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飘飘欲仙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第一百八十四章

和陈静在一起,非常开心,也非常幸福,这种浓郁的感觉,让我一直舍不得离开她,可能陈静也有这种感觉,她迷恋地看着我,低声呢喃:“飘飘,我发现我真的爱上你了……我感觉到我们真的就像在恋爱一样啊……好幸福啊……”

我吻着她:“傻瓜,这不是感觉,而是我们真的在恋爱了。”

“可是,你知道我……”陈静有些担心地看着我,眉宇间流露出痛苦的神情:“我的……那些事情啊……”

“你也知道我的啊。”我认真的看着她:“我们不用管别的,只一心一意恋爱不好吗?”

“男孩子都是有着强烈独占欲的,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不敢交男朋友的。”陈静在我胸前画着圈圈,低声说:“难道我成为了你女朋友,你还会允许我和弟弟与爸爸的事情吗?”

我怔了一下,犹豫着回答:“我……尽量不去想吧。”

“那不行的,你心里会有阴影,我心里也会有。”陈静唇边浮起一丝凄苦的笑容:“我原以为,我这辈子不会爱上别的男人了……谁知道,却会遇上你……”

看着她的泪珠掉落下来,我真的很心痛,抱着她,轻声说:“阿静,你要我怎么做,你说……你说啊……”

陈静怔怔地看着我,良久才说:“我要做你的情妇,不做你的女朋友,这样我们就没有道德上的束缚,你可以尽情享受我的身体,而我也可以尽情地爱你。”

我沉默了,陈静看着我,突然问道:“飘飘,你有女朋友吗?”

我回答:“有,很多。”陈静笑了一下,又问:“那你有情人吗?”我回答:“有,更多。”

“那你会允许你的女朋友不忠于你吗?”她含泪问。我怔了一下,下意识摇头:“不允许。”

“那情人呢?”陈静又问。我想了一下:“有些允许,有些不允许……”被我包养的情人,肯定是不允许的,至于露水关系的,我想不允许也没能力啊。

陈静有些凄苦地低声说:“看来,我只能排在你第三档次的情人里面了……”

我心难过得像要炸开一样,抱紧了她,低声说:“如果你愿意,你可以真正做我的女朋友!”

“即使我结束了和爸爸弟弟的关系,也比不上你的女朋友们吧?”陈静仰望着美丽的泪脸看着我。

我叹了一口气,抚着她的脸,说:“我有几个正式的女朋友,我最爱的那个,她其实和你也一样,有过很多男人,而且第一个男人就是她的姐夫……但是她现在真的是一心一意地爱我,跟我,连话都不和别的男人说了……我在乎她的过去,但我更在乎她的现在和将来,我的爱,会永远伴随着她,直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陈静叹息了一声,突然又问我:“那你别的女朋友呢?”

我怔了一下,“别的女朋友?”安琪、路静、席雅……“她们都是处女。”我喃喃地说道。还有加加、路飞飞、师雨柔、青婷……这些学校外的小女朋友们,都是处女之身都给予我的啊。

“兰博基尼少爷……”陈静含着泪笑了:“你爱陈静,只是游戏吗?”

“不是!”我看着陈静,斩钉截铁地告诉她:“我爱的是你!”

“你爱的不是我,你爱的是我讲的那个**的故事!”陈静摇了摇头,哭着说:“我知道的,我讲得太好,讲得太美,你爱上了故事里的那个陈静,而不是爱的是我!”

“你这是什么狗屁逻辑啊?”我气极而笑:“难道那个故事里的陈静不是你?”

“是我,但却是经过加工和修饰的我!”陈静哭道,“真实的我,没有故事中的那么美好!”

“真实的你,我也见过啊,难道那天整个晚上,我还没见到你的真实?”我直言不讳地说道。

陈静像被一枪打中的天鹅,垂下了高仰的头颅,终于痛哭失声起来,捶打着我的胸口哭道:“为什么不让我才上大学就遇到你呢,那时的我,才是最完美的!”

“傻瓜啊,你才上大学时,我还在念中学呢。”我笑了起来,心头也有几分苦涩,心中却在想,依稀仿佛,计筱竹学姐也曾经在我怀里哭喊过同样类似的话语。

虽然得不到计筱竹学姐的处女之身,我很心痛,但我心里自始自终都明白,计筱竹学姐,是我生命当中最重要的女人,如果我的人生是一部书,她就是我的女主角,如果我的人生是一部电影,她就是当之无愧的女一号,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诺亚要我带一个女人上他的方舟,那唯一的女人,只会是计筱竹。

想到这里,我清醒了过来,是的,既然陈静离不开她的爸爸和弟弟,我又何必强人所难呢?就保持现在这种关系,不是最好的么?虽然这么想,但我还是心里隐隐作痛……我发现,我真的爱上陈静了。

“今天晚上,住我的宿舍吧。”陈静突然低声地说。

“啊?”我心想,教育大学的女生宿舍,可以随便留宿男生么?即使我们学校的美女楼豪华公寓,我每次去过夜,都是小心翼翼要躲过门口警卫和管理员啊,那还是管理宽松的高级公寓哦,至于学校普通的女生宿舍,那甚至是白天男生都很难出入的!

相反倒是男生宿舍,每所学校都管得松散,带女友回去睡几乎没人过问,当然了,只要同寝室的人不说三道四,就没人来查的,就算查到,也是叫女生离开而已。

“把你的车留在酒店,我们悄悄回去。”陈静轻哼了一声:“你开车去的话,白娜她们全都知道了,我一个人可抢不过她们八个!”

听陈静这语气,我就知道了她这是在报复白娜她们了,不过我去白娜宿舍可是白天耶,而陈静,却是要拉我在她的宿舍过夜!这个……

在陈静的掩护和带领下,我像做贼似的,溜进了陈静的宿舍,好像她的宿舍离白娜她们还有一段距离,我也就松了一口气,我记得白娜她们八人居的上下床,大大小小的东西挤得满满的,这个居住条件,真的很凑合啊。

不过还好,陈静的宿舍只住了六个人,房间看起来还很宽松,我们进宿舍时,只有两个女孩子在里面。

这两个女孩子都是十七八岁的样子,看来都是才入校不久的新生,长得都还乖巧伶俐,见到陈静带我进来,虽然惊愕,但还是很大方地向我打着招呼,我也就开心地和她们胡扯闲聊起来。

说着说着,门外又进来了一个女生,端着个洗脸盆,里面全部装的是洗好的衣服,这个女生进来一看到我,脸刷的就全白了,手中的脸盆,也“铛!”的一下掉到了地上,洗好的衣服全落了出来,女生浑身哆嗦着,惊恐无限地看着我,就像是看到了大灰狼一样,全身都在颤抖着。

我有那么可怕么?我仔细看了一眼这个女生的脸,我的脸顿时也刷的一下就白了!

我拷,这个女生,不正是我和钱所长在派出所里,一起**过的那个女大学生么?我还记得她叫什么霞来着,是……教育大学区域人文社会学系一年级女大学生,因为携带摇头丸被派所出拘捕……我倒,教育大学,不就是陈静她们的学校么?这还真是冤家路窄啊,而且还和陈静是一个宿舍的!

陈静和两个室友莫名其妙地看着我们两张同样惨白的脸,陈静惊讶地问:“薛绯霞,你认识他?”

哦,原来这个女生,名字叫做薛绯霞……

薛绯霞浑身颤抖着,蜷缩到了地上,看样子马上就要昏迷过去了似的,陈静慌了,和两个室友就想送她去看医生,我急忙说:“没事,我们是熟人,只是太长时间没有见面了,她惊住了而已……”

陈静狐疑地看了我一眼:“熟人?”

我猛点头:“熟人,有点小纠纷……能不能出去一下,给我一个向她解释的机会?”

“哦!”陈静有些明白了,她大概以为我曾经和薛绯霞有过什么,向着两个女生招了招手,笑着对我说:“我给你们一个小时,有什么事情自己解决好啊,一个小时后我们再回来。”说完关上门就走了出去。

薛绯霞大概想叫住她们,但嘴巴张了几下,却没有发出声音来。

薛绯霞就在我对面,尖挺的**,巧细的纤腰,浑圆的屁股,修长的双腿,雪白的肤色,令人想入非非。我看着她薄T恤和短裤下若隐若现的胸围和内裤,想起她**裸被我和钱所长轮流奸污的样子。不由得心中大动,薛绯霞由于害怕,湿透了的T恤短裤紧贴住她动人的身躯,我隐约看到两条跨过肩膀的胸围带和幼绳三角内裤。她的身材经过我们奸淫更成熟了。看着她高挺的**,若隐若现的粉红色胸围,我不禁有点想再强奸她的冲动。

是的,强奸,和这个被我和钱所长**过的女大学生,讲什么道歉的话都是没用的,只有用暴力才能让她屈服,我心知肚明这一点。

薛绯霞蜷缩着身体,我站得较高,看到她所穿大V领背心的领口就大开了,那被粉红胸围遮盖着的**正随着身躯在晃动,差一点我便能看到她的乳晕和**。为了躲避我的目光,她微微的转过身,把浑圆的屁股提起。我在近距离注视着她那被紧贴的短裤隐匿着的屁股,幻想着她幼绳三角裤里的春光,粉红色胸围下的**,和她**时的模样。

我的**,我的**已经完全的被勾起了。我跳上前,压倒薛绯霞在地上……我捉着她紧贴的短裤,用力一扯,整条短裤就给我轻易地撕破了,她所穿的透明红色幼绳三角裤露了出来,「啊?不要?放开我?」薛绯霞用力地搥打我的胸膛,不过她所做的,只是无谓挣扎,和白白的浪费气力。我将她身上的大V背心向外撕开,用力向上一扯,轻而易举的除去她身上的背心,她那**丰满得快要撑破薄薄的的胸罩。我一只手开始伸到她胸罩上面,握弄着她在薄薄的粉红胸围下的**。雪白的**比幻想的更加大更加坚挺。看到只穿着剩下胸围内裤的薛绯霞,**立刻硬了起来,她的身体太丰满,太诱人了。

我的手往下滑近她的下部,隔着那小小的内裤不断的抚摸她的阴部,中指不断的在她的小**及yīn蒂的位置上勾画。我顺势撕破了那条诱人的红幼绳三角裤后,让她的阴部暴露在我眼前,她的阴部很最漂亮,大**完美的夹裹着小**,仅露出的一点点小**有着粉色的诱惑,她的阴毛相当的少而且非常整齐,薛绯霞的少女嫩穴即使曾经被我们**过,还是紧韧度十足,只能勉强容纳一根手指。

「好痛……不要……快放出来……救命呀……」薛绯霞已经哭出了,随着我的手指在**里活动久了,她的**分泌多了,在**中的手指也动得越来越畅顺。

薛绯霞开始紊乱,疯狂地乱抓我的衣服,最后她尖利的手指甲割伤我的脸。我受不了我脸上的痛楚,狠狠的掴了她一巴掌,痛得她眼角的泪水立刻涌出来。她掩着受痛楚的脸,眼中泛起痛苦和怨恨的泪光。

「啊……好痒……不要……救命呀……啊……不要……」薛绯霞仍不灰心,继续作出零星反抗,只是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强烈。我用力地压在薛绯霞身上扯,将她的胸罩撕开,一对雪白无暇的**,一览无遗的展现在我眼前,她的胸部硕大饱满的雪白**像两只大玉碗倒扣在胸前,粉红色的小**实在令我血脉喷张,薛绯霞**裸地对着我,令我的心跳急剧加速。我手放在她的**上,狠狠的搓揉它,希望能快速挑动她的**。我握着她的**,吸吮粉红小**,初时只用舌尖触摸她的**,到了那粒**硬了后,我就咬她的**。

「呀……不要咬……很痛……」薛绯霞露出非常痛苦的表情。

经我粗暴对待她的**后,她**周围起了一片红潮。看到她痛苦的表情,被我百般凌辱时的样子,令我心里飘飘然,也令我征服她的**更加大。我快速地拉下了拉炼,将我那根充血已久的**掏出来。我拉扯着她长长的头发,托着她的下颚,将我的**,深深的刺进她的喉里。

「唔唔……」我没有理会薛绯霞,只是顺着自己的**,去干着她的小嘴。我的双手扶着她的头,腰部则无情地在抽动着。我看着她此刻的表情,见到她那双电死人的眼睛,看着我的**,在她口内进进出出。令到我淫兴大起,更加疯狂地在她口内抽动我的**。每一次擦过她那温热的香唇时,跨下的快感流过我全身。快感渐渐令我有shè精的冲动,我更加用力抓住她的秀发。

「呀!」我在她柔软的口中,很快地弃械投降,在她的口内,射出浓浓的jīng液。薛绯霞身体抖动得越来越强烈,她对我再次露出怨恨的眼光。

「你这个禽兽,发泄过后还不放了我吗?」

我再次向她走近,薛绯霞用双手不断地退后,身子抖震地说:「你想怎样?」

「刚才只是前戏,现在戏玉才刚刚开始。」

我依旧粗暴地搓她的**,而且大力地咬着她的**,令到薛绯霞咬下牙关忍着痛。

「不要……很痛……求求你……啊……很痛……」

我缓缓的用舌尖去品尝她的阴核。薛绯霞双腿开始作出强烈的挣扎,不断用脚踝踢我。我很不容易地捉住她双脚的脚踝,现在她的姿势,好像很想被我干的样子,使我跨下的**再次硬起来。

由于还有时间,我决定慢慢的享用眼前这个天使般纯洁的美人儿。首先令我兴奋起来的是薛绯霞的一对白皙可爱小脚丫,圆润迷人的脚踝,娇嫩的好似柔弱无骨,十枚精致的趾尖像一串娇贵的玉石闪着诱人的光点。看得我呼吸困难,费力的咽着口水。不过我有些气恼的是她把两条嫩生生,白腻修长的美腿紧紧的夹着,让我看不到神秘的花园,只能从那浑圆且充满弹性的肉臀来遐想连连了。“自己起来。”看着薛绯霞满是惊恐绝望的眼眸,我明白她的意志就快要被摧垮了。

果然在沉默了片刻后,薛绯霞无声的哭泣着,在我的逼视下慢慢的站起身来。那对颤巍巍的,温润丰挺的雪白**向两边摊开,没有任何遮拦地裸露在眼前,红红的**耸立,无助地颤抖着,汗水覆盖整个**,闪烁着诱人的光亮,随着呼吸起伏,等待着残酷的蹂躏。看到这美艳的场景,我的脑子腾地热起来,有些发呆。刚才摸揉的时候感觉手感很好,没想到眼睛看的感觉更好。

我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唾沫,伸出手抓住了那一对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样的**揉搓,一边低下头去,含住了红色的小**用舌尖轻轻地舔着,一边右手食指、拇指捏住薛绯霞**轻轻搓着,一股股电流一样的刺激直冲薛绯霞全身,她忍不住浑身微微颤栗,**渐渐硬了起来。可怜的她只觉得胸口好象有两团火焰在燃烧着,烤得她口干舌燥,雪白的身体暴露在男人眼前,被我玩弄,这样的事她以前连想都没想过:“不,不,求求你。”

薛绯霞仍作着无力的挣扎和哀求,我将嘴巴移到了她的肚脐,又慢慢移到阴毛处,薛绯霞的下身没有太多的阴毛,但红润润,紧闭着的肉缝**引起了我极大的淫心,我开始用舌头去舔吸她的**边缘。“啊呀,她的**真漂亮!”用舌头舔吸她**的我,不断地移动双手去抚摸着她的小腹,大腿。“美人儿,身材和**保持得这么好呀!”

薛绯霞放声大哭起来,可是很快从**里流出了一股股粘液。我跪在她大腿间,迫不及待的将薛绯霞的屁股抱起来,把嫩藕似的两腿放在肩头,那迷人的**正好对着我的嘴,毫发毕显的暴露出来。放眼望去,是两片鲜鲍似的嫩肉,肥肥嫩嫩的,早已湿透了,中间紫红柔嫩的小**微微的翻开着,几滴透明的淫珠挂在上面,娇艳欲滴。两侧的耻毛,濡湿黑亮,整齐的贴在雪肤上。整个**在幽香里更弥漫着一股臊热的气息,让我更加的亢奋了。这样的姿势让薛绯霞几乎快要晕过去,她明知道没有用,但仍用发抖的、微弱的声音恳求着。“求……求你,不要……这样,不要……”

我淫笑着瞟了她一眼,低下头一口含住了她正淌着蜜汁的花房,滑腻的舌头灵巧的伸进狭窄的肉缝里舔啜,那紧迫火热的感觉,我已经好久没有领略过了。在下面的薛绯霞哼哼唧唧的呻吟了。一阵阵比刚才还要强烈的酥麻感觉自下体传来,让她的头脑又重回混乱,耻辱的感觉渐渐的淡漠,油然而生的竟是几分堕落的渴求。

过了会儿,我把薛绯霞的腿放下,握住自己粗壮坚硬的**,在她的阴毛和**间磨动,手指在她充满粘液的**上沾了许多粘液后,将它涂抹在粗大的**四周。然后在薛绯霞的极力挣扎下,将坚硬高翘着的**,狠狠地插入了她的**。“啊哟,唷哎呀,痛啊,畜牲啊,你放了我,放开我啊!”我全然不顾,腹下坚挺的**,更是死命地顶送。

“咕唧……咕唧……”薛绯霞的下身水很多,**又很紧,我一开始**就发出**“滋滋”的声音,**几乎每下都插到了薛绯霞**深处,每一插,薛绯霞都不由得浑身一颤,红唇微张,呻吟一声。我一连气干了百多下,薛绯霞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颊绯红,我将她一条腿架在自己肩头,另一腿此时也只能随着高高翘起了,伴随着我的抽送来回晃动。

“啊哦哎呦……嗯嗯……”我停了一会,又开始大起大落地**,每次都把**拉到**口,在一下插进去,阴囊打在薛绯霞的屁股上,“啪啪”直响。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啊嗯……”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我感觉到她**一阵阵的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把**含住一样,一股股**随着**的拔出顺着屁股沟流到了床单上,已湿了一片。薛绯霞一对丰满的**像浪一样在胸前涌动,已经变成红黑色的小**在上面十分抢眼。

我又快速干了几下,把薛绯霞的腿放下,又趴在她身上,薛绯霞痛苦地承受着我的**。我的**很粗,强壮得象头公牛,她的**被这个魔鬼撑得满满的,紧紧包着它,任它随便进出。随着**的肆虐,阻力也越来越小,**里也响起了“滋滋”的水声。我双手撑在床上,卖力地挺动下身,看着薛绯霞随着自己的冲撞痛苦地抽泣,两只**在身体上上下颠动着,兴奋极了,发狠地**。**坚硬有力,每次插到子宫都让薛绯霞一阵酥麻,她兴奋地闭着眼,释放着身体的反应。

我捧起了她的屁股,五指深深陷入柔软的臀肉里,**更加使劲地捅动。也许是动作太激烈了,我忽然觉得强烈的快感正在下身涌起,于是赶忙放下薛绯霞的身体,紧紧压住她,开始最后的冲击。呼吸变得又粗又短促,**进出的速度也骤然加快,她明白我的**快到了,她心里感到无比的羞辱,她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只能转过脸去,任凭我在她的身上迅猛地耸动,眼泪再一次流出了眼角。

忽然,我重重压在她身上,浑身绷紧,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低吼。薛绯霞感到**里的**深深抵在自己的子宫里,正一跳一跳地喷射出炽热的黏液——我把jīng液射进了她的身体。薛绯霞不禁哭了出来,脑子里一片空白。**还在一下一下的收缩,jīng液沿着秀美白嫩的腿根流下来,我趴在薛绯霞身上喘息了一会儿,满足地抚摩着她的**,笑着说:“真他妈爽!美人儿爽吧”,薛绯霞已完全停止摆动,无力地躺在那里,两腿挺直,大大地叉开,全身静止不动,只有**在蠕动,浓浓的jīng液还在往外溢出来,**口在急速地收缩。

我待薛绯霞稍作休息一会,便再次向她发动第二波的攻势,我将薛绯霞流满床上的**抹到我的**上,便急不及待的又扑到她身上。我以老汉推车的体位将她压在床上,硕大的**己抵在她的肛门上。我抓着薛绯霞的一**房借力,**已如破冰船般挤进她的后庭内。

剧痛令薛绯霞差点晕过去,我毫无怜惜的用力**着,括约肌撕裂的令薛绯霞主动夹紧屁道希望我尽早泄射,可惜才刚刚射了一发的我持久力显然大出她的意想之外,我把薛绯霞的双腿向两边一分,双手扶住她的腰,“扑哧”一声就插了进去。“啊啊啊……”我把手伸到薛绯霞身下,握住她的**,开始快速地抽送。两人的肉撞到一起“啪啪”直响,薛绯霞上气不接下气的娇喘呻吟。我的屁股猛地挺动了几下,说:“你把头发解下来看看。”

薛绯霞只好挺起腰身,双手伸到后面解开了发辫,头甩了几甩,一头长长的黑亮的秀发披满了胸前背部,当她立起身时,我的**脱了出来,于是便把她抱起放到沙发上,让她趴在沙发,提起她的双腿,立在沙发边继续干她的屁眼。薛绯霞一头披散的秀发分成两边从肩上披落到胸前,只见雪白的胸脯前两缕秀发披散在两个丰乳前,随着我的挺动,身体不停地晃动着,秀发在跳跃的丰乳边抛来抛去,黑白相间,别有情趣,直看得我眼冒金火,越插越猛,一阵狂动后在薛绯霞括约肌的一阵阵收缩时,把一股股滚烫的jīng液射到了她的直肠里。薛绯霞浑身不停的颤抖,趴在床上一动也动了,一股乳白色的jīng液从她红肿起的屁眼和**间流了出来。

“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女人!”我看着薛绯霞泪流满面的脸,心中的暴虐平息下来,缓缓地说道。她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我,我淡然一笑,看着她:“你这个样子,还能跟着别人吗?做我的女人,我不会亏待你的!”我从皮夹里掏出一张卡来,递给她:“里面是二十万,先给自己买些衣服什么的……对了,以后不准去碰摇头丸什么的,听见了吗?”

薛绯霞又哭了起来:“我本来就没有碰那些……上次是人家塞给我的……”

“好了,上次是我不对。”我爱抚了一下她:“跟着我,没人会再欺负你了。”我沉吟了一下,又说:“我有很多女朋友的,陈静也是,你也是,明白吗?”

薛绯霞呆了一下,怔怔地看着我,我叹了口气,低声说:“上次的事,忘了吧,当时我心情不太好,而那个警察,是故意讨好我的,明白吗?”

也不知道她明白了没有,只是泪流满面的不停点头,我有些苦笑,看来要抚平这个被**又被强奸的女大学生心灵的伤口,不是一天半天就能完成的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