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最原始的欲望 > 全文阅读

正文 人宠物交欢

人宠物交欢



小寡妇侯小美**艳丽,肌肤滑腻如雪,身段尤为骄人,可是她常怨自己的命薄可不是吗她现在正是二十五岁罢了。

这时期,正是她春情勃发期,对男子的需求正浓,对肉欲正觉无限滋味。

可是,她为了一笔巨大的遗产,未能容许她去再嫁,困处春闺,倍觉寂寞,未免容颜憔悴。

尤幸她的家中,蓄养猫犬甚多,那些猫犬原是看管门户,别无他途,侯小美忽然灵机一触,看中了一头雄壮巨大的「多利」雄性狼狗。

夜幕低垂的时侯,小寡妇侯小美换个了睡衣,出了房门口,穿过了走廊绕出花径,来到园旁花丛里,娇声唤了一声「多利」。

只见那头巨大的狼犬,听了女主人呼叫后,立即摇头摆尾,汪汪轻吠,表示欢迎的样子,侯小美把手一招,多利便跟住她的身后,返回香闺里。

侯小美关闭了房门后,便将睡衣脱掉,抛在椅子上。

登时她的娇美**、涨美的一对**、细细的腰、肥大的臀部、绷胀的**、柔软乌亮的阴毛、鲜红色的**、亮晶晶的一双大腿全部显露出来。

啊!好看极了!真是说不出的美丽呀!

这时侯小美一拍床中,多利便一跃跳上床来,眼睛望住了它的女主人。

侯小美即时用手抱住了它的长脸子,满脸风骚的娇笑,一双眼珠子也朦胧成一线,显出无限高兴的神色来。

「哎唷!多利真是作怪呀。」

它给侯小美轻轻的搂著它的颈项,也就昂起了头来,用那鼻子嗅著她的乳胸,同时伸出那长长的舌头,舐著她那对丰满的**,那摇摆著的尾巴,扫著侯小美的腿缝内的**,扫得她吃吃的笑了起来,大抵她这时感到骚痒得紧。

突然,侯小美伸出玉手,去掏它那毛茸茸的奶儿。

侯小美一边掏弄它的奶儿,一边笑骂道:「哎哟!你也会这样顽皮,把嘴儿嗅著我的**,那尾巴又扫弄得人家好不酥痒,哎哟我的骨子里也骚痒到了,底下那**也给你作弄得流出**来了啦!」

侯小美一面说,一面现出了情急分万分的样子。

玉手用功,狠狠的抽弄著它的**,她那酥胸也急得起伏著不停,娇喘喘的,好不肉紧,好不急刹的呀!

侯小美那玉手一玩弄它那**时,只见多利的**,果然给她玩弄得直伸了出来,从那柔和的灯光照耀下,啊!那**是那么红鲜鲜的、尖尖的、湿湿滑滑的、看那尺码足有好多寸长,那**沿著直上,一路由尖转到粗大。

侯小美一见它的**伸了出来,登时欢喜到了极点,意态骚荡的指著它说道:「多利,你倒会弄手段啦!你吮弄我的**、用尾巴擦我的**,亏你也想得到。好吧,我给你作弄得够了,还不去将**替我弄一弄**呀!」

她一面说,一面将身子仰卧在床上,把那些软枕垫在臀下,垫得高高的,挺起了**来。

多利那狼狗,见了她那挺高的**,****的,发出一阵肉的幽香,不禁馋涎欲滴,连忙低下了头,伸出那条长大粗厚、而又柔软有韧力的舌头,一下一下的吮著她的**。

有时还用舌尖子,对著那阴缝儿欲想吮入去,可是却又吮不入,因为它那舌头厚大的缘故,因此只能舐吃到她那流出来的**罢了。

侯小美流出来的**,它想到又甜又香,多么的好吃啊!它欲将舌头伸入,多舐吃一些,却总是不可能。

多利那条宽阔的舌头,在密密频频的舐弄中,触到了她的yīn蒂时,侯小美立即感到一阵强烈而刺激的骚痒,忙将臀儿缩了一缩,不由得握紧了粉拳,而那心里感到有无限的舒畅,她那娇小口儿在吃吃的笑著。

多利的舌头舐了片刻,又是心儿不死的,将舌尖撬开了她的**,紧贴著她的阴缝直想**入去,可是仍舐不进去,这样一来,使到多利肉紧不过便将那根舌头使劲儿连阴缝带阴核,用力的刮擦了数下。

这一用力刮擦著yīn蒂,可把侯小美擦得满身的骨头像是散了一般似的,真有说不出的筋酥骨软,身子痕痒。

因为她那阴缝内那些娇嫩的肉儿,与那最富敏感的yīn蒂,给多利那条粗糙不滑的舌头使劲的刮擦了数下,使她感觉受用非常,连那心脏儿也乐到了。

侯小美在下乱蹬两条**,身躯摆动像风吹柳枝一般,连那肥臀也不住的掀动著,没命似的叫道:

「哎唷!你这东西,想是作死了不成人家那个娇嫩的**,也能给你这般的乱舐的么?啊唷!我真给你舐死了呀!我的心也给你摘下来了,骚痒得要命哩!唔,多利,你舐就舐吧!你这般用力,作甚么呀!雪,雪,刮得我的**痕痒极了!」

这时,侯小美的**给他用力刮擦了数下后,那些**竟然滔滔不止的流了出来多利那狼狗,听见女主人要它慢慢来,它真的就慢慢舐著、舐著……

侯小美这时觉得有无限的滋味,便用力的挺起了那**,给它尽情吮刮著。

这样的过了一些时候,侯小美低下头来瞧它,只见多利在伸出舌子在刮著自己的**,便吃吃的无限风骚地说道:「多利,歇歇罢。我想那**也给你舐得淡了啦!看你那副样子,不过是想来整弄整弄吧!哎哟!就给你来弄弄好了。快将那个毛茸茸的长脸子昂起来吧!看了令我不舒服哩!」

说罢,将腿儿夹了一夹,正欲坐起,将身子转过来改回正常的姿势才恭后它整弄。

侯小美用手扶著它的**,继续说道:「多利,现在和你来弄吧!你可不要刁钻才好呀。不然,我的**也会给你弄破的。」

侯小美边说边分开了两条**,用手握著它那根长长的**送至**口,还用玉手擘开了两片**,然后将它那根**放在自己的**外,还用手扶著自己底下的肥臀,挺起了**的凑了上来。

原来多利这狼狗的**,虽然是很长的,可是前一段比较后一段的幼细了许多。

多利的**,给侯小美用手拿著,以及那肥臀助著姿势的迎凑著,这样的一来,巳经弄进了二寸许。

侯小美登时觉得自己的**里,像给放进了一根火辣的热铁条一般,烫得她自己骚痒极了的**,**辣、酥麻麻,确是受用非凡。

只见侯小美朦胧了那双媚眼,嘴儿「咦咦唔唔」的不住在哼叫,似是弱不禁弄的样子,不过,她的那张芙蓉脸,全是布满了桃花红色的风采,一张骄人艳丽的动人脸颊,最可惜的就是那头多利是看不懂的。

假如换了常人,见了这么一个美丽的女人在怀里,和她真个**,看见了侯小美那张迷人的脸颊,怎不教人连骨子里也酥痒了起来呢

侯小美突然的发出了一阵吃吃的浪笑声,看她把媚眼一转,水汪汪的注视著多利的长脸颊,似嗔非嗔的笑骂道:

「哎唷!你这东西真是不好啦!还未入尽了啊!你这么快的将那根**转动了起来做甚么呀!哎唷,不……不要动吧!我的**快给撬爆了呀!哎唷!你这多利,短毛的畜性,你这般的不顾人家,弄过了这一回之后,看我还和你来整弄吧!雪,搅得人家的**又酥痒、又疼痛,简直想把我撬死了吗?咦,你又来了。」

侯小美说完了之后,只见她肉紧非常的样子,两手握住了露出在外的那根长长的狗儿**,像抽出回来又不舍得似的,只是闭上了媚眼「唔唔咦咦」的低叫。

肉酥筋颤,滋味无穷,不胜好味的神情,那握捏著**的手,自然的将那条**放入,这样的放入著,渐惭的入至四寸,不过只这四寸馀的长度,也够她受用了。

只瞧见侯小美的**使劲撑住了床的柄子,将**挺得高高的凑著那**,她那条细腰不歇的扭扭拧拧,把胸前的两个**,也扯得摇摇摆摆,有些像波浪的起伏一样。

多利这时的**,已经将她的**填塞得满满的,把那个肉桃似的饱满**,分开了两片,连那些骚骚的**也给塞得挤出不止。

侯小美这时只觉自己的**已经被它的**撑得火辣火热,更把她那一口欲火挑逗得像狂了一般,口里胡里胡涂的**著,一面又用手握住了它露出在**外的那一段**,学男子们一般的抽上送下,

侯小美的**,紧紧吞下了多利的**后,因为她自己抽送起来,多利的**,就能紧贴著她**内的肉壁儿了。

在不住的刮擦下,登时刮擦得侯小美那个白腻身子,有如触电流似的抖颤起来,口里的浪语,也就更加的不歇叫唤著,她那捏住**在抽送的玉手,也就越来越紧、越抽越密,登时那一片「吱吱衔唧」的水响,大嚷怪叫般的发了出来。

侯小美给多利的**又刮又擦的,弄得她好不畅快、舒适,直插得侯小美媚眼儿挤挤,小嘴儿嘻嘻的发笑,腰肢密密的款摆,还把胸前那一双**,扯动得颤颤抖抖,摇摇欲坠。

只见侯小美还把那个圆圆饱满、娇美白嫩的肥臀,像人家舞狮子头一般的密密掀动著,而又情不自禁,清脸淫意的叫道:

「哎唷,可乐死我了酥你的**儿胀大了许多的哩酥你看看,将我的**插得满满的呀酥咦,又硬了许多啦酥今夜我得到的滋味儿,真是甜蜜呢?我的**给你插得又酥又痒,把我的骨头也酥得全散了。真的呀酥把我快乐得…魄飘飘,竟像死了一般的啦酥多利,你虽然弄得我怪受用的,不过,我的手也抽送得疲累够了,唔,我也没有气力的了!」

侯小美淫声浪语,呼叫得娇响,看她那手足无措的模样,边呼边叫的把玉手密密的将多利那根**不住的抽**插,弄得那支多利,竟然立定了身子不动一下的,任由侯小美握著它的**不住的插插送送。

可不是么,那头狼狗,虽然是不懂甚么人性的畜牲,不过它也有的是性的感觉,此时得与女主人那个聚紧狭狭的**交欢,虽然它也感觉到没有和同类交欢时那样称心如意的将**全根插了进去罢了,不过侯小美这时的**,也将多利的**吞没了三份之二了。

多利那狼狗,也感觉到受用起来,那根**也会有滑液分泄出来的,还夹杂了侯小美那大量的**,把侯小美的**润滑得有如油桶一般所以侯小美稍为用力,便可以用她那个窄窄狭狭的**紧紧将**夹著,经过了它像狂了一般的疾抽猛送,渐渐便抽送自如了。

大凡狗类每逢交欢的时侯,它的**一感快美之时,那根****在**内必定会胀大了七倍至八倍,所以它这时像生了根似的,无论怎样也不能拔出甩脱的,一俟它那根**上的**消除了快美时,才可以从容抽出脱离的。同时,在胀大的**上,那一个**输精管道也张开了小嘴,来吸吮**的花心的。

侯小美在这时像狂了一般的将它的**握住,密密狂抽推送,双方那得到的兴味,真是有说不出口的乐趣多利一感到有无限的快美后,那**也就借著侯小美插去的势子,每逢点著她的花心时,也就用**那胀大的孔道,吸吮她的花心一下。

侯小美受到多利这种意外的袭击,登时只觉得花心儿微微麻痒了一下,她身子也不由自主的将一股股**流了个不休,流出到**外的肥臀也不少。

侯小美又是照常的抽送著,只听得一片「呼呼啦啦」、「吱吱唧唧」,**给这根狗**抽送得发出了这般的声音时,感到异常动听。侯小美捏住了多利的**,抽著、插著她那个小小的花心儿,又顿时的给它吮了一下重的。

只见侯小美的细腰,用力地的挺了一挺,肥臀也扭动了一下,接著便上气不接下气的叫道:

「哎唷,真好了!今晚我的命根子,可能给你弄掉了啊!哎唷,多利,弄得好端端的,干么你把那**的**,吮得我的花心…怪骚痒的呀!我看你这支畜牲,成心是作难我的罢了。多利,你看看,水儿也给你弄出不少的了。把我的大腿和臀部也湿得淋淋漓漓的,哎唷!你又来了吗?我可死给你了!唔,给你吮碎了我的花心呀!不……不好啦,我要丢了!我可受不了哩!多利,我求求你,不要将****发大出来吧!」

侯小美那双闭上了的媚眼,也就睁了开来,她满脸布上了妩媚的红晕,嘴儿咿咿似嗔非嗔的笑骂道:

「哎唷你这个刁钻的多利,人家己经给你弄到筋软骨酥,疲倦到了极处,让人家休息一下也好,你偏要用尾巴扫扰人家,我实在是恨透了你这畜牲了!」

这时,侯小美只恨恨打了它一记腿儿,还抛给它一个恨意的白眼,玉手又伸下去,掏弄它那根**,边掏弄著、边将那条腰扭扭拧拧的松动筋骨,腿儿摆摆蹬蹬的,有时送用手抚摸它那毛茸茸的身躯,脸颊上露出又恨又爱的神情,把那双骚得出水的媚眼,意态淫淫的瞧著多利。

突然,侯小美像是被那头狼狗的**搔著她的痒根似的,骚声姣气的说道:

「多利,安静一点吧!歇会儿,我才和你爽爽快快的弄呀?这么急急的干么!弄得人家的**,不酥、不痒的,令人难受得紧呢?不过,我还没有尽兴的,现在的身子委实疲倦极了,就是吊颈……也得让人家缓缓气啊!」

侯小美说完,还斜了它一个眼波儿。

不料那头多利狼狗今夜给侯小美引发了它的兽性,已经急得它有些不耐烦了,还是将**向著侯小美的花心儿不住的点点吮吮,这样的点得侯小美笑声吃吃的将那肥臀使劲的左摇右扭,闪避著它的**,可是它将**跟著吮的形势,还是这么的点吮著她的花心。

侯小美刚才休息了一会,大气也消了,疲倦的身子也回复过来了,现在见到它这样子,也知道多利也等得急了,便吃吃的笑道:「多利,我看你是等得急了罢。现在就和你来啦,谁还怕你不成。多利,你瞧著看吧!这回我不能弄得你弃甲曳兵,我就不算是姓侯的!」

说完之后,便又无限浪意似的握住了它那**,重新抽**插了起来。

侯小美这时的情形,又不似先时那么馋急的神情,而是稳打稳扎的凑合著,还将两条白白净净的**一夹一夹的,细腰又是这么轻盈盈的款摆,媚眼斜斜的闪耀著,口里还哼著「咿咿唔唔」的**起来。

休息后的侯小美,确是比先前大大不同,她这时使出浑身解数,依著房术的次序使了出来。

侯小美这一手,好不利害!你瞧瞧,那头多利被她夹著了小小的一段**,给她夹夹磨磨,**的收收合合,而至到腰肢扭拧、**摇动,还从毛茸茸的肉缝瞧见它的身躯正在抖抖颤颤的呢那条长尾巴,先前是不停地在左右摆动,现在却已经歇住了。

侯小美边弄著多利的**,一边把玉手轻轻的抚摸它那后腿缝的嫩肉,这样一来,真是奇怪的呀!那条长长的**,除了插在侯小美**里四寸馀长的看不到外,留在外面那长长的一段,这时也抖抖颤颤的伸缩起来。

那头多利狼狗给侯小美没紧没要的使出了手段来,也就将它弄成了这般模样儿,假若是男子来和她整弄时,被侯小美这样的玩弄,我想他就是身壮力健的伟男子,一定也是抵挡不住的,而至被她玩弄得神魂颠倒、骨软筋酥,受不过来而泄身败北,抱头羞惭而走的了

玩了好一会之后,侯小美忽然的笑嘻嘻道:「多利,刚才我不是怕你的呀?瞧你这里……唔,你不要这么快就泄出来啦!我还要再弄一下子的呀!多利,羞也不羞,人家一发动,你便抵受不住了?还刁痕的使狡猾作甚么呢?」

这时,侯小美和那多利,又是感到了有些疲倦了,她便浪意骚骚的说道:「多利,你这样的整弄,我的手儿也快要折断了,还是换换姿势吧!」

侯小美说时,便把**用力的拉了出来,身子使一个转侧俯伏在床上,像是一只狮子般的伏著,将那个粉白滑腻的大屁股高高的昂起,笑声吃吃的伸过玉手,捏住了它那根**,从腿缝的中间插入了自巳的**内里而去。

侯小美笑口吃吃的说道:「多利,这样来好么?因为刚才这个姿势,我的手儿太困倦,不得不要转换的了,现在你自己来**吧!不要死板板的放在**里面,要将你那个**头吸吮人家的花心呢?我也要乐上一会儿,才泄身子给你呀!你不听我的话,可不要怪我用手段才好!」

侯小美边说边将肥臀向后坐凑过来,还把酥胸扭歪,用粉乳擦著它的毛腿。

可是侯小美虽然是这么的说,不过那头狼狗要学她讲的模样,将**灵灵活活的运用,把**插送著她的**,那又怎样做得到呢所以,它只好使出了和同类交欢的惯技,把放入侯小美**里的**,发胀得大大的装满了她的**,又将它的孔儿吮著了花心,一阵阵的吮吸,如此一来,可把她乐得够了。

你瞧侯小美身子摆动、粉臀摇曳,口里嚷著道:「哎唷,多利,我给你弄得痒死了!哎唷,我的……也出来了!」

她哼完了数声,那身子再也无力挺起,而至软软的贴伏在床上,那个举得高高的肥臀,变作没气没力的愈低愈下了。

那头多利,想是给侯小美泄出来热黏的淫精烫得快美,它也禁不住的把狗精射了出来,那多利射完了jīng液后,一条长长的**,这才回入腹中去。

侯小美软软无力的伏著好一会,才见她伸伸腰肢、坐起身子,取过巾儿揩抹流出来的**及狗精,收拾过后,这才穿回衣服。

一幕人狗交欢图,也便收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