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最原始的欲望 > 全文阅读

正文 爱动物的老婆

爱动物的老婆



(一)首次与**Bī

前几天,我的一位朋友花二万元买了一只进口公狗,听说会和人交配,我妻子知道后一直要和我到他家看看。昨天去了我朋友家一看,果然是一条好狗,半人多高,**比平常人的大好多,我妻子眼睛紧紧盯住狗的**不放,我朋友问我妻子想不想试试,我妻子点点头,朋友对我妻子说:「这只狗很通人性,**又硬又大,插到Bī里很舒服,你要是以前没让**过,我来教你。」

我们牵着狗步入客厅,他让我妻子脱光衣服,让狗侧面躺下,要我妻子先啜狗**。慢慢地狗**越来越硬,越来越大,通红通红的,精水滴个不停,朋友说狗的jīng液要比人的jīng液多,比较稀,没啥味道。我妻子点点头,这时她嘴边已滴了不少狗的jīng液。

啜了一会,朋友让我妻子狗爬式的趴在地上,那狗是训练好的,立即爬到我妻子的背上,朋友用手扶着狗**塞入我妻子的**里,那狗立刻飞快地抽动起来,比人操Bī的动作要快几倍。我拿起相机在旁边照了几张相,我妻子兴奋得连连喊叫舒服。

操了一会,突然狗不动了,我妻子说Bī里有点涨,想把狗推下去,但狗**塞在Bī里拔不出来,朋友说:「不好,你这Bī的深浅、松紧可能与狗**正好配套,**得太兴奋了,**头起了疙瘩,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狗链子,一天二天怕是拔不出来了。」

我老婆着急了,说:「坏了,这如何见人?快想想办法吧!」

朋友说:「怕啥,正好美美地受用,让狗**好好地在Bī里放上二天,让你这狗的**也过足瘾。」

我妻子更着急了,驮着狗的前半身就往我朋友跟前爬,因为狗**和她的下半身连在一起,狗的两条后腿也跟着往前蹬。朋友一看她急成这样,就哈哈大笑说:「别着急,开个玩笑,你别动,让狗**在Bī里泡一会射了精就没事了。」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我妻子说感到不很涨了,我和朋友两人抓住狗的后腿和**根慢慢地把狗**拔了出来,狗**头和我老婆的Bī之间还拉了几条长长的丝线,那是狗的jīng液和我老婆**的混合物。

狗**一拔出来后,我老婆的Bī里立即溢出一大滩狗的jīng液,她站起来拿了一条毛巾擦了擦Bī,说:「让狗Bī倒也舒服,就是害怕链在一起分不开就难看了。」

我朋友说:「没事,要是链住了,一般顶多过一个多小时也就分开了。」之后,我妻子过几天就要拉上我去我朋友家一次,让**一操。

(二)人狗一起混战

有一天,我那个朋友打来电话说,他的一位好朋友叫王开,也有一条会操人的狗,问我妻子有无兴趣,我妻子马上同意。

我们到了我朋友家后,王开和他的那条公狗也在,我朋友的那条狗一见到我妻子就立即扑上来,**也渐渐硬了起来,我朋友说:「瞧,我的这只狗已经等不及你这只母狗了,一见到你就想操。」

我们一起走入客厅,我朋友和王开两人帮助我妻子脱光了衣服,我妻子说:「两条狗,我如何应付?」

我朋友说:「我的狗已经跟你混熟了,你先用嘴玩玩王开的狗**吧。」

我朋友和王开把那只狗弄翻在地,我妻子就爬在地上用手抓住狗**上下套弄,又用嘴含住吸舔起来,不一会就把狗**弄得硬棒一般。

这时我朋友的那只狗爬在我妻子的身上已经胡乱耸动了一会,我妻子吐出前面这根狗**说:「你们谁把后面那根狗**给我塞到Bī里去,弄了半天进不去,把狗急得胡乱动,我的Bī也痒得厉害。」

王开站起来抓住后面那条狗的**塞到我妻子的Bī里,狗立刻飞速地耸动起来,我妻子喊叫了一声:「哎唷,这几下得骚Bī感觉爽快极了!」又马上低头吸舔起前面的狗**来。

我朋友笑笑说:「别着急,今天这两条公狗准会把你操得死去活来。」这时王开用手摸起我老婆的**来,抓一把揉一揉,又用两只手捏一捏两个奶头,把我老婆弄到兴奋得直哼哼。

弄了一会,王开说:「现在让两只狗换一下,该让我的**一操Bī了。」我老婆推开身上的狗,王开的狗立即爬上去,我老婆自己把狗**塞了进去。

这时我朋友脱掉裤子,走到我老婆跟前说:「看两只**你把我的**都逗硬了起来,来,你这狗的贱货给我舔舔**。」

我妻子吸舔**的功夫特别棒,她把我朋友的**含到嘴里吸吮起来,来回啜了几下,又吐出来,紧紧吸住**头,用舌头尖在**头的马眼上来回舔弄,我朋友爽得直叫唤:「喔……喔……哎哟……这狗的贱货真会舔**,喔……喔……真爽快……哎哟,王开,快过来,你也让这**舔舔**。」

王开和我挺着硬**走过去让我老婆舔。前面我老婆轮番舔弄我三人的**,后面那条狗爬在我老婆的身上飞快地耸动着,另外那只狗在旁边急得转来转去。

这时我朋友说:「我到后面操一会Bī。」他推开正在操Bī的狗,用毛巾擦了擦我老婆Bī边的狗jīng液,把**在我老婆的Bī上摔打了几下,手在肥白的屁股上拍了几下,就把**插进去操起来。

两只狗没Bī操,在旁边更着急了,胡乱地在我老婆的身上蹭,狗**头上的精水滴个不停,精水在我老婆的身上和她周围的地上到处飞溅。这时我和王开忍不住都把jīng液射到我老婆的头发上和脸上,我朋友又到前面让我妻子啜舔**。

不一会,听见他「啊……啊……喔……」叫了几声,屁股前后摇晃,**在我老婆的嘴里「咕唧……咕唧……」地飞快抽送了十几下,用手按着我老婆的头把**深深地插在嘴里不动,眼睛闭住喊道:「我的jīng液也出来了!」

我老婆把他的jīng液给吞咽了下去,可能jīng液一下射到了喉咙口,她呛了两下。我老婆的Bī这时空闲着,狗又爬上去操起来,我们三人因为刚射了精感觉有点累,就坐在沙发上想休息一会儿。

我老婆说:「三个大男人还不如狗能Bī。」

我朋友说:「小心你的骚Bī又和狗**链住了,今天可是两只狗。」

我老婆说:「只要Bī爽快,要是链住了你们伺候我。」正说着,我老婆喊:「不好,又链住了,抽弄不动了。」

我朋友嘲弄着说:「狗的贱货,好好地受用狗**插在Bī里的滋味吧!」

那只狗已经和我老婆链住了半个多小时,**卡在Bī里抽动不开,另外一只狗则侧卧在我老婆的前面,我老婆不停地啜舔着它的**。这时王开走到我老婆的屁股后面蹲下来看了看,用手指在Bī缝边摸了摸说:「我看这狗**还铁硬一般,这淫货的骚Bī也不停地收缩,一时半会怕是分不开了,咱们三人先喝一会啤酒吧!」

我朋友拿出几瓶啤酒打开,我们开始喝啤酒,我老婆吐出嘴里的狗**说她也要喝。我朋友倒了一杯,先把他的**在啤酒杯里蘸了一下,走到我老婆跟前让她把**上的啤酒舔干净,然后又把狗**放入啤酒杯里来回搅了几下,让狗的jīng液往啤酒杯里滴了几滴,说:「你这狗的贱货,快把这啤酒和你狗老公的jīng液喝掉,这营养很丰富。」

就这样,我老婆爬在那儿共喝了五杯啤酒加狗jīng液,她的酒力不大,很快就喝得满脸通红,王开过去把我老婆的奶头捏拉了一会,又把她的**拉开往Bī里瞧瞧,说:「你动几下,看能不能松动。」她闻言驮着狗往前在客厅里爬了一圈,狗也蹬着后腿**紧紧和我老婆的Bī粘在一起走了一圈,狗**夹在Bī里拉拉扯扯的惹得她又兴奋起来,趴在那儿抖动了一会,Bī缝里哗啦哗啦的往外淌水,看来又到了**。

狗**和我老婆的Bī粘了大约一个多小时才分开,刚分开,Bī里立刻溢出一大滩jīng液和**,另外那只狗立刻又爬到我老婆的身上胡乱耸动,可**头戳来戳去总对不准Bī眼,我朋友连忙走到跟前把狗**塞入Bī里,狗一抽动,我老婆立即兴奋得哇哇乱叫。

这只狗**了一会也链住了,我朋友说主要是因为我老婆兴奋得太厉害,Bī里收缩性大,狗**和人的**不一样,导致一让狗**插入Bī里面就容易链住,看来她天生就是让狗**操的。另外那只狗因为刚完我老婆,可能也累了,卧在一边不起。

我们三人正在边上说着话,忽然听见门铃响了,我老婆说:「不好,有人来了,我要躲一躲,让人看见狗正在我太难看了。」

因为狗**和我老婆的Bī马上还分不开,我朋友让她驮着狗爬到卧室去,闭住门后就去开大门。进来三个人,我朋友说这几个人是他的好友,他们一进门就问:「听说你这儿有一条会操女人的狗,我们来看一看是不是真的,真是这样的话,李强的老婆也想跟狗玩玩。」

我朋友说是真的,他指着卧在客厅的那只狗说:「就是这只,想让狗的话就把你老婆带过来,咱们都是哥们,免费让**你老婆的Bī。」

这几个很感兴趣地围着狗看,这时卧室里正在操我老婆的那只狗叫了两声,其中一个人说:「怎么里面还有一条狗?」

我朋友还未来得及挡住,他就已经推开了门,他一见里面的情景就喊叫:「哇!这里还有一条狗正在操一个女人,她是谁?」

到了这会已经瞒不过去了,我朋友指着我说:「这是他的老婆,也喜欢让**,见有人来不好意思就躲在里面。外面这只狗刚才操他老婆时**链在了Bī里面,你们进门前刚刚操完Bī分开,里面那只**了一会**和Bī也粘住了,现在还未分开。」

这几个人听我朋友说完后,马上向屋里涌进去,我们几个也跟了进去。这时我老婆还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说:「让你们见笑了。」

我朋友说:「瞧,这狗的**还不敢看你们。没关系,都是自己人,放开怀让你这狗汉子操你吧!」

这几个人好奇地围在我老婆的屁股后面观看,一个说:「奇怪!狗和人也能粘住?」

一个人抓住狗**根往外拉了拉,用手在我老婆Bī缝周围摸了摸,伸指头进Bī眼里抠了抠,又抓住狗的两条后腿向后拉了几下,我老婆的屁股随着狗的前后摇晃节奏也前后挪了几下,还是没有把狗**从Bī里抽出来。

我朋友说:「白费劲,这**的Bī因为兴奋不停地收缩,这狗**插入Bī里后因为里面的嫩肉收缩频率高,受到强烈刺激后**头起了疙瘩,越动越紧,只能等狗射了精,**慢慢软下来后才能抽出来。」

这时一个人的手在我老婆的**上摸起来,捏住奶头向外拉了拉,一个人走到我老婆的前面抬起她的头亲了一下嘴,对我说:「你的老婆长得挺漂亮,怎么嘴里有一股骚味?好象是jīng液味道。」

我老婆说:「这都是他们三个和这两只狗的jīng液,刚才因为狗在后面我的Bī,挨不上他们,他们就在前面我的嘴,把jīng液都射到了我的脸上。瞧,这头发上还有。」

那家伙说:「真是个狗的**,来,也舔舔我的**。」他捧住我老婆的脸又狠狠亲了几下嘴,吐出舌头让我老婆吸了一会,站起来掏出**就塞到我老婆的嘴里,另外那两个胡乱地在我老婆的身上到处摸。

这时王开说:「你们看,狗好象是到了**。」他们几个都停下来到后面看,狗爬在我老婆的身上弓起了腰,屁股和后腿不停地抖动,尾巴高高地翘起来,大约过了两分钟叫了几声才恢复了先前的状态。

我朋友说:「狗已经射了精,但还得停一会**才能软下来,之后就能从Bī里抽出来了。」

我老婆这时浑身也抖动了一会,趴在那儿连打了几下摆子,嘴里哼哼唧唧:「喔……喔……哎唷……哎哟……爽快死我了!」

我朋友说:「看,这骚Bī又让狗得到了**。」

过了一会,我老婆说她能感觉到狗shè精时一股一股的往里直喷,挺热乎的。这时我和我朋友及王开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抽了一支烟,等狗完事后出来。

十多分钟后,听见里面喊叫:「出来了,出来了!」可能是他们已把狗**从我老婆的Bī里拔出来了。刚喊叫完,狗就从里面跑出来了,**通红通红的,还有少量的jīng液往下滴。

这时听见我老婆和他们几个在里面嘻嘻哈哈的,一个说:「狗完了,我们也来一你这骚Bī,**硬得受不了。来,快趴下。」

看来他们三人在里面也想玩玩我老婆。又听见「啪!啪!」的声音不时响起,好象是在拍打屁股的声音,一个说:「好美的屁股,我最喜欢拍打女人的屁股。」

一个说:「你先操Bī,我们俩让这烂货舔一舔**。」

一个又说:「这Bī里狗的jīng液太多了,滑溜得很。」之后就听见「咕唧……咕唧……扑哧……扑哧……」的声音不断,这是**在Bī里进进出出发出的声音。

我朋友说:「听,你老婆的Bī挨**的声音有多大!」

王开说:「今天是两只狗,六个人,可让她过足了瘾。」

这时听见一个人说:「你这狗的淫货,你的亲爸爸得你爽快吗?」

我老婆喊叫:「啊……啊……喔……喔……哎哟……哎唷……爽死我啦……我的亲老公……亲**爹爹……啊……我的亲爷爷……得真舒服……」

我朋友说:「嘿,这**又到了**。」

过了一会,一个家伙走出来,用毛巾擦了擦湿湿的**,叫我朋友也进去。我朋友和王开站起来走了进去,不一会,里面男女呻吟声又乱成一片。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他们才完事出来,一个个都显得有些累了,**湿漉漉的。最后我老婆走了出来,我看她脸上和嘴边有不少jīng液,走路时Bī里还往下滴着jīng液,拉出一丝长线,脸上显出满足的表情。

我朋友和王开扶着我老婆走进浴室洗了一会澡,那三个人说明天他们也要带着老婆来这里让**过一过瘾,问我老婆还来不来,我老婆说:「明天我不来,四个骚Bī,只有两条狗,还不争得打起架来?我过上几天再来,我来的时候你们不许带老婆,每人要带两粒伟哥,准备好好地地操我,我要两条狗和你们几个人同时我一个人才能过瘾。」

那三个人说:「好,到时候电话联系。」

那三人走后,我朋友说:「操了这么长时间Bī,感到饿了,走,吃饭去。」

我们几人到外面饭店吃完饭,我朋友问我老婆想不想让驴,我老婆说如果有好驴也想试一试。我朋友在我老婆的屁股上狠狠地拍了一下说:「你这狗都不够的**,驴**比狗**还粗大,操起Bī来肯定爽快,你等我的消息吧!」

(三)驴马操Bī爽快

一天我朋友说有一个乡村农场可以提供驴和马与女人**,于是我和我的妻子及朋友驱车来到这个农场。农场里有一匹小马和一头驴子,其主人说:「它们都经过专门与女人**的训练,并已经与二、三十个女人**过。现在来这里的客人比较多,为了把它们保养好,**一次收费一百元。」

我妻子说:「完后再交钱吧!」她走到马的身旁,当她接近的时候,马的**便开始勃起。她蹲下端详那巨大的**并伸出手去摸它,马的**温暖而坚硬。她回头对正在忙着给她照相的我和我的朋友及马的主人笑了笑,然后把马的**举到嘴边张大嘴含住,马感觉到了女人含着它**的温暖的嘴,便开始缓慢地抽动。

马的主人搬来了一张长凳让我妻子躺在上面,并把她摆在一个容易让马的**插入的位置上。她极力把大腿左右张开,用手引导着马的**靠近她滴着**的Bī,并慢慢让**的头部滑入。马**的**很大,如人握起拳头般大小,进入了我妻子的**后马就开始抽动,大约有8英寸插入了她湿透的Bī。

很快,马开始用力地向前倾斜冲刺,彷佛想将一尺多长的**整根捅入她的Bī里,使她不得不抓住它巨大的**防止它对她造成伤害。

不久,马的屁股在抖动着,它开始在我妻子的**里shè精,大量的jīng液从她Bī里涌出,马边shè精边继续重重地**着她的骚Bī,Bī洞里不时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精水大滴大滴的滴在地上。她的Bī被马**操得**乱翻,Bī眼扩阔成一个大洞,不断张合蠕动,她这时也开始泄精,并随后达到了**。

她从她热气腾腾的Bī里拔出仍然巨大却已疲软的马**,马的**砰然落下并垂吊着,精水还在往下滴。我妻子端起马**的末端并把它放在自己的嘴里吮吸着,她为她第一次能顺利地让马操她的Bī而欣喜若狂。

农场主不解的问:「你真的在和马的**中达到了**?」她说开始她较为担心会被马弄伤,因为它的**实在太粗大了,但想不到后来她很快就来了一个小**。

我朋友说:「这贱货就喜欢让动物的大**操她,以前曾经有两条狗同时操过她,狗**都链在了Bī里,长达三个多小时。」

农场主说他还有一头在与女人**方面训练有素的驴子,他走进屋里,把驴子牵了出来,驴子彷佛知道要发生什么,它迅速地兴奋起来。

主人稳定了驴子,我妻子慢慢的躺到驴子的肚子下抓住了驴子的**,她问农场主这头驴子为什么没有其它食草动物的气味?农场主解释道,他经常给驴子清洗,以便它能更好地取悦来**的女人。

她拿起驴**头放到自己的嘴里开始吮吸起来,几分钟后,驴子的**开始暴长,一会儿,夹杂着棕白紫色的**勃起到极限。

驴**有一个巨大的头部,并突然少少的喷出了一点精水,她用舌头接住,把驴子的**往外拉开,在**头和她的舌间拉出一条长长的精线。她又迅速的放回嘴里,尽可能的咽下驴子射出的精水。她继续吮吸着驴**,直到她浑身兴奋地躁热起来,她气喘吁吁的躺到长凳上便要让驴子操她,我们三人帮助她移动位置使得她的Bī靠近驴子的**。

她艰难地把驴子**推入她的Bī,**的巨大头部砰然插入她潮湿的Bī里,她拿着这大**在她火热的Bī里操进操出,不一会驴子就开始自己抽动起来。

我的朋友让她把握着驴子**的手拿开,以便能拍摄到**插入她的Bī里的完全镜头,她一拿开手便发现驴子试图把它15英寸的**整根插入她的Bī里,于是只好再用手握住驴子的**以控制它插入她**的深度。

很快她开始感觉到温暖的jīng液从她的Bī里漏出,顺着她的会阴流淌到她的臀部,她虽然不希望就这么结束了,但她知道今后还有的是机会。她清楚她正在被一头驴子操着,这个想法使得她也开始忍不住泄精。大量驴子的jīng液坠落到地板上,从她的腿上流到她躺着的长凳上……

她臀部的会阴处积满了驴子的jīng液。她大声的叫喊着:「哎哟……哎呀……驴子操得好……舒服死了……驴**得我真爽快……我是驴的烂货……我的驴哥哥……驴爸爸……」到达了**。

我朋友说:「瞧,这骚Bī贱货让驴**得多爽快!这骚Bī都让马**、驴**给撑大了,以后叫人怎么?」

我妻子说:「驴**、马**插在Bī里夯得实实的,来回抽弄起来时特别爽快,以后我这骚Bī过上几天就得让驴**、马**一,不然不过瘾。」

我朋友说:「你这驴马操的**,驴把你操得还上了瘾。没关系,啥时Bī痒了想让马**、驴**操一操,啥时就来这里,这两头驴和马操你操的次数多了,操Bī钱可以便宜一些。」驴的主人点点头表示同意。

她躺了一会儿,然后将驴子那依然滴着精水的**从她张开的Bī里慢慢的拔出来,精水从她的Bī里缓缓流出,滴在她的腿上和臀上。

农场主人对我老婆说:「这次你是第一次来,我们还有一点生疏,下次来驴和马把你操爽快后我和我的助手也想操操你,你这样的女人太让男人起性了。」

我老婆说:「今天我也是第一次让驴马操Bī,那么大的**插在Bī里还有点不适应,现在感觉有点痛,下次来我一定让你们个痛快,不过驴马操Bī钱要免掉。」农场主人连声说是。

(四)种马最是可心

我老婆自从上次在农场让驴和马操过之后,心情特别舒畅,这都是让那两匹驴和马把她的骚Bī操得爽快的缘故,因而每过上几天就要拽着我到农场让那两匹驴和马操一操Bī,那农场主人和他的助手每次也顺便把我老婆玩了个够,这样就不收我们的操Bī费用了。

一天,我朋友过来说那个农场最近新进了两匹种马,问我老婆想不想一试,我老婆马上迫不及待地要去农场。我们开车前去农场,我老婆穿了一件黑色的紧身迷你短裙,配上黑色的吊袜带、黑色的丝袜和黑色的蕾丝胸罩,再加上全新的黑色高跟鞋,没有穿内裤,看上去已经跃跃欲试想让马操了。

我朋友开玩笑说:「要见你的两个新的种马情人了,还要打扮一番。」

半路上,我们就跟农场的主人联系好了,到了那儿,农场的主人和他的助手立即迎上前来。那助手看起来还不到二十岁,先带着我们走到农场主人的房间,让我老婆脱光衣服,之后带着我们三人出门往配种场走。

我老婆看起来像是全身都发出光芒,大概是因为要让一匹新来的种马操她,显得有些兴奋,她一丝不挂她走在农场主人和助手之间,牵着他们的手。

走进配种场后,我发现这里实在是太棒了,又大又干净,我坐在椅子上欣赏这房间,农场主人说:「这是按照这两匹马的旧主人设计新修的专门用来给种马操女人的操Bī室,因为这两匹种马在以前已经操过不少女人了,只有按照马的习惯才不会弄伤人。」

在这房间的中间,有一个大约卅公分宽、一百廿公分长、六十公分高的长椅子,长椅上钉了一层牛皮,长椅的另一边比较低,长椅的两边还放了两个斜坡,助手拿了几条牛皮做的皮带过来。

我老婆看了看长椅和助手手上的皮带,笑着问:「这是为我准备的吗?」

农场主人点点头说:「是的。」

农场主人说,那张长椅和他看过的人兽交电影中使用的长椅很像,他说我老婆要趴在那张椅子上,然后把她的脚绑在椅脚上,再把马儿牵到我老婆的上方,让她给马儿最好的插入角度,这样我老婆的Bī就和母马的Bī没有两样。马儿在交配时,公马会压在母马的身上插入,我老婆会受不了马儿的重量,于是他准备了斜坡,让马站在斜坡上,解决这个问题。这比以前几次马操人的姿势科学多了。

他一边说,一边和助手摸我老婆的**、捏她的**,看来是为了刺激她的**。在他解释的同时,我发现我老婆用力地夹紧双腿,偷偷地磨擦**。接着他要助手去把他们新进的马牵进来,他按下我老婆的肩,让她跪在马的旁边。我朋友在我老婆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说:「让马配种的贱货,快把你的新汉子的**弄硬!」

我老婆伸出颤抖的手,握住马的大**,开始上下搓弄着。当她一碰到马的**,马扬起头来,好象感觉很强烈。搓弄了一会儿,马的**露了出来,她目不转睛地看着手上的大**膨胀,**越来越长,她就搓得更激烈。

农场主人拿了一条毛巾和一桶热水给我老婆,说:「先把你新老公的**洗一洗。」她开始小心地洗着马的**,而那匹马看起来也很舒服。当我老婆洗干净,她立刻含住那黑色的大**,并且用舌头不停地舔。

吸舔了一会,农场主人让我老婆趴上椅子,我发现椅子并不高,她可以调整她屁股的高度,这样就可以迎合马**的抽送了;而且这个椅子的宽度,使我老婆两腿张开后,也可以完整地露出她的Bī眼。

我老婆准备好了,农场主人拿了一个枕头垫在我老婆的小腹下,让她更舒服些。「准备好跟马配种了吗?」农场主人问道,我老婆说:「好啦!」

农场主人要他的助手把我老婆的Bī准备一下,助手把我老婆的脚踝用皮带紧紧地绑在椅脚上,然后用手指拨开我老婆的两片Bī皮,把一支润滑剂对准我老婆的**,把整条润滑剂都挤进**里,当透明的凝胶挤进Bī里时,她发出了轻轻的呻吟。

这时农场主人牵了种马过来,马走上斜坡,很明显地,这匹马已经很有经验了。它站上斜坡到了定位,等于是跨在我老婆身上,它的大**垂在我老婆的屁股上,那又黑、又粗、又长的大**,靠在我老婆又白又浑圆的屁股上,形成强烈的对比。

「它……好大……好烫……比以前那匹马的**大多了!」我老婆喃喃道。我老婆开始上下调整着Bī的高度,让马的**碰到她的Bī,接着以她修长的腿支撑,把自己的**一直在马的大**上磨擦。

马的**受到刺激,很快就勃硬了起来,**一跳一跳的抖动,在我老婆的Bī外叩打着。我老婆乘**触到Bī眼时把身体用力往后一顶,但是那条大**却滑到她的小腹下面,没有插进去,当她发现没有插进去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马也因为自已的**被我老婆压住而退了退。

我老婆抬起臀部,再一次调整位置,直到马的**抵住她的**,而且**也被**拨开,马的**就在我老婆的**口,可是就在插入一小部份的时候,**就掉了出来,那是因为我老婆感到有点痛。

过了一会儿她又试第三次,但是这一次又从她的屁股上滑过去了。这时我朋友走上前去抓住马的**,拉着**在我老婆的**周围磨擦了一会,然后慢慢地把**往Bī眼里塞,我老婆可能觉得自己的Bī眼张得够开时,她也慢慢地把身体往后顶。她发出了满意的呻吟,那黑色的大**在她的Bī里消失不见,我老婆像是无上满足地闭上眼睛,前后扭动身子,想让**插得更深。而马儿也知道自己的**插入了什么很舒服的东西,它开始抽送,它很明显地想插得更深,但是因为斜坡和长椅的高度相差太多,所以办不到。我老婆完全控制了这次**,她可以自由地决定要插入多深,她适可而止地越插越深,越插越深……

我老婆开始让马儿自由地抽送,而自己则用手支撑着身体。马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每一次的插入,都把我老婆冲得往前倾,所以每一次抽出时,她都得往后缩,以接受它的下一次插入。在种马的不断**下,我老婆的身体开始冒汗,并且愉快地呻吟。

马儿一直想把它的巨大**全部插进我老婆的Bī里,但是斜坡实在太高了,它每一次插入,都使得挤在我老婆Bī里的润滑剂喷了出来,长椅上都是我老婆Bī内流出来的润滑剂。

我老婆抓住马儿的两条前腿,以维持自己能够承受的插入深度,而马更是发了狂似的不停插她,我老婆舒服得大叫:「好爽!好爽!我要升天了!!」

马儿好象也听得懂我老婆在叫什么,它抽送得更快速了,我老婆尖叫:「啊……哦……操我!我的宝贝马丈夫……加油……大**快顶到我的心肝了……哎唷……死你的夫人了……」

我看着农场主人和他的助手,还有我朋友,发现他们掏出他们的老二,站在我老婆身边打手枪,就在这个时候,我也加入他们打手枪的行列。

我老婆看农场主人的**就在自己眼前,她伸手想要抓住,但是他立刻躲开了,「你是那匹马的老婆,专心让它操!」农场主人说道。我老婆无意识地回答:「喔!是的!我是专让马的贱货,我正让它的大**,它会把它又白又热的jīng液射进来,我要它射在我又热又紧的Bī里……」

他们这样干了十分钟左右,我老婆已经可以让马一次插进卅公分了,我可以看见她脸上专心让自己**的神情。我朋友在我老婆的肚子上摸了一下说:「不得了,马**都过了肚脐眼,里面还一动一动的。」

我老婆咬着下唇,稍稍抬起头,在马开始嘶叫时,她达到了**,也在这个时候她的Bī里滴出了许多jīng液,可以确定的是,我老婆让那匹马shè精了,而我老婆还在持续**中。当她的**结束后,农场主人才牵开马,让它的**从我老婆的**中拔出来。

我老婆的Bī真是一塌胡涂,又红又肿,而且完全张开,我们可以看到Bī里面的情形,**壁上都是马儿白色的jīng液和泡沫。

正当我老婆要起身时,农场主人要她躺回去:「还没!还没!你这个烂货只给一匹马过不了瘾。」他一边把我老婆按回长椅上,一边说:「它叫神驹,」他的助手这时又牵了另一匹马进来,说道:「它听到你让那匹马操的声音,在外面一直等着操你。」

我朋友接着道:「你没注意到它已经准备好要让你做它的老婆吗?」这是事实,神驹的大**已经挺立在它的下腹,它比那匹马的**还要粗,而且长得多。我老婆躺回长椅,闭上眼睛,准备再一次挨马操。

「这次要从正面来。」助手把神驹牵上斜坡。它那好长好长的**,靠在我老婆平坦的小腹上,神驹一直往前顶,想要把**插进我老婆的Bī里。

这个时候,农场主人抓住我老婆的一条腿,而助手抓住了另一只,然后抬起我老婆的臀部,把她的腿分开,把手和腿紧紧地绑在神驹的背上,等于让我老婆从下往上抱住神驹。在他们抬我老婆的时候,神驹粗大的**已顺势插进我老婆的Bī里,并且也开始抽送。

我老婆紧紧地在马肚下面抱住神驹,「我爱你!我的宝贝!我是专门让马的烂货!」她尖叫道。我知道她这个样子是又**了。

农场主人和助手在一旁摸着我老婆的大腿和奶头,一边帮忙抬起我老婆的屁股,让神驹能更用力地干她。就在神驹快要shè精的时候,农场主人解开绑住我老婆的皮带,我老婆从神驹的巨大**上掉了下来,而神驹也在这个时候开始shè精了。

一大股滚热的jīng液喷出,我老婆的**和肚子上都是jīng液,她大笑,把jīng液抹在自己脸和脖子上,然后把沾满jīng液的手指放进口中吮吸。

农场主人把神驹牵到一边去,然后过来把我老婆翻转身子,用力把她的腿分开,把他硬了很久的**对准我老婆的Bī眼,狠狠地一次插到底,他死命地抽送着,直到他shè精在我老婆的Bī里。在他我老婆的时候,我老婆一直哀求道:「我,狠狠地我,死我这个驴马操的烂货!」

农场主人射完精后一抽出他的**,助手立刻上来接着操,直到他也在我老婆的Bī里射出jīng液为止,年轻人真是力壮精足,shè精时**插在我老婆Bī里不断抖动,射了好久。

接着是我躺在地板上,我老婆坐在我身上把**插入她Bī里,我朋友让我老婆趴伏在我身上,他在后面把**也插入Bī里,两根**一同进进出出,但是我俩没支持多久就射了,把我的jīng液和其它人、马的jīng液混合在我老婆的Bī里。

我感到她的Bī让马**到变得很松,「扑哧……扑哧……」的声音也很大,插进去的时候感觉不到她的**,但我能感觉到特别湿热。

之后,农场主人拿了一条毯子过来,扶着我老婆站起来,她裹上毛毯后坐在长椅上,但是刚才最后一次**,还是让她的身体颤抖不已。

助手把神驹牵回马厩,我们回到房子里。农场主人和助手拉我老婆去洗澡,我坐在客厅看电视,之后我老婆告诉我,他们还用特殊的「灌洗法」帮她清洗**。

我老婆洗好澡后,农场主人带她去卧室,而他的助手则到客厅和我一起看电视,不久,我们又听到里面Bī的声音。当农场主人完我老婆,他走出来叫他的助手进去接着我老婆。

不知道那助手在里面怎样个操法,只听见我老婆嘴里乱喊:「啊……啊……喔……喔……小哥得好……我的小爸爸……小爷爷……**靠上一点……再上一点……把那第三根香肠也插到Bī边……对对对……好爽快……啊啊」最后尖叫的两声拉得特别长,就好象到了**极点。

我朋友说:「这小伙子怎么个Bī法,把这**得这么起性?」他推开门进去一看就大声嚷道:「难怪,原来他在Bī边垫了三根香肠,**在Bī里进出起来男女都感到紧活实在。」

这时农场主人告诉我,他要我老婆留下来过周未,我还来不及说什么,他接着说这是我老婆提出来的。我说我要进去道别一下,当我走进卧室时,助手正在我老婆的身后操她,Bī里果然还插着三根香肠,当他们看到我,他们的动作慢了下来,但是助手的**还是深深地插在我老婆的Bī里。

我老婆问我,农场主人是不是已经告诉我她要留下来的事?我点点头,她回报我一个微笑,此时助手还在她,在她喘息和呻吟之间,她说道:「我在这儿爽快上几天就回来。」之后我和我的朋友就走了。

第二天我老婆没有回来,她直到第四天才回来,她告诉我,这几天他们两个几乎每分每秒都不停地她,而且起码又让那两匹马儿操了八次以上,Bī眼要想恢复原状,恐怕还需几天。她说有一次她啜舔马**时没注意,结果让马的jīng液射得她满脸都是。

吃饭的时候,她的**里一直都插着根假**。她还说当她回到家的时候,我并不在家,他们两人就在我家客厅的地板上,又把她美美地了一顿。

后来我们还不时地去农场,让我老婆过过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