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最原始的欲望 > 全文阅读

正文 小茹的整容

小茹的整容



小茹今年15岁,长得貌美,身材前凸后翘,母亲早逝,和父亲同住。

一天,她和往常一样,把家里七个月大的小黄狗叫到自己房间来,脱掉自己身上的衣物,躺在床上,小黄狗如识途老马般,开始舔小茹的阴部。

「啊啊啊……好舒服,嗯……嗯……坏狗狗,就喜欢舔人家那里。」

蜜液不断地从小茹的**里渗出,然后一滴不漏地被小黄狗添走,带着倒刺的舌头不断地重重刮着肿胀起来的**,**受到刺激更加地肿胀向外翻出,**口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小黄狗的面前。

「噢,哦……坏狗狗,舔得那么深,人家受不了啦。」小茹一边喘息扭动着身体,一边用手揉弄自己的**,**在刺激之下变得鲜红翘立,如樱桃般。

小黄狗不断地攻击着小茹的**,向外翻开的**已经无法抵挡狗舌头的攻击了,狗的嘴巴顶着两片**,狗舌头探进了**里面,毫不留情地狠狠舔舐着。滚烫粗糙的舌头碰到**的内壁,引起一阵无边的快感,如被电击,引发一阵小**,**里面已经洪水氾滥。

「啊啊……好深,啊……快碰到人家子宫了,啊……不行了……」小茹急速喘息着,抬起自己的下身送向小黄狗,让小黄狗的舌头可以更深入一点。

「噢,哦……人家不行了,人家要洩了……」**在狗舌头不断得刺激之下,一阵一阵地收缩,小茹已面红耳赤,双目迷离。

「哦哦……给我,给我,噢,不行了,我要丢了…啊啊……」小茹身体一阵抽搐,一股阴精射了出来,之后便摊在床上,陷入**的眩晕中。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小茹那淫荡的模样刺激,七个月大的小黄狗也兴奋了起来,鲜红的狗鞭从包皮下探了出来。小茹醒过来的时候,就见到小黄狗抱着她的腿,拚命耸动,硬热的狗茎一直戳着她的腿。

小茹脸一红,骂到:「小色狗!」

看着那根红红的狗鞭,小茹又不禁春心荡漾起来,脑里面产生了一个大胆的念头,臊红了双颊,内心挣扎着,但又抵不过心中的慾念。

小茹也曾经用手指自慰过,但是看到真正的**,虽然是狗的,但下身好热哦,小茹感觉到自己的下深又开始湿了,我真是淫荡啊,小茹想。小茹看着那狗鞭,又红又硬的狗鞭从包皮了伸出来,也不过3寸长,1寸粗,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小茹心想。

下定决心,小茹就不再犹豫了,端下身子,仔细地观察狗鞭,又红又硬的狗鞭,**程三角状,前端尖尖的,**上不满了红色的血管。小茹羞耻地想,不知道插到身体里是什么滋味。

小茹平躺在床上,在自己腰下塞了个枕头,整个阴部便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暴露在小黄狗的视线之下,小茹觉得非常羞耻,自己居然要干这样的事,居然要和一只狗交媾,然而这种想法却又令自己兴奋莫名,**不受控制地一阵又一阵地收缩着,**氾滥。

这边小黄狗已经迫不及待地跃上床,顺着**的气味,再次舔上小茹的阴部。小茹觉得阴部被一阵温热的气息包围着,小茹敏感的花瓣被小黄狗的舌头无情地蹂躏着,花瓣在宽大湿热的狗的舌头肆意舔舐下,慢慢地绽放开来,变得敏感无比。小黄狗每舔刮一下,小茹就不由得呻吟出声,身边因为快感而颤抖着。

「哦哦……坏狗狗,舔得人家好舒服,要死了……」

小茹的腿夹紧狗头,小腰不断摆动,把自己淫湿的**送到小黄狗的嘴边,小黄狗耶毫不客气地用它宽大湿热的舌头舔刮着小茹的花心。小茹觉得全身又热又痒,空虚无比。

「哦……哦……好想要……啊……好痒,……人家好想要。」

小茹娇喘着摆动着自己的腰,**壁一阵阵紧缩,两片**又红又肿,大大地打开,里面的小豆牙因为缺少保护也暴露在狗舌之下,在狗舌的摧残下,变得越来越敏感,每一次被狗舌头刮过,都让小茹产生一种快要**的感觉。

小茹气喘喘地把小黄狗的前腿拉到自己的两腰间,却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小黄狗插进去,于是伸出手,轻轻握这狗鞭,小黄狗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刺激,不安地迴避着,小茹连忙安慰。

小茹觉得狗鞭看上去又硬又热,摸上去更是如此,想到一会儿这又硬又热的东西便要插到自己的小**里去,便又是羞,又是心痒难挠。嘴里爹到:「真是便宜了你这只小色狗了。」

小茹没有性经验,也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只能顺着女性的本能做,把抬起腰把自己的的阴部松到狗鞭之下,狗鞭碰到湿热的东西,抖动了一下,小黄狗也顺着自己的天性,隆起背抽动起来,但却不得起门而入,小茹见小黄狗如此动作,羞的满面通红,想自己就像一只母狗一样,躺在一只公狗下让它姦淫自己。

小黄狗戳了十几下,还是没能找到**口,小茹便开始有些心急,只好再次伸手抓着狗鞭,**它进入自己的湿穴里面。终于噗的一声,狗鞭分开了两片厚厚的**,顺利滑入小茹的处女地。

小茹只觉得有热又硬的狗鞭烫得她通体舒畅,说不出的**,**自动地收缩着,吸附着狗鞭,不让这美妙的滋味离开。狗鞭受到湿热的**的刺激,开始胀大,小黄狗顺从着自己的兽性,隆起背,毫不怜惜地猛烈地**着。

小茹何曾受到过如此猛烈的攻击,一时也分不清是疼痛还是快乐,口里直嚷嚷:「啊啊……干死里,坏狗,这么用力,**快被你干坏了。」

狗鞭一下接一下地撞击摩擦着着**壁,痛感渐渐淡去,一阵阵快感涌了上来,这时,狗鞭只没入进了两寸,偶尔的一次**,狗的**尖端便会碰到那层薄薄的处女膜,淫液从交媾的地方溢出来。

被小黄狗干了几分钟,小茹已经浑身是汗,气喘吁吁,但却还是感觉不够,如果可以插得更深就好了,小茹想起以前看书上说,后背式更容易插入。

于是,小茹把小黄狗拉开。这时候小黄狗的狗鞭已经比原先胀大了将近一倍,颜色变得更加鲜红。小茹转过身,趴在床上,小黄狗不需要指令便马上趴到小茹身上,前爪夹紧小茹的腰,隆起背再次抽动起来,噗一声,狗鞭再次插进小茹饥渴的**里面。

小茹呻吟着,满面春色,闭起眼睛享受这被姦淫的快感。小黄狗快速地抽动着,一下比一下插的深,一下比一下用力,没几下,便已经顶上了小茹那处女膜,小黄狗狠狠地用力一插,三角**便狠狠地顶上那捍卫处女贞操的薄膜。

「啊……好痛,干什么……啊……」小茹失声叫着,但为时已晚,小黄狗再一用力,狗的**便横蛮地突破了小茹那层象徵着纯洁的处女膜。

小茹坚守了15年的纯洁,居然就被一只七个月大的公狗拿走了,而现在狗茎突破了最后一层关卡,开始无情地肆掠,毫无保留地姦淫着小茹。

这时候,狗茎在湿热的**的刺激摩擦下变长变粗,变得比开始大了一倍有多,而**更是比开始时候胀大了2倍,这样的大小,对付一个成年女人都绰绰有余,何况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孩。

刚被小黄狗破处的小茹,在粗大的狗茎的姦淫下,开始还痛得嗷嗷直叫,但渐渐就由哀叫变成呻吟。这只能说小茹真是天生的**。小茹**再狗茎的不断**刺激下,不断分泌出蜜汁。

「哦哦……好爽……干得人家好爽,啊……更深点……人家还要。」

狗茎不断地快速**,推挤着敏感的**壁,而狗茎下方的粗糙浓密的兽毛,则伴随着**不断地摩擦两片红肿的**,小茹只觉得**又酸又胀,快感从与公狗交媾的地方一只蔓延到全身小茹的**受到狗的粗大的**不断的摩擦挤压,变得越来越敏感,一阵一阵地收缩吮吸着**,淫液不断地渗出来。

「嗯啊……好棒,啊啊啊……碰到人家的子宫口了,啊……美死了,我要升天了……」小茹的**受到狗的**的强烈刺激,达到了**一股阴精洒在狗的**上面。

狗的**受到肉壁的挤压,变得越来越粗,狗顺从自己的兽行,隆起尾部快速地**着,直把小茹爽翻了天,狗**末端的蝴蝶结,也挤压进了小茹的**内,开始膨胀。

「哎唷,好胀啊,坏狗狗,把什么东西塞进人家里面,人家受不了啦……」小茹一边摆动着自己的腰部配合狗的动作,一边感受着狗棒插入**的那种酸胀的快感。

「喔喔……越来越大了,狗老公的**塞得人家好胀哦……嗯嗯……太大了,受不了……嗯……痛……」

狗的蝴蝶结不断地胀大,把小茹的**塞得滴水不漏,小黄狗毫不留情地快速**,巨大的蝴蝶结拉扯推挤着阴部里的嫩肉,又不断地压迫着小茹的G点,而狗的**则不断地剧烈冲撞着的子宫口,小茹一时间也分不清是痛苦还是快乐,强烈的刺激使她一次又达到**。

昏暗的灯光下,美丽的小女**着身体,无力地趴在床上呻吟着,而她身上,则趴着一只禽兽,它正用它巨大坚硬而火热的**,不停地姦淫着身下的少女,少女只能无力地承受着**的姦淫,在一次又一次的剧烈冲撞下达到**。

小黄狗足足干了小茹30分钟,才用力地一顶,把**送到小茹身体的深入,停了下来,蝴蝶结一阵鼓动,一束滚烫的jīng液浇注在小茹的子宫壁上。小茹被jīng液烫得浑身翘麻,再次达到**。

小茹稍微回过神来之后,发现自己居然像着母狗一样和小黄狗屁股对屁股地连在一起,小黄狗的**则深深地埋入小茹的**里面,拔不出来。小茹一阵着急,要是一直连着怎么办,她扭动屁股,**里面撕扯一般的剧烈的疼痛让她不感再动。

小茹趴在床上,看到自己的腹部明显的突起,呈现出狗茎的形状,还有大腿上被狗破处后所流出来的处女之血。小茹感到一阵羞耻,自己居然这样趴着,让一只狗骑上自己身上干自己,把自己的贞操现给一只畜生,现在又如一只母狗一样和一样公狗连在一起,让狗的**留在自己的体内继续姦淫着自己。

「嗯嗯……又动了,啊啊……压到人家的G点了……」

小茹感受着狗棒插在**内的又热又硬的感觉,粗大的狗棒把小茹的**撑得胀胀的,蝴蝶结在做不规则的鼓动,不断地推挤刺激着小茹的G点和**,带来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小黄狗再次射出滚烫的jīng液。

「好烫,小**快麻掉了,受不了,人家又要去了……」

小茹趴上床上喘气,感受到自己的子宫充满了狗的jīng液,又热又胀,居然说不出的舒服,如果一直这样就好了,小茹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万一怀孕了怎么办,居然让狗来姦淫自己,让狗在自己的身体内一次又一次地shè精,而自己则在**的姦淫下发出可耻的淫荡叫声,难道我真是个连狗都可以干的淫荡女孩吗。

小茹内心不断地挣扎着,身体却一次又一次地屈服于狗棒的淫威之下,强烈的羞耻心让她的身体变得更加敏感。狗茎末端的蝴蝶结不断的鼓动挤压的感觉让小茹几乎发狂,狗的滚烫的jīng液一次又一次地浇注在子宫壁上,让小茹一连续不断地**,小茹已经轮为了淫兽身下的淫奴,顺从自己的身体追逐更多的快感。

「啊啊……人家还要……射到人家里面去吧,好舒服,狗老公,嗯嗯……**塞住人家的**了,把人家塞得满满的……把jīng液射到小母狗的子宫吧,小母狗要受精了……哦啊啊啊啊……快给小母狗。」

小茹现在已经完全屈服在狗棒的淫威之下,闭着眼发出淫荡的叫声,喘息着,呻吟着,全身都汗淋淋的。两颗**也因为情慾的刺激而变得敏感起来,小茹伸出一只手不断揉捏刺激着自己的**。

小茹和小黄狗尾交了30分钟,小黄狗才把缩小的**从小茹的**里拔出来,霎时间jīng液伴随着**如泉水般从小茹的**中喷出来,小茹无力地趴着床上,被小黄狗干得红肿的**口还无法合拢,jīng液和淫液不断从里面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