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最原始的欲望 > 全文阅读

正文 发情的母猪

发情的母猪



我以前的家,靠近铁路。在铁轨与家之间,有一片空地,我所认识的一位退休老人,就在这片空地上盖起了猪圈,搞起了养殖。圈舍共两间,养有两只小母猪,猪圈旁是一间供人做饭和休息的较大的房子。老人的儿子还弄来一只半大的公狼犬,便于给老人做伴和看门。

原本和老人只是认识,关系不是很深。只知道他和他老伴在一起时总伴嘴,夫妻二人就象是仇人。老人虽说已有六十多岁了,而且肩膀上总是顶着一个光头的头颅,但精神挺好。有人说,老人和他老伴在一起时总伴嘴,是因为他那方面太强的缘故。具体情况如何,我等外人是不太清楚的。

因为我家与老人的「新家」距离较近,我时常从后窗户里看到老人、狗、有时跑出来的猪,也常常听到老人的吆喝声、狗吠声、猪哼声。

大概是老人开始养猪后的六、七个月,有一天早上,我感觉到了猪叫声的不正常,好象是猪猪被撵来撵去的哼叫声。好奇的我从窗户里住外望去,只见那只已完全长大的狼犬,在撵一只从体形上看已是大猪的白猪,那只猪被狼狗撵得在猪舍前来回的跑,而且那只狗还有爬跨动作,只到老人出来把猪赶回猪圈。

那天傍晚,我第一次走近老人的养殖场,老人显得异常热情,又是问我吃了没有,又要请我坐,还用一次性塑料杯倒上开水请我喝,我觉得和他一下子拉近了距离。

我随口说了说早上狗撵猪的事,老人告诉我:「狗开始发情了,而猪却还没有,狗想上猪,猪自然不干,可能还要等上两三个月,猪才能发情,到时再找公猪配种,下了猪崽就可以卖,自己手头就会宽裕一点儿。」

「狗想上猪?」我觉得很诧异。

老人回应我:「是的,这没有什么稀奇的,到时你可以来自己看,看狗搞猪。」说这话时,我从老人脸上看到了一种狡黠的笑!

于是,在以后日子里,我没事就住老人那儿跑,并且还不时不时的拿上一瓶白酒与老人套近乎。我看到了狗被拴上了,猪儿在圈里。

二、三个月过后,我与老人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我们常在一起讲带色的故事,讲驴与马、人与动物的交配,我们等待着那两只母猪发情时刻的到来……

有一天,我正在和老人喝酒谈天,老人告诉我:「猪发情了,两只几乎是同一时间。因为白天老人在给猪喂食时,发现猪的食欲不是很好,用手摁了摁猪背,猪都一动不动,今天就让狗和猪呆在一起,让我看看西洋镜。」老人说完,就把狗牵进一间猪圈里,让我帮着用两只手摁在猪背上,他把狗放到猪屁股后,让狗用鼻闻猪的外生殖器。

狗也真是经不起任何挑逗,还没闻几下,其狗鞭红红的小尖头就开始冒了出来,不一会儿,就住猪身上扑。较细长的狗茎在猪的屁股上撞了几下后,没费多大事就捅进了猪的**,开始急剧的**,并且显得气喘嘘嘘,那只母猪,可能也等着这一时刻,不仅一动不动,还不时地满足地哼几声。

狗的**速度更快了,狗茎也开始变得粗大,让人很担心如此粗大的东西怎么进得去猪的**,可狗茎在猪的**里进出自如。

我特意和老人换了下手,他摁着猪,我趴伏在狗的后下面,用手扒开狗的尾巴,看到了狗的蝴蝶结突起,也看到了狗开始shè精,因为狗与猪并没象狗与狗交配时连在一起,有不少狗的jīng液从猪的**里流出,并且狗也从猪背上掉了下来,但狗茎却依然红红的、硬硬的吊在狗的肚子下。

我看得**也开始发硬,我发现老人的下面也有一个突起。我知道我俩都被情景所感染,可没想到老人却说:「我也搞搞猪,要不憋得难受!」他边说边扒下了裤子。

我看到老人的那个东西比我的还大,硬硬的,就象是一个有点弧度的香蕉。我只好再次帮着用手摁着猪背,看到他的**直冲猪的**而去,一下子就进去了三、四寸。

我问老人怎么会进得如此顺利,他说狗刚射完精在里面,而且猪的**本身也产生淫液,里面润滑得很,说话的功夫,他也没停止**在猪的**里的进出,而那只还吊着**的狗,也在试图住猪身上扑……

我觉得时间有半个世纪那么长,老家伙终于在一阵喊叫之后,将自己的jīng液奉献给了那只母猪,等他从猪身上下来,那只狗又开始了向猪的**冲锋,又是一阵快速的穿插和抖动,狗也第二次向猪的**交上公粮。

我早已憋不住了,可我还不想在老家伙面前与猪**。他看出了我的意思,极力劝说我,让我也搞搞那只母猪。我也明白他的想法,他搞了猪而我没有,他会觉得我这个忘年之交的朋友可能靠不住,因为他有把柄在我手里。

我只好无奈地解释说:「我觉得这只猪比较脏!」

老人说:「你早说呀!那你和另外那只母猪搞吧!」于是,他立刻穿好衣服,用脸盆端来一盆温水,来到另外那只母猪的闺房,让我用手摁住猪背,他用毛巾沾温水去清洗那只母猪的外生殖器。

完事后,老家伙拉住还不是十分情愿的我,伸手帮我解开系在腰部的皮带,用他那还算干净的右手,捉住我已坚硬的下体,将它请了出来,然后跑去按住猪背,冲我说:「来吧!」

我只好握着大**在那只猪的后面跪了下来,将**对着母猪的外生殖器,就想进入。可能是这只猪还没真正的来情绪,**内比较干涩,我捅它时觉得进不去,它也被我捅得有点疼而哼哼,并且将屁股住旁边移了移。

我只好忍耐着强烈进入的**,低下头来,用舌尖同这只母猪的外生殖器**,一段时间后,由于唾液和母猪自身分泌的淫液,我觉得将自己的**捅进猪的**已不成任何问题。

于是,在老家伙用一只手抓住母猪尾巴的帮助下,我用双手左右分开母猪的外生殖器,将自己的**对准母猪那粉色的温柔小洞,毫不迟疑地捅了进去--那种开苞时的紧束感,让我没**几下就一泄千里……

有了这一次的秘密,我常和老家伙在一起搞那两只母猪,即使母猪不在发情期时也是如此,不过,那要准备一些老年人**时使用的**润滑液,才能达到目的。

我们也让那只狼狗与自己的肛门**,并且约定不许找公猪来与我们的那两只母猪夫人配种。所以有不少人关心老人的母猪不下崽的问题,他们哪里知道,即使母猪有崽,那也应该是人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