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最原始的欲望 > 全文阅读

正文 母鸡情

母鸡情



若不是在网上,我绝对没有勇气向大家讲述自己青年时代那段让人羞于启齿的奇特性经历,那就是与母鸡**。

以前,我一直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最另类的人,没有人会与我做同样的事。但在网上看网友的文章,我发现了与我有相同经历的人,尽管不多,但确实是有。

今天,我也把过去的那段经历讲出来,不为交流,不为炫耀,也不是为了忏悔什么,只为把自己深埋于心底的秘密讲出来,寻求一份解脱。

童年时,我在农村外婆家长大。那时,农村没什么好吃的东西,家里那几只下蛋的母鸡是我唯一的营养资源。于是,在鸡蛋供不上我吃时,性急的外婆便时常捉住那些母鸡,抠抠鸡屁股看有没有蛋。没想到这简单的举动却让我长大后误入岐途,为我一生留下了奇特的经历。

我在很小的时候,两股间那个奇特的小东西便总让我感到兴奋,我朦胧感到:这东西虽小,但将来必有大用。于是,没人的时候便不自觉的掏出来玩赏,每当这时那东西就会变得硬硬的翘起来。

大约在岁那年春天的一天,家里只有自己一人,我便的习惯性把那小**掏出来玩赏摆弄,小**渐渐地硬了起来,再玩一会儿,又渐渐地感觉很无聊。

这时,一只母鸡闯进我的视野。也不知出于什么想法我竟一手捉住了那只母鸡。我把母鸡捉在手里,便想起童年时外婆抠鸡蛋的情景,于是也把手伸向母鸡的屁股,没想到这只母鸡竟主动翘起尾巴,露出了它的屁股。

霎时,我一眼便看见了它蠕动的膣道!可能是它奇妙的蠕动吸引了我,我看着看着,心中竟产生了一个奇特的想法:把自己的小**胬进去,一定很好玩!

想到这儿,我便捉着这只母鸡躲进厕所(因为这里很隐蔽)。我一手抱着母鸡,一手退掉裤子,便露出了小**。那时,我的小**又细又白,似乎能捋出一个红红的圆头。

我掀起母鸡的尾巴,露出它的膣道。它的腔道在有节奏的蠕动着,我把硬起来的**顶在它蠕动着的腔道口上稍一用力,**仿佛被吸进去一样便胬进了母鸡蠕动的膣道里。

我忘了插进去有多深,只感觉小**在胬进去的同时,顿时进入了一个异常火热的境地!瞬间,胬进去的**似乎欲被熔化了一样,这种感觉让我紧张得几乎窒息了,我的心狂跳着,小**,甚至全身都禁不住得颤抖起来。

我本能的将小**从母鸡体内抽出来,但仿佛失去控制的小**仍就疯狂的搏动着向外喷射出许多稀稀的白色尿水。我扔掉手中的母鸡,狂跳的心好久好久才慢慢平静下来。

这就是我第一次与母鸡的经奇特历。如果说,第一次与母鸡**是一次意外或让人恐慌的游戏,但这次奇特的体验却在我心中留下了无穷的回味。记得这以后没多久,那次奇特体验带给我的恐惧渐渐淡忘,但那一刻新奇而又兴奋的感受却常常让我想起。

终于,我又与母鸡做了第二次、第三次这样的事。现在,我已忘记了第二次的感觉,但多次以后,我渐渐习惯了**胬进母鸡膣道后疯狂搏动的感受,再也不觉得恐惧或惊慌了。这以后,每次与母鸡**我开始将那些喷射而出的尿水射在母鸡腔道内,直到心情平静后再将**抽出。

就这样,伴随着一次次这样的体验,我又度过了两年的时光。回想起来,当时我并不懂什么男女之间的事,之所以这样玩,只是觉得新奇、刺激而已。

我真正长大,是在13岁。那年冬天,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射出了jīng液。当时,看着那滩浓浓的东西,我很害怕。但不久之后,我便懂得了真正意义的**,知道了那是每个成年人都有的jīng液。

以前与母鸡玩那种游戏时喷出的那些白色的尿水,其实也是shè精反应,只不过由于自己身体尚未发育成熟,射不出jīng液而已。这以后,我的体内开始萌生出真正的**。

同时,我感觉自己两股间的那个东西也不再是原来的那个小**了,跟以前相比,它变得愈来愈粗,愈来愈长,愈来愈壮,这时我才知道它真正的名字原来叫**。

当时,我的**冲动总是来的非常强烈和频繁。每次冲动来临时,**总是高高的翘立着贴向小腹,前端圆圆的**变得更加突出,胀大。

随着冲动的持续还可以看到从里边源源不断地涌出许多透明却又滑润的液体。每当这时,便是倍受煎熬时候,我似乎觉得身体的每个毛孔都在冲胀,浑身的血液似乎都集中在勃起的**上,不冲出来势不罢休。

这时,我才真正体会到母鸡以前给我的快乐是多么的珍贵和美妙,于是,象过去那样和母鸡**便成为我唯一的选择。

我捉到一只母鸡,退下裤子,把母鸡夹在两股间。我把高高勃起的**按下头来,这时**内仍在不停向外涌出滑润的液体,使**变得非常润滑,我将突起的**抵在母鸡膣道口上,那蠕动的膣道便奇妙地将我的**自动的吸了进去。

随即,一股暧流便通过**涌向我的身体。我看着被母鸡膣道逐渐吞没的**,轻柔的向前挺动身体,勃起的**便继续向母鸡腔道深处挺入。我并没有虐待这只给予我快乐的母鸡,在**深入的同时,我时刻关注着它的反应。它看起来很平静,默默地承受着我的插入。

终于,深入的**感觉到一丝阻力,我便立刻停止了前进。顿时,那种奇妙的热流和异样的快感便通过**源源不断涌向我的体内。它的膣道仍在有节奏地蠕动着,象婴儿吸奶般的吸吮着我的**。

我闭上眼睛,贪婪地享受着这个小生灵带给自己的快乐,觉得与这小小生灵已融为一体。随着时间的持续,快感逐渐占据我的整个身体,心象野马般的奔腾着。

我将**抽出些许,再轻柔的插入,很快便迎来了那最快乐的时刻,我的**在母鸡膣道内轻轻搏动着,炙热的jīng液,一次次喷涌着射入母鸡膣道深处。母鸡,看起来仍很安静。

我不知道它此时的感受,但它似乎也在静静的体会着这快乐的时刻。终于,我的jīng液射完了,疯狂的**渐渐停止了搏动,慢慢地被母鸡蠕动的膣道挤了出来。

我轻轻地把母鸡放开,擦试一下浸满jīng液和母鸡**的**,疲惫地依靠在沙发上,身体象虚脱了一样,狂跳的心好久才恢复平静,而方才的冲动、紧张和煎熬更在瞬间化作烟云飘到九天云外。就这样,在这个激情涌动,却又无可奈何的青春期,母鸡成为我心爱的伴侣。

那些日子,我几乎每星期都要与母鸡做一次这种**游戏,一直到18岁,母鸡陪我度过了无数个难熬的时刻,给了我终生难忘的快乐。

再往后,我的身体已完全长大,勃起的**已更加粗壮,母鸡小巧的膣道终于再也无法满足我的冲动和**,母鸡与我相伴的生命里程便从此结束。回首岁时初次意外的游戏,到18岁,母鸡总计陪我度过了10年时光。

今天,我已结婚成家,有了正常的性生活。但回想过去的那段时光,却仍然让我怀念。我知道自己也许属于变态,但生命的历程已经如此,犹如曲折的河流,奔流到海,无法复回,无法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