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艳情短篇bv1946伟德 > 全文阅读

正文 美丽的新同学

美丽的新同学



话说这刘海人到了五十五了,但对性可是强烈得很啊,这大**可不比小伙子的差,天天都要和妻子李花、佣人王月兰一起操穴,有时候还叫自己的儿子和媳妇吕红来玩。昨天因为李花去儿子家了,所以也没什麽可做的,便看起了黄色影碟,边看用手撸起了粗黑的大**。看他那根**足有20厘米,大**粗大还尖尖的,**上的青筋像老树根一样,在上面还长了许多小肉粒,这根**可是全家女人的最爱啊!王嫂从厨房里走出来,她只穿了件小背心,两个木瓜似的**房都吊出了背心底了,粗大黝黑的奶头比刘海的脚拇指还粗,腋底下还长了些腋毛,肥大的屁股把花短裤都快撑破了。刘海见了,嘿嘿淫笑道:“妈的,你都浪成这样了?来,帮老子下下火。妈的,**都硬死了,让老子捏几下大奶头……呵呵……”王嫂把背心往上一拉就倒在刘海身上,一手抓着**便撸了起来,淫笑说:“哟……夫人不在家里,大哥就乱来啊!嘿嘿……啊……你这**可真大……哎哟!把我的大奶头给拧掉了……啊……”刘海用力捏着大奶头,把王嫂的裤衩扒了,在她那个肥大高凸无毛的**上揉捏起来。“妈的,王嫂你穴可真大,没我的大**就没人插得下啊!这**他妈的比李花那大多了。嘿!yīn蒂也真他妈的粗,跟老子的拇指大。这**也没得说……我说,你这淫货的咋的那麽大啊?嘿嘿……”他用力撑开**,把四个手指都塞进去。王嫂含着刘海的**:“唔……就是让你们家的人给操阔了呗……哎哟……把我的子宫都挖出了,你这淫棍……”刘海的四个手指塞进了**,拇指用力按着王嫂的yīn蒂揉,不一下那**里的**就“哗啦啦”的流出了。两片黑色的大型**闪闪发亮,上面的皱褶又深又大,勃起发硬的yīn蒂更是越发的迷人。刘海一手抓住那像杯口大的黝黑乳晕把大奶头拉起,足足让拉起来有一指长,王嫂哪还忍得住啊,一边用力地吮吸着刘海的大**,还叫着:“哎哟……不要啊……把老娘的**挖坏了,你就没得操了……啊……我的奶头……啊……唔……”刘海没有停,反而更加卖力,还嘿嘿笑着:“妈的,你不是喜欢这小日本的SM吗?老子今个玩死你……”刘海把王嫂的大**用力拉起交错打上了个结,然後按着她的大yīn蒂狠狠地揉着,另一手三个手指插进了屁眼里来回地**,把王嫂弄得是****直流,屁眼里又爽又痛,两个大木瓜**乱摆。“哎哟啊……你这老色鬼,把我弄死了……用力捏我的奶头啊……唔……给我捅几下肉穴啊……”刘海把王嫂给摆横在自己的身体上,一手狠捏大奶房,一手在她的下阴乱捏乱挖……两人还不时亲嘴。王嫂一翻身两人来了个69式,相互**起来,王嫂抓着大**卖力地吮吸着,刘海也含住了她长长的黑**,手指扣住**口用力扒大了往上拉,马上就现出王嫂那红红的大尿道。刘海伸出舌头频频挑逗着,还用手指狠狠地刺激。“哎哟……你这要命的色鬼啊……把老娘的尿给舔出来啊……”自己狠狠撸着刘海的大**,拼命地吸住**,从她尿道里直射出一股骚黄的尿水,刘海一口接住,舌头还猛舔尿道口,把她的尿水吸进了肚子里,自己的尿水也急射进了王嫂的口里,两人还边喝边淫笑。“唔……真骚啊!好吃……嘿嘿……啊……”刘海道:“妈的,王嫂你的尿好骚啊……”王嫂淫笑:“你的还不一样吗?大哥快操我吧!穴都死了……把你的大**往我的大**里插啊……啊……”刘海坐了起来,甩了甩**头上的尿水,又舔了几下王嫂**里的尿道口,王嫂马上骑上去,把大**往自己的**口里一塞,“啊……好大的**啊……啊……”刘海一把拉住她往下一拉,“噗滋”一声**直插进了子宫里。“哎哟妈啊……怎麽那麽大啊……快操啊……”王嫂自己起落着大屁股,**里套着刘海的大**,把里面的**都给挤出来了。刘海双手捏住两个粗大的黑奶头,胯下也狠狠的往上挺:“唉……你这**可真重啊……啊……”他的手指插在王嫂的屁眼里抠着。王嫂淫叫道:“哎哟……插到我的子宫里了……啊……**又流出来了……啊……”刘海边操穴,边嘿嘿笑:“老子哪回不操进你的子宫啊?嘿嘿……”两人操了一会,王嫂转了身,哪知道刘海把大**对着她的屁眼,王嫂也没看就往下一坐,**马上“噗滋”操进了屁眼里。“哎哟!啊……死鬼要我的命了……”她觉得直肠里又涨又痛,自己不禁用手往肉穴里狠狠地挖了起来。刘海从後面托起王嫂两个大肉袋用力挤捏,奶水“滋滋”的喷在地板上,王嫂淫笑:“你啊……也不说一声,屁眼里水都没有就拼命地操……哎哟……来劲了啊!嘿嘿……”自己也一起一落的套弄着大**。刘海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根塑料**,猛的往王嫂的**里插了进去,王嫂觉得自己的子宫口一开,不禁又大叫:“哎哟……让你玩死老娘了!别停……快啊……你这老淫棍……”刘海操着王嫂的屁眼,捏住奶头,还伸出舌头和王嫂亲吻起来,两人都含糊不清地说着。“唔……爽吗?我的好王嫂啊……啊……你把我的大**给夹断了……”“啊……用力……把我的奶水都给挤完了……你……啊……屁眼里也出水了啊……呵呵……大哥,你和嫂子操穴也是这样吗?”刘海淫笑道:“她啊……哪有你这骚淫啊!呵呵……来,让我帮你抠肉穴。”说完,自己抓住塑料**狠狠地插着王嫂那黑红的大**,手指不住地刺激着大而粗长的yīn蒂,两人都“哼哼嘿嘿”的淫叫着。从王嫂**里流出的阴精水把大腿给弄湿了一大片,肥大高凸的**上**烁烁,两片紫黑的大**反在**口外,还挂着几条精水丝,大yīn蒂粗大而肿胀,在刘海手指的拨弄下越发的粗大。一个成熟淫妇的生殖器是如此的淫和迷人啊!王嫂这时候**也到了,**里不住地收缩着,**从****着的缝里“噗滋、噗滋”喷出肉穴外,喷在刘海的手上。“啊……别停……老公……快来了……我的阴精来了哦……哎哟!出了……啊……死了……啊……好人啊……大**老公……用力给我几下啊……又喷阴精水了……啊……”两人都停住了,互相搂抱着,四手在王嫂的肉穴上揉着,两人还把手里的阴精彼此往嘴里抹,嘿嘿的淫笑着。哪知道忽然一声冷笑:“哈哈……好你个王月兰啊!和我老公操起穴来了……”原来是李花和儿子刘波、还有媳妇吕红进了门,走到刘海和王嫂的跟前。刘海双手还捏着王嫂的木瓜**房,嘿嘿笑道:“哦……你们都来了。我们两人等不及了就操了起来,还望夫人您见谅啊!”王嫂的**的**还流着,顺着插在里面的**滴在地板上,大家见了都忍不住了,也没说什麽了。李花见了也不禁淫笑:“我们一进门就听到有人叫‘哎哟老公啊……我的阴精出来啊……’是谁啊?”王嫂笑道:“太太你就不要笑我了,待会儿啊,我们少爷还不是要操你的大肉穴?到时候我想你叫得还比我淫啊!”李花一笑,上去抓住塑料**:“好你个王嫂,和我老公操了穴还敢说老娘啊,看我弄死你!”说完狠狠地往王嫂的**里**起来,自己还伸出舌头舔着两片粗大紫黑的**片:“唔……这**妈的比我的还大啊!唔……老公你也别停啊,咱们玩死这淫货。”刘海淫笑向吕红道:“小红啊,来让公公亲亲啊……小波你也别闲着啊,看你妈那淫样……来一起玩啊!”吕红笑着扒光了衣服坐在刘海的身边,两人搂着亲吻起来。刘海捏着吕红的奶头笑说:“哦……还是咱们媳妇的**好啊!真嫩!好滑啊……”刘波从後面扒了母亲李花的衣服,跪着舔起了母亲的大肥穴;刘海的**操着王嫂的屁眼,手却抠着媳妇吕红的肉穴;李花帮王嫂**着**,儿子还舔着自己的肥穴,不时还用手指狠狠的抠几下,一家人真是**至极。这个时候,连刘海的女儿刘芳和他丈夫吕强也进了屋。这吕强不是别人,正是吕红的大哥,也是刘海这个银行行长一手提拔的办公室主任,是大家**的成员。刘芳和吕强见了哈哈大笑:“哎哟啊……看咱们家都成什麽了?**操穴大会啊!”李花回过头淫笑:“死丫头,还笑!你的穴也不也是让你爸爸和大哥给操烂了吗?嘿嘿……”吕强淫笑道:“妈啊,今个我让小芳给爸操,你的大肉穴也让我来操操啊!小波,怎麽样?”刘波一笑:“没问题,我也好久没操咱们小芳的嫩穴了。”刘海笑说:“还嫩穴啊?还不给吕强这小子给操阔了!”刘芳淫笑:“爸爸你坏……来,女儿让你摸摸我的嫩穴……”说着就走了过去,扒了衣服张开腿露出可爱的嫩穴,两片小**早就湿润了,粉红的**里也流着**。刘海伸手摸了摸,笑说:“哎哟……还是咱们女儿的**嫩啊!可真滑。”吕强也扒光了衣服,和刘波一起抱着李花捏**、抠肉穴。李花淫笑:“好了,人都齐了,我看大家就开始**吧!走,上咱们家的‘擂台’去。”大家都大笑起来。刘海从王嫂的屁眼里抽出自己的大**,**红红的,全是屁眼里的肛液,自己见了也淫笑:“妈的,王嫂的屁眼里的水也不少啊!”说完还狠狠地捏了一把王嫂的大奶头。王嫂更是淫,**还插在肉穴里,连拔也不拔了,夹嘴来啊……”李花马上爬过来,看着父女淫笑着说:“你啊,看把女儿的肉穴都操肿了。**想操穴就来老娘这,看我的大肉还不把你这老**给弄出精水来……”刘海嘿嘿笑着,拔出红黑粗大的**,自己用手撸着:“夫人你看啊,我的**还那麽硬呢!这小芳的穴就不行了……来,咱老夫老妻的也别玩什麽花样了,让孩子们看看咱们操。呵呵……你大肉穴的**都流在床上了,来吧!”他一说完就扑倒李花,**“噗滋”操进了李花那**直流的大肉里。李花挺起**:“哎哟……也不说一声插了……啊……你就不能轻点啊……啊……大**的肉刺好尖啊!刺得我的**好舒服啊……啊……好老公……快操我的啊……啊……”刘海抱住李花亲着,下体狠操着穴,**可是又狠又快地在李花的里操得“啪啪”发响:“妈的,你的肉穴**好多啊,湿得老子**都用不上劲了……啊……”李花笑道:“我肉里的水是让王嫂给舔出的。再说了,我大肉里的水多这谁不知道啊!嘿嘿……”这淫妇一操上了穴,话也淫无比。那边,王嫂在叫着:“哎哟……少爷啊,你**把我的子宫捅穿了……好长啊……啊……我要阴精了……啊……哦……快……操啊……对了……哎哟……我来了……出啊……啊……”王嫂最後抖了几下,**“咕滋咕滋”的喷出了浓骚的阴jīng液,喘着气,再也不动了。刘波的**可没有停下,“啪啪啪”操得是更深更快了,刘波也忍不住了,大叫着:“王嫂……我的jīng液来了……快啊……啊……出来了……好多啊……啊……射死你这淫货……”王嫂给浓热的精水也烫出了第二回阴精水:“啊……好浓的jīng液啊……往我的子宫里喷啊……大肉最喜欢吃了……啊……”而吕强和吕红“啪啪”、“噗滋、噗滋”的操了一会,吕红的**里喷出了阴jīng液:“我的精水出来了……大哥快啊……啊……”吕强的**给妹妹的热阴精一烫,也从**眼里急射出一股股精水,吕红不住跳动的子宫里汇集了兄妹两人的jīng液**。刘海的**本来就和小芳操了那麽久,再和李花这淫货一操,**操了一百来下也想shè精了,刘海的**让李花的子宫狠狠的一吸,大叫:“老婆啊……好……我射了……啊……shè精了……”他把精水一点不漏的全射进了李花淫浪的子宫里。李花抱着丈夫着奶水,从两人的下体还流出了不少的**和jīng液。床上的七个夫淫妇淫笑着看着对方。吕强把妹妹吕红抱在怀里,笑嘻嘻的说道:“嘿嘿……小红啊,你还怪大哥去咱们姐那里和姐夫一起玩没叫你啊?下次我们一起去。”吕红娇笑着:“哥你坏啊……去操大姐的肉穴就不理妹妹的小**了啊……”刘海吮了口李花的奶水:“啊……老婆,你这大奶头又比前几天粗大了许多啊!是不是让我儿子给吮的啊?”李花捏着奶头:“还说呢,我去小波家让他们夫妻两人吮了老娘不少的奶水。嘿嘿……”刘波听了笑说:“爸,你可别听妈说啊,我虽吃了妈的奶水,射的jīng液可不少给她啊!”刘芳也淫笑说:“哎哟!谁不知道咱妈好jīng液如命啊!大哥的精水可是妈的最爱,妈妈你的大肉吃了多少哥的精啊?”李花看着儿子淫笑:“去你的,把妈的里全灌满了浓精,涨得妈的子宫一夜都难受死了,早上起了床还哗哗的流。嘿嘿……”吕红在一边就笑了:“大家可别听妈乱说啊,我在床上听到的是咱妈淫叫什麽‘好儿子往妈妈的**里射啊’、‘把妈妈的大肉射穿’之类的淫话哦!”说得大夥哈哈笑了。李花坐起来笑骂:“你这小**,看我不把你的**扒烂了!”说着,身上的两个**一摇一晃的,从大肉里流出刘海才射进去的jīng液。刘芳抱着母亲:“妈,你看您的里爸射进去的精水都流了,让女儿帮你舔乾净吧!”她钻到李花的**下,一口一口地吮吸着肉,舔吃了刘海的精水:“唔……好浓的jīng液啊……啊……”李花挺着胯就笑:“看,刘海,你都把女儿操得淫死了。”刘海抹着**上的**说:“哎呀……阿花啊,这还不是你生的骚女儿嘛!再说了,你和小波操穴也还不是那骚样啊!呵呵……”李花笑骂道:“妈的,早知道老娘就生他多几个儿子,天天围着我的**操……哈哈!”这淫妇的**话语可是一绝啊,大夥乐得又哈哈大笑。过後各自清理。刘波把**让王嫂给舔乾净了;吕红、吕强两人各自玩弄着对方的生殖器淫乐;刘海把王嫂拉了过来,抠着肉穴捏着奶头,笑说:“王嫂,你的肉穴没让小波给操阔了吧?哟!这**倒是越操越大了哦!”王嫂也笑说:“大哥,你的**在夫人的大肉穴里也不给泡得又长又大啊?嘿嘿……”刘海的手越抠越厉害,王嫂忍不住了:“啊……别弄了,我的骚尿又想出来了……啊……不……来了……”刘海把王嫂的**扣大了对着地下,从她的**上面的小尿口喷出一股黄色的液体,“滋滋”的射着,刘海马上蹲下去对着王嫂的**口接尿,尿水给刘海全喝进了嘴里:“嘿嘿……这骚尿可真骚啊……老子的**都硬了!”李花边抠着自己的**,边淫笑说:“大哥,你**硬了,我的大肉穴也了……啊……哦……咱们快上来操穴吧!”刘波早就抱着母亲了。旁边的吕强把刘芳和吕红的**房捏住了,笑说:“你们两人的小嫩穴吃够了吗?我来饱你们。”刘芳:“哎哟!大哥啊,小妹早就想和你操上一回了,每次小波和嫂子去你们家操穴,我都不知道啊……嘿嘿!今个我要你把我的小**操死了……”说着就含住**用力吮吸起来。李花亲着儿子手里撸起了的**,含糊地说:“唔……啊……今个妈妈让你老爸才操了一会就完了,肉穴里死了……啊……”刘波抠着母亲的大肉说:“啊……用力撸啊!怎麽你肉里的jīng液还有啊?”李花笑道:“就是嘛,你妹妹吸老娘的,连老爸的精水都舔不乾净……没事儿,咱们娘俩操起来更加有劲啊!嘿嘿……”才玩了一会儿,就听到刘海和王嫂开始操穴了,吕强那夥也操了起来,刘波也把母亲的大屁股抱着,**狠狠地插了进去。刘海和王嫂都站在床下,王嫂双手支撑着床沿,刘海从後面握着长长的木瓜大**,**操得王嫂的大肉可是“啪啪”地响啊。王嫂淫叫着把大屁股往後顶:“啊……操得好深啊……对……就这样……把我的操裂了……好大的**啊……啊……哦……**上的肉刺儿都把我的**肉刮烂了啊……啊……操死人了……啊……”刘海知道王嫂这淫叫是让自己更加卖力,於是他把手里握着的木瓜**狠狠地向後拉,**又一次操进了王嫂那条火热瘙的**里。吕强则躺在床上,刘芳坐着让**进入自己的**里,妹妹吕红蹲在他的头上,掰开**让他品着。刘芳今个的**状态可不怎麽好,马上就让吕强给操出了一回**来,她扭动着屁股淫叫几声便倒在床上,吕红马上抱开了小芳,自己把**直流的肉穴口对好了哥哥的**,狠狠的坐下。“啊……哥,你的**好粗大啊!是不是让小芳肉穴里的**给泡粗了啊?直操进了妹妹的穴心里去了……啊……好舒服啊……哦……”吕强挺动着小腹:“哎哟!妹子,你的穴也夹得大哥的**好紧啊……”刘波叉开母亲的两条大白腿,**又狠又快地**着黑红的老肉,李花用一手在自己**口上的大yīn蒂里狠狠地揉捏,**比她尿的还多,“哎哟……操啊……我的好儿子……大**儿子……快啊……用力**妈妈的大肉穴啊……啊……又进入妈的子宫口上了……啊……”刘海笑着:“妈的,我说你们娘俩操穴还叫那麽大声啊……就不怕人家知道了?”李花挺着肥大的**淫叫说:“我就叫了,怎麽样?啊……你不是也把王嫂那**给操得死叫嘛!啊……哎哟……妈妈的大肉穴给我的好儿子操得爽死了……快操我的**啊……往妈的子宫里捅啊……对……啊……啊……好粗大的**啊……”刘海一笑,继续把**操进王嫂的老肉里,不停地转动着尖粗的大**,把王嫂的子宫口钻得是酸、麻、涨、肿,“妈啊……**都全操进我的子宫里去了,你还操啊……哦……再操我就出阴精了……好人啊……别弄我了……啊……好舒服啊……不要停了……操死我啊……”刘海嘿嘿笑:“看,这个淫货又叫我不操,现在**又淫得要死……好,老子今个就把你这老**、大肉操裂了啊……啊……”一阵“啪啪”、“噗滋、噗滋”,王嫂只有哼叫着挨操的份了。吕强和妹妹操着操着,把吕红抱住扑倒在床上,更加有力地操了起来。吕红淫叫着:“哥……用力操妹子的小**……对,往妹子的穴心里插啊……啊……哦……好美啊……快揉我**啊……啊……这**又来了……啊……”吕强把**头顶住她的子宫口,用力地磨了起来:“我的**好妹子啊……你这穴里的**比姐的还多啊……嘿嘿……**也结实多了……啊……啊……”吕红:“啊……好舒服啊……对……别停啊……唔……和哥哥操穴就是爽啊……啊……啊……快操穴吧……我不行了……操啊……”吕红很快地一股阴精喷出了子宫口,冲在大哥吕强的**上,眼一翻,大叫:“出来了……我的精水又操出来了……好舒服啊……啊……哥哥……操死妹子了……”说完狠狠挺了几下**就不动了。吕强用**在吕红的**里又捅了几下,抽出来一看,全是妹妹的阴jīng液:“妈的,这小**的精水还真多啊!”刘芳在一边见吕强的**又红又粗大,大**上还挂着一条闪闪发亮的精水丝,不觉**又了。吕强也没说什麽,把刘芳的大腿举起,往红肿发亮的**就插了进去,两人再一次疯狂地**。吕红看着哥哥和嫂子操穴,从自己水淋淋的**口流出了一股股白色的阴jīng液……刘海和王嫂都是操穴的老手了,操起来也比别人久,操得也是比别人疯狂。“你这**,用肉穴夹我的**啊……啊……好……就这样啊……啊……妈的,老子的**让你这大肉给夹断了……嘿嘿……”王嫂的**狠狠地使劲夹着刘海的**,但**一次比一次狠、快、深,一时间夹不住了,“啪啪”又让刘海的大**操进了一半子宫里,她淫叫着:“妈啊……我的大肉夹不住了……大哥啊……你的**好狠啊……把我的老肉穴干死了……啊……啊……操得好深哦……啊……”她虽然叫着,但吮着刘海**的子宫口可没有松,一个劲地往子宫里吮吸,子宫里的**不住地流出来,在刘海的**下喷出**口外,顺着大腿流下来。刘海哪能放过她啊,那粗大黑长的**一抖,子宫就把**吐了出来,他又“噗滋、噗滋”的操着。王嫂的子宫一酸,“咕滋”的喷出了浓骚的阴精,“啊……好大哥啊……你的**好厉害啊……我来了……出阴精水了……啊……哎哟啊……啊……哦……”刘海等王嫂出了精水,又揪住她的头,“啪啪”有声地操着刚喷了阴jīng液的老肉。刘波和李花也是操得激烈无比,刘波把一个枕头塞进李花的屁股下,让她的**高凸,**深深地操进了母亲那生养他的子宫里,连大**也挤进去了。李花大叫:“死了……我……啊……让我的大**好儿子给操死了……啊……你这小子的**怎麽那麽硬啊……好舒服啊……啊……妈的阴精也来了……快捏我的奶头啊……来啊……别停啊……好儿子……操啊……哦……哦……妈妈来了……啊……”李花大屁股往上顶了几下,从子宫里不住地射出了许多阴精。刘波趴在母亲身上吮着**头,李花**夹着儿子的**流出了**……这边,刚停下的吕强和刘芳又大叫了起来,刘芳甩着黑:“别操了……强哥,我的小**不行了啊……哦……哦……好硬的**啊……妹子的**又来了啊……啊……”吕强连操了几次,这时也不怎麽行了,“好妹子……哥的精也快了……咱们一起来……啊……”他边说着,又往**里操了几十下,把刘芳的**都带了出来翻在一边。两人过了一会,刘芳大声淫叫着:“哥……我来了……好爽啊……哦……又出了……啊……哦……死了……”吕强的**一麻,跳了几下,“咕滋咕滋”射出了一股股的浓jīng液,刘芳的子宫硬是给他又烫出了一些精水来……两人抱在一起享受着shè精後的快感,吕强还嘿嘿笑说:“咱们看你妈和你爸操穴。”刘海的**也快出精水了,他最後狠狠地在王嫂的**里操了几十下,把**挤进了子宫里钻着;而王嫂也知道他就出了,自己的子宫也不住地跳动着,也拼命地吮吸着**,两人大叫:“好啊……用力钻啊……我的阴精来了……好舒服啊……”、“哦……你这淫货,把我的**给吮掉了啊……我射了……啊……哦……”王嫂运力张开子宫口,把刘海的jīng液全部接进了火烫的子宫里:“好浓的精水啊……”刘波和母亲李花在大夥的叫声里也到了**,李花把大腿勾住儿子的背,屁股狠狠地顶住**:“不行了……妈妈让你这大**儿子给操出了……啊……又插入妈的子宫里去了……好儿子……操妈啊……”刘波:“妈,我的也来了……快咱们一起出……啊……shè精了……好舒服啊……在妈的大肉里shè精真是好爽啊……”李花给儿子的浓精水给烫出了阴精:“哦……啊……别停,快射啊……妈妈的阴精呀喷出了……啊……咱们母子两人一起出吧……啊……啊……”一对淫的母子在**的**里,把自己的淫精浪液汇集在了母亲那成熟肥大的子宫里。刘海淫笑着道:“啊……这次操穴可真爽啊!小芳,小红,你们也爽吧?”刘芳笑说:“还用说啊!你们看,我的小**都让你们给操得又红又肿的了。嘿嘿……”吕强捏着刘芳的奶头说:“这还不是你这**够骚啊,把我们的**都给操得累死了。你们看,小波和岳母还在那儿亲嘴呢!”李花和刘波伸着舌头搅在一起,**水淋淋的,阴毛也全部湿了。李花淫笑道:“今个我啊,最爽就是和小波操穴了……”刘波挤捏着李花的**:“妈,看您说的,让大夥笑你啦……”李花和刘波分开了,**里流出了不少儿子的jīng液,她用手接了放嘴里舔吃:“啊……好吃啊……儿子的jīng液最香了……啊……”刘芳在旁淫笑道:“妈啊……你啊就喜欢吃哥哥的精水。”李花边撸着儿子的**,边笑说:“老妈我养他那麽大了,现在是小波回报妈妈的时候了。”刘波:“妈,您看你,我这不是操爽了你的大肉了吗?”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刘海搂抱着媳妇吕红和女儿刘芳,捏着奶头、抠着**;吕强舔着王嫂的黑红的老肉;而刘波当然是吮着母亲的奶水、抠着肥大的肉穴了,一家人在大床上淫乐着,好不快活啊!最後刘波的**又让母亲给弄硬,就往李花的还流着自己精水的大**里插了起来,李花淫叫:“哎哟!啊……大夥看啊,亲儿子的**又操妈妈的大肉了……儿子强母亲了……啊……操死我了……”一家人又开始了一次新的操穴大战。最後,刘海抱着刘芳,**操在吕红的**里沉睡着;吕强的**还含在王嫂的嘴里;刘波含着母亲的一个肥大的奶头,**软了下了,对着母亲的大**口,**闪闪发亮,儿子的jīng液缓缓流出;李花淫笑看着沉睡的儿子,亲了一口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