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最原始的欲望 > 全文阅读

正文 母宠物‘阿黄’

母宠物‘阿黄’



‘阿黄’并不是一位窈窕淑女,它只是邻居家养的一条普通的母狗。

故事发生在12年前。那一年,我23岁,可依然没找到女朋友。体内强烈的**常常把我折磨地彻夜难眠,坐卧不安。

一天下午,‘阿黄’来到了我的家里。它是邻居家养的一条母狗,但跟我却是好朋友。那天,‘阿黄’见了我似乎非常高兴,当它摇着尾巴围着欢快地我团团转时,我无意瞥见了‘阿黄’两股间竟向后突起一个非常滋润的源泉!

那是什么?我非常好奇。于是乘人不备,便仔细地看了看,原来竟是‘阿黄’的**!

我心里不禁掠过一次疑问,因为我记得‘阿黄’的**似乎总是干瘪瘪的,从来没有如此滋润过。后来,我猜想‘阿黄’可能是到了发情的时节。

其实,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曾和家里的母鸡玩过**游戏。那时,尽管我还不懂事,但**插在母鸡**里却觉得非常新奇和舒服。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越长越大,母鸡便不能再适应和满足我的需求。于是,冲动时便只有靠「双手」度日,但那单调又重复的动作又常常让我觉得枯燥无味。这次,对‘阿黄’的意外发现,再次勾起了我对**的渴望!

几天之后的又一个下午,‘阿黄’再次来到了我家,它看起来仍是那样兴奋,一见到我,使摇着尾巴围着我团团乱转。这次,我又看到了它两股间突起的**,不仅更滋润而且更丰满,就像熟透了的蜜桃一样,裂开一条缝隙,并向外淌出蜜汁!我看着看着,心里便产生了一丝邪念。

我想:一个女人的**可能也不过如此吧!就这样,在这天下午我心里便对‘阿黄’有了想法。带着这种想法,天渐渐地黑了,我的**也更强烈了,‘阿黄’也恰好又来了。

晚饭后,我换上一件齐膝短裤,光着膀子独自散步走出家门。‘阿黄’似乎明白我的心思,它竟悄悄地跟在我的后面,与我若即若离,一起来到了村头一条寂静的小路。

那时,正值初秋季节,暑热依然很厉害,地里的庄稼也正茂盛。我在路边的一片空地坐下来,浓浓的夜色和茂密的庄稼顿时把我淹没在一个秘密的世界里。

‘阿黄’也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停下了。我坐在地边,隔着裤衩掏着早已勃起的**,轻轻地撸动着,冲动在瞬间便更加强烈了,冲涨的**里开始涌出了兴奋的粘液。这时,我看了看一边的‘阿黄’,心里却陡然产生了一份自责。

「为什么要打‘阿黄’的主意?」我在心里责问自己。

「……我对性真的太渴望了,做为万物之灵,用它发泄一次又有什么不可以,再说‘阿黄’可能也很需要。」我在心里自言自语。

终于,**淹没了理智。我向着一边的‘阿黄’轻轻地吹声口哨,‘阿黄’也看了看我,便跑过来站在我旁边。我伸手摸了摸‘阿黄’滋润的**,真的很滋润很丰满,我真的决定要和‘阿黄’做了。但让我忧心的是‘阿黄’会配合我做吗?虽然平时它和我是好朋友,但这时它稍一反常就会对我造成致命的攻击!

于是,我继续用手试探着,看着它的反应。但‘阿黄’看来很平静。我的胆子渐渐的大起来,便进一步分开它两片饱满的**,并试探着将一要手指伸进它的**。‘阿黄’看起来仍很平静。我的手在它的**内轻轻转动着,感觉很宽松,觉得它的**完全可以容纳我冲动的**。

我真的决定要做了!我跪坐在‘阿黄’的身后,掏出**,将**抵在它的**口上想插入进去。但与自己的身体相比,‘阿黄’显得太低矮,这种体位很难协调。

于是,我将‘阿黄’按倒在地,仰卧起来,俯身压在它的两股间。‘阿黄’开始对这种姿势似乎不有些愿意,它的身体轻轻地挺动了两下,但在我的温柔抚摸下它还是安静下来了。这时,我再次掏出自己激情勃勃的**抵在‘阿黄’滋润的**口上。我的**头上早已涌溢出许多冲动的粘液。

记得性专家说,这些液体的出现,标志着男性将**插入女性**做好了生理准备。于是,随着我轻轻向下挺动身体,我滑润的**的便在‘阿黄’的体内峰回路转,最后以某种全新的角度执着地挺在‘阿黄’的体内。

在我感觉完全插入的时候,‘阿黄’再次轻轻地挺动了一下身体。我屏着呼息,无声但执著地按住它,‘阿黄’似乎理解我强烈的需求,终于又顺从我。

让我意外的是,‘阿黄’的体内似乎并没有我想象的那般火热。我的**在它的**里感觉凉凉地,爽爽地,但我的心却紧张地砰砰砰地狂跳不停!我竭力地屏住呼息,无限贪婪地体验着这奇异的时刻!

就这样,时间又过了片刻,‘阿黄’的**似乎愈来愈紧。我真的担心随着时间的持续,‘阿黄’的**会将我的**卡在里边!于是,我轻轻起身将**抽出。

‘阿黄’似乎对我的体外shè精感到意犹未尽。这时,它仰起身来不断地舔舐着自已的私处。其实,我的**也根本没有得到满足,仍然玩强不屈的挺立着。无奈,我只好站起来,继续用手撸动着冲动的**。

就这样,在浓浓地夜色下,在茂密的庄稼地里,我纵情的撸动着冲动的**,一次,二次,三次,终于迎来了火山爆发,岩浆喷薄的时刻!

这就是我与‘阿黄’的一次**,时间虽短,刻骨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