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艳情短篇bv1946伟德 > 全文阅读

正文 校园韵事

校园韵事



我是一个医生,没什么特别的,老老实实工作而已。一天我的一个朋友来找我,让我出诊,为他的一位朋友的父亲看病,他家在很远的偏僻村子,我问他为何不来医院就诊,他说患者讳疾忌医,宁可跳大神,请巫婆,也不愿上医院,结果把病给耽误了,现在严重了,只好请医生去上门治病。一般这样的诊还是不出为好,但是看在朋友的面子上,我还是去了。其实也没什么,小毛病,打几针就好了。病好以后的一个月,那位患者,就是那个老头儿,非要请我吃饭,说是要感谢我,推脱不掉,我就去了,在他家住了两天,在这两天里,我是真开了眼界了。

那老头是村长,村里的地头蛇,请客也很有“排场”,我说的“排场”是指吃饭还有人陪酒,陪酒的不是“小姐”,而是老头儿的女儿和儿媳。当天晚上桌上十几个人,有老头和他老伴儿、两个儿子和儿媳,两个女儿和女婿,加上我,还有一个中年妇女,我不认识,坐在老头儿身边,一声不吭,好像不习惯这种场合。三杯酒下肚之后,大家渐渐有了醉意,我才知道为什么她这么拘束,原来老头当着大家的面儿,把手伸进那中年妇女的裤裆里,往里面一阵乱摸,中年妇女皱着眉头,也不敢吭声,任凭老头儿往裤裆里摸。随后老头儿的儿子和女婿也开始摸周围的女人,但是他们摸的可不是自己的配偶,比如他大儿子和一个女婿正在摸他老伴儿的**,他老伴儿少说也有五十多岁了,竟然把**露出来了,像两个小袋子,干瘪着下垂,但是还是有人对她感兴趣,到后来竟然有人把**掏出来了,让老太太给他**,天哪!!!这家人竟然明目张胆的**。

看到这里,我不知如何是好,老头儿看到我的尴尬,就让他的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媳过来陪我,她们两个倒是轻车熟路,过来就把上衣脱了,把裤带也解开了。这一家人都看着我,我要是不逢场作戏,他们肯定认为我瞧不起他们,所以只好跟他们学习,把手伸到老头儿媳的裤裆里面,摸她的逼。老头儿女儿用手握住我的**就是一阵撸,差点儿把我整晕过去。

酒喝到这里基本就结束了,老头儿命令他的老伴儿和他的儿子、女婿睡在一个屋里,其余的女儿和儿媳和那个中年妇女全都陪我睡,至于小孩子们都在东边的屋里睡。刚安排完,老头儿的三儿子和儿媳回来了,三儿子住城里,今天老头儿请客高兴,把三儿子和儿媳也叫回来了,因为车出了点问题,所以回来晚了。我见了老头儿的三儿媳,大吃一惊,原来她是我一个朋友的前任女友,名叫贾蕾,好不尴尬,不过也只好假装不认识。大家见了面,客套几句,老头儿就急着让三儿子吃饭,我们就都回屋里准备睡觉,忽然我想小解,出去到院子里,厕所在院子的另一端,要路过仓房。经过仓房时,我看见仓房里亮着一盏油灯,奇怪,一般农村怕失火,仓房里是不点灯的,这么晚了,是谁在里面??

我走过去透过门缝一看,原来是老头儿和他的三儿媳贾蕾正在**,估计他三儿媳还没吃晚饭,就被他给拉到仓房里给操了,他三儿媳半躺在一个木架子上,下面垫着破棉被,衣服仍在一边,全身赤条精光,老头更是啥也没穿,拼命往里插**,操得啪啪直响,还不忘跟儿媳妇亲嘴,好像把舌头也伸进嘴里去了,他三儿媳妇贾蕾也就三十岁左右,很是风韵,两只**随着老头得**,有节律得晃动,看的我**都硬了,赶紧上厕所,然后回去操老头的另外两个儿媳和女儿,想到这里,我一路小跑,奔厕所而去。

小解完,回到屋里上炕,女人们都躺下了,虽然盖着被,但是看得出来,她们都脱光了衣服,看来老头儿在家里还是绝对得权威啊。五个女人,先干谁呢??对了,干那个中年妇女,想到这里我掀开那个妇女的被子,也不用**,直接就用**插,也不管她愿意不愿意。大家不要受A片的影响,实际上男女操逼,很少象A片里描写的一阵抚摸,一阵亲。大都是直接插入,干到shè精为止。我也没客气,按住那个中年妇女就是一阵抽送,她四十多岁的样子,腰有点粗,很丰满,一抓一把肉,捏起来手感真好。我也没忘了学那老头儿,一边干一边亲嘴,要两不耽误还真不容易,操的狠了,嘴就亲不上了,真佩服那老头儿,干他儿媳妇很是专业。这中年妇女姿色一般,其他几个也差不多,普通的农村妇女,身体很壮实,**收缩有力,夹的很紧。身上没有香水的味道,只有女人身上特有的那种汗味儿,配合她的呻吟声,真是妙极了。

**了一百多下,我就站起来,让她给我**了一阵,然后就换了一个女人,也不知道是老头的哪个女儿,扳过来就是一阵暴操,每个人一百多下,然后**,再换人,如此把五个女人操了两遍,算一算总共插了一千多下,憋不住了,准备shè精,正寻思着把jīng液射进那个女人的**里呢?这时候,老头的三儿媳贾蕾开门进来了,也不搭话,头发乱蓬蓬的,脱衣服就上了炕。我一问,是老头儿让她也来陪我睡觉,我问她:女人都陪我,那男人怎么办呐??她回答到:我婆婆陪他们六个睡,我汗,还不把老太太操死啊!!

不管那么多了,我把贾蕾裤子脱掉,一下就把**插进去,她**里面粘呼呼的,是那老头儿的jīng液,真扫兴,要是干净的逼多好!行了,将就了,我猛插了二十多下,就射了,射了好大一波,**拔出来时,jīng液也跟着流了一大滩。

射了精之后,身体一下就松弛下来了,整个人瘫在炕上,飘飘欲仙,炕上的六个女人当中,除了贾蕾之外好像都没有满足,她们围着我看了半天,也不见我的**有任何动静,于是很失望地散开去睡觉了。没办法,我又没瞌药,干了一千多下了,已经实属不易,各位不要把A片里的情节当真,没有那个男人能狂操一个多小时,除非瞌药。A片的男优也没那么强,多数都是分几次拍的,然后剪辑和在一起,好像很强的样子,实际上普通男人顶多也就二十分钟,象我这样干半个小时的就算强的了。

贾蕾好像很累的样子,现在躺在炕的另一端,看来是想睡觉了,她被老公公一阵操,估计连饭也没吃。这老头儿也真是的,就是干妓女也要让人家吃饱饭吧?何况是自己的儿媳妇,人家风尘仆仆赶回来,连饭也不让吃,拖进仓房就是一阵操,现在饭菜都凉了,家人都忙着操逼,估计也没有人给她准备晚饭了,真是太**不讲究了。

还没等我感慨完,门又开了,老头儿的大儿子进来了,光着膀子,一只手拿着衣服,另一只手提着裤子,看来是刚从“战场”上下来的。进了屋直接就奔炕上的贾蕾过来了,也不客套,掀开被子,爬上去就要操。贾蕾不乐意了,一把推开他,说:“人家要忙了一天,都要累死了,你去干大姐她们几个吧。”老头儿的大儿子心有不甘,说:“妹子,我也知道你辛苦,可是你两个月也不见得回家一次,把我们几个都想死了,今天无论如何也要陪大哥爽一下。要不是老爷子发话,让你妯娌几个都陪刘大夫睡,我早就过来了。别怕,我刚才在妈的身体里射了一次,再干你,也不会用太长时间。你再坚持一下。早就知道今天我们哥几个肯定要拼命干你,所以我准备了润滑液,我去给你拿来。”

贾蕾一看,今天不让他操恐怕是不行了,只好再坚持一下,强打精神,说:“不用润滑液了,咱爸和刘大夫刚射完,jīng液还再里面,权当润滑液了。”老头儿的大儿子听到这里,心花怒放,扑上去噗哧一声,就把**插进去了,噗吱噗吱干了起来。

老头儿的大儿子说的没错,不一会儿,其他几个人也过来了,一个个衣衫不整,看来都辛苦“工作”过。老头儿的两个女婿和二儿子都围住贾蕾,排队等着操她,而老头儿的三儿子则过去抱住大嫂亲嘴。实际上贾蕾的模样要比她的妯娌们要好看的多,起码细皮嫩肉的啊,一定是老三很长时间没操大嫂她们几个了,而对自己老婆早就没兴趣了,“家花没有野花香”这就是这个道理啊。

听他们谈话才知道老头儿已经睡着了,他们才敢过来,原本老头儿让这几个女人都陪我睡,这哥几个好长时间没干到弟妹了,早就忍不住了,好不容易才等到老头儿睡下,全都跑到这个屋里,排着队操贾蕾。老头儿的一个女婿还抱歉的对我说:“刘大夫,不好意思啊,哥儿几个都想坏了,要不也不能打搅你,我老婆在那边闲着呢,让她陪你睡吧。”我笑着说:“没关系,我正准备睡觉呢,你们哥几个好好玩吧,难得人这么全。”

到了刚才大家一起吃饭的那间屋子,桌子已经撤了,灯还没关,炕上就躺着两个人,老头儿和他老伴儿,老头儿已经睡着了,鼾声震天。他老伴儿光着身子躺在炕上,两腿叉开,阴部流出很多的jīng液,稀疏的阴毛全都紧贴在身上。我忽然想起来,贾蕾说他们哥几个全都在这屋里睡,一定是他们几个把老太太操成这个样子的,阴部都肿了,五个男人啊,干一个老太太,还能不肿。

我到外面找了个毛巾,蘸了点凉水,给老太太擦洗阴部,不能用热水,否则会肿的更严重。给老太太擦的时候,她醒了,问我:“刘大夫,你怎么到这屋来了?”我回答:“睡不着,出来走走。”老太太明白,我是没地方睡了,又不好意思直说。于是对我说:“这帮孩子,真不懂事,刘大夫,你就在这屋睡吧,我陪你睡。”然后就要帮我脱衣服,我急忙说:“没事儿,大娘,您看您都累了,还要陪我。”老太太看着我说:“刘大夫,你是不是嫌我老啊?”“啊,不是”我急忙解释:“我是怕您累着。”“没关系,我都习惯了,以前也有好多次他们好几个人干我一个。来吧刘大夫,不用担心我。”

老太太都说道这儿了,我还能说啥,心想:那就操一下吧,别干时间太长呗,实在不行就让老太太给我**。于是我又脱了衣服,原本搭拉下去的**又硬起来了,不知道哪来的精神头儿,对准老太太的阴部,一下插了进去。一般这年纪的妇女**里是很干燥的,不过有他们哥几个的jīng液在里面就不一样了,很光滑,粘呼呼的,虽然有点儿松,但是我还没干过这么大年纪的女人,所以仍然很有兴致,挺枪跃马,一顿猛干。

这老太太**不是很紧,你想啊,这肉套子都操了快四十年了,还生了五个孩子,又有那么多男人没好气的操,还能不松。我操了五十来下,就把**拔出来了,一来实因为老太太的肉套子太松,二来是怕把老太太累坏,万一她有个心脏病、脑血栓啥的,可别闹除人命来,我是医生,所以我知道老年人的这个年龄可是心脑血管疾病的多发期呀。拔出来以后让老太太给我**了一会儿,也没shè精,本来也不是很有**,只是想知道一下干老太太是个什么滋味儿,所以就让老太太休息了,我出去到院子里抽烟去了。

乡村暴操**

在院子里抽烟很是惬意,农村的深夜很是清爽,连鸟也不叫了,我坐在台阶上看星星。不一会老头儿的大儿子出来了,我跟他调侃,“爽了??”“恩,真他妈爽!老三媳妇真好,上次操她还是两个月以前的事儿,我跟老三说了,让她多住几天,老三工作忙,明天就要赶回去,让他老婆一个人留下。”

我有点疑惑,问道:“让老三一个人回去,没有老婆,他晚上不寂寞吗?”“没事儿,”他说:“说好了让我媳妇和老二媳妇跟他一起回去,还有我大闺女,她们三个陪老三一个人,咋都能伺候好他,你就放心吧。”

“啊?还有你大闺女??”我惊讶的差点把下巴掉地上,“不就你们几个么?怎么还有你闺女的事??”“恩,大人们在一起操逼,孩子们也跟着学,开始不让他们操,但是也管不住,索性就放开了,让他们随便了。这不就在东屋,十几个孩子睡在一铺炕上。”我说:“哦,那怎么不见他们过来一起玩啊?”“不行啊,怕女孩子怀孕,她们都没有啥措施,万一怀上了,很麻烦。”“那你让你闺女陪老三睡,就不怕它怀上?”

“不怕,老三家里有安全套,我老婆也去,能照顾她,老三干我闺女时,叫他带上套就行了。家里也是这样,有时候乡里计生委发放免费的避孕套,老爷子就让孩子们也过来一起玩,干那几个稍微大点的闺女时就带上套子。”我心里想:还要等发放免费的避孕套,自己不会买呀?真是的。嘴上虽然这样说,心里却一阵狂跳,太刺激了,这一趟可没白来呀。

“那几个孩子都多大呀??”我问道,“多大都有,最大的女孩儿十四岁,就是我大闺女,最小的才六岁,都开苞了。老爷子发话了,谁的闺女谁来开苞,睡第一宿,我两个闺女,一个儿子,那两个闺女都在五岁以前就被我给用过了。”

“要小心呐,可别怀上,近亲交媾怀上的孩子可不好啊。”说完这话,我好后悔,是不是自己太实在了,不该说的也说,可是他却没在意,回答到:“那是,不过这些孩子都不知道到底是谁的,只知道亲妈是谁,不知道亲爸是谁。前些年都想多生几个,女人们都没避孕,大家有在一起搞,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的孩子,反正大家都一样,谁的老婆生的,谁就当孩子的爹。”

“哦,那一定很刺激吧?”我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刚开始觉得新鲜,时间长了也没啥意思,孩子们还小,身上没有肉,摸一把净是骨头,就是有个嫩劲儿。要不找几个陪你睡?让你尝尝小女孩是个啥滋味儿。”

“啊,不用了,可不敢呐,万一怀上了咋办呢”我假意推脱,实际上**都硬了。他看出我不好意思,就说:“没关系,找几个小的,我去给你叫去。”说完,他站起身到东屋窗口,喊他的二闺女和小侄女。我也跟过去看,屋里炕上一大群孩子,各个赤条精光,有的还在操逼,还有**的,有的孩子太小,还硬不起来,就在那里乱抠乱摸,居然还有打架的,乱成一团。这种场面估计很少有人能想到,别说亲眼看到了。

不一会儿,两个孩子出来了,他给我介绍,一个九岁,一个六岁,就是最小那个,叫这两个小一点儿的陪我,主要是怕怀上。我看屋里的男孩子最大也不过十岁,看来不带套也不会有事。的确我要小心点儿啊,不过那个稍大一点儿的闺女好像很漂亮,应该就是他的大闺女了。不管那么多了,先吃碗里的,先玩玩这两个,于是我站在院子里,让那个九岁的给我**。我用手摸她的胸脯,还没发育,就是很柔软,用老头儿大儿子的话说,就是很嫩。

老头儿大儿子也没闲着,他把那个六岁的女孩儿拉过去亲嘴儿,还用手摸下面,估计这小女孩儿还不能感受性的快感,只能机械地配合大人的动作。我站在那里把那个九岁的女孩儿抱在怀里,在重力的作用下,**插了进去,**只能插进去一半,就顶到**深处了。她的**很紧,小孩儿嘛,当然比那个老太太紧。就这样我们两个在院子里干这两个小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