忘形,脸上不能收藏。她蹦跳着回到她的睡房,回头向我挤一挤眼。

心里想,我的小宝贝忽然长大了。但看她的身影,依然是个小女孩。

这个约会,我本不以为意,只想到是个一般父女的「约会」而已。可是,几天下来,浑身好像有针锋扎着神经似的。心里很不安宁,感觉是非常奇怪的。平时,答应女儿的事,从没放在心。这一次,我好像期待着约会来临。

我开始对Amada的举止注意起来。孩子总是想要父亲的注意,可是,自从我父女俩约定一起去看电影,她的神情,举止也奇怪起来,总是要惹起我对她的注意。礼拜五,她说下课后参加学校活动。回来的时候,看见她鬼鬼祟祟地把大一包、一小包的东西带回来。我问她去了那里,她笑着对我说,明天就会知道。

礼拜六,她把自己关在房间一整天,还未准备好出门。我看看时钟,不耐烦的打她的门,问她可以出门没有。和女孩子约会,不应该催她的。

她在房里应着说「就好了,就好了」,说着,门启开,看见她穿上细肩带短裙,丝袜、高跟鞋。涂了口红,一阵香水味扑过来。她想让我看起来成熟一点,这是大人的打扮,而且性感过了头,实在不合她的年龄。她今年几岁了?……

她低着头,神情十分靦腆,我不禁打量她。这个小丫头打什么主意?

我对她说:「我的小甜心,你很漂亮啊!」

「爸爸,你取笑人家。」她又撒娇了。

这是我心底的话。

她自觉地整理肩带和领口。她还是个小孩子的身型,无法令裙子的大领贴服在胸前。而在惊鸿一现的刹那,领下的胸罩的蕾丝滚边,骤然现了出来。

「爸爸,我们可以出发吗?」

当Amada勾住我的臂弯,她那还未及我肩膊的小个身材贴近我时……

许久未有过的一种**,从心底浮起来。我不敢相信会发生这种化学作用。

可是,那是那么真实。

我的预感是,今晚会是个特别的晚上。

……

二、戏院春色

来到电影院,发现自己要面对一个父亲的抉择。今晚上映的电影全都是儿童不宜。有一个卖弄色情,有大量**镜头和露骨的床上戏,不能和女儿看这齣;另一个宣染暴力,由头打到尾,令人噁心的残酷剧情影响孩子心理;还有一个是鬼故事,Amada既怕黑又怕鬼,生怕吓坏她。

Amada见在站在售票处,面有难色,拉拉我的手,问我:「爸爸,你带我看那一个电影?别人开始入场了,还不买戏票?」

「小宝贝,你看,我有个难题,三个电影,我不知该挑那一个才适合?」

「爸爸,你该挑一个适合约会看的电影。」

那是个好主意。初次约会,看那一个好呢?那些**电影,适合情投意合的情侣,那么就看鬼故事吧,女儿有我在身边,胆量会大一点。

进场的时候,Amada拉着我的手,状似亲密情人,门口查票员就不会怀疑她未够年龄。电影院里当然没有小孩子,有人偶然抬头,看见我们一老、一少拍拖,眼神里有个问号,他们搞「忘年恋」吗?

我们若无其事的找到座位就坐下来……

我不知道选对电影了没有。甫开场,我的小女孩在我耳边轻声说,前面一排的男人挡住她视线。这不是别人的问题,而是我的小女孩的个子太娇小了。现在电影院的座位都改良了,像家里的沙发般舒服、寛大。Amada全身陷了下去,看不到银幕。於是我让Amada攀上我的大腿,在我膝上坐。两父女,没计较。旁观四周,各人都只管看电影,只有那双有问号的眼睛,不时往我们这边看过来。

起初我们都看戏,后来看不下去了。那些忽然扑出来,面目憎狞的鬼魂,把Amada吓得尖叫起来,她的小胳膊紧紧的搂住我,把脸儿埋在我的胸口,不敢看了。做父亲的当然要安慰她,顺势把她抱紧,一手轻抚她的背,对她说,没事的,一会儿就完了。

两个小时的电影,不会一会儿就完的。Amada间中抬头看一看银幕,一看见可怕的镜头就躲在我怀里,她说,爸爸,你告诉我在做什么?我说,不要怕,没做什么,没做什么。

Amada再次在我耳边说,爸爸,我有点冷,抱紧我一点好吗?这个女儿爱漂亮,只穿了条露肩短裙,加上电影阴森恐怖,不觉得冷才怪。於是抱紧她一些,又搂她一些。我们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我感觉到身体发出一股热力,直透过女儿的身上。我问她,现在暖了一点吗?她说,她觉得很温暖,然后,她开始吻我的胸膛。

她小手解开了我衬衣的一颗纽扣,伸了进去。我轻抚她的背时,她揉搓我的胸膛。我隔着布料触摸到她乳罩的背带。那是无肩带乳罩,为要配合她那细肩带短裙,其实是没有肩带,只是用两根像鱼丝般细和透明的塑胶縄子系住。

本来无心去探索她穿什么内衣裤的,可是我的手太灵敏,她的衣服又太单薄了,而那感觉委实大美妙,我竟忍耐不住,留不住手,让它贪心地抚摸那接近臀部的位置。

Amada好像知道我的企图,就在我的手即将要放在她的小屁股上的时候,扭动了一下身体,改变了我们相拥的体位,刚好让我的大手掌把一片屁股儿盖住。裙子太短,坐在我膝上,裙子就盖不住屁股了,所以,我差点就可以摸着她的内裤了!不过,那条小内裤的形状,已经如此这般印在我的手心了!

老天!这是女儿的屁股,我禁不住我的手,贪婪地摸索那像在七重天上的美妙……银幕上再惊心动魄的场面都不能吸引我了!

我闭上睛眼,享受着和Amada那么贴近着,相依着,享受着这从来未试过的甜密的滋味。她吻湿了我的衬衣,衣料贴着胸前,让我的肌肤和她的小嘴更贴近。我像喝醉了一样,不能自己!

这个小鬼头,在房里搞了半天就是为了穿戴这些。穿在里面我就不知道吗?

不用脱去她的裙子,凭触觉就能知道短裙下穿的是滚蕾丝边小内裤,与她平时惯穿的小女生内裤不同。不必看见就猜到是最性感的那一款。她由里而外的细心妆扮,就是为的是这个约会。

这个约会,到现在已经和原初所说的父女约会十万八千里了。我们好像都有所期待,不让这个约在散场时结束。但是,接下去能发生一些什么事?我说不出来。谁也说不出来!

我不知道Amada年纪那么小在想些什么?黑漆的电影院里,靠着银幕那幽暗的光线,我偷偷的看她,她好像知道我看她,仰起稚气的脸庞看我。她好像很享受这父女亲密的时刻,我们会心微笑了。

剧情急转直下,到了尾声。灯亮起时,她就会离开我的怀抱,这美妙时光将要就此终结。

我们愿意吗?我心里有点挣扎。而Amada呢?她明白我们正在做的是什么事吗?做父亲的那个我,明白这样做,是不对的。父女两个,正如恋人般拥抱,我正在她不觉时,偷偷的触摸她的身体—那些父亲不应该踫的部位。我甚至听到前排后排有人议论我,说那个男人三十多岁了,竟然泡一个未成年小女孩﹗看,那个小女孩不到十二岁……而另一个我,却如癡如醉的,和一个自己认为是最诱人,最性感的女孩打得火热。我相信别的男人会嫉妒我,能和我的女儿有个浪漫的约会。

三、情不自禁

我们都不明白我们正在做些什么。戏院的灯光亮起,我们仍然沉醉,不愿离场。Amada的脸伏在我胸膛,娇滴滴的对我说︰

「爸爸,我们的约会太好了,不要现在就完了。今晚,陪着我在一起,只有你和我。」

我也不愿意在这里就完了,Amada和我之间,正在有一些很奇妙的感觉,把我们拉得很近很近。我希望我和Amada能顺着那感觉再拉近一些,我想知道,我们可以一起走到那里。如果这感觉失去了,以后可能不会找回来。

於是,我对她说︰

「我的小甜心,你想我带你到那里去?」

「爸爸,你知道的。总之不要回家。」

我其实不知道。戏院清场了,我牵着Amada的小手,步出戏院,大堂空无一人。Amada衣衫单薄,戏院的空调把她冷僵了,我轻抚她的脸儿,问她冷吗?她拿住我大姆指,把它当做糖棒棒放在嘴里吮。那吸吮的动作,让我呼吸加速了。我觉得可以用这大姆指踫触她的唇儿,我轻轻的抵住它,它轻轻的吻我。我彷彿听到她心儿的跳动,我俯身,看清楚着她的样子。她就很亲热的投在我怀里,我的心扑通、扑通的也跳起来。在我们的脸相错时,唇儿差点相踫,但那轻轻擦过的那一刹那,擦着了电光火星。

我想,Amada年纪是不是太少了,让她长大一点才吻她。但我自少就吻她了,没有这种感觉。现在吻她有什么妨碍呢?是害怕这种美妙的感觉吗?老天,我们是在约会啊,让这个美丽的时刻跑掉,就不会再来,这是千载一时的机会,管她是不是我的女儿,或者她年纪有多小,我不能自禁地把她当做我的小情人,尝一尝和她接吻的滋味。

Amada原来期待着我的吻。我的她身上每一抚触,都触摸到一个女人的回应。我一揽住她的腰,她就闭上眼睛,把樱桃小嘴送上来。我搂住她,就吻她。她竟然懂得接吻,从她脸上的甜丝丝的笑容,和流露出来的兴奋,和我知道我做得对了。她齿颊微张,我们一吻上,她就吐出舌头,和我的舌尖儿相遇。吻上了她的小嘴,我就不愿意停。

因为如果我们的四片唇儿分开了,不要为这个吻向女儿解释—爸爸为什么会吻她。我们不像父女,像对情人了。她能说得出分别吗?这是她想要的吗?谁知道,她搂抱着我,先开口说︰

「爸爸,我以为看戏时,我们会接吻。」

「小鬼头,我们看的是恐怖电影啊。我以为你给吓坏了。」

「爸爸,我以为你不会和我接吻……」

「Amada,你是我约会过最性感迷人的女孩,我老早就想和你接吻,只怕场合不对,又恐怕你不愿意。」

「爸爸,你比别的男孩子更浪漫,更懂得关心人。你给了我一个最甜蜜的初吻。下一次,你应该带我去看些浪漫爱情电影,接吻会容易,是吗?」

「你的主意很好,下次由你决定看什么电影好了。」

我心释然了。但我关心的,才不是下次看什么电影。而是由这里,我要带我的女儿去那里。我们接过吻了,现在像情侣伴牵着手拍拖。我的心跳得愈来愈快了。我这个女儿,竟然教我心动。我们说着,走着,我的脚步领我走到一间高雅的酒店门前。我停了步,迟疑了一阵子。Amada却拉住我的手,把我拉进大堂去。

我要十足勇气,才能跑到柜台要了一个房间过夜。Amada急不及待的要上去看看我们的房间有多大。柜台的服务员朝我们这边看过来,看着我们像一对情人一样,手牵着手,跑进升降机。在升降机里,我们急不及待要香一口,她想也不想就回吻了我。我找到她的小舌头,软滑,香甜。我们彼此吸啜着,尝她嘴里的芬芳、甘甜。我会心微笑,从前常叫她做小甜心,原来她真的那么香甜。

房门一关上,我就紧张起来。Amada站着,不晓得我会怎样对她。她脸上把她的想法说了出来。我屏了气息,盯住我的女儿。她也看着我,期待着。

於是,阻止我的,只有我自己,我看着她,看她只是个少不更事,天真纯洁的小女孩。没用,一点也不能扑灭心中欲火。我提醒自己,她是我的女儿,我的亲骨肉,我不能踫她,也没用。我眼里只有一个我从未约会过的,最性感的女孩子。

老天不会饶恕我。

我拥抱她,她就扑进我的怀里。她的胳脯围住我的腰,把脸埋在我胸膛。我应该在这里叫停,但我就是不能。我身不由己的,看着我的手,把她裙子的一条细肩条拨到侧边。Amada抬头看着我,任由我裸露她。看着我把她另一条肩条也拨下来。裙子开始褪下来,我很小心的,把她的裙子拉下来,暴露了里面性感的内衣裤。我发誓,从未见过女人穿的内衣裤比Amada更性感。不可能的,她的身体尚未完全发育,还未有身材。可是,我就是那么想要她,想马上回家休了老婆,和Amada结婚。

四、玉女开苞

两父女面对面的,彼此相看的脱衣。Amada身上只剩下我还未替她脱的性感内衣裤,目不转睛的看着我把衬衣和长裤脱下来。我留意她的眼神,有没有给我的三角内裤裹住的大**吓坏了。那东西像头怪兽,变成庞然巨物,正待解除束缚,扑向牠的猎物。

「Amada,你害怕吗?」

她摇摇头。

我害怕,我们的关系快要进入一个新的境地,一切都会改变了。我害她会害怕。她说不害怕,因为她不知道害怕些什么。但我知道,我是她的爸爸。我将会毁掉我的生活,也会毁掉她的一生,更会破坏我的婚姻。

我再不能等待,要和我的小情人接吻。我们的唇片一旦相接,就紧紧的贴在一起,不能分开。我所有的顾虑,和内心的挣扎都跑掉了。我不顾一切的只想要她。Amada一定感受到对她的**和爱,我们好像阿拉丁和小公主,驾着魔氊飞行。世界怎样看我们,己没关系。我们只知道,活着是为着彼此。

我把Amada抱起来,她的膀子绕住的颈脖。一手承托着她的腰背,一手伸进她的小丁宇内裤,托住她的小屁股蛋儿,轻轻的捏。Amada知道我和她要做些什么事了。她不会不知道吧?

我们要做的事,是在床上做的。我把Amada抱到大床上,温柔地、体贴地把她放在正中间。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快快的把我的内裤脱下来,我那亢奋至极的**,解除了最后的束缚,我心情轻松了一点。我爬上床,侧卧在Amada身边,我不再去想别的,只想着要和Amada**。

把Amada脱光前,我再次吻她,吻她的脸,她的手,她的肩窝,和脚丫。她很信任我,把自己完全交了给我。她看着我的手,把她的胸罩解下来,然后把她的小丁字裤也扯了下来。我的小丫头就完全赤露,像我一样。

她小时候,我曾经替她洗澡,也和她一起在浴盘里洗澡。和现在这个感觉完完不同。那时,我抚触她,逗她玩,现在,我爱抚她,激发她对我的**。她的小**,己经挺起来。她学着,也踫触我的**,和她一样坚硬。我拿着她的小手,让她感受她**上的**,也让她的掌手抵住我的胸前。

Amada的年纪,能明白她的爸爸为什么会为她倾倒?那么温柔地爱抚着她,并且和她接吻呢?她我宁愿Amada不明白,因为她从没遇见过这件事。她只是躺在床上,雪白的肌肤释放出一色泽,在焚烧我。我胯下那巨大的东西,无处收藏,在她眼前舞动。她伸出小手,捕捉了它。我那个东西一落在她手中,我们的关系冲破了。因着那东西,她成为我的女儿,也是从那里开始,她成为了我的小爱人。

我不管我的东西是不是大了过头,她的小**容不容得下,就一寸一寸的插进去她两腿之间的最深之处。Amada闭上眼睛,装作享受。她在想什么?想着**的欢愉还是什么?她的处女之身必须给我撕裂,完全把我接纳到她身体里面去,快感才会送到。我的小情人未曾做过这些事情,这是我知道的。这是她的初夜。她愿意把第一次给了我,让我爱她。

我叫她抱紧我,又叫她放轻松一些,其实我的心情跟她一样紧张。我是和女儿做着爱,她是那么信任我,把自己交给我。我轻轻的推动,我不相信,我插到底的时候,她可以把我全根吞没。到了一处障碍,撞击了几下,在那里停住了,我听到我的小甜心连声娇呼,终於到位了。我看一看,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连根没入了她的小**里。

我抱着她,她张开眼睛看着我,在期待着。於是,我轻轻的抽送,她的眼睛半张半闭,眼睛向上,脸和在我胸膛紧贴着,吻舐着我的胸口和**。我不敢再使劲下沉,生怕压垮了她。她却无畏地迎上来,让我每一插都插到底。

噢﹗老天,Amada的「樱桃」,给我亲自摘了下来。

五、落在情网

我不相信,第一次约会,而且是和自己的女儿,竟然那么不堪,不能自己的陷入情关,把女儿变作情人。我那巨大的东西在Amada抽送时,我真心的对自己说,糟糕了,我宁愿每个晚上在我床上的,是她。

Amada不让我撤退,把我一定要留在她那**辣,湿漉漉的小**里。

她说︰

「爸爸,你留在我里面好吗?感觉太好了,比我幻想的更好。我每个晚上都做着这个梦,和心爱的人相爱会是什么样子的。我的梦想成真了,爸爸,你是世界上我能找到的最好的男朋友。」

不能相信Amada原来把我当做了她梦中的情人。那么今晚发生的事,不是偶然的了。但是,Amada是那么纯真,可爱,**的我怀里,我应该怎样待她。我在感受着她和我的身体这么亲密地联合着,并且想搞通自己对她做了什么的时候,她又说︰

「爸爸啊,你喜欢我吗?」

「傻丫头,爸爸不喜欢你就不会和你**了。」

「爸爸,我很爱你。」

「Armada,你要明白,我们这样做,会把你的肚皮弄大的。」

「爸爸,学校的性教育课早就让我学懂了。你知道吗?我最想做的事情,是为你生孩子。」

「Armada,不行。我们不能生小孩子的。」

这句话,是对她一片冰心的亏负。可是,我们刚做了爱,我把**灌注在她小**,并且满溢出来,如果那个爱的动作结成了生命的果实……想到这里,后悔自己什么防护的措施也没做,出了事怎么办?

Armada这个小鬼头注意到我面上的难色,附到我耳畔,悄悄的说︰大姨妈还未来过,我才放了半个心。但是,我的心情更是矛盾,因为做了个变态的爱。我对我的小情人体贴的说︰

「我但愿还未结婚,就可以以后和你在一起,让你为我怀个孩子……」

「爹地,这是我每个晩上做梦要发生的事。」

「但是,只能我们两个在一起,没有别的人,我才可以让你怀孕。暂时不可能,以后才说。所以,什么时候月经来了,一定要告诉我。」

「爸爸,你是不是承认了你是我的男朋友?我们以后会再约会吗?」

「如果你想的话。」

「那太好了。」她乐得大叫了起来。

「小甜心,你真的喜欢和我**吗?你不怕我弄痛了你?」

「做过了,才知道比听别人说的更好受。一定是因为你比别的男孩子更会**。谢谢你。」

时间不早了,我的小情人百般不情愿,我还是要把我的大**从她的小**里拔出来。血丝和**黏稠在她的大腿侧,我着她不要看,躺在床上,待我用纸巾替她抹乾净。我心儿痛了,看见她的小**,红肿了起来。KY没替她涂一些就插进去,而且忘记了一切的尽情**,真的没心肝。她那美丽的三角带叫我着迷,耻毛也没长出来,她是个小学生,是我的女儿,小小年纪,我就要了她,真的不知羞耻。不过,我还是受不住引诱,在那光滑细嫩的肌肤上,吻了一吻。

我们**相对,做成难以抗拒的试探。快把她抱起来,坐在床沿,替她把胸罩和内裤穿上,这令她看起来是更大的诱惑。替她穿衣服,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我那么笨,把这和女儿那么亲蜜的事情,都让了给老婆做。

她的眼睛,盯住我的胯下那摇头幌脑的东西,毫不生怯。我**着下体,在她面前,给她看一眼,我就兴奋。她愈要看我就愈兴奋,一股莫名的躁气从**正涌上心头。救命啊,我疯了。

老婆比我们先回家,在床上等我。她穿上性感的睡衣,糟糕了,那是她想**的信号。不过,幸运的是,她差不多已睡着了。我假装要睡,躺在她身边,待她睡熟,溜出去找Armada。她还没睡。她跪在床上,我们拥抱,情不自禁的,我们又接起吻来。她的小嘴唇,是那么香甜,她的津液,像醇酒一样,教我醉了。她每一吻,我都收到她的信息,她是多么的想要我,

我把手探里她的睡衣里,她的小**,尖了起来。我捧住她的小屁股,把她的身体紧紧的拢在我怀里。我对她说︰「我的小宝贝,今晚的事,不要让妈妈知道,她会妒忌我们,把你当做她的情敌,不放过你和我。明白吗?」

和Armada一吻起来,就不能分开,但是,家里有第三者,不能让她发觉我们这禁忌之爱。我的小情人不让我走,直至我答应下个礼拜再和她约会,而且,带她去商场买些我喜欢她穿的衣服,好在约会时穿。

我当然答应。替她把被盖严了,再在她嘴上深深的吻了,那当然不再是父亲和女儿道晚安的吻,而是—情侣难舍难分的吻。

六、欲火焚身

那一个夜归的晚上,其实己惹起老婆的怀疑。特别是她想**,而我没兴趣。

为了避免麻烦,我事事谨慎,唯恐破坏了我和Armada刚开始的恋情。

Armada害得我很惨,她变成一只小妖精,我的眼睛离不开她的身影。

而她的一双大眼眼,充满着**的看过来,食指含在小嘴里,当作糖果棒吮着。

我是一个成年人,抵抗欲念的能耐跌到零。我心里不安稳,老是打算怎样讨好家里这个小女孩。

老天啊﹗她是我的女儿,年纪实在太小了,我却把全副精神用来和她谈恋爱,等待着再约会的日子。我一下班,就回家去接她,跟她跑到最大的时装店。店员告诉我们,没设童装部。我告诉她,不要紧,只要合穿就可以。Armada专门挑那些最性感的、最诱人的裙子和内衣裤。她还想要买一套比坚尼泳衣。那个好事的店员老是对我说,说那些款式不对。Armada心里有主张,我也不理会,任由她对我们侧目。

Armada带了几件衣服到试身室,我在外面焦灼地等待,因为店员的目光不好受,以给我评头品足,不时与同事耳语。看来,她们好像老处女,更像是寂寞的怨妇,羡慕我们了﹗一会儿,Armada从试身室里面,叫我进去看看,教我心儿怦怦然的时刻到了。

Armada原来要我看看她挑选的小内裤,问我喜欢吗?她暂时没有玲珑浮凹的身材让我看,教我着迷的不是她身上的肉,而是配搭起来一身鲜嫩。裸露出来的细嫩的肌肤,和两裸尖尖的**,在微微隆起的胸前,已经让我垂液欲滴,简直要了我的命。等候着机会,把她两颗小樱桃再次含在嘴里品尝。

Armada说︰「爸爸,你看看,这样配搭着,短裙和小背心,不戴乳罩,不反对吗?」

她一边说,一边穿小背心。小**清楚的在突现了出来,而短裙勉强盖住了她的小屁股,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那么单薄的布料和那么短的裙子,她妈妈一定不让她买的。她在猍小的空间里,打了一个转身,让我看一看她。

Armada问道︰「好看吗?你喜欢吗?你会买给我吗?」

我说,没问题。Armada高兴得跳起来,攀住我的脖子,说了一声谢谢,就和我接吻。我捧住她的小屁股,好叫她的唇儿凑近我。她身子轻盈,但是不住的扭动身子,和我的身体斯磨着,来感觉着我有多想要她。我太紧张了,站得不稳,摇摇恍恍,东歪西倒想Armada想了一个礼拜的结果是︰只要一踫她,我的**变得坚硬无比。Armada好像知道我在打她什么主意。我把她的小内裤拉下来的时候,她帮忙我解开裤头,把我困着叫苦的**解放出来。

我心里想,Armada为什么那么想要我?看她攀附在我身上,和我热情地接吻,把我认定是她的情人,和我干着情人做的亲密事。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和她一次约会,就不再管是父女关系,更忘记了年龄差距,和她热恋。就是彷佛有一团火,燃烧着我们,把我们两个身体融铸为一。她闭上眼睛,让我吻她,爱抚她,并配合着我,紧紧的搂住我,让我**的时候,**不会打滑溜出来。

我们一定是把试身室摇动了,**的声音也沈不下来,当我们进入**时,门外那位售货员等得不耐烦,拍门说︰

「先生,你们在里面没事吗?要帮忙吗?」

「没事,没事,我们快好了……快好了……」我喘气嘘嘘,搭了她一句。

就在那一息间,我们都来了。我的**灌注Armada的小**时,她仰起脸儿,面上发光,教我相信,她已得着她想要的爱。

Armada说︰「爸爸,刚才**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很幸运,我的同学没有一个能像我,有个那么可靠,稳重的情人。但是,我害怕只是一厢情愿。

爸爸,你再说一次,你真的肯做我的情人吗?」

「小鬼头,我们刚才做的事,不是说明了一切吗?我告诉你,我找不到比这个更好的感觉。」

「我想,我也是。虽然我没跟别人做过爱,但我敢说,你最会**。」

我猜,和女儿**,能有这般兴奋和满足,我自己不能解释。我不只是欲火焚身,简直是欲火攻心了。

我们整理好衣服和头发,若无其事的打开门,从试衣间走出来的时候,有几双带着羡慕又带着疑惑的眼光,向我们扫射。她们肯定,我们是一对忘年的情侣了。而她们可能在我们身上搜寻一些证据,确定我们在房间里面搞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