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意恋征服系列 > 全文阅读

正文 我在工厂夜晚强干美丽律师

我在工厂夜晚强干美丽律师


那是夏日的一个晚上,上夜班的我早早做完了事,闲着无聊在厂里瞎逛,不知不觉来到了医院楼下。我抬头看看外科有隐约的灯光,于是我就准备上去找值班的小护士或小医生聊聊天。因为整个医院除值班的都下班了,所以整栋楼漆黑一片。

忽然,里面传来-咣当-一声!-有人!-我暗想着狐疑的再次向内看去。这次看见在屋内拐角处屏风后面有人影晃动。"躲在那里干什么?"我心里想着手推门,关着了,推不开。我想和里面的人开个玩笑吓她一下,于是拿出身份证插进门缝,轻轻一别,老式-四不拧-锁就被别开了,我蹑手蹑脚溜了进去。昏暗的灯光下我摸到屏风前,透过缝隙我看见,我看见诊疗床上两个**在翻滚着,是黄桂萍和谢主任!看的我目瞪口呆!呆看了一会,我回过神来,"妈的!"我暗骂着。我轻手轻脚将两人放在椅子上的衣服抱了起来,轻轻抱出了门外,沉静在欢愉中的他们浑然不知,然后将老谢的衣服抛在门口,而将黄桂萍的衣服藏到了旁边的一间房内。最后,我重回到房里,我将门从里面关好,然后,我迅速打开了灯,并走到因惊愕而停下的他们俩面前。

由于事情过于仓促,以至于老谢还没能来得及从她身上爬下来,我一把按住老谢说:"别动!不然我就喊人了!"因为刚才**的剧烈运动,老谢是一身大汗,又由于突然的惊吓,他浑身冰凉。惊吓过度的他颤抖的问:"你是谁?你要干什么?""问我?你又在干什么?如果我大声喊叫,相信会有不少人来看个热闹。只是那样,老谢你恐怕就别想再混下去了,职位权利也就烟消云散了!"我继续威胁道。"别别别!那你想怎样?"老谢急忙答道。"呜"呆了半晌的黄桂萍突然在他的身下哭泣起来。

"别急,只要你们答应我的条件,我就把衣服给你们,而且这事也不会有人知道!"我不紧不慢地说。"那你要什么条件?"老谢颤抖着问。

"条件嘛,我不会太为难你的!傍我二万块封口费,这事就当没发生!怎么样?"我说。

"可我现在没有啊!"老谢回答。

"当然,我给你时间,一星期之内!不过,为防你以后反悔,你得给我立下字据!"我又道。

"那行,你要说话算数!"老谢见我只想要钱放下心来。

"那你就给我写个认罪书吧!把你今天的所作所为一五一十给我写下来!"我指着桌上的纸笔对老射说。

"别别别!我一定给你钱,就别写了。"深知白纸黑字的厉害的老谢说。

"不行!不写,我马上让你们曝光!"我斩钉截铁地说。

见没办法过关,老谢只得拿起笔准备写。

"放心,我一定和你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我答。

"那我的衣服呢?你快还给我吧!求求你了"黄桂萍哀求道。

"你嘛!态度不好,你就光在这等天亮吧!"我恐吓道。

"不要,你是不是要钱,我给你,你放了我吧。"她吓的跪了下来。

我走过去坐在椅子上,我说:"你看,老谢头都不回的走了,他根本不在乎你,你的事只有靠你自己解决了。"

"我要怎么做?你才放过我。"她哭泣着说。

"也没什么,你让那么多人操过,让我也操操,我操的爽了一切都好说!"我淫邪地说。

"你我,你说话算话?"稍微犹豫了一下的她问道。

"当然!你现在趴在桌上,屁股撅高点,腿分开点,我要来干你了。"我说。

现在反而平静下来的她走到桌前照我的话趴好了。看着撅在我面前的雪白的粉嫩的屁股,我三下五除二脱光了衣服,释放出了早就挺得老高的**。然后,走到她身后,毫不迟疑的从她后面插向她的**。我对准她的**,牙一咬,腰部一用力,"卟哧!"大**全部插入!

虽然这烂穴千人骑万人跨,但她的穴洞还真是蛮紧的,一点没有松迟,加上因为没有**,所以她的穴内没有**,而刚才老谢搞的水这一阵子下来也流光或干了,因此此时她的穴洞内很干涸。我的**在进去时都被磨得有点疼!正因如此,她更是疼痛非常的,疼痛使得她叫起来:"啊!"伴随着她的疼痛,我双手抓紧洁白圆润地丰臀,扭动腰肢干起她来。我的大**猛插猛捣,毫无温情,每一次抽出,都是抽到穴洞边缘方才推回,而每次插入则是不到子宫口不停。速度极快!力量极足!这次她可吃苦头了!随着我的**的大力进出,勃起的**反复磨擦干涸的**壁,就像小锉子在里面锉着。疼痛使用权得她呻吟声都变了调:"啊啊啊求求你我疼死了求求你了会被你弄死我的我求求你了你要玩让我准备一下啊求你不要啊"她一面惨兮兮地呻吟,一边扭动躯体想将我的大**从她的穴洞中弄出来。不行啊求你饶了我吧不要再干了我痛死了求你了"她的头随着我的**摆动着,长发也飞舞着。

从镜子里看到她疼得变形的脸,听着她求饶,我的**越涨越大,越干越快,整个身体都在巨烈地扭动着。边继续干着她的穴洞,我的右手边用力的搓揉着她的大**。这时我已陷入了极度的兴奋之中,左手摸着她那洁白,修长的大腿向上游动,突然猛掐她的yīn蒂。在我尽乎变态的蹂躏中她只能发出阵阵哀求:"不要了求你饶了我吧做做好事吧放过我吧啊呜呜"我逐渐开始进入了**,两手使劲捏住她的**,向下用力拉,并用拇指指甲掐着她高高耸起的敏感的**,美丽挺拔的**在我粗暴的双手下改变了形状。"不,啊啊不要啊呜呜"她痛苦地大叫起来:"不行啦不要我受不了啦求求你!"可能是以为恐惧的原因,她的洞里一直没有流水,叫声也越来越凄惨,越来越小。最后只有摆动头,发出阵阵哼哼了。粗壮的手掌继续在揉捏着她那丰满的**,不时还用指甲去掐挺拔的**。强烈的羞耻和痛苦使她眼泪流了下来:"呜呜。

**仍在不知疲倦地**着,小肮一次又一次撞击着她的美臀,她的头被紧紧顶在镜子上,双手已撑不住,只得用双肘全力撑在镜子上。巨疼使得她不停叫喊,很快她用光了力气,连叫喊声都熄灭了,只余下:"呜呜呜"终于,我的**来了。在杵了她足有二十来分钟后,我的第一次**来了!"噢!要射了"我大叫后,**的**速度达到极限,下腹部碰在她的美臀上,发出"啪啪"声。我更疯狂的在她的**里**。"呜呜"她痛苦的摆头,身体也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如蛇一般的扭动。在这时,**更膨胀,终于猛然射出jīng液,我达到了**,**象火山喷发似的在她的**内喷射出了一股白浊的jīng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