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最原始的欲望 > 全文阅读

正文 性虐秀美母羊

性虐秀美母羊



前秦帝国,占据中华北部半边天,势力强大。统治民族是氐族,国内还有大批鲜卑族羌族匈奴族汉族等。前秦二百万军队,威震东方。

且说前秦帝国第四千一百二十八世天王苻志坚大帝,一代大帝,文治武功颇有成就。他立了四大太子,其中三位太子,虽不如其父,却也还算能干,唯独这二太子苻铁生,是个倔头倔脑的杠头子。这家伙是个独眼龙,年二十一岁,力大而残忍,因为残疾,所以心理变态。

天王宫只有宫中妇一千余人,其他三位太子宫妇人更少一些,惟独这苻铁生,宫中有妇人一万五千余人,另有卫队一万,势力强大。这苻铁生对别的事没什么兴趣,他最感兴趣的只有一件事,专爱折磨妇人。

这一天,苻铁生找来宫中妇王玲玲淫乐。这宫妇王玲玲,身长七尺八寸(约合1米78),高大美貌,25岁,比苻铁生还高半头。二太子苻铁生虽然力大,个头却不甚高,不过他却出奇地粗壮。

苻铁生玩弄妇人的方法很特别。他每天要折磨妇人,今天他要玩弄的除了王玲玲外,还有他的鲜卑族太子妃慕容妃,她是苻铁生十余位太子妃之一,38岁,身高1米68,很有姿色,高大丰满白嫩。

苻志坚大帝率军出征南晋帝国,长安之内再没人管得了苻铁生,任他为所欲为。苻铁生的太子宫很大,后宫院有一大畜栏,养着大群公母羊,公母驴和公马。其中羊和驴较多,马少,因为氐秦作战以步兵为主,马少而贵。

苻铁生率手下的卫队将王玲玲和慕容妃带到后面的畜栏里。苻铁生命卫队将二妇人的衣裙扒下,扒得她们全身**,只见那慕容妃,丰满白嫩,那王玲玲,**细腰肥臀美腿秀足,各有各的性感。众人看得垂涎三尺。

在畜场内隔出一区,是专用作兽交的,众人都在此区内。只见那王玲玲跪趴在一草铺上,那慕容妃则在她身旁被众人仰面按倒在草铺上。

苻铁生亲自打开畜栏,放出一头大公羊,那头大公羊直奔慕容妃,苻铁生亲自在慕容妃的白嫩脚心上涂上甜料。慕容妃的脚长得颇为秀美白嫩,那公羊闻到妇人脚心甜味,便伸出舌头猛舔起来,那公羊的大舌头上带刺,十分粗糙,慕容妃脚心白嫩,最是怕痒,当下被舔得受不了,连声惊叫,急欲挣脱,但却被众卫队死死按住,动弹不得。

慕容妃痒得受不了,又笑又叫,哀求太子饶了她,苻铁生却是最爱玩弄妇人,最爱看她这样,见慕容妃嫩脚遭公羊猥亵,苻铁生非常兴奋。

到后来慕容妃的笑声变成了哭叫,她难受极了,不顾一切地挣扎,但被死死按住,她实在受不了了,连声哭叫,最后竟弄得淫尿直流,苻铁生又命卫队牵着公羊去舔妇人的尿眼,慕容妃嫩脚得免荼毒,阴部却又被舔,**直流。

公羊的大舌头上的刺,舔得慕容妃娇嫩的阴部又痒又痛,弄得她哭叫不止。苻铁生连声叫好。王玲玲跪在一旁,听着慕容妃的哭叫,不由心惊胆战。

这时,卫队又牵来一头秀美母羊,苻铁生一头钻进母羊胯下,使劲地抓住她那大**,使劲地挤奶,同时叼住母羊的奶头,大口吃奶。两只羊**都被他吃了奶。他动作太狠,母羊疼得咩咩直叫,想挣脱他,但苻铁生力可打虎,一头母羊怎能逃脱他的魔掌?

吃饱了奶,苻铁生叫众人将母羊弄住,他爬在母羊后背,就在慕容妃的哭叫声中,将铁硬的**插入母羊的**,母羊的**口十分柔软,太子**插在母羊**里,感觉甚为舒服,便一下接一下狠捅起来,他一边奸淫母羊,还伸手猛抓母羊的大**,母羊被他奸弄得咩咩哀叫,**直流。

旁边的文官叫好道:「此母羊何其幸也,竟得服侍龙子?当写一篇好文纪念。」

苻铁生觉得痛快极了,于是开恩赏慕容妃的奶给他的太子宫文武人马吃,众人大喜,一个接一个爬在慕容妃身上,死命抓住她的丰满**,使出吃奶的劲儿吮吸慕容妃的奶头,慕容妃阴部和乳部同时遭到男人和公羊的袭击,叫得更厉害了。一时间,慕容妃和母羊的嚎叫声此起彼伏,交织一片。

母性们嚎叫不绝,苻铁生将jīng液射入母羊**。他来到玲玲面前,将满是母羊**和他自己jīng液的**塞入王玲玲小嘴里,迫使她把他**舔干净。

宫妇们的性命都掌握在太子手中,只要不杀就是好的,被他蹂躏,还算好的,岂敢不从?玲玲认真地大口大口吮吸太子的**。太子又命卫队从母羊**口弄些母羊分泌物,涂在玲玲**口。

那公羊闻到母羊的**味,便舍了慕容妃,直取玲玲,将玲玲Bī眼乱舔,玲玲更是受不了公羊带刺的大舌头,不由扭动屁股叫唤起来。

公羊纵身一跃,上了玲玲后背,将它的**往前乱捅。那公羊的**虽不如太子的大,却硬如**头,那**在玲玲肥白屁股上乱顶,终于找到了洞口,公羊顺势就将**捅了进去。

玲玲的Bī眼被公羊的**摩擦得极痒,她受不了,**大出,忍不住连声哭叫。公羊体重很重,压在玲玲身上,压迫得玲玲喘不过气来,她吃力地承受着大公羊的重量,忍受着大公羊的蹂躏。

太子看到玲玲遭受蹂躏的模样,**在玲玲小嘴里又硬了,他便将**朝玲玲嘴里乱捅,王玲玲惨遭太子和公羊前后夹攻,被奸弄得呜咽不止。

公羊很快在玲玲Bī眼里射了。太子命慕容妃将公羊的**吮吸干净。之后,太子又命一文官在玲玲白嫩脚心涂上甜料,那公羊伸出带刺大舌头,又舔起玲玲的脚心来。

美貌的大个子女青年王玲玲一边跪趴着吮吸太子**,同时又遭公羊猥亵,她嫩脚痒得受不了,待要挣扎,却被众人按住,无法挣扎,不停地哭叫。

与此同时,太子宫的一个又一个文武手下**那头母羊,那秀美母羊**直流,咩咩哀叫。众人**一遍,母羊几乎站不住了。

苻铁生命令慕容妃去把母羊**舔干净,那母羊**灌满男人们的jīng液,还混杂有她的**味,虽然母羊**公羊爱闻,但就象女人的**别的女人并不想闻一样,同性相斥,慕容妃忍着恶心,含泪忍辱将母羊阴部的男人们的jīng液和母羊自己的**都舔得干干净净,都咽下肚内。

慕容妃含泪看着苻铁生,苻铁生并没有让她停止的意思,而是命她继续舔母羊**,母羊被舔得又流出**。苻铁生又命人将公羊牵到母羊那里去,王玲玲此时已哭叫得快要昏死过去了。

慕容妃因为恶心和委屈,泪水盈盈。那母羊乃是公羊的母亲,那动物哪管什么**不**,公羊先低头闻那母羊的肿胀的**,然后纵身跃到母羊身上,将**往母Bī内乱捅,公羊重,母羊几乎站立不住,发出阵阵哀鸣。

苻铁生见那母羊被儿子入了,心中大喜,心里一热,就把jīng液射在玲玲口内,命她都吃了下去。文官又道:「得食龙精,玲何其有幸!」

玲玲仍是跪趴着,答道:「谢太子恩!」

这时,苻铁生又亲自去牵了一头秀美母驴出来,苻铁生来到母驴后面,见那母驴**口,**是黑色的,十分柔软,那苻铁生竟忍不住亲自舔起母驴的Bī眼来,舔得那母驴流出**。

苻铁生兽性大发,手持他的兵器,重百十斤一条铜棍,朝母驴**里乱捅,母驴被捅到子宫口,疼得连声嚎叫,**不断流出。

折磨一切母性包括妇人和母驴等雌性动物,是独眼龙苻铁生的最大爱好。一切雌性在苻铁生眼里都是一样的,没有分别,都是供雄性蹂躏的动物。

在兽交区里有一些特殊装置,苻铁生命手下用装置将母驴四蹄固定住,这装置的后部是一根用两根绳吊着的大木杠,又粗又长,高度放到正好与母驴Bī一样的高度,这根大木杠,不知捅过多少母驴,杠头已经磨得又圆又滑,形成一个超级大鬼头。

苻铁生亲自推动木杠,捅入母驴**,直捣母驴子宫,木杠比公驴毬更为粗大,母驴子宫被捣,疼得嗷嗷直叫,但无法挣扎,只得忍受木杠连续捅入。对包括妇人和母驴在内的母性动物进行**,是唯一能使苻铁生兴奋的事情。

母驴被捅得连声嚎叫,**直流。捅了很久,苻铁生才停了下来,将手伸入母驴**,取出**,涂抹在慕容妃和玲玲阴部。这时,一头公马一头公驴放了出来,那头公马,高大健壮,公驴体形低矮,却也非常健壮有力。

苻铁生先把公马牵到慕容妃身旁,对她说:「你鲜卑族起自北方,战斗多得战马之助,今汝应代表尔等鲜卑族感谢之!我朝多步战,马少而贵,战马辛苦了,爱妃必须要好好慰劳战马。」

在苻铁生的命令下,慕容妃跪在马下,大口吮吸马茎,马茎渐大,慕容妃小嘴容纳不下,便翻身爬在长案上,她阴部母驴的分泌物气味太大,引得公马不住把马鼻去闻,那马鼻喷着热气,在慕容妃阴部乱撞,吓得慕容妃浑身发抖,又羞又怕。

苻铁生命玲玲过来,引用玉手抚摸马茎,在玲玲的温柔抚摸之下,马茎越来越大,越来越长,几乎垂到地面,玲玲看了羞得满面通红,又惊又怕,暗暗叫苦,心说,这下慕容妃要吃苦了。

只见那公马纵身一跃,两只前蹄就跃上了长案,踏在慕容妃前方,玲玲奉命扶着马茎,对准慕容妃的**往里顶入。

玲玲极力抱住公马的阳茎,不使它太猛烈地进入慕容妃的**,以免太过粗暴,将慕容妃的**撕裂。这是玲玲为人宽厚处,有些宫妇之间有怨,便扶着马茎不加缓冲,往往造成被奸的宫妇**受伤。饶是如此,慕容妃也受不了,马茎太过粗大,慕容妃疼得发出母猪般的嚎叫!

苻铁生又命玲玲爬到长案一侧,玲玲趴着,撅着屁股,分开两腿,亮出阴部,那公驴过来了,贪婪地嗅着玲玲散发着母驴发情分泌物气味的阴部,那驴毬不由硬大起来,越来越长,也渐渐快垂到地面,其粗大不次于公马,玲玲回头一看,怕得几乎哭了出来。

突然,那公驴嘶吼一声,纵身跃上长案,玲玲在苻铁生的催促下,只得用玉手扶着驴毬,对准自己的**,那公驴找到洞口,奋力将驴茎顶入玲玲**,玲玲刚才帮慕容妃缓冲,现在却无人帮她缓冲,王玲玲惨叫一声,驴毬继续以不可阻挡之势强硬顶入,王玲玲发出撕裂的惨叫,她的**口被撕裂了!

两个性感妇人同遭驴马蹂躏,痛苦惨叫。那母羊和母驴又遭到苻铁生和他的手下**,四个母性动物叫做一团……

公驴公马先后在两妇**里射了精,它们的jīng液量太大,弄大了两妇的肚子,她们痛苦地哭叫着,瘫在草铺上,挺着鼓鼓的肚子,仰面躺着,不住哭叫,两腿分开,象是产妇一般,四雌性的叫声交织一处,催人兽欲!苻铁生非常兴奋,马上开始了下一步的辣手摧花行动。

却说参与**的太子宫人马中,有一药师,人称药师道长,是个牛鼻子老道,五十多岁,经他多年钻研,研究出使不同动物之间能跨物种生育的奇药。

苻铁生在将王玲玲和慕容妃带到畜栏之前,已给她们服用了这种淫药,那被奸的母羊母驴也被灌了这种药。所以,她们四个被奸后竟都怀孕了。经药师道人测算,王玲玲先与公羊交配,怀了公羊的种,以此类推,慕容妃怀了公马的种,而母驴母羊则怀了太子的龙种。

数月之后,母羊最先分娩,生出一个半人半羊的怪物,苻铁生封其为天王孙。此物一直吃母羊奶,后来将她奸了。由于王玲玲和慕容妃一直遭受蹂躏,所以她们都七个月就被糟蹋得早产了。她们同时遭受蹂躏,在蹂躏的过程中先后分娩,那过程是相当痛苦的。

先是王玲玲,这个大个子美貌女青年,仰面躺着,两腿分开,苻铁生亲自指挥众人参与玲玲分娩行动。这时,玲玲**口流出羊水,苻铁生埋头于王玲玲两腿之间,无耻地舔食玲玲的羊水,玲玲的宫缩越来越强烈,她疼得不住哭叫。

突然,王玲玲痛叫一声,一个半人半羊的怪物的蹄子从玲玲**口伸了出来。但此物太大,卡在玲玲**里出不来,苻铁生亲自动手,拽住怪物蹄子就往外拖。

玲玲疼得发出撕裂般的惨叫,难产持续了一个半时辰,约合三个多小时,玲玲阴血直流,惨叫不绝,最后,苻铁生等终于将怪物拽出了王玲玲**,王玲玲愈合不久的**又被撕裂了。

苻铁生再次一头扎入王玲玲两腿之间,无耻地舔食初为母亲的王玲玲的阴血和**,王玲玲**撕裂,哪里还受得了苻铁生如此玩弄,疼得发出撕裂的惨叫!她分娩出来的半人半羊的怪物后来也与她交配了,此怪物是那母羊的外孙,母羊生下的怪物是它的舅父……

半个时辰后,慕容妃也被糟蹋得早产分娩,她跪趴在地,羊水流出,苻铁生凑在她肥白屁股后头,无耻地舔食她的羊水,慕容妃痛苦地嚎叫着,一个半人半马的怪物的蹄子从她**里探了出来。

苻铁生再与手下往外拽那怪物,慕容妃虽已为苻铁生生过两个儿子,这是第三胎,但那怪物太大,慕容妃死去活来,痛不欲生,连声嚎叫:「殿下!弄死我吧,我不要活啦……」

整整两个时辰,苻铁生等人才将那怪物拖出慕容妃的**,慕容妃**撕裂严重,疼得昏死过去。苻铁生凑到慕容妃屁股后头,舔食她的阴血和**,舔得干干净净,妇人分娩的惨状令苻铁生**铁硬,这头野兽竟又将铁硬的**从后捅入慕容妃**,慕容妃刚刚醒转,被糟蹋得失声嚎叫……

慕容妃生下的半人半马的怪物被苻铁生认为干儿子,数年后即与母亲交配。

那头母驴也为苻铁生生下一子,此半人半驴怪物长到半大时也与母驴**杂交了。之后,苻铁生又将王玲玲等四母聚集到兽交区,率领她们四子**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