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飘飘欲仙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第一百八十三章

吃了饭后,陈力要和司珂去逛街,陈力还叫我和陈静一起去,我可不想面对司珂那张冷脸,再加上陈静也没有心思去逛,陈力就和司珂两人去了,陈静见他们一走,就拎着我的耳朵,说要找个地方收拾我,我连声叫不用找地方收拾了,就这里了,叫服务员给我们开了间套房,陈静把我拎进房间就开始审问我。

我老老实实地交待了和白娜去参加**聚会,并且在聚会上强奸了司珂的事实,陈静听了怔了半天,才苦笑说:“我弟弟这下亏可吃大了,他都还没有到手的女朋友,就被你先强奸了。”

我不满意地说:“我还亏大了呢,我的女朋友都不知道被他奸污过多少遍了,而且还是**的!”

陈静脸一红,低声啐我:“谁是你女朋友啊,我们只是假扮的耶!”

“谁和你假扮啊,我可是真的喜欢你的。”我看着陈静,深情款款地说。陈静有些感动,我抱着她,静静地躺在床上,我们都没有动作,只是享受着那一份甜蜜的温馨感觉。不知不觉的,我们竟然睡着了。

陈静一觉醒来,阳台上那些麻雀轻脆的吵闹声让她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正被我搂在怀里,不免心头暖洋洋的,陈静小心的扳举开我结实的臂膀,以免吵到我的美梦,然后静静地翻身爬下床来,娇慵的伸着腰。

陈静走出房间到浴室去,上个厕所,同时做简单的梳洗,陈静洗脸刷牙,将水珠扑满她俏丽的脸庞,沁凉的感觉唤醒了全身的细胞。她将秀发梳理整,用发圈绑甩到脑后,对着镜子笑了笑,幸福的小美人,你早啊!

陈静精神愉快的回到房间,我自然还在睡着,她放好用具,趴在床缘,看着我安详的睡脸,这大懒虫。她顽皮的伸出小指,在我嘴上沿着我的唇线,若即若离的来回滑溜,我痒极了,忍不住把上下唇吸回嘴里用牙齿磨着,脸皮滑稽的扭曲起来,陈静笑得很开心,觉的十分有趣,便又来找其我的地方戏闹我。

我的衣服敞开了,厚厚的胸膛中央长着不疏不密的胸毛,陈静轻轻的用手指在那儿替我梳抓,自个儿都觉得手掌上痒痒的。我小小的乳晕上也有几根长毛,她故意抽动其中一根,我连忙用手来那儿用力的搔着,好像痛得很厉害。

陈静咭咭的偷笑着,凑过嘴去,温柔的替我在**上啜了啜,睡梦中我没忘了揽手过来,搂着她的肩,嘴里咕哝着难以分辨的混浊声音。

我的**在陈静的温暖的小嘴儿逗弄下,悄悄的站成一颗小硬豆子,陈静伸出舌头,用尖端去舐着它,而且用眼角窥觊我的表情,我眉头微皱,很舒服的样子。陈静得笑得很开心,她又用门牙去啃咬那小**,我的胸膛便震缩了一下,她连忙又伸出舌头,怜爱的**着。

陈静的双手同时在我的上身轻抚着,她有趣的发现,我的胸脯好像也不比她的**小,她在我的胸肉握了握,然后也在自己**上量了量,她低头看着胸前饱满的**,圆实而挺秀,不禁骄傲起来。

她将背心脱去,那被粉红色胸罩托裹着的白嫩**,只要她轻轻移动肩膀,便会上下左右摇晃弹动。

以前她好讨厌自己丰满的胸脯,国中的时候,同学们便喜欢拿她的胸围尺寸开完笑,高中还因为**发育得更浑圆涨大,学校甄选游泳队时比赛落选,在纯女校中,她美好的身材竟变成受人取笑的对象。后来,她到大学念书,没想到一下子又变成男生瞩目的焦点,不时都有野狼般的贪婪眼光从四面八方来侵犯她,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心理准备,吓得每天都将自己包扎的密不通风。

直到后来她和父亲弟弟**,被他们当作手心中的宝贝,才恢复了少女健康的心态。

现在,连她自己都爱恋上自己完美的女性象征。

陈静将内衣的罩杯拉开,让圆呼呼的**弹出来,即使不穿戴胸罩,她的形状还是那么饱挺,陈静笑看着那上头粉红色的圆巧徽章,浮雕着小珍珠般的可爱**,她俯下身去,一手轻捧着**,就像怕它掉下来似的,然后用**去磨动我的**,左左右右交换着,没多久,她便发现她那小珍珠也变得和我一样坚硬了。

相互的磨擦搔得她的**又美又痒,她软软的贴到我胸膛上,听着我均匀的呼吸和心跳,也嗅着我熟悉的男性体味。

陈静把手心黏着我,从胸口摸过我的脖子,陈静摸到我的脸庞胡渣,转过手背去感受那砂纸般的细痛。

陈静爬上床去,跨跪在我身上,将脸俯到我的尖上,她细看着这心爱的男孩,我的眉,我的,我的唇,陈静忍不住在我唇上偷吻了一下,自己羞得脸蛋儿红红的,她又用脸颊去靠我的脸颊,耳鬓厮磨,迷恋不已。

陈静跪直身体,反手将内衣解掉,两手抓起我的右手,来按摸在自己的左乳上,她的脸儿更红了。她知道我最喜欢她的一对**,那个晚上,我都是搂握着她的胸部入睡,而被我那样锁抱着,陈静也有满足的安全感,她喜欢像猫咪一样,蜷缩在我怀中。

陈静将我的手掌轻轻地摇动,彷佛我在抚弄她那样,她闭上眼睛,小嘴儿不禁启着笑意,我又将我的手掌抬高,扳来贴着她的小脸,上下的爱怜着。我在睡梦中不知道是否知觉,也触动手指抒拂着她细嫩的肌肤。

陈静跪骑在我上面,用不了多久,就感觉到了我早晨的强大,正在压迫着她的屁股沟。

陈静又翻下床来,重新跪伏到床缘,以便仔细的看看我叛逆的地方,我“嗯”了一声,转了一下脑袋,并没有醒来。

我的内裤被硬直的旗杆扯成独立的金字塔,塔顶上紧绷出我**马眼的模样。陈静伸出左手食指,轻触在那塔顶上,依照着它的线条滑动,这金字塔居然会地震,震得它的布墙微微的抖擞着。陈静再多伸出几支指头,很快找到整个金字塔的主要支撑,那是一条斜钉着的强悍肉桩,陈静的手指和手掌都转成顺向,从高点上往桩底溜下去,探索到一团软棉棉的地基。

这真是奇怪了,陈静对它的异样结构设计感到好奇,打算要看个清楚。她挑开我的裤头,往下一捋,啊!原来是一具准备要发射的火箭,直挺挺的耸立在地面上,说不定已经在倒数计时,因为从引擎一直传来温温的热量和隐隐的颤动。

陈静向前趴近了一些,崇拜的双手合掌,想将那火箭包握在掌心,但它是那样的巨大,几乎还有一半矗立在外头,陈静将头靠得更近,很仔细的将它环视个够,又将鼻尖凑过去和它相触,淡淡的骚味令她轻皱了眉头,但是她好像一点都不嫌恶,握着那粗杆子,让肉头头和她的脸颊左右相磨,感受我的体热,后来还移到唇上,轻怜蜜爱的吻着,我从马眼上吐出一口亮晶晶的液体,陈静伸出香舌,用尖端将它涂散,而且沿着**的菱沟,黏腻的深舐着。

陈静将我的裤头更往下拉低,让**儿完全解脱出来,她用手掌抓住我的棍底,这里毛茸茸的,乱草丛生。陈静知道轻重,温柔的撩过那一大片毛根,把卵袋子托在掌心,小心翼翼的摸索拨弄着。

我要再能不醒那便是木头人,我感到难以言喻的舒服与满足,男人最醉酣于这里被贴心的爱抚,我才不愿就这样子吵断陈静的疼惜,我继续闭着眼睛,默默的享受下去。

陈静张开嘴唇,将我的顶峰部份缓缓的啄着,一上一下一上一下,不久便将我整个**含进嘴里。我的**纵然充血涨大,头角峥嵘,吃在嘴巴里还是感觉得到暖暖湿显的温润肥硕,陈静怜怜悯悯,不停的吞进吐出,还用指甲在我的肉索上轻划着,我一根**不免硬的发痛,我偷偷的噢出一口气,以免惊扰了陈静的恣昵。

陈静越含越多,慢慢的被我抵住了喉头,她尝试着再多吃一点,却呕呕的轻咳起来。陈静不甘心,便从头再吞一次,这回进步多了,但是想要将我全部吃完是作不到的,陈静却不恢心,她想,下回等我还软的时候,非把它全部含进去不可。

我的**一抵入陈静的咽喉,被包围的感觉十分舒服,差一点忍不住要向上挺动,马上又听到陈静咳嗽的声音,不免暗暗心疼。当陈静第二次又含住我,而且抵得更深,我重重的吸饱了气,憋得满头发晕。

陈静却不玩了,她站起来,将短裤脱卸弃在地毯上,再度跨跪上我的身上,并且小心的把**压住**,忙不迭的摇晃磨蹭。我坚硬的阳物,辗转在她的敏感地上夯碾着,虽然隔着三角裤,还是磨的她颤抖连连,也没多久,那三角裤就湿透了。

陈静没力的趴到我身上,休息了一下,然后又站起来,这次她在床上将三角裤拉下,留一脚套在踝间,再朝我蹲坐下来,她将我的擎天一柱压倒,然后用穴儿贴上去,嗯,好肉紧,陈静恍恍的闭上眼睛,对着**杆子前后磨搓不已。

陈静水份潮涌,穴儿都熟透了,再这样和我一压,穴儿被大**对中一剖,**软软的张分开来,粉红色的果肉就直接擦过**上,美妙的快乐传遍全身,引得胸口悸动起伏,“啊……”的喊出声来,浪水更加源源流淌,将我也一并抹弄得**的了。

陈静愈磨愈用力,愈磨愈快速,她撑直腰眼,嫩屁股摇个不停,脸蛋儿向上仰起,秀眉颦蹙,星眸半启,小贝牙轻咬着下唇,陶醉得□儿飘飘,通体肌肤因兴奋而泛起一片潮红。

忽然间从和我接触的软肉上,急急的传来一连串的紧张感,并且立刻舒散到四肢百骸,陈静可爱的小腹禁不住又抖又缩,嘴儿“嗯啊嗯啊”,脊背虚串凉,她将下身更用力的向我最硬的地方挤,小肉豆子抽搐的跳了跳,热汤疾喷,“啊呀”的长声呼叫,再也支持不住,颓靡的累倒在我胸膛上。

我感到阴囊被洒上一阵温暖的水流,知道陈静浪丢了,我温柔的将她环搂起,问说:“舒服吗?”

陈静才知道我早已经醒来了,她懒懒的撒娇不依说:“大坏蛋……看人家出丑……”

我撩动着她的头发,说:“乖宝贝,你骚起来真美。”

陈静握拳轻我的的心口,嘟嘴埋怨说:“你一直在偷看……”

我的手滑过她光溜溜的腰背,停留在她的屁股上,笑嘻嘻的说:“原来你这么会扭!”

陈静羞极了,撑手便要爬起:“讨厌啦……不理你了……”

我哪肯放她走,紧紧的将她抱住,俩人毛手毛脚,左拧右挣的,一不小心,我的**滑出夹缝,弹回来轻触着陈静的会阴,陈静“哦”的愣在那里,连推拒都停下来,身体隐约的蠕动颤抖。我巧妙的抬动臀部,让**寻访到穴儿口正确的位置,陈静仰脸闭眼咬牙,“哦”得更绵长了。

陈静满心期待,等候我来侵入、疼爱她,但是半天却没有动静,知道又被我戏弄,正要发嗲嗔骂,我将她的屁股向上捧来,于是她和我连那一点点的接触都脱离,她不禁产生一心的失落感。我嘴巴一张,将她的一边**含进口中,甜甜的吃起来。

陈静失去一地,又在另一地获得补偿,她露出恹恹的微笑,一手斜撑在床上,一手轻揽着我的头,快乐的哺喂我。

我将她深深的吸着,用力引起,然后轻轻放掉,陈静挺硬的小红豆被我吮得变长了,我再换过一边,陈静缩回抱我的手,托起自己傲人的**,直向我嘴里送。

我吃得忙不过来,手上却不闲着,原本放在她屁股上的双掌,这时又捏又拍,把它们弄圆弄扁,玩得不亦乐乎。接着我又分向合击,一手滑向肛门,一手欺到**底,陈静要塞全部失守,不禁浑身哆嗦起来。

我将半小截食指沾着陈静刚才的分泌,一拨一拨的骚在陈静的菊花上,让她娇啼不已,另一手的食指中指则将她的大小**撩拨夹拉,偶而侵入湿热紧凑的**中,惹得陈静上下软软,欲死欲仙。

我顽性大起,中指深入膣腔,快速的抽动起来,压在肛门上的食指也向里面钻去,陈静连声的浪吟起来,整个胸脯都伏到我脸上,我自作自受,被压的差点不能呼吸。

“啊!”我忽然说:“我们该起床了。”

“不……别这样……”陈静着急起来:“我……我很舒服……”

我的手不停的动着:“哪里舒服?”

“全部舒服……”陈静脸上有着浅浅的浪笑。

我不再审问她,只是忠实的替她服务,陈静的**儿中,已经放进我俩根指头,抽的她“啊……啊……”直叫,骚水一股股的洒出,最后她忽然受不了似的想挣扎起身来,我知道她要糟了,连忙将她的纤腰搂紧,手指上加快速度,陈静淫荡的胡乱哼喊,不久全身吃力的弓起,“呃……呃……”的短喘着,然后瘫回我身上,憨憨的咿唔着:“好飘飘……”

我用那湿答答的手指画着她的脸,笑说:“你好没用啊!”

陈静张嘴便要来咬我,我连忙收回手指头,陈静顺势吻上我的嘴,以遮掩自己的羞态,肥软的香舌探出,伸进我的嘴里乱搅和一通。

我津津有味的吮着她的舌头,下身又在偷偷的顶撞,陈静刚**过两次,那地方敏感的很,我一碰到她,她就赶快缩着腰,我故意一连串直顶,她闪避不及,终究还是被我送进半个**。

我得手之后反而不肯再动,陈静却难过起来,她忍不住摇了摇屁股,我诈作不知,只是对她嘻嘻的笑,陈静只好上下的扭动磨擦,毕竟搔不着痒处,逼不得已出声求援,娇声说:“飘飘……”

“干嘛?”我大剌剌的应着。

“嗯……”她仍然摇着屁股:“嗯……来……”

“来什么?”我还在装傻。

“进来嘛……”陈静说。

“进去哪里?”

“嗯……哼……”陈静怎么说得出,她又求道:“人家要……”

“要……就拿去啊!”我说。

“哼……”陈静快生气了。

我哈哈一笑,屁股一挺,将**插进了一截。

“啊……好飘飘……”陈静满意的说。

我将她推扶着坐起,那**因此而寸寸推送,当她坐好在我胯上时,已经将**子全数吞没。

“唔……唔……”陈静感到无比的充实。

“你来动。”我说。

陈静像青蛙那样蹲起来,双手按在我的腹肌上,抬起屁股,让**滑溜出来,当退到仅仅剩下头儿相连时,便缓缓坐回去,完成一个周天的循环。

我仰躺着,觉得美妙极了,我什么都不用做,只须坐享其成,陈静一次又一次的自己抬起放下,我的强硬也让她十分的舒畅,偶而她低下头,看见自己私处和**的接触分合,和自己不断淌出的汁液,不由得臊红了脸。一扬头,结果我正笑着在看她,更羞急的快要哭出来。

我心疼她,便捧着她的粉臀,帮她顶送推按,陈静一下子美上了天,忘记害羞的事,腰臀配合着不停地猛扭狂摇。我没见过陈静这样卖力的骚样,取笑她说:“啊呀,乖妹妹好努力啊!这一定是蝶式了,真厉害。”

陈静受气不过,正要开口唾我,没想到牙龈儿一软,只能仰脸“啊……啊……”的叹着,屁股扭不免得更用力。我被她套得是万分美妙,忽然觉的她的穴儿肉疾缩,穴心一口一口的像在吸吮**,知道这丫头又不行了,果然她一屁股坐实下来,长长的一声娇唤,底下浪水乱喷一气,**了。

我不让她有喘息的馀地,翻身将她压到身下,托着她的两脚到自己背上,深深的重新插进**中,陈静只能乖乖的承受,我强风暴雨般的猛烈抽送,让陈静刚来的**不及退去,穴儿又再阵阵痉挛收缩,**唧唧,小脸蛋不住的摇晃叫喊,造成一连串接续的**。

我这才停下炮火攻击,让陈静抽搐着换气,同时我也伏到陈静面前,让陈静搂着我。

“天哪!真……舒服……”陈静喃喃的说。

“还没完哦……”我说。

“不行……不行……我会死掉……”陈静无力的说。

可是我又慢慢的拔出插入,陈静脸上漫起迷惘的笑容,我稳定的加速着,陈静小嘴儿越张越大,而且不时发出没有意义的声音。

我跪正起来,将陈静的膝盖弯压到她的胸前,要她自己抱住双腿,因此陈静最肥沃的水洲便朗朗的迎候着我,我扶着她的大腿外侧,轻肆的往返穿梭。当我刺入时,丰腴幼嫩的大小**紧含着我,并且随着被我带翻进去;当我撤退时,陈静弹力十足的美肉刮动我**菱上的神经末稍,水份也大量的被我提扫出来,淹没了四周的草皮。

我又记起陈静敏感的肛门,便拔出**轻轻向里面插进去,陈静急忙收缩括约肌,连带使得穴儿口也极力的夹紧,我舒服透了,一边插一边忘情的大干不停,陈静俩手抱腿,只能“噢……噢……”的尖声叫着,我没由的兴起,另一手更去捻她的yīn蒂,陈静再也忍受不住,放掉双手,两腿架踏到床上,粉臀向上紧张的抬起,我没料到她反应这样激烈,一下子手忙脚乱,双手停止了戏弄,急忙压俯到她身上,陈静浪劲大发,仍然高挺着屁股迎凑,我哪敢怠慢,用力的狠插不停,陈静的臀部越抛越快,终究不敌我的攻势,两手死死的抱住情郎的背膀,小嘴儿在我肩上乱咬乱啃,几次“嗯……嗯……”喘气之后,便软软的失去战斗力了。

我见陈静再次丢身,猛的大力****,在陈静美丽的圆臀中间的屁眼中狂乱奸淫着,怒操了数百下后,我的马眼张开,一股股浓烫的jīng液全喷进陈静的肛门深处,shè精后我还用**将jīng液堵在她屁眼口不让它们流出来,陈静只得随我胡搞,半闭着眼睛无神的看着我。

我在床脚倚墙坐下来,陈静躺了一下下,挣扎着爬起来坐到我腿上,我搂住她,她把头枕在我肩上,我抽来面纸,替她抹去美丽圆臀间和大腿上的污迹,俩人对望着,又吻在一起。

“你真的把我弄死了……”陈静说。

“不会吧,是你弄死我了。”

陈静低头看我那方才还趾高气扬的大蛇,果然已经死气沉沉。

“啊!坏掉了。”陈静笑我。

“是哦,怎么办?”我问。

“没办法,再找一个吧!”陈静狡黠的说。

“别这样,”我揉着她的**恳求着:“再多给我一次机会!”

陈静看见我那软软的东西隐约似乎在抬头,她恐惧的爬出我怀里:“不要!”

我跳起来抱住她,陈静忙说:“我饿了,我们去吃晚餐。”

“咦?我们不是才吃过牛奶火腿肠吗?”我涎着脸说。

“要死了……”陈静红了脸:“穿上衣服嘛……”

我不舍的放开她,俩人穿好衣服,陈静揽着我的臂弯,一边出门,一边笑着:“我真的想吃牛奶火腿肠了呢。”

我便扯着她又要回房,陈静咯咯的笑打我,一起下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