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飘飘欲仙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第一百八十二章

“哎呃~不能…千万不能…这个时候要是流出水来,这死男人一定把我当成荡妇**!他一定会强暴我的,如果现在不在这里就好了……”司珂的脸更红了。

放开我!放开!司珂又挣动大腿挣扎。由于挣动间大腿的开合,使得我抱在她胯下大腿根部的手掌不由自主的跟着滑动,将她丁字内裤前端窄小如绳的布条拨了开来。

啊!这是什么?我的手盖在她浓密卷曲细柔的阴毛上,食中二指触到两片已经沾满了蜜汁淫液的花瓣,**,滑腻腻的。

司珂这时脸红气喘,只剩下轻微的挣扎,轻甩着头部。她贴在我颈侧如凝脂般的脸颊有点烫烫的。我忘了什么时候松开了捂着她嘴的手。她微张的柔嫩小嘴吐着热呼呼的气息,闻在鼻中让我血行加速,胯下硬挺的大**本能的抵紧了她的嫩白的股沟。

“啊!他那根粗东西真不老实,我绝不让他再插我的菊门。男人为什么都放着正门不走偏想走后门,我不干!上次他插进去,就痛死我了!”

我与司珂这时都陷入激情的迷惘中,她已经落地的两腿分了开来,垫起高跟鞋尖,虽然我跟她还是腹背相贴,但我感觉到她俏美而有弹性的臀部羞涩的朝后翘起,将她胯下的**部位与我在裤内凸起的**抵得紧紧的。

呃~覆在她两片花瓣上的食中二指感觉到她多毛的美穴中又涌出一股滑腻的淫液。

我这时再也按耐不住,空出的那只手立刻解开了我的皮带,拉下拉链,连着我的内裤一直往下扯到膝盖位置。

我盖在她**上的手扯开她窄小的透明丁字内裤,当我那根热烫硬挺的****裸的由后面贴上她着丁字裤几近**的白嫩股沟时,肉与肉的厮磨,像触电一样,令她呻吟出声,俏臀不由自主的向后摆动,让她**的花瓣与我如鸡蛋粗**的大**磨擦,**敏感的肉冠与她湿滑细嫩花瓣前后厮磨的快感,我全身的汗毛孔好像都张开了。

“呃!他那一根好大好烫,贴得我好舒服,啊!我不能让他得逞再奸污我,这样会对不起陈力!”司珂想到这里,央求地叫了起来:「呃哼~你…你不能乱来…我不是随便的女人…哎啊!」

我管她是不是随便的女人,用力扯开了她胯间如绳般的丁字裤布条,一手扶着硬得火热的大**拨开她湿滑无比的花瓣,屁股用力往前一顶,「滋~!」一声,粗大的**已经撑开她柔嫩的花瓣,藉着**中充满的蜜汁淫液的润滑,整根近18公分长的粗壮**已经全部插入了她的窄小的**。

“哎呃~我的小洞洞被撑得好胀,呃!从来没有人插得那么深过,啊!他的**好大,子宫颈都被他撑开了,我的花蕊被他的**撞得好麻好痒!”司珂开始迷乱了,只知道呻吟:「哎呀~你不可以这样…呃哼…不要那么深,我会痛……」

她不是处女,但经由整根**被她**内一圈圈的嫩肉箍得很紧的滋味,我知道她打炮的经验不多。

“哎呃~花蕊好胀好痒喔~他为什么不动一下,我受不了了~”司珂咬着牙关嘶嘶的吐着气,高傲的眼神变得如梦似幻,姣好的脸蛋赤红如火,雪白浑圆的美臀想往后顶迎合我那根紧插在她紧小美穴中的大**,但又害羞矜持,一时不知所措,身子轻微的颤抖着。

我扶在她纤纤细致柳腰上的手,感觉到她白皙圆润的美臀肌肤突然绷紧,她湿滑柔软的**肉壁像小嘴一样不停的蠕动收缩吸吮着我的**。

没想到再一次相遇司珂就能尝到她的美穴!我将顶在她子宫最深处花蕊上的大**往外抽出,再轻轻向里顶入。

司珂这时全身麻软,忍不住伸出两手扶着洗手台,高跟鞋柱在大理石地上,两条修长匀称的美腿自然的叉开,再也顾不得羞耻,本能的将圆美的臀部向后微翘,让胯下鲜嫩的花径道路更方便我的冲刺。

我那根被她嫩穴紧紧包住的大**加快速度挺动,她臀部不停的向后挺耸迎合着我的**,丝丝的淫液由我俩生殖器紧蜜交合的地方流了出来。

突然她层层嫩肉的**壁痉挛似的紧缩,子宫深处的花蕊喷出了一股热流,浇在我**的马眼上,司珂的**怎么来的这么快?

强烈的**,使她穿着细高跟鞋的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抽筋似的不停颤抖着,要不是我两手抱住她的美臀,只怕她当场就要软倒在滑溜溜的大理石地上。

这个女厕随时会有人来,我要加紧点,万一被人撞见,我的强奸罪案就货真价实了。

想到这里,我开始加紧的挺动,粗长的**像活塞似的在她的**内进进出出,看到她胯下那两片粉嫩的花瓣随着大**的**翻进翻出,如此悸动的画面,使我在她紧窄的美穴内进出的**更形壮大。

「哦哼~你的好大…快一点,有人会来的……」

我由大镜子中看到过度激情的司珂表情迷醉,一双美丽的高傲俏目中泛着盈盈水光,淫欲已经到达了极点。

「嗯…我尽量快……」

我抱紧她弹性十足的俏臀,大**加速的在她粉嫩湿滑又紧小的美穴中**。她白嫩的俏臀被我的小腹撞击得发出「啪!啪!啪!」的声音,与生殖器交合的「噗哧!噗哧!噗哧!」之声,交织成一篇激情的乐章。

「舒不舒服?」我贴在她耳边问。

「嗯哼~棒!」

我再大力一挺,将粗大的**深入到子宫最深处,与她的蕊心紧抵在一起。

「有多棒?」

「呃哼…就这样,不要动…啊…顶紧一点,不要动…棒…」

她呻吟着将俏美的臀部用力向后与我**根部的耻骨紧蜜相抵,使我与她的生殖器蜜合到一点缝隙都没有。而我则伸手由后面环住她滑腻却毫无一丝赘肉的小腹,将她两条雪白光滑的大腿与我的大腿紧蜜的相贴,肉贴肉的厮磨,我清晰的感觉到她的富有弹性的大腿肌肉在抽搐着,接着她本已将我粗壮的**紧紧箍住的**,又开始急剧的收缩,**壁一圈圈的嫩肉强猛的蠕动夹磨我的**茎部,而子宫深处却像小嘴一样含着我的大**不停的吸吮,她粗重的呻吟一声,一股热流再度由她的蕊心喷出,她二度**了,我的**上的马眼被她热烫的阴精浇得又麻又痒,精关再也把持不住,一股浓烈的阳精由马眼射出,灌满了她的花心,她舒服得全身抖动,花心接着又射出一波热呼呼的阴精,与我射出的**溶合。

「呃啊~你射得好多…烫得我好舒服…」

我欲待抽出**,她突然伸手向后抓住我的臀部,不让我们紧蜜交合的下体分开。

「不要动!我好酸…你舒不舒服?」

司珂边说边向后挺着俏臀与我的耻骨厮磨着。

「嗯…舒服…你也很棒…唔…」

我才开口说话,司珂已经仰起上身,把脸转过来,将她柔腻的嘴唇堵住了我的嘴,同时将灵巧的柔舌伸入我口中绞动,一股股玉液香津由她口中灌入了我的口中,我算上已经强奸了她三次,直到现在才有了口唇的接触,却是另外一种新鲜的亢奋,我也含住她的柔嫩的舌尖吸吮,两舌交缠,与她香甘的津液交流,彼此享受着**过后的馀韵。

沉醉在无边欲海中的男女除了淫声浪语之外,听觉不再敏锐,对之前女厕门口传来高跟鞋走进又走出的声音,置若罔闻。只是不停的交苟着,干着,插着。

陈静脸红心跳的站在女厕所门口,白皙柔滑的玉手放在她高耸的酥胸上。刚才走进女厕瞥到的那一幕,自己名义上的男朋友竟然与弟弟那个冷艳高傲,平常对男人不假以辞色的女朋友司珂在女厕内打炮苟合。

想到镜中反射出这对男女**裸的下体前后贴的那么密实,上面口唇吻得那么紧密,不但不会让人感到淫秽,反而觉得好动人。

没想到司珂有那么漂亮的美臀,陈静有着一丝妒意的想着。

这个李飘飘,真不是个好人…他们怎么这么快就勾搭上了?听陈力说,司珂虽然做了他的女朋友,但连亲吻都不肯给他,她怎么会一见到飘飘,就和他乱搞在一起了?飘飘的魅力真的有那么大吗?

啊!我里面好痒,怎么流了这么多水………陈静想到这里,大腿根一阵酸麻,两腿并拢,软绵绵的靠在女厕门口边的墙上,进入梦幻般的淫荡思绪。

走道上又传来高跟鞋声,哦!不会吧!又有人来上厕所?啊!要是她进厕所发现司珂跟李飘飘在打炮怎么办?陈静想到这里,立刻紧张起来!

女厕内的**由激情逐渐冷却,司珂突然甩开与我紧蜜接合的柔唇,由于我的手还抱扶着她圆润美的俏臀,她轻微的扭了一下臀部,示意我那还整根紧插在她紧小的嫩穴里,尚未完全萎缩的**拔出来,我逗弄着用手在她白嫩滑腻的臀部轻轻捏了一下,她低垂的臻首微抬,两颊红的瞪我一眼。

「你强奸的还不够吗?」

嘿~说我强奸她,刚才她反手抱紧我的屁股,好像也强迫我将我那根粗壮的**尽根插在她的嫩滑的美穴里顶啊顶的……

我微微一笑,当我缓缓的将**由她的嫩穴往外拔出的时候,她的表情出现一丝莫名的迷茫失落。当我的大**抽出她的**口,离开沾满了我俩粘糊糊的淫液蜜汁的细嫩花瓣瞬间,看到她嫩红的花瓣中心有一丝晶亮的浓稠jīng液,似乎依依不舍的还连系着我俩的生殖器官。

司珂低头转身迅速的拉上了她的白色透明丁字裤,匆忙的将掀在她细致的柳腰上的短裙扯下抚平。当她再度转过身来的时候,表情变得冷淡无比,好像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脸圣洁清纯的光辉。对我那根还未收入裤裆,被淫液蜜汁沾得油光水亮的大**及逞六点半状态的**视若无睹。

「你给我记着,我有男朋友的,你要是敢再纠缠不清,我就让你的原形毕露在陈力姐姐面前!」

真冷!她似乎忘了刚才她胯间的紧小美穴像久不知肉味的饿死鬼般,贪婪的吞噬着我粗壮的**。这女人,抽出**就翻脸,是面子里子都要啊。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如果不是你人长得美,身材又一级棒,我也不会一时丧失理智,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还把戳你那么久,弄出你那么多次**,又强迫你跟我亲嘴!我是个无药可救的大色狼,大混蛋!」

她听到我说又强迫你跟我亲嘴时,想到是自己扭身仰首将柔唇盖在我的嘴上,冷淡高傲的脸孔隐约红了一下。

「我已经警告过你了,别再来烦我!」

「是是是…男人得了便宜就要乖一点,只要你不睬我,我绝对不敢再烦你!你放心…我不会把刚才我们在这儿干的事情说出去……」

她酷冷的眼神又瞪我一眼,往厕所门口走去,没想到这时女厕大门突然「砰」的一声,被人关上了。

听到关门声,司珂与我同时一惊。

「还不把那丑东西收起来!」

司珂瞥了一眼我犹露在裤裆外的那条是非根,冷淡的,脸颊微红的说。

「啊对不起!真丢人……」

我赶紧撩开裤裆收入那根宝贝,探头看向门口。只见厕所大门紧闭,难道是被风吹得自己开上的?酒店里那来那么强的风?这时却隐隐听到女厕门口传来两个女人的说话声。

我看了司珂一眼,她高傲的表情中微露紧张之色。

女厕门口,陈静正在与另一位女人说话。

「小姐!厕所正在清洁,现在不适合进去!」

「哦,是吗?那我等会再来了,谢谢啊。」

我听到门外陈静与那女人的对话,直觉告诉我,陈静可能看到了我与司珂在厕所内激情交合的一幕,在门口帮我们挡人擦屁股。

像陈静这么有趣又够意思的美女,我一定要好好的报答她。

我想完转头看旁边的司珂,发现她满脸羞红,原本冰冷傲人的眼神透出的是不知所措,一双如春葱般美白的手紧紧的纠结在一起,怔怔的看着关着的女厕门。

我猜她心里大概想着:我跟这个臭男人在门里打野战炮,男朋友的姐姐在门外站卫兵,成何体统。

我对司珂使个眼色,她戒备的往后退一步紧张的盯着我,两颊又变得红。

「你又想干什么?」

我懒得理会她的神经质,指了一下女厕内排排的隔间门,示意她进去,她恍然大悟,立即走向其中一个隔间。她粉篮色的高跟鞋急促间响起的格格声,那双移动的雪白修长美腿,我心里居然又异想天开了…如果把她全身脱得一丝不挂,压在床上大干特干,她那双匀称细白的美腿紧紧的盘在我的腰间,那滋味一定很棒!

司珂进了女厕隔间,立即关门上栓,背靠在门上喘着气,两朵红云又泛上了粉嫩的双颊。

“哎~我刚才是怎么了?…这个死男人会不会把我跟我的事对陈力的姐姐说,不!说了他同样倒楣,而且他刚才答应不说出去的…可是男人说的话能信吗?万一陈力姐姐逼问我怎么办?唉!刚才我还用屁股向后顶他的那个呢…我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用手去抱他的屁股,哎~他一定得意死了,男人只要一得意嘴巴就关不住!”

我深吸了一口气,检查了一下裤裆的拉链,打开女厕门,咦?门外一个人都没?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我想也不想,立即跨出门去,左边怎么好像有一个娇媚的身影。

啊~是她!陈静美丽的身子轻轻的靠在门侧的墙边。两条嫩藕般的玉臂交叉环在她高耸挺立的双峰下,挤得那对迷人的**呼之欲出。

她微微低着头,一头波浪般的如云秀发斜挂在她泛起一丝红霞的鹅蛋脸侧,垂在额际飘柔如柳的发丝遮不住她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可是现在看不到她惯有的百花齐放笑容。而在她娇俏的瑶鼻下那微厚的性感唇角却透着一丝神秘的微笑。那股子勾魂般绰约朦胧的妩媚,是我在别的美女身上从未见到过的。

我一时呆怔在女厕门口,魂儿好像已经飘到她身上的…不知道哪里去了。

「都清洁好了吗?」

什么叫都清洁好了吗?她指的是女厕清洁好了,还是我与司珂炮战过后的淫迹清洁好了!

「报告老婆!只要你想得到的地方,都清洁好了!」

我在她面前毕恭毕敬的站好,她那双会说话的动人大眼透过垂柳似的发丝看着我,极尽妩媚。

「嗯~」

她这声由鼻中哼出来的嗯~像极了被男人压在床上享受被干之乐的嗯~!

她嗯~完下意识的撇头看一眼女厕内。

「都清洁好了,我现在能进去上洗手间吗?」

站在门口的我闻言立即让出路来。

「对不起!请进……」

她颔首微微一笑,大眼睛充满神秘色彩的瞟我一眼,由我身前走过进入女厕。在她走过我面前的刹那间,那如云秀发中透出的阵阵幽香,如果不是刚才跟我交合的司珂还在女厕内未出来,只怕我又要跟在陈静那美丽窈窕的诱人背影后走入女厕。

接下来的时间,无论是陈静还是司珂,都明显有些不太自然,气氛也就没有开始那么热烈了,陈力感觉到了奇怪,却又不知道原因,也就很莫明其妙,不过陈静和司珂显然都是不会告诉他原因的,我虽然知道原因,但更是杀了我都不敢说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