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飘飘欲仙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第一百七十九章

很难得的,我今天主动去教室上课,终于等到了英语课,随着林冰老师高跟鞋敲地的声音,老师走进了教堂。

被我的jīng液滋润过的老师,今天穿的格外骚艳,她没有穿紧身套装,而且上身穿了件白色半透明露肩超低胸紧身衣,老师诱人的肥硕的巨大美乳大概有一半暴露在外面,随着走路**令人窒息的上下乱抖,老师穿了件白色的乳罩,因为外衣露肩无袖,乳罩的吊带就暴露在外面,让人鼻血狂喷,老师下身穿一条白色透明紧身超短薄裙,仅仅只到臀部下方,老师傲人的美臀将短裙撑的满是摺皱,美嫩的巨臀在短裙的紧裹下每一下扭动似乎都使裙低风光外泄,白色的短裙下面是老师修长白嫩的美腿,今天老师没穿丝袜,整条美腿白的发光,支撑着美臀走路摇曳生姿。

脚上穿着白色的高跟鞋。老师今天恶打扮太惹火了,老师似乎是打扮给我看的,上课不停地朝我抛媚眼。下课的时候,老师意味生长的朝我笑了下,然后摇晃着肥美的香臀离开了教室,我再也忍受不了肿胀的鸡,于是走出教室跟在老师身后不远处。

正当我一路上陶醉在老师摇晃的美臀和丰腴的美腿所带来的视觉享受的时候,我发现不远处有个陌生的男生也在跟着老师,这个男生长得挺帅,个子高高的,英俊的脸上满是阳光,不过我敢肯定他不是我们班的,也不是我们系的学生,难道是别院的学生?我有点疑惑,心想这家伙大概也是看到老师今天穿的太性感,忍不住跟踪过过眼瘾吧。

我可不能让别人骚扰我的老师,于是我准备走上前去和老师说话,我刚准备上去的时候,那男生似乎发现了我,二话不说立刻跑了上去,走在了老师旁边,我只能郁闷的远远跟在后面。

英语系的办公室在学校的后院,没什么人周围,只见老师看到了那个男生,很惊讶地问:「陈力,怎么了,来找妈妈有事吗?」说完一甩长披的秀发,美艳的脸上全是疑问。我在后面怔了一下,这个男生就是陈静的弟弟陈力?名义上是老师的继子,却同样是她的奸夫之一的那个陈力么?陈力这时看看四周没人,就挨到老师身旁,手放在老师不停扭动的美淫臀上揉捏,说:「妈妈,怎么几天没回家啦,还记得我家那张床上我们**的滋味吗?儿子想死你了。」

这时到了英语系的办公室,办公室里没人,老师挥手赶开陈力捏她美臀的手,把书放在了桌上,脸上有些晕红地说:「妈妈才到大学任教啊,最近很忙的呢,你先回家吧,等忙过啦妈妈会回家的。」

陈力一脸撒娇的模样,走上去一把把老师的纤腰搂在怀里说:「妈妈怎么这么无情,这么久都不回家,是忘了我和爸爸吧,让我的大**来安慰安慰妈妈吧。」我躲在窗外,看到陈力的眼睛像冒火一样凝视老师丰满的屁股,尤其是透过紧身裙,**鼓凸凸的向外隆起。我特别喜欢老师那高高隆起的阴部,只看在眼里几乎就耍shè精了。

老师甩开陈力的怀抱,转身整理身旁的书籍,当她背对着陈力弯下腰时,她整个由三角裤紧紧包住的阴部形状清楚地落在陈力的眼里。

那胀卜卜高突出的**,怵目惊心,陈力不禁呆呆的盯住,他的血脉开始贲涨,小腹下的**立刻竖然勃起。只见老师里面穿着一条细小全透明的三角裤,这三角裤只是遮住了中间的肉缝,阴毛从裤的两边漏了出来,整个**上鼓鼓的,像个发起的馒头,透过透明的三角裤,很清晰地看见上面阴毛又黑又浓,覆盖整个**,两片紫红的大**向两面微微分开,陈力顿时觉得全身发热,口干舌燥,整颗心就好像要停止跳动似的。呼吸也因紧张、兴奋而更加急促。

这时陈力已无法控制他的兽性本能,他猛然的从老师的背后紧紧的抱住她,把**的**顶在屁股上,一只手伸入短衫内握住老师的美丽**房,另一只手抚摸着屁股:「妈妈……我……我要……我要干妈妈。」

老师给陈力这么一抱、一顶,就像是受到电击一般,她立刻转身,迫不及待地搂住他的腰,满脸淫欲浪哼道:「儿子,不要……」

我知道老师的身体是非常淫荡的,如此英俊的继子陈力勾引她,她早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全身异常兴奋,满腔欲火淫欲高涨,全身骚痒难受,再被陈力如此这般的爱抚,感到Bī内更潮湿了,淫液正沿着**向腿边流出来,这时只想要陈力粗长坚硬的**,能狠狠的**干着她骚痒淫荡的淫Bī。

陈力激动地压到老师的身上,他的脸凑了过来,像饥饿已久,吸吮她的樱唇,陈力的舌头畅通无阻地进入了老师的嘴里,和她热烈地交缠起来,同时伸手往老师的美臀,不停地揉搓。

老师双手环抱陈力的脖子,嘴压在陈力的嘴唇上,激动地把舌头插入陈力嘴里,甜美的唾液,舌头互缠的美感,使得陈力的**冲动,他疯狂的抱着老师,死命地吻着并贪婪地吮吸老师甜蜜的香津。

老师的动作大胆而火辣,舌头用力地与他亲密地交缠,在他的嘴里激烈地搅动,彷彿把他的魂魄都要勾出窍一样。同时,老师主动抬起大腿,贴上陈力的下身,用自己温软丰腴的阴部上下磨蹭陈力的大腿。

他们疯狂的亲吻和热情的拥抱着彼此。他们的身体已经完全地融合在一起,伴随着热情的拥吻,彼此热烈地摩擦着,彷彿要把自己的身体挤进对方的体内一样。

老师把丰满的身体压在陈力身上,拼命地热吻,她将舌头伸入陈力的嘴内,让陈力吸吮着。陈力的背也靠在墙上,双手搂抱老师的背后,有如**般的陶醉在拥抱的快感之中,丰满的**压在胸中的触感,下腹部和下腹部紧贴在一起的舒畅,使得陈力兴奋地反应亲吻。

牛仔裤内的**坚硬异常,老师肿胀的阴部在勃起的**上更增加快感,互相热吻不能说一句话。两个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心跳越来越激烈,两人就站着拥吻。

老师一只手隔着牛仔裤抚弄着陈力的大**,陈力靠着墙上,一只手隔着衣服抚摸老师的**房,另一只伸入裙内,从三角裤上挖开肉缝。原来老师的**已泛滥成灾!陷入肉缝里的薄布片立刻沾上淫液。

又浓又密的阴毛已经**,他用手拨开阴毛摸到滑润的**,又用中指挖插着**和捏搓着阴核,随后改用三指合并在一起后,猛力出出入入地奸插他老师的淫Bī。

突然,老师的手从陈力的肚子上插入牛仔裤内,握住他滚烫的**,用力地上下套弄起来。他差点当场射了出来,老师的柔软香舌的交缠以及下面手掌的撩弄,使他全身的血液都为之沸腾。

彷彿过了几个世纪般,他们才放过对方可怜的嘴巴,要不然他们会窒息的。

这时老师蹲在地上,迫不及待地把陈力的牛仔裤和内裤一并拉下去。坚硬的年轻**跳出来,耸立在老师的面前。

看到陈力粗壮的**,觉得好像比上次更长更粗,一时之间老师兴奋地抱紧陈力的屁股,脸贴在勃起好高的**上,享受其中的触感和陈力的味道,同时伸出舌头舔肉袋。

「啊……」受到老师淫荡的举动,以及**和老师紧贴的刺激感,使陈力不由的发出哼声。

老师的双手由下向上捧起肉袋,用脸颊和鼻子摩擦棒身,再把肉袋吞入嘴里吸吮。

「喔……妈妈……妈妈……」老师的唇舌在胯下吸吮的甜美触感,使陈力忍不住扭动屁股。

老师右手握住**根部,一下便把陈力的**吞入嘴里,开始用唇舌和上颚刺激**。

「啊……妈妈……好舒服……啊……」想到自己的**在老师的嘴里时,几乎要昏过去。

「妈妈……太舒服了……啊……妈妈……」老师技巧**的强烈快感,使陈力的身体积极地反应,后脑撞在墙上,全身僵硬的颤抖。

「嗯……儿子的**真好吃!……」老师喃喃的说,把整个**吞在嘴里死命地用力吸吮。

「哦……妈妈……我好爽……喔……」他急促地说着,只知道让屁股的挺动越来越快。

老师的动作也加快了许多,配合陈力的动作,用力地吮吸陈力的**,彷彿在催促陈力快点射出来给她。

「哦……我快不行了,妈妈……那样弄,我……快要射出来了……」快要爆炸的**,被湿湿热热的口腔包围,陈力忍不住身体颤抖,发出兴奋的声音。

老师就像真的要吃掉**似的,将其吞入喉管深处**顶进喉咙里。虽然有点呼吸困难,她还是开始前后摆动。

膨胀的**和喉咙摩擦,这种强烈的快感使陈力产生shè精的冲动,「哦……妈妈,我要射了!」陈力紧紧地抓住了老师的头,用力挺动屁股,强迫老师的头与自己的屁股做相对运动。

突然,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感到阴囊剧烈地收缩,里面积存的热精开始沸腾,急于寻找突破口。

「啊!不行了,妈妈,我要射出来了!……喔……射出来……了……」陈力的声音十分急促。

陈力终于忍不住了,屁股猛力的往老师嘴里冲刺几次,精关一松,**就开始shè精了。浓稠炽热的jīng液顿时如同山洪爆发般汹涌而出,直射入老师的喉咙深处。

老师饥渴地吞咽着陈力射出来的jīng液,不愿放过任何一滴,同时还用力地吮吸着陈力巨大的**,彷彿要把陈力的身体完全榨干似的,不让他保留下一点积存。

陈力的**不住地痉挛着,jīng液一发接一发的狂射,为接到乱喷的jīng液,慈芳把嘴张开到最大极限。射出的量是如此的多,以至他的老师竟然来不及把它们完全吞下去,瞬间jīng液落在老师的头发、额头、眼睛、鼻子,然后沿着脸颊留下去。

「啊……啊……」受到jīng液的洗礼,老师露出陶醉的表情。看到这种样子,陈力冲动的握紧**,压在老师美艳的脸上摩擦。

「啊……啊……」老师也放任**的冲动,任由陈力的**在脸上放肆地挤压摩擦……

「啊……太好了……」老师说完,又把**吞入嘴里开始吸吮。

「啊……」年轻人毕竟本钱雄厚,陈力虽然刚刚才泄精,但是经由老师吸吮的刺激,他的软软的**在老师的嘴里变得更大更硬,已经完成备战状态。

她握住陈力的**,用力将他拉到书桌前,然后很快转过身,上身趴在书桌上,双脚分开伸直,将屁股抬高,催促:「快!宝贝,快从后面插妈妈……」她已经迫不及待了。

陈力也色急地操起**,顶到老师温暖潮湿的两腿之间,**对上了软绵绵突起的肉丘,不停地用力戳着,由于太过紧张刺激,以致于未能顺利的插对肉Bī口。

老师被陈力戳得心痒痒的十分难受,屁股开始摆动,她再次向后伸手捉住**,引导陈力的**对上正确的入口,使陈力巨大的**顶在她火热湿润的骚Bī口。

「哦……好的,就这样,快插进来,儿子。」她已经按耐不住了,屁股向后挺动,想把陈力的**吞进来,给痒得难受的骚Bī止痒,「来吧,宝贝!乖儿子……干我,用力**我……把它全部插进来,妈妈好痒啊!」她催促道:「快插进来,我要你的**马上插进来!」

陈力没有犹豫,他用膝盖分开老师的双腿,扶正**,瞄准她的肉Bī,一咬牙往前就插,粗大的**顺利地进入了老师紧紧收缩、火热多汁可爱的**中。

「哦,天啊……太美了……陈力**得老师好舒服……好过瘾……啊……」她疯狂得摆动着屁股,拼命地迎合陈力的动作,「啊……亲儿子……插死我吧……对……就是这里……用力**……噢……简直爽翻了……和亲儿子**Bī……就是这么爽……啊……」

陈力感到老师温暖的肉壁紧紧地包围着他的**,刺激得他狂暴的插干。

「妈妈……儿子好爽………这么爽……」他吼叫着,下体猛烈地撞击着老师的白嫩的臀部:「喔……好刺激,好爽……我要永远这样干你,妈妈……」

「宝贝,快往里捅。」现在她已娇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我需要你的大**狠狠地干妈妈。」她一边扭动屁股,一边不停地浪喊:「啊……好……好美……好儿子………妈妈想要你……干我……啊……妈妈永远是你的人……小Bī……永远只给你……只给我的亲儿子干……啊……好儿子……妈妈爱你……干吧!……喔……」

陈力全身不禁颤抖,死命地抵紧老师,好似要再深入老师抽搐着的火热、又**的浪Bī。

「妈妈快给你干死……用力**……干破我的淫Bī……插穿妈妈的子宫吧……」

我看见老师屁股猛烈地向后挺动,一双**前后地晃动,还很淫荡地叫起来:「哦……哦……大**的亲儿子……你好会干喔……对……儿子在干妈妈……哦……淫荡的儿子和妈妈……哦……好儿子……用力呀……继续干妈妈呀……狠狠地干死妈妈……**快破掉了……插……插破了……我要出来了……你……射进来……射进妈妈的小Bī……」

「啊……干你的淫Bī……臭Bī……唔……干破你的臭Bī……啊……喔……干死你……」陈力粗鲁地叫着。

「啊……好大的**……喔……乖儿子……你干得妈妈……爽死了……快用力**……**死妈妈……啊……好刺激……感觉真是爽极了……啊……」

看见老师的淫荡样子,陈力就忍不住狂抽猛插,把老师干得欲生欲死。美艳性感的老师,从来干起来都会是这么风骚,这么**。

「噢……太美了,宝贝!」老师喃喃道:「干我,用力干我……用你亲亲的大**……干死你的妈妈吧……呀……呀……」

「妈妈,**死你……噢……不行了……要射出来……噢……」陈力趴在老师的背上,伸手在她晃动不已的**上揉捏紧搓着,听着老师骚媚淫浪的**声,他不禁更为猛力的插插**干。

不久,大**传来一阵阵舒爽的快感,终于在老师泄了好几次身子后,伏在她的大屁股上,陈力的大**紧紧地干在**里,射出了一阵又一阵**的jīng液。

陈力舒舒爽爽地伏在老师软绵绵的背上,等到恢复了神智,他仍然舍不得离开老师的**。

老师翻过身把陈力推倒在地上,骑在他的头上面,对准**大口地舔食着上面的粘液,她手握陈力的睾丸,轻巧地抚摸着,用舌头舔弄**上面的粘液。外面打扫干净以后,又用舌头将包皮剥开,围绕着**反复吸吮。

陈力面对着老师**的肉Bī,老师的下体一片狼藉,乳白色的jīng液混合着流出的**,湿成一片,粘满了她的整个阴部。

老师嘴含着陈力的**,感到陈力的脸已经靠近自己的Bī上,她马上分开大腿往下坐,把肉Bī完全呈现在陈力面前。

望着老师的肉Bī,老师那湿润温暖的肉Bī,实在是太淫荡诱人了。他把嘴巴贴到老师的肉Bī上,用舌头搅入老师的Bī里,小心地伸出舌头在Bī洞四周舔了一口。他觉得老师的**味道不错,再加上自己的jīng液,真是令人无比兴奋。

「噢……陈力……妈妈的好儿子……快舔妈妈那里,……」老师兴奋的说着:「用你的舌头舔妈妈的肉穴,快舔吧,把你的舌头伸进去,舔干净里面的蜜汁……舔它……把你妈妈的**弄出来……」

陈力不停地舔老师的**,舌头深深地插在老师的**内。

老师哪经得如此的逗弄,淫心大动,屁股不断地在左右揉搓,两只雪白的**房剧烈的晃动,嘴里不住的**:「陈力……妈妈的好儿子,别舔了……妈那洞里面痒死了!快……妈妈还要和陈力**Bī……快……再用你的大****进来……」

老师飞身躺倒在地毯上,将大腿尽可能地打开,并用双**荡地拨开那已经**的淫Bī:「来吧,亲爱的!……妈妈……实在耐不住了……你还是用大**……插到妈的……**里……狠狠的插吧……插进来吧!插进妈妈淫荡的贱Bī吧!陈力!」她浪得声音颤抖的叫道:「快爬上来狠狠地用你的大**插妈妈的**吧!……把你的大**……插进……妈妈的骚Bī里……了……哦……快……快干你的妈妈!……」

老师淫荡地扭动着她丰满香嫩的臀部,美腿大大的张开,双手不知羞耻地拨开**,透明晶亮的淫液从肥美的肉穴中滴落下来。

陈力看着躺在地上张开美腿的美艳老师,那股骚媚透骨的淫荡模样,刺激得他大**更形暴涨,他猛地纵身一个大翻身,压到老师丰满滑嫩的**上,迫不及待地手握粗硬的大**,顶住那湿漉漉的Bī口上,迅速地将屁股向下一挺,整根粗长的大**就这样「滋!」的一声,戳进了老师的浪Bī之中了。

陈力那坚硬似铁的**用劲地向前一顶,老师的粉股就向上一迎撞个正着!

子宫口深深地含着**不放,口里没命地呻吟着呼叫:「喔……心肝……我的大**儿子!好陈力……你太会干了!用力干……嗳呀……我的大**儿子……再用力**呀……喔……我的大**儿子……妈妈爱死你的大**了……哎唷……插妈妈的浪Bī……干妈妈的……小浪Bī……喔……喔……」

陈力尽最大可能将**往老师的**深处插,一边干着老师的穴,一边说:「妈妈……我干你的穴……我干穿你的的**……喔……喔……浪妈妈……大**儿子要天天插你、要天天插妈妈的骚Bī,喔……喔……」

老师被他干得大屁股颤动了几次,扭转着身体,迎合他的强力**,舒爽地娇声呻吟着道:「啊……啊……好儿子……干吧!……喔……射在妈妈的里面……插……插破了……你好会干……我要出来了……你……射进来……射进妈妈的**…快……射进来……啊……妈妈去了……」

「……嗯……」把陈力的身体抱得更紧了。

「哦……呜,我插……插……插,妈妈,干死你,妈妈,呜,我好舒服……啊……!」

老师被插得粉颊绯红,神情放浪,**声连连,**里一阵阵的颤抖,股股的淫液不断地流着。

「啊……天呀!爽死我了……好儿子……的大**……插得妈妈好美……干我……陈力……你好会干穴……啊……妈妈爱你……嗯……儿子……」现在她已娇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她一边扭动屁股,一边不停地颤抖。

「噢……天啊……宝贝!噢……噢……要死了……妈妈快要美死了!宝贝,亲儿子……你的大**太厉害了,妈妈要死了!噢噢……噢……噢……噢!……干……用力干……干死妈妈……呀……哦……呜……哦……哦……快插进来……好儿子……亲儿子……射给妈妈……快!射给妈妈……哦……哦……哦……哦……哦……哦……」

老师呻吟着,大腿紧紧地夹住陈力的腰身,拼命摇动屁股,等待陈力的再一次冲击:「哦……哦……哦……哦……呜呜……噢……噢……哦哦……妈妈要来了!哦……哦用力……用力……用力!……插死妈妈了……陈力……哦……你要插死妈妈了……哦……哦……宝贝……哦……插得好……哦……哦……亲儿子……坏儿子……再大力点呀……哦……哦哦…」

老师此时已经陷入狂乱的状态,淫声秽语不断,身体只知道疯狂地扭动,**已经开始剧烈地收缩,紧紧地箍住陈力的**,身体几乎是本能地上下疯狂地套弄着陈力的**。

「插死我!……插我!……插我!……好儿子……哦……哦……妈妈……不行了……哦……哦哦……妈妈要来了……呜……呜……哦……陈力……妈妈好舒服……哦……哦……妈妈忍不住了……哦……哦……哦……哦……妈妈来了……哦……妈妈泄……泄……泄……泄……了……」

「儿子的也来了!……妈妈!……妈妈!……陈力射给你!……哦……陈力要射进妈妈的子宫里!……」陈力喘着粗气,已经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老师的**在剧烈地抽搐着,一股灼热的热流突然涌出,迅速包围了陈力的**;陈力被热浪冲的一颤,不觉用尽全身力气猛地往里一插,几乎连阴囊也一起插进去了,**直抵子宫口。

突然,觉得阴囊传来一阵剧烈抽搐,卵蛋里好像爆裂似的喷洒出火热的jīng液,烫得整只大**里面隐隐作痛,浓密粘稠的jīng液跟着冲出马眼,一股脑儿全部喷注入老师的子宫内。放射的快感令他全身乏力,整个人瘫在老师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