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飘飘欲仙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第一百八十五章

陈静她们回来时,房间里已经收拾干净了,薛绯霞也换了一身衣服,只是两只眼睛红红的,让人一眼就看出哭过的样子,对此陈静有些疑惑地看着我,我笑了笑,对她们说:“以前我和小霞有些误会,不过现在已经说开了。”薛绯霞坐在床上,低垂着头不吭声。

不一会儿,陈静的室友们都回来了,她一一向我介绍,分别是任思斯、丁露、陶玲和孟丽丽。她们都算是漂亮的女生,任思斯个子很高,人很白,很丰满,眼睛大大的,丁露头发染的黄黄的,穿的很前卫,经常跟社会上的小混混来往,没人敢惹她。陶玲最漂亮,个子不是很高,长头发,陈静笑说追她男生最多。孟丽丽很文静瘦弱,皮肤很白,有点林黛玉的气质。

我和几个女生聊天,聊到高兴的时候,我趴在她们的书桌上,为她们画速写漫画玩,画着画着,我突然感到胳膊肘的地方软软的,低头一看,原来是任思斯用她那饱满成熟的**正抵在我身上,我内心一阵骚动。

我当时有些犹豫,不知道她是无意还是故意,就暂时不动。她抵了一会也没有挪窝,我甚至感觉到了那薄薄衣服后边的小**,我的**很快就硬了。我故意动了动胳膊,她居然往前蹭了蹭,我肯定了自己的判断。我看了她一眼,她用她那双大眼睛热烈地看着我,我什么都明白了。

陈静她们去洗澡时,任思斯故意落在了后面。我抓住了她的手,她顺势伏在了我怀中。她呢喃的告诉我,说一看到我就喜欢我了,我问她刚才她用什么碰得我,好软和。她红着脸轻轻地打了我一下,我顺势就把她搂住了,喘着粗气说,让我看看。她也不十分反抗,我把她压在床上,亲吻她、爱抚她。我把手伸进她的衣服,摸到了任思斯那坚挺的**,她开始哼起来。

我已经硬的不行,让她昂面躺着,腿搭在床的边沿上,我翻身压在任思斯身上,两个人叠在一起,我的**隔着衣服抵在她的**部位,感到哪里热乎乎的,有点潮。我血欲膨胀,手向她的裤子里边伸进去,她开始反抗,腿夹的紧紧的,我的手已经碰到了她的阴毛,岂肯善罢甘休。她嘴里哼着:不,不……我马上就把嘴堵了上去,她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我的手一点一点的向下挪动,手指已经摸到了那条小裂缝,我轻轻地把它分开,摸索着她的小yīn蒂。她哦了一声,全身紧一下松一下,我轻轻的揉了一会,感到下边出水了,她也基本不反抗了,夹得紧紧的大腿分开了,我趁机把她的裤子和小内裤都脱了下来。

借着灯光,我看了她一眼,她上身穿着衣服,纽扣被解开了几颗,下身全裸的搭在床边沿上。我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的下边脱光了,脚站在地面上,粗硬的**向任思斯那片神秘的三角地带插去,由于有点激动,我插的位置根本不对,基本在yīn蒂方面使劲,几次都没有成功,只是在的她的肉缝中间乱戳。我有点泄气了,就趴在她身上,把**贴在她的小肉缝中来回摩擦着,享受着她的小**给我带来的快感和她的哼唧声。

突然我的冠装沟一下摩到了她突起的小yīn蒂上,她叫了一生,我感到**上传来一股电流,她很配合的把大腿分开了,我手抓着**在她的引导下向她的小**探索过去,将她的**分开,同时用手弄她的大**内壁,将胀大了的阴核露出来,并以手指轻轻地按摩着那她的小豆豆。我的那根大**,此时就像怒马似的,高高的翘着赤红的**,青筋暴露。

我用手扶着**,大**在**边拨弄了一阵后,已感到她的**愈流愈多,自己的大**已整个润湿了,沾满了黏滑的淫液。我轻轻地将**前端移到**口,下身向上挺起,令**缓缓地抵着**口。这时我整个人已俯在任思斯的身上,一只手支撑着床,用一只手握住粗大**,当**渐渐没入两片**时,她说了声:疼。我知道这次弄对地方了。我把屁股向后动了动,然后往前一用力,“滋…!”的一声,我巨大的**推开柔软的**挤入了任思斯紧小的**口。我觉得**被挤压着,粗大的**充塞了她的每个空隙,处女的**就是紧啊。她忍不住一声娇叫,羞红着脸不断地喘息着。

我将她双腿提起,压向胸脯,说:别怕,一会就好了。然后腰用力一挺!……!

疼痛使任思斯哼了一声,我的大**已连根尽没在她的**里!我占有她了!我再也顾不得温柔体贴,怜香惜玉,使劲对着她的小Bī大起大落地**,每次都把**拉到**口,再一下插进去,阴囊打在任思斯的屁股上,啪啪直响。她不停说着不,不,……喘息越来越重,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仿佛是痛苦,又仿佛是舒服。我只感觉到她**一阵阵的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把**含住一样,一股股**随着**的拔出顺着屁股沟流到了报纸上,已湿了一片。

我坚硬的大**不停地撞击着她的子宫,她的**口两片薄薄的嫩皮裹着**,随着**被拖出带入,她大概几乎要失去知觉,张开嘴,下颌微微颤抖,不停的发出呻吟声。“啊,不……不,不……慢点……”她全身僵直的挺了起来,粉红的脸孔朝后仰起,沾满汗水的小**不停的抖动着。我的大**在那一张一合的小Bī里愈抽愈急,愈插愈猛,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重地插她的肉嫩的小Bī,不时传来性器交合的“啪啪…”声。

她将双腿和**尽量打开挺起,令我的**尽量插入内阴深处,我的耻骨紧紧地挤压着她的**和阴核,硕大的**顿时变得无比的坚硬,我又**了一会,任思斯只是哼哼,不再出声,下身不断的紧缩着,两条腿都紧紧的盘着我的腰,我再也忍受不住,感觉到粗大的**开始猛烈的抽搐,跟着**跳了几跳,一股滚烫热麻的jīng液直往她的子宫射去,连续七八下,直到她整个**都灌满了jīng液为止。我畅快地舒了一口长气,用耻骨抵着她的**不愿分离,直到**发软变小才拔出。一股**将刚射出的新鲜**jīng液夹杂着她的处女血挤出洞口,从微微肿起的**间流出,红红白白地混在一起,也分不出哪些是jīng液,哪些是**。

任思斯本来想起身也去洗澡的,我说等一会儿,然后又跟她亲吻起来,很快我们的情绪都被调动起来了。我说想再做一次,她说不行,怕陈静她们回来看见。我说还早呢,在我的坚持和抚摸之下,她终于同意了。我们又干了起来。她的**毛很少,就在**上边一小撮,整个大**两边都很光滑,肤色和身上一样,很白,小**颜色比较深,被大**紧紧的夹着,整个**涨卜卜的,看起来象个小馒头,甭提多可爱了。看着我操着的尤物原来这么漂亮,我心情好激动。

我们面对面坐在床上,任思斯把大腿分开,我挺起粗大的**就插了进去,看着任思斯两片丰满白嫩的大**紧紧夹着我那根黑不溜秋的大**,真真切切的看着我们的性器官交合在一起,我们都感到很刺激,原来操Bī的感觉这么好!我们就这样面对面的操着,渐渐的任思斯开始呻吟起来。

正当我们享受着交合带来的快感的时候,宿舍的门“砰”的一声开了,当时我吓了一跳,任思斯更是一声尖叫。进来的是丁露,她已经站在了宿舍中间的位置。我们三人就这样怔在了那儿,大概有几秒钟,谁都没动也没有说话。我当时想的是丁露会不会告诉学校,那样的话任思斯不但名声扫地,而且可能被开除。沉默中,任思斯嘤嘤哭了起来,丁露也反映了过来,扭头想走,我想绝对不能让丁露这样离开。我从任思斯的**中拔出**,跳下床,拦住了丁露。“丁露,你等等”,“干什么?”“既然你都看见了,就给哥哥一个面子。”

“放心吧,我不会跟别人说的,我什么也没有看见。”丁露说这话的时候,我发现她的眼神描了我的**一眼!我在瞬间做出了个大胆的决定,操她!反正她也不是什么好鸟,大概早被人干过了。

我一把抱住她,就往刚才的床上推,她说了句:干什么啊,你!她反抗了几下,但我能感觉出来是象征性的,我很快就把丁露脱的差不多了,任思斯呆呆地看着我。我说:思斯,别生气,我必须这样做,快来帮帮忙。任思斯真听话,也不哭了,帮我把丁露的裤子褪了下来。其实丁露当时已经不反抗了,任由我们脱她的衣服。丁露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很快我的**就插入了她的**中,果然不是处女了。我用还沾着任思斯**的**,尽情的享受着丁露的**给我带来的快感,很快丁露就哼哼起来。虽然不是处女,丁露的Bī也很紧,与任思斯不同的是丁露的阴毛很多,**比较肥厚。

我低头看着自己的大**在丁露的粉红的嫩Bī中一出一进,她粉红的**被带的也翻进翻出,丁露的呻吟声也越叫越大,一对**也随着晃动着,我的挺动也快了起来,**和**摩擦,发出“咕唧……咕唧……”淫荡的碰撞声,丁露的流出的**顺着我们的交合处的缝隙渗到了她白嫩的大腿上,弄的丁露雪白的大腿根粘粘的,我坚挺的**不停的在丁露**淋淋的肉缝中出出入入,她的**拼命的往上耸,使我的**插的更深一些,她的两腿不断的发硬、绷紧,**也是不断的痉挛抽搐,我一阵猛烈的冲刺,丁露几乎都晕了过去,浑身不断的颤栗,我知道丁露是个很容易被操出**的女孩。

操完了丁露,我才想起我那刚才还在嘤嘤哭泣的小情人,她正在蜷缩在床头的一角,呆呆地看着我狂操丁露,我还没有shè精,也不管那些了,搂过她就压在了身下,**又捅进任思斯的Bī里狂操起来。由于刚才操的比较激烈,我的**粗大了许多,把个任思斯的Bī塞得满满的,一抽送,操Bī声叽咕叽咕响的很大。只操了几十下,任思斯便也跟丁露一样,屁股向上乱耸,口中哼哼直叫,屁股猛地向上顶了几下,就阴精狂泄。我感觉快感来临,抱着任思斯的小屁股死命地狠操起来,任思斯哎呦哎呦地乱叫。我将**抽出大部分,跟着猛沉屁股,扑哧一声,**完全捅进任思斯的**里,一股股热流向她的Bī中深处射去

我们从疯狂状态清醒了过来,我们最后达成的协议是,丁露绝对不揭发我们。我悄悄地问任思斯:看我操丁露的时候是怎么想的?她羞红了脸说:起先很害怕,但后来看我们操的那样过瘾,就动情了,看别人弄比自己弄都过瘾,所以我后来一插她几乎马上**了。

我也放开了,心想陈静这宿舍大概跟白娜她们那一样,都是**宿舍,就不管陈静她们回不回来,直接又开始干两个女大学生,刚开始任思斯还不太习惯三人操Bī,渐渐就放开了。我先操任思斯,后操丁露,最后轮流**。先和任思斯操Bī,她从来不肯在上边,我们三人操以后,在丁露的带动下,任思斯开始能主动的骑在我身上套弄了。我很奇怪为什么丁露能很痛快的让我操了,丁露告诉我,她在宿舍门口时就听到任思斯的呻吟声,当时以为是接吻,本来想吓唬吓唬她,可是进去一看,我们正交合在一块,而且看的那么清楚,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了。被我操了以后,感觉我**特别厉害,就心甘情愿地跟我弄了。但又跟我声明,操Bī归操Bī,不会做我女朋友。

我有点好笑,这时丁露问我,宿舍里操过几个女生了,我说就操过陈静和薛绯霞还有她们两个,丁露说我好厉害,一天不到操了四个了,干脆把全宿舍六个女生全部操了吧,说完还自告奋勇去找别的女生。

一会儿丁露带着陶玲走了进来!我简直幸福晕了!谁知道进屋后丁露压根不提操Bī的事,说叫陶玲来打牌的,而且真带了牌,还跟陶玲说我请客。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每一搭的打了升级。打了一会,丁露说饿了,让我去买吃的。我一出门,她就悄悄地跟出来,跟我说了她的计谋:如同我操她的翻版,待会她找借口和陶玲出来一会,我跟任思斯弄,再乘机把陶玲干了。我高兴的去了,一会买了点东西回来,丁露问我买酸奶没有,我说没有。她说你真笨,我想喝酸奶,你们谁跟我一起去买?当然是陶玲。乘她们出门之机,我把计划告诉了任思斯。任思斯一听很兴奋,赶紧收拾了一下,就脱了衣服。我慢慢让**在任思斯的**中捅着,想象着干陶玲的样子,过了很久,终于听到了门口的脚步声………

和我们设计的一样,陶玲进来一看我们的样子,转身要走。丁露拦住了她:一块玩吧。没想到陶玲反抗的很厉害,但只是挣扎,没有喊。丁露不耐烦了,对陶玲说,你装什么淑女?我知道阿涛干过你!一听这话,陶玲就蹲地上哭了。我乘机把她扶到床上,任思斯也过来安慰她,顺势解开了她的上衣,陶玲还想挣扎,一看丁露那凶神恶煞的样子,马上低下了头。

我很快脱下了陶玲的衣服,用手摸着她的肉唇,陶玲浑身颤抖,很快就瘫了。丁露和任思斯帮我把陶玲脸朝下放到床上,陶玲白白嫩嫩的屁股就翘翘的挺在了我们三个的面前,双腿的缝中看过去,能看见几根稀疏的阴毛。我挺立着坚硬的**,双手扶着陶玲的屁股向上啦,让她白嫩的屁股用力的向上翘起,我身子前倾,坚硬的**伴随着陶玲双腿的软颤插进了她的身体,陶玲头发已经散乱了,几根长发飘到嘴边,眼睛闭着,眼角几滴泪水,丰满的**在胸前晃动。陶玲双腿紧紧的夹着,本来就肉紧的下身更是紧凑,我抽送一会儿感觉有点不忍心,手伸到陶玲身前抚摸她的**,几波下来,陶玲开始哼哼了。

一会儿陶玲就好象在游泳一样趴在了床单上,双手向两面伸开着,屁股高高的翘起,我粗大的**大力的在她的身体里抽送着,双手把着她的胯部,用力的运动着坚硬的**,感受着陶玲柔软的肉壁的摩擦和温热。伴随着我的shè精,陶玲两腿并的紧紧的,下身不停的痉挛,一股股温热的液体冲击着我的**,当我拔出湿漉漉的**时,一股乳白色的jīng液混合着透明的**从陶玲微微开启的**流出,顺着雪白的大腿向下流去,当我离开她的身体时,她就已经软软的瘫倒了,双膝几乎就跪到了地毯上。

这时候,丁露也不那么凶了,和任思斯一起安慰起陶玲来。我不知道,我对陶玲的这次是不是强奸,反正我又干了陶玲几次,她也不反抗,也不积极配合,我想我肯定伤害了她。后来陶玲想走,任思斯和丁露把她留下了。接着我先操了任思斯和丁露,后来操陶玲的时候她说怕怀孕,我说不要紧的,明天买两片紧急避孕药就好了,看着她可怜楚楚的样子,我忍不住又奸污了她一次。

身上脏脏的,我好想洗澡,但她们这里条件太差,只有到公共浴室去洗,我要是这么晚出入女生宿舍,那肯定就全完蛋了,丁露想了想,拿了瓶开水给我,叫我到厕所里去兑上冷水洗一下,我虽然不太习惯,但还是去了。

等我回来时,房间里已经又多了个孟丽丽,任思斯出来了,招手让我进去。我说,还有孟丽丽啊,怎么办?任思斯凑在我耳边说:你不用管了。我轻手轻脚的进去了,眼睛适应了黑暗,我看到她们把三张上下铺的床靠墙并在一块,丁露坐在床沿上,笑着说,今天美死你了。我说丽丽愿意吗?丁露说你甭操心了,你先弄她。我也不再多问,上床把衣服脱了,**硬的已经不行了,差点内裤都脱不下来。

我摸到了最里边的丽丽身边,任思斯和丁露也上了床,陶玲躺在最边上。掀开孟丽丽的小薄被,我看见丽丽只穿着一件三角裤,乳罩也没有,**比她们三个的都小。眼睛好像也闭着。丁露拿了个小手电说,我和妹妹给你照着。任思斯轻轻地脱下了孟丽丽的内裤,借着微弱的手电光,我清楚的看到,孟丽丽和没开始发育一样,雪白的下腹竟是光秃秃一片,只有一层浅浅的绒毛,两腿间一条细细的肉缝,几乎看不出**,我晃了晃丽丽,她好像睡着了一般,我知道一定是丁露搞得鬼。丁露说,别晃了,她吃安眠药了。

看着这样的无毛小**,我更加欲火焚身,我急不可耐地跨坐在丽丽的胯上,任思斯用两个手指分开她了的肉缝,我的大**顶端那个蘑菇状的圆头顶住了裂隙,借着**上的黏液,我一使劲,**无情地顶进了这个女大学生幼嫩的肉缝。细窄的肉缝被撑开了。我屁股抬了抬,将**抽出半截,黑色的**已被鲜血染红,丽丽的**内粉红色的嫩肉被带着翻了出来。她在睡梦中哼了一声,我腰向前一挺,**再次插了进去,比刚才还深,她大概有点疼,身子动了动。

我的**咕叽咕叽地在丽丽的**里进进出出,在手电的照射下,我看见丽丽整个下身渐渐湿成了一片,大腿内侧出了一些血,外阴被我蹂躏的开始发红,任思斯和丁露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我操了丽丽十几分钟,想应该保持体力对付另外三个,不然她们可能会吃醋,就把**抽了出来,丽丽的肉缝象一张小嘴一样张开着,比刚才大多了。

而就在我操孟丽丽的时候,陈静和薛绯霞也回来了,她们呆滞地看着宿舍里**的这一幕,像是都傻了似的,任思斯她们直接把这两个早就和我有关系的女生剥光了扔床上,六个女生就并排躺好,我就逐个轮流**起来。

那是非常**的一夜,六女一男在一张大床上,我从这个**插入那个**,最后连陶玲都变得淫荡起来,因为她说了一句,你这样轮流日我们是不是叫**啊?结果让丁露顶了一句:你懂什么是**吗?!那天晚上我在六个小**中都先射了一次,半夜孟丽丽醒来时,我正在奸污她屁眼的处女,小林黛玉妹妹呜呜哭得很伤心,但在五个室友的劝慰之下,终于也羞羞答答地和我**起来。

接下来,我又给任思斯和陶玲的屁眼开了苞,倒是丁露这个小太妹,早就玩过肛交了,我的jīng液将六个美女的身上十八个洞眼全部射了个遍,这一夜战绩,竟然比上次**大会还要累人。

**大会虽然是九个美女,但有十个男人啊,今天晚上可只有我一个耶,而且其中还有任思斯和孟丽丽两个处女!损耗肯定要大得多啊。而且上次虽然在白娜宿舍也**过,但那毕竟是白天,操逼没有晚上投入啊,在陈静宿舍这一夜,我充分体会到了什么是醉生梦死,荒淫无度,第二天起床偷溜时,我觉得好像身体都空了,真的要飘起来了似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