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山村小站之玉儿嫂 > 全文阅读

正文 岳母

岳母


我和岳母之间的性关系是非常美妙的,我和岳母发生“关系”实际上是两人主观的,心照不宣的意识行为,这种愉悦的母子“关系”,也许是上天的安排吧,也许是我和岳母的前世缘分吧。

我与我老婆从大学就认识了,当兵的时候常常要北上看她,每次都住在旅社里。

自从岳父知道以后,她便要我老婆告诉我去她家睡不要浪费(她家有四间房间,平日岳父当警卫晚上不回家睡觉,所以可以空一间房间出来)。

于是我就顺利睡在岳父的房间(我住她家这段时间,岳父跟岳母睡在一起),每次我都利用她们睡觉的时候,偷偷的跑到老婆房间,老婆会将被子掀开,让我钻进她的被里,两眼发浪的直向我凝视。

这时我开始半按半摸的按摩着老婆的**,我把腿放到老婆的身体下,让她的屁股抬起来。

于是我又把她的内裤拉下来,开始玩起老婆的**来,我不时地把手指伸入老婆的**里,她的**也弄了我一手,于是我一鼓作气的脱下她的内裤,也把她的上衣也脱了。

这时我的**已经坚硬好久了,似乎要撑暴内裤了,我也迅速的脱去了衣裤,光着身子扒上了床。

我抓着老婆的**和自己的**不断的摩擦,亢奋的感觉让我全身蔓延着,我手握着坚硬的**朝老婆的**插去。

随着**的插入老婆呻吟的更大声了,我快速的抽动着**,而**也灵活的在**内上下活动着。

老婆的呻吟也有节奏的跟着**的抽动而变化,不多时**内射出一股淫液,淫液射在我的**上,我全身一阵刺激。

此时,我发现门外好像有人偷窥,虽不知道是谁,不过相信她即可能全程看着我老婆被我奸淫的过程。

隔天起床,我再吃早餐的时候,岳母一直要我多吃一点,这样才有体力,应付平日部队的活动等等的话。

虽我不知道是否是她在窥视,但也引起我的注意,真想能有机会把岳母勾引上床,让我能疯狂的操她,玩弄她。

于是我开始每次跟老婆怍爱的时候故意不把门全关上,留下一点空间让她窥视,或是故意穿宽大的裤子让她看我**等等,一些方法来让岳母难以忍受。

这样子过了几个月,我发现岳母也注意到了我对她的引诱,开始上钩了。

不时的对我作出一些淫荡的举动,开始询问我是否有跟我老婆的互动,或是她开始只有我们两个在家的时后,中午睡觉不关她的卧室门,有意无意穿的很清凉,让自己曝光等等。

有一天,我因前一天跟老婆在我房间**,所以没起床吃早餐。

忽然有人进了我的房间。我背对着房门,没转过身来,听到岳母轻轻的叫我的名字,我翻身起来相互看了一会儿,我把被子掀开要她上床。

她看了我一下,便到挤到床上来,我们盖在被子里,我故意用身体在她身上摩擦,她没反对,过一会儿我大胆的将裸露的大腿攀上她的大腿,直接用我的**顶擦她隔着三角裤的阴部。

岳母忽然说:「虽然。我常看见你跟我女儿**,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在床上与你**。」

我一听大喜,再抱住她的粉颊一阵狂吻,然后再吻上她的红唇,她「哦哦」

的呻吟着,将香舌伸进我的口中,我先吸吮一阵后再将舌头伸入她的口中,我觉得它比我还会吸吮。

我将一手伸入她的衣服中,摸着真真实实的**房,真是美极了!又滑又嫩还有弹性,两粒奶头被我捏得硬了起来。

「嗯!不要这样嘛!快放手……」

岳母把我的双手用力推开,娇喘呼呼的道:「子强!你怎么可以这样呢!」

她嘴里虽然斥责着我,可是没有生气的样子,大概是被我摸得很舒服。

「你知道吗?你的**比你女儿的大;我好想要吃你的奶。」

岳母娇羞满面的说道:「不行!」

「为什么不行?」

「伯母的奶只给伯父吃,还有我的儿女们在小时后吃!怎么能给你吃呢?你又不是我亲生的儿子!」

「隔开您儿女不说,它们都已经长大,为什么还给伯父吃呢?」

「他是伯母的丈夫,他要摸要吃当然给他嘛!」

「为什么他要摸要吃呢?」

「你呀!小小年纪就不学好,真像只色狼!」

「好啊!伯母骂我是色狼,我就做只色狼,把你这只小棉羊给吃掉!」说着我一手去攻击她的**房,一手深入她的两腿之间三角地带,毫不客气的伸进三角裤里面,摸到了一大片阴毛。

上身一阵闪躲,双腿夹得紧紧的;我怕被她逃掉前功尽弃,而更加大胆的进攻,连忙把她衣服钮扣解开,然后再把衣服拉起来。

啊!丰满略微松弛的**,微黑色的大奶头,真是迷人极了。

我抓住一个丰满的大奶又揉又捏,同时含住另一个,用舌头舐她的大奶头,不时的吸吮咬着大奶头的四周。

大约五分钟后她要脱我的裤子,我就任由她脱下我的内裤,她竟低头将我的**含进嘴里吸吮起来。

一下子就涨得她的嘴巴几乎含不住了,岳母一边含着我的**,一边拉着我的手去脱下她身上的衣服。

而我也将内裤褪到脚踝,露出两腿间倒三角形的阴毛密布,身材虽不如老婆,但多了成熟女人的风情让我着迷。

我的手指沿着她那条裂缝来回抚弄,顺着她流出的**,发出「滋滋」的声响,她那阴毛杂乱无章的堆集在一起。

右手继续在阴毛中前进着,小手指踫到了**,我慢慢的把弄着yīn蒂,并不时的将手指插进她的**里,我也慢慢的在她丰满的**上不断揉戳着,并用嘴不断的吸允着两个**,岳母的呻吟声越来越急促了。

我听听的跟她说:「让我把**进你的小肥穴里去痛快痛快好吗?」

她急忙说:「那怎么行呢!我除了你伯父之外,从来没有给别的男人弄过!」

「好伯母,请您把手拿开,让我玩一下嘛!您看!我的**胀的难受死了,拜托!拜托!」说罢我急忙扒开了岳母的双腿,用中指不停的向更深处挺进。

不一会儿中指已经到了**尽头,我感到无比的兴奋他要把手指插入子宫内,但手指似乎已经不够长了,我的中指在**内不停的上下抽动着。

此时沉醉中的岳母不由自主的随着手指的抽动摆动着臀部,迎合着手指的抽动,嘴里的呻吟也一刻不停。

这时我觉得是时候了,于是将**慢慢的插进岳母的**里,我感觉她的**有点紧迫。

于是抽出**,挺起身子,再一次进去,就很顺利的深入了,温热的肉璧包裹着我的**,一阵阵热电流不断由下体涌上。

我一边俯下身来玩弄与吸吮她的**,一边慢慢的来回抽动,渐渐地,我增快冲刺的节奏。

岳母也更加淫荡的叫着:“哦……哦……你好大的**……太硬了……喔插的伯母下面都没空隙……果然还是年轻人的好…**好涨……舒服……阿姨被干得……太舒服……快……快……又顶到花心了……我……爽的快死了……哎……

唉……”

我的**在岳母的**里,不停的**着,感觉到它是越来越湿;她的呻吟声,越来越高亢。

这时候的我有些奇怪,我为什么会突然提到老婆的事情,然而岳母双手紧紧的勒着我的背部,仰起上身不断的颤抖:“不行啦……要泄……泄了……喔……

喔……”

我感觉到**中一股湿热喷向我的**,紧窄的**剧烈的收缩着,**就像是正被一个小嘴不断地吸吮着似的,我忍不住又是一阵猛烈的抽送。

我一边吸着她的**,一边插弄着她的**,渐渐的,我也感到一股热流急欲冲出,**愈凶,**愈快。

倒在床上的岳母,呻吟声又渐渐地高亢:“不行了……我又要泄……哎哟…

…不行了……又泄了……不行了……我要死了……哎……唷……喔……”

一种从来未有的快感布满全身,我顿时感觉全身发麻,滚烫的jīng液像火山爆发般的,用力的射进她的体内。

事后我拥抱着岳母,「今天我又发现一个秘密。」岳母俏皮地说。

「什么秘密?」我瞪大眼睛不解其惑。

「就是你那大**比你伯父来得又长又粗,把我干得死去活来,让我泄了三次,好爽,好痛快,好刺激…你伯父每次都不过十分钟就交货了,我还没来得及享受,他就倒头大睡,唉…」说完,她的脸红得像个害羞的小女孩,把头埋在我的胸膛里。

「哦,怪不得,我刚插入时好像不那么紧,怎么越往里越紧,原来如此,伯母的深处还没被开发,花心还没被伯父摘去,那…那我以后可以经常干你,让你满足,填补你内心的空虚?」我怜爱的抚摸着她的秀发。

「好,好啊,你以后可以随时干我,插我的**,我要你做我的丈夫……老公,让我做你的性伴侣」她兴奋得双眼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自从跟岳母做过爱后,我到他家的时候,总是除了跟老婆**以外,还要满足她。

有一次,大家都去上班上学只有我们两在家,我们在客厅聊天。

忽然我把小**拿出来,随手把她抱转过来,跨坐在两条腿上。

岳母低头看一了我一眼大**,又红又粗的**,让她产生一股昏眩,目光在也无法移开,一直看着我抓住自己的**,慢慢的上下活动着,另一只手摸到岳母的三角裤,轻轻的揉压她的yīn蒂。

这样子岳母跨坐在我腿上,一来岳母的三角裤直接压在我大腿上,而是悬空在我两腿腿间,二来岳母两腿张的更开了,也让内裤里的裂缝张开,感觉到充血的yīn蒂正一张一合,急需要被抚慰。

岳母抬起头和我目光相迎,我另一手抓着她的手背,将岳母的手放在她自己的三角裤上。

我的眼神向她示意要其自慰,我牵着她的手在三角裤上摩擦,岳母受到这样的刺激,以及**的需求,我不自觉的开始隔着内裤,搓揉自己的yīn蒂,(这是她结婚时近三十年,第一次自慰)。

「啊……啊……」虽然是自己抚弄自己,但岳母还是忍不住发出呻吟。

我一边要岳母另一只手,套弄我的小**,岳母一直一上一下的帮我套弄着,我不自觉的发出满意的呻吟。

或许我满足的呻吟声音,让岳母受到鼓励,对我套弄得更加努力了,而我一只手用力的压揉她的**,用手指捏夹她的**,然后用另一只手直接覆盖住她的阴部。

虽然隔着三角裤,但我有力的手指,比起刚刚她自己的爱抚,更是一种强而有力的刺激。

她全身颤抖,强烈的快感让她几乎停止帮我**的动作,我摩擦她下部的动作越来越大,一阵阵快感直冲她的身体。

原本握住我小**的手,现在正紧紧的抱住我的肩膀,最后忍不住快感侵袭,双手紧紧的搂住我的脖子。

这也贴近我和岳母的距离,我感觉到我的**正顶住她的小腹,我顺势环抱着岳母,然后将手从岳母的臀部中间穿过。

持续的戳揉她的yīn蒂,但是这样的角度让我的手指直接的触摸到她的穴口。

过了五分钟从下腹溢出一股股洪流,从她全身一阵颤抖,我知道她在我的**下,达到了**。

仍然处于兴奋状态的我,并没有放过岳母依然爱抚着她全身的每一寸肌肤。

「伯母!舒服吗?」我在她耳边轻声的说。

瘫在我身上的她,低头轻咬我肩膀肉一口,表示回答。

**过后,她全身的肌肤还是处在兴奋泛红的状态,我享受轻抚岳母的感觉,我的小**仍旧**的顶在岳母的小腹。

忽然我说「哎哟!好痛。」明明不会痛,我还是装做很痛的样子。

「你这根好大啊。」岳母将身体坐正。

而岳母经历了**的快感,让她在我面前不再矜持,取而代之的是身为人妇的成熟。

我注视着我的**,轻声的吐出心中的想法,「握起来感觉怎么样?」。

我一边说,一边又把她的手拉过来,她很自然的握住我的**,并且理所当然的套弄着我的包皮。

「好硬喔,跟怪物一样。」她一边套弄一边说出自己的感觉。

「肾亏才不够硬,我这根很有档头,你不是有享受过。」我得意洋洋的说。

但这让岳母联想到她老公那就软软的,跟我的这根就有天攘之别。

我接着我把岳母像玩具一样翻过来,让她双脚着地趴在茶几上,将她的衣服及胸罩脱下,我从背后抬起她的左腿,拉开她的内裤,将**的小**进出她的**。

她重心有些不稳,但很自然的用腰部调整,在里面潮湿且温暖,毕竟不是青春少女,但收缩的功力弥补了一切。

在抽送了一阵子后,我把她抱到床上,正常位、老汉推车、观音坐莲等等,她显得纯熟老练,而我也很惊讶今天的情形。

她在上面扭腰,**不规则的上下震荡,香汗像下雨似的滴在我胸膛上,那浪劲让我怎么也无法跟平常的形象联在一起。

我被她弄得想爬起身来,她却用双手抵住我胸膛,我受了这刺激,双手由撑着双峰下移到细腰,又是一阵猛烈的上挺。

「喔……喔喔……」她索性将双手往上勾在背后,将脸上仰闭上眼睛享受。

终于我受不了了,我把她翻倒,抬起她的右脚跨在我肩上,作最后一次也是最猛烈、最深入的进攻,「不要射在里面」她也警觉到了我要射了。

我要她把嘴张开,但岳母却不愿意把嘴张开。

「快……我快射了……快……」我逐渐加快,快无法控制了。

她无可奈何张开小嘴,说时迟那时快,我赶紧拔出来,右手抓着插入她的小嘴,紧接着一股灼热乳白的液体激射而出。

灌满整张嘴,她含着我的小**已无法说话,嘴角流出白色浓稠液体。

她想吐出来,我却硬把她嘴角上的精华再送回给她进补,直到确定她全部吞下后,我才瘫在她身上喘息。

我们又休息了一会,岳母走到我的桌上去拿面纸来帮我擦拭着**,而我则是用嘴及舌头去清理岳母的**周围。

我们也互相服侍着对方穿上衣服,又一起清理房间,岳母换掉了床单并急忙拿去用冷洗精清洗干净,晾了起来。

之后,我们一起坐在客厅,吃着我从外面买来的便当,看着电视剧,亲蜜的聊着天,一直到岳父下班回家,吃了午餐才各自回房间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