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最原始的欲望 > 全文阅读

正文 帮老婆整容

帮老婆整容



我家住在台北天母一楼,陈进兴事件发生后,养了一条公狼犬壮胆。公狗三岁多,长得威武雄壮、架式十足,不过发情的时候情绪不稳,喜欢乱叫乱叫。

有一次半夜叫个不停,我就把它拉进客厅里,拍拍它让它情绪稳定下来。一看它下面露出一截粉红色生殖器,知道狗又在发情了。

老婆在卧室被吵醒后睡不着觉,便出来客厅聊天。我打开电视,转来转去不自觉转向第四台彩虹频道,观赏成人影片。看到刺激处,老二蹦地杠了起来,于是把老婆抱坐大腿上,一手边摸边搓她的两个大**,一手伸入三角裤里抠。

不一会儿,我老婆下面已经**一片了,我忍不住把她的三角裤给扯了下来,只见老婆大腿八字张开,阴部毛茸茸黑压压一片,**从两片**沟缝里渗出,淫荡的骚味,阵阵飘散出来。

这时候狼狗突然靠了近来,用鼻头朝向她的阴部嗅了又嗅,接着又伸出舌头舔向**。我们被狼狗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愣了一下,我对老婆说:「狼狗对你有兴趣……」

我老婆哼了一声,露出淫荡而暧昧的笑颜说:「怎么可能哩?快抱我到床上吧!」

我抱起老婆,老二顶着她白净的屁股,晃晃荡荡地走进卧室。没想到狼狗也跟随进来,我把老婆往床上一放,迅速的把老婆的衣服脱光,跟着压了下去……

狼狗竟然在这紧张时刻叫了起来,我暗中嘀咕,心想难道说狼狗真的对我老婆有兴趣?便对老婆说:「狼狗在吃醋了,叫个不停。」

老婆说:「怎么办?」

我心里却想赶紧办事要紧,快受不了……脑海突然闪过一个好奇而淫荡的念头,双手加紧抚摸老婆的奶头,嘴巴附在老婆的耳根,温柔地说:「让狗狗玩你好吗?」

老婆说:「怎么玩?不会怀孕吗?」

「没听过人生狗儿子的事,放心好了,保证你没有问题,而且很爽快。」我鼓起三寸不烂之舌,花言巧语,鼓舞老婆尝试一下人狗之交的乐趣。

「唔……人家怕嘛!要是出了问题找你算帐。」我老婆心底下虽然也想试一试,表面上却装作不情愿的样子。

「好啦!好啦!」我看老婆没有坚绝反对,便要她坐在床沿,双脚分开,面向狼狗。说也奇怪,狼狗似乎懂得意思,立刻趋向前来,用舌头舔起她的阴部。

「唔……唔……哼……哼……噢……噢……」我老婆**被狼犬大片而粗糙的舌头舔得十分刺激,顾不得羞耻,竟当着我的面前叫起春来。

我听到我老婆淫荡的叫声,比较平时**更加来劲,突然对这位狗兄弟萌生莫名好感。

大概因为老婆阴部骚味刺激的关系,狼狗腹下的狗**已是血脉贲张,完全勃起,粉红色的**伸出约五、六寸长,前细后粗,**凹陷处已经流出透明的白色分泌物。

我这时跪在后面,左手摸老婆的一个奶头,嘴巴则斜着吸吮另一个奶头。这情况真所谓「前无去路,后有追兵」,我老婆哪堪上下三点同时受到如此强烈的刺激,「噢……噢……呀……呀……唔……唔……不要……不要……好痒……好痒……快受不了了!」她像歇斯底里似地抑扬顿挫**着。

我知道我老婆现在一定又爽又刺激,她奶头绷得又硬又紧,显示她已经想要了!我一看时机已经快成熟,便问老婆想不想被狗狗干?

「嗯……唔……不知道……不要问我……唔……」

我知道我老婆这样子是默许的意思,于是便抱着她翻了一个身,然后把老婆下半身往床下拉,形成了上半身趴在床上、两腿跪到地板上、屁股朝后的狗交姿势。

姿势刚摆好,狼狗色迷迷地在一旁就一跃而上,两脚跨在我老婆腰际,尖笋般的粉红色**朝向她阴部顶去。

我老婆感觉屁股跟**之间有一根又湿又热的**顶来顶去,十分瘙痒,忍不住屁股左右摆动,害得那狼狗绷紧臀部、隆起背部、蹬着后腿,用力往她屁股间乱顶,**仍不得其门而入。

我在旁看得着急,忍不住蹲下去,一手按住老婆的屁股,一手握住狗**,直接对准她的**口送了进去。只听我老婆尖叫一声,「噗滋!」狗**已顺利插入我老婆**里面。

狼狗趁胜追击,屁股不停向前顶撞,狗**不一会儿已整根没入她的**。

「哎哟……唔……唔……嗯……哼……哼……噢……噢……喔……喔……」

我老婆在狗**插入她的骚洞之后,顾不得羞耻,开始呻吟起来。

狗屁股摆动得越来越快,狗**也越顶越深,**尖端不停地戳刺到老婆的花心,瘙痒刺激的感觉有如千万只蚂蚁爬上心头,又爽又难耐,「喔……喔……爽……痒痒……唔……唔……」令老婆淫叫不已。

为了让狗**完全顶住子宫颈,我老婆又将腰身放低,白嫩的屁股显得更为凸翘。此时狗**受到**又暖又粘又湿的刺激,比原来尺寸膨胀了许多,**下的肉刺现在已经完全勾住我老婆的**,想拔都拔不出来了!

狼狗继续展开勐烈的攻击:「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

「哟……哟……喔……喔……坏狗狗……唔……不要……不要……插得好深哟……噢……噢……饶了我吧!」

狼狗冲刺时拍打我老婆屁股的声音、狗**进出**的**声,混合着我老婆淫荡的**声,在空中激情地迴荡着。

我在一旁观赏我老婆这幕超辣味的激情演出,老二早已忍不住翘起半天高,可是我老婆的**已被这位狗兄弟佔据了,只好蹲下来一手打手枪,一手翻开狼狗腹下的狗毛。

只见狗**的根部紧密地塞满我老婆的**,进退间偶尔露出一截粉红色的**,而老婆的两片**被干得快速地一翻一合、一吞一吐,给人十分饥饿而淫荡的感觉;洞口则流出大量淫液,分不出是人的还是狗的。

「老公,让它射吧!」老婆兴奋地看着我。我点点头,闭上了双眼,细细品味狗精喷射入老婆子宫的声音和老婆**中的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