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飘飘欲仙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第一百七十八章

雯雯瞧我愣头愣脑的样子,终于“噗嗤”一声笑出来,我知道被她戏弄,横眉一瞪眼,将她紧紧抱住,雯雯咯咯娇笑,躲在我怀里闪避我逼视的眼光,我看着她那俏红的靥容,心头不禁一阵阵荡漾,脉动加快。雯雯骚动了一阵,偷偷侧脸想看看我还有没有在瞪她,没料到我一嘴巴印过来,亲在她柔软的红唇上,而且将四片唇马上都交染得又热又湿。

我一会儿吸她上唇,一会儿轻咬她下唇,雯雯想抗拒又抗拒不了,浑身酥麻。我欺她经验浅,狡猾的舌头灵动地穿进她的嘴儿里,到处肆意舔钻。

雯雯只感到天旋地转,像是要窒息了一样,满脸烧灼,小舌头被我带得翩翩起舞,纵然动作生疏,仍是和我忘情的交缠,相互勾引吸吮。

原本就闲静的周遭更显得寂寥无声,雯雯的蛮横不晓得跑哪里去了,完全像只温驯的小绵羊,恁凭我处置。我强壮的臂膀将她妥妥地围在胸膛上,雯雯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温馨感。

我突然放弃了她香甜的嘴唇,往她雪白的脖子溜去,一边吻一边细细的啄她,雯雯全身发抖,喉头回荡着不明显的吟诵,我又用舌头去痒她,雯雯像从云端摔下来一样,每一颗细胞都没处着力,不由得心慌地勾抱住我,两条粉腿难过的上下交叠不止。

我在她的脖子上绕行了一圈,又往上走,慢慢地亲到她的耳朵旁,雯雯听到男性雄浑烘热的呼吸声,差点就要叫出来,我咬住她的耳珠,吮吮作响,雯雯张开小嘴,似笑非笑,脸上尽是动情昏迷的红晕。

我把舌尖插进她的耳朵里了,雯雯终于崩溃,曼柔的感叹声忽高忽低的幽啼起来,我见时机成熟,手掌开始不守规矩,悄悄往雯雯的双峰摸去,雯雯没有防备,娇躯大震,我已经在频频揉动。

雯雯的**玲珑圆润,内衣软薄又伏贴,我很快就勾勒清楚那挺结的两个豆子般的突起,我张开手掌,拇指和小指刚好各控制住一粒小球粒,熟练地晃绕着。雯雯心神俱失,无法抗拒,随便我摆布,只知道紧紧地吸住我的嘴唇,去舒解慌乱的思绪。

我贪得无餍,当我觉得隔着衣服的接触不够满意时,那带电的魔掌便从雯雯的腰间侵入,探进上衣里去,很容易地拨走她的杯罩,直接握住少女弹手的**,搓圆弄扁,花样百出。雯雯干脆瘫在那里动都不动,含羞地享受我的服务。

我自然很得意了,雯雯的默许让我更加大胆,我技巧地亲吻雯雯颤动的眼皮,手掌再往下移,指头绕着她的肚脐眼儿耍了一阵,挑开她裤头的松紧带,正要顺坡而下……

雯雯“嘤”的一声挣脱爬起来,红晕未退,半句话没说就退逃到一边去了。

还搞不清楚状况的我,愣了一下,赶紧跟着爬过去,雯雯躲在一角,用美丽而忧郁的眼睛看着我。

我轻轻走过去,将雯雯搂过来,问她怎么了,雯雯摇摇头,我再吻她,她没有任何反对,当我再想摸索她的下腹时,虽然我这回隔是着裤子的,雯雯却双手用力的抓住我的臂腕,说:“不要……”

“没关系的……”我说。

“不要……好丢脸……”她声细如蚊。

“不会的……”我说。

雯雯仍然不肯,我哄她说:“雯雯乖,这样,我从外面摸摸就好……”

雯雯并没答应,但是抵抗的力量变小了,我稍再用力,就挣脱掉她的双手,并且马上扶贴在她的腿之间。

“唔……好湿啊……”我说。

“哼嗯……好丢脸啦……”雯雯无地自容:“恨死你了……”

“哎呀……”我拿指头揉她:“那怎么办?”

“啊……”雯雯哼起来。

“怎么办呢?”我找到她要命的那一点。

“我……不知道……”雯雯重新抓住我的手,但却是牢牢按住,而不是阻挡了。

“告诉我怎么办啊!”我死皮赖脸。

“我……哎唷……我……我不知道……”

“越来越湿呢……”我说。

“哦……”雯雯突然再次挣脱我,我以为她又要逃,没想到雯雯却是一翻身,直接扑进我怀里,娇羞的正面抱住我,将脸贴在我的胸前。

我被她的动作推倒在草地上,我问雯雯说:“怎么了?”

“我……我不知道……”雯雯不知道的事倒真的很多。

“喔!”我说:“我来让你知道。”

我一招懒驴打滚,便将雯雯压在身下,同时对着雯雯的眼睛吹气。雯雯自然地闭上眼睛,我屈膝跨跪在她腰间,轻撩起她的T恤,搁到胸上,又顺便将她的内衣也拉起,雯雯睁开眼睛,双手环抱,不让我欣赏她的身体。

“眼睛闭上,双手拿开。”我命令她。

雯雯不肯。

我使出绝招。我解开裤头,扯下内裤的松紧带,那粗野的男性象征就跳着弹出来,直晃晃的指着雯雯。

雯雯惊叫一声,急忙双手掩脸,我则是得意洋洋,还好整以暇的转身脱去她的短裤和小花内裤,并且在她的蜜地胡乱骚扰一翻,将她的两腿间到处玩得湿黏不堪。雯雯只好偷偷的款摆柳腰,不敢再阻止。

我闹够了,重新坐回雯雯身上,雯雯仍旧掩着脸,我搭拍着她的手背,说:“雯雯……”

“唔嗯……”雯雯蒙着双手回答我。

“雯雯……”我又叫她。

“嗯……什么啦?”

“你看看……你看看……”我很热忱的邀她。

雯雯不明究里,好奇的移开手掌,乖乖隆的咚,却见到我的大**就噜到她鼻头。

“要死了……”雯雯大叫一声,正要缩手,早已被我双双执住,抽动不得。

“别乱动!乱动我强奸你哦……”我笑嘻嘻的。

“你……你现在不就是在强奸我?”雯雯瞪我,又得小心闪躲我的**。

“唉唷!说这种话!”我抗议了:“我哪里有强奸,我只是**罢了。”

“呸!”雯雯啐我,一口热气正好吐在那**上。

“唔……”我抖了一下,说:“好雯雯,真舒服,多呵我一次。”

“不要!”雯雯偏过脸。

我将烫呼呼的**摆到她脸庞上,雯雯紧张得要命,我乞求的说:“拜托嘛,一次就好!”

“不要!”

“好啦!好啦!”我磨她。

雯雯拗躲不过,只得说:“那……那你拿开一点。”

“咳,我很难拿开,”我见她态度软化,说:“你转过来就好了嘛。”

两人讨价还价半天,雯雯终于缓缓地转头回来,我那**子正好端端正正的搁在她嘴唇上,雯雯俏脸薄嗔,张开小嘴,长呵了一口气。

“哦……”我声音拖得长长的。

雯雯看我舒服的表情,心中一暖,又多呵了我一次。

“噢……天……你真好……”我叹道。

“好了!”雯雯说。

“不要!不要!”我说:“刚昨天那样你用舌头舔我一下好不好?”

“才不要!昨天那是不小心的!”雯雯抗议。

“好雯雯……好妹妹……”我用屁股擦动她的胸脯:“一下啦……一下啦……”

“你……你别乱动……嗯哼……”

“舔一下!舔一下!”我更乱动。

“一下哦!”雯雯说。

“嗯!”我点头。

雯雯伸出舌尖,挑了我一下。我舒眉展颜,雯雯就缩回去了。

我盼着眼看她,雯雯说:“一下了。”

我愁眉苦脸,雯雯好气又好笑,不甘不愿的再度伸出舌头,我赶快说:“好舒服……好棒……”

雯雯尝着我的龟脖子,那硬中带着柔软的肉冠,舔起来反而有点好玩,我那死样子又好像很享受,就继续的舔下去。

“嗯……嗯……”我称赞说:“你好好,雯雯……”

雯雯继续舔着,同时盯着我的表情看,不知道怎么搞的,下腹急起一股暖流,溢到花唇外来,她心中一荡,樱唇乍启,索性将我那**吸进嘴里。

“啊……”我快活得不得了,放开了双手。

雯雯被**菱子塞得嘴满满的,却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这时候我满额是汗珠,用奇异的表情看着她,她反而有点害怕了。

她怯怯地吸吮一口,我的脸色就缓和一些。她寻到要领,便又吸吮一口,看看我,又是一口,再一口。

我**上的青筋越浮越凶,雯雯多手,用指尖去挑它,我喉间咕哝着口水,再也沉不住气,跳起身来,跪扑压住雯雯。雯雯踢腾了两下,仍然被我死死的抱住,身处险境。

“你……你又要作什么?”雯雯的声音在发抖。

发抖也许是紧张,但更可能是,我已经和她短兵相接了。

“不作什么,”我说:“和你聊聊天。”

“聊什么?”雯雯问。

“聊这个……”我摇摆着屁股。

“啊……”雯雯喘着,我那前端的一小部份沉入雯雯的湿润的**之中。

“唔……”我也喘着。

雯雯的瓣肉滑溜溜的,里面又黏又紧凑,我虽然只有半个圆头被包裹着,却是感度十足,忍不住就用那半个头又磨又晃,进进出出不停。

“呀……”雯雯这回又是全新的遭遇,她垂闭双眼,失力地迎开大腿,两脚盘上我的后臀,勾着我随我磨晃。

“喂,”我说:“你跟我聊天啊!”

“我……我……”雯雯微弱的说:“我好难过……”

“难过?”我转快了一些:“难过?还是舒服?”

“啊……啊……舒服……哦……又难过……啊……”

“咦?怎么会这样呢?”我明知故问。

“我不知道……啊唷……我……我不知道……啊……不要停……”

“我没有要停啊……”我说。

“喔……喔……好舒服……怎么会这样……啊……快一点……嗯哼……快一点……啊……我好热……嗯……”

“像这样吗?”我努力地加快。

“哦……对……对……啊……啊……我……我会死……啊……会死掉……”

“让你死掉,好不好?”我问。

“好……好……啊……让我……死掉……啊呀……真的……要死掉了……”

雯雯双脚反射地勾紧我,想将我挤进身体里去,我却吊人味口,弓起屁股,故意只在门前徘徊,雯雯的下半身简直是悬挂在我腰上了,她浑身香汗,秀发散乱,嘴里嚷着没意义的言语。突然她两条藕臂蛇一样地缠绕住我的颈子,娇躯一阵僵直,我感觉到大股大股热气腾腾的液体吹洒到我腿间,把**阴囊都喷湿了。

“唔,你真的死掉了?”我停下来问。

“嗯……”雯雯半闭着美眸喘气,抱紧我,但暂时不想理我。

我对于只用了半粒**就让雯雯**了,心中可真骄傲。雯雯迷蒙了一会儿,才说:“天哪……”

“天什么天?”我又动起来:“我都还没进去呢!”

我这次不再磨了,放沉下身,试着钻进她的身体里面。我发现雯雯想叫,但又故意抿紧嘴唇。

“现在怎么样?”我磨着她的花蕊。

“……”雯雯只慉动身体。

“怎么样了啊?”

“别跟我说话,”雯雯说:“我已经死掉了!”

平常乖乖巧巧的雯雯,浪起来可还真情趣连连。我温和的将整颗**埋进她的花唇中,说:“是吗?是吗?”

“啊……”雯雯颤了颤。

我退出来,又送进去,雯雯便又颤了一下。

“活过来没有?”我问。

“没有……啊……”

我挺起身体,脱去衣服,也把雯雯扒个精光,并且持续的点插着,雯雯“啊唷”不停。

“活过来了吧?”

“活过来了……”雯雯呻吟说。

我又退到出口,重新滑进去,这回进得比较多,雯雯皱紧蛾眉,抓住我的肩膀说:“会痛……”

我装傻,又插进去一些,雯雯大震,说:“好痛……”

我赶紧吻着她的颊说:“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归对不起,我仍然重覆的退出来,又插进去,并且越插越深。雯雯当然更是呼痛,我不停地哄她,抚摸她,终于把大半根**插进去,抵在雯雯的花心上。

“痛啊——”雯雯流着泪尖叫,我低头一看,雯雯的穴口竟然流出了丝丝的鲜血,我大吃了一惊:“雯雯,你还是处女?”

“难道人家不应该是啊?”雯雯流着泪,恨恨地捶我。

我有点疑惑:“可是你跟阿吉……”

“就是因为我不想给他处女,所以才给他含的。”雯雯委屈地说:“没想到却给你强奸了……好痛哦……呜呜……坏蛋……”

雯雯流着清泪,我将泪珠舐去,直说:“乖……已经不痛了……”

“你好坏……”雯雯抽噎地说。

“好了,不哭。”我说:“我们再来聊天。”

“啐……”雯雯气呼呼:“又要聊什么?”

“聊……嗯……譬如说……”我抽送了一下:“譬如说,雯雯为什么会这么漂亮……”

“哼,你胡说!”雯雯破涕为笑。

我就天花乱坠的鬼扯蛋,手指在雯雯脸上细划着,分散雯雯的注意力,然后偷偷地拔拔插插,雯雯慢慢的忽略了疼痛。

“晚上我们去吃烛光晚餐。”我提议,当然没忘记扭动屁股。

“嗯……”雯雯哼了哼:“不要……”

“为什么?”

“不要!你又不是我男朋友……嗯……”她说。

“可是,我们已经这么好了啊……”我说。

“那有什么用?”雯雯望着天:“吃完饭,你就走了啊!”

“我……今天可以陪你一整晚。”我说。

“啊……轻点……”雯雯别过头:“那……还是不一样的,你要作我男朋友吗?嗯?”

“这个……”我这可就迟疑了。

“哼!”

“这样好了……”我也想不出什么好方法:“以后当我们在一起,我作你哥哥,有时候陪你吃饭,有时候陪你看书,好不好?我保证,疼你,爱护你,好不好……喂……喂……你干嘛又哭啦?”

“我不知道……”雯雯流着泪:“我不知道……我……你……你……别对我这样……”

“好好好……乖……”我真慌了:“我不说了,我不说了,乖,你……现在觉得好点吗?”

“唔……唔……”雯雯脸红得像苹果:“很胀,好奇怪。”

“胀?”我说:“我还有一半没放进去呢!”

“你吹牛!”雯雯笑起来。

我为了证明我不是吹牛,屁股用力一沉,虽然没有百分之百将**完全插进去,却也和雯雯肉肉相贴,吻合度总有八、九成了。雯雯被我撑得杏眼圆瞪,婉转啼叫着。

“怎么样?信了没?”我说。

“信了……你……你一定要轻点……”雯雯哀求的说。

“好啊,”我动了:“像这样吗?”

“嗯……嗯……哦荷……”

“还痛吗?”我又问。

雯雯摇摇头,脸上有千般滋味,嘴儿闭不起来,我看她的小舌头在嘴里乱蠕,忍不住亲上去,雯雯立刻搂紧我,深深地吻在一起。

我逐渐将动作加大,抽到最外面,重重地送回去,雯雯鼻息沉闷,腰枝酸僵,我选好时机,突然展开一轮猛攻。

“啊……”雯雯吸不住我的嘴,叫出声音:“啊……哦……”

“这样好不好?”我也喘起来。

雯雯拼命摇头,不愿答话。我耸动不止,继续追问:“好不好?”

“啊……好……好……”雯雯勉强迸出几个字。

“这样呢?”我更快了。

雯雯这时连回答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辛苦的“咿咿呀呀”,我不为难她,埋头苦干,勤勤耕耘。

也许是俩人的**实在太够了,也许是雯雯的花径太鲜紧,我没多久就丹田烘热,背脊发凉,我猜自己应该再支持不了多久了,我也不打算多支持下去。

在同时,雯雯的腰身也吃力的弯挺着,小圆臀主动配合着我凑迎,屁股下湿得不成体统,两人交颈拥抱,作濒死的战斗。

决胜时刻来得比想像中还快,雯雯开始大声尖叫,回肠荡气,我也呼吸浓浊,满头大汗,最后雯雯突然脱力,浇出更多的**,我也僵住不动,强劲的阳精深深射入雯雯的**深处的子宫之中。

没有人还有多余的力气,所以只能交拥着调整呼吸,我用手掌在雯雯全身摩动,让她更感温存。

“好漂亮,雯雯……”我说。

雯雯乖巧的亲吻我汗湿了的胸膛,猫一样的躲着不动。

“你今晚是不是真不回去,要陪我吗?”雯雯问。

“嗯。”

雯雯低低的说:“我好怕……”

“怕什么?”

“怕你走……”雯雯说:“我第一次和男人做这个,你如果做完了就走的话,我会觉得……我会觉得……”

“傻孩子,我不会的。”我说:“我不是说过,会疼你爱护你吗?”

雯雯仰起脸看我,那深邃的眸子,明亮而闪烁,就像是一潭清澈的小湖。

我坐起身来,看着雯雯下体流出带着处女血的jīng液,我小心地用雯雯的内裤将它们拭去,然后将内裤折好收藏起来,雯雯红着脸看着我做这一切,不过幸好她随身的包里还有备用的内裤,所以还不用挂空裆回去。

收拾完毕,我们就离开山顶,去找老师和同学们会合了。

太阳虽然开始斜了,山顶还是寂静而袄热,仿若什么事情都不曾经发生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