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飘飘欲仙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第一百八十六章

今天是个很重要的日子,我们的别墅终于装修完工了,一大早的,路静就兴奋地催促我们去看她的劳动成果,我开着蓝色的兰博基尼Estoqu载着路静,计筱竹开着红色的法拉利California载着安琪,而席雅则是开着黑色奔驰越野ML550载着糖糖,三辆车一溜烟地驶向清溪湾,不得不说,这三辆车真的都很轧眼的,一路上当真召蜂引蝶,惹了不少车跟着在一边一起乱窜,不过还好,我和女孩子们都对飚车不感兴趣,那些招惹的车也就渐渐消停了。

计筱竹虽然平时老是找机会欺负路静,但是她对路静的艺术水平却是相当认可的,不然也不会把上千万的装修工程交由路静负责,而我则是对计筱竹学姐充满了信心——事实上,当我们第一眼看到那位于清溪河边的别墅时,我们每个人都还是惊呆了!

那已经不是一幢别墅,而是一座城堡!哥德式尖顶建筑充满了异域风情,而白色的绚丽外墙和优雅精致的长形条窗,让我有种进入了中世纪童话世界的错觉,特别是城堡后面那由雪白阶梯错落铺成的栈桥边,静静停靠着的同样雪白修长的豪华游艇,加上四周绿树碧波,蓝天白云,简直什么都不用做,这就已经是一幅最动人的风景画了。

“真的是太漂亮了啊。”除了设计师路静,其他的女孩子们眼睛中都亮起了小星星,显然都已经被这童话般的城堡和游艇吸引住了。

路静笑盈盈地说道:“整个别墅景观,被我们划分为了四个时间段,分别是春光灿烂,夏日午后,秋叶思念,冬之白雪……现在大家看到的,就是冬之白雪的场景,最主要的特点,就是白色的城堡。”

路静拿出了几张电脑效果图,说:“春光灿烂的主题,是花海中的山庄,而夏日午后,则是骄阳下的宫殿,秋叶思念,则是枫林中的木屋……每到了相应的季了,我们都会采用匹配的外部大装,包括游艇的色彩,栈桥与园林的重新布置,也就是说,我们虽然只有一幢别墅,但实际上,我们却将它划分为了四个完全不同时间段的建筑……当然的,如果有客户或者是我们自己有什么大型主题活动,我们还可以单独设计主题外观!”

我怔了一下,疑惑地说:“路静,我记得,我只拿出了一千万做装修费吧?”开什么玩笑啊,把一幢别墅变成一座城堡,别说一千万了,就是一亿,我看也够呛啊,而且路静还说这只是四季主题之一?

路静笑道:“整个别墅无论是内在还是外观装饰,我们都没有采取永久性装修,而是借用了电影布景的装修手法,你们看到的这些尖塔是很漂亮,不过它的内在只是由建筑钢管连接而成的,外面封上了一层漂亮的耐雨纸而已……看上去是很美,但是真正使用,却最多只能用上一年而已……实际上,我们只需要用它三个月,呵呵,三个月后,我们就会换上另一个季度的主题外观,这些钢管全是活动的,可以让搭积木一样变形成为另外的形状,还有我们的园林,都不是栽培的固定花木,而是采用大型立体盒种植的花木,也可以随时调换的,包括游艇上的装饰,都是活动的……这样成本就下降了许多,实际上,我们并没有对别墅动什么手脚,只是用特殊的钢管和建材将它们包装起来了而已,无论是拆建还是改观,前后都不会超过一周时间。”

计筱竹叹了一口气,说:“虽然我早就看过你的设计方案,但是我还是得说,这真的是非常超前和先进的设计理念了。”

“我们预备做的是学生会所,而学生则是最容易喜新厌旧的族群,四季主题只是会所的基础,我们可以根据情况随时做出任意的调整……我们甚至已经成立了一家专门的景观装修公司,还没为我们别墅装修完毕,我们装修公司,就已经承接了不少外单了……”路静笑盈盈地道:“我在这里告诉大家的是,我们的装修公司,已经开始在盈利了。”

我想起了小西装,那家伙确实是个天才的建筑师,再加上路静这个天才的设计师,这样的装修公司,不盈利才怪呢,想想我为小丽建的那个花店,上周甚至都来了香港卫星电视台采访了!

我敢肯定,我们这个别墅一经营业,轰动的,绝不会仅仅只是台湾!

“大家进去看看吧,里面三层房间,分别是三个大类,十五个小类,每个房间的装修风格,都完全不一样的。”路静笑着在前面带路。

安琪这时小声地问了一句:“那些城堡上的尖塔和城墙,都可以上去的吗?”

“当然了,是由建筑钢管连接好再铺上木板,然后再用外部装饰封好的,它们可不是纸糊的啊!”路静笑道:“我们只是借用了电影布景的装修手法,但做的可不是连人都没法站的电影布景哦!”

在路静的带领之下,我们一行人兴致勃勃地仔细观看了整个的城堡,确实精美绝伦,即使每一个细微之处,都看得出花了不少心思,如果不是装修的气味实在太大,我都想马上搬进来了。

“这里味道太大,我们还是去游艇上坐坐吧。”路静见大家都捂着鼻子很难受的样子,就建议道:“游艇只是贴了一些装饰纸,其它的只是清洗了一番没有动过,所以没什么气味的。”

我们当然全部赞同了,走上全部由玻璃搭成的栈桥时,我和女孩子们脸色都变了,生怕一不小心踩碎了掉到河里面去,路静笑了,说:“这是玻璃砖,比普通的砖结实十倍呢,汽车都压不坏的,你们难道比汽车还重啊?”

上了游艇后,大家都轻松下来,女生们好奇地上下奔跑,左右观看,直到半个小时后,才一个个气喘吁吁地坐在了顶舱甲板上的太阳椅中,小脸都是通红通红的,也不知道是累的还是兴奋的。

计筱竹学姐等大家都安静下来,才拍拍手说:“各位股东,大家现在都到齐了,接下来就有一系列的工作安排需要大家商量了。”

股东?

我有点好笑,席雅五十万,糖糖十万,路静五万,安琪一块钱……她们这是入的哪门子股啊?难怪不得计筱竹把她们今天全召集到一起来,原来这还是股东大会啊?

“首先,对于路静的设计及装修工作,请股东大会表态打分。”计筱竹一本正经地说道。

“当然优秀了!非常优秀!”连我在内,所有人都给路静热烈的鼓掌,路静高兴地笑了,绝美的脸上涌起了可爱的红晕。

“接下来,一个重要的议题,那就是我们会所的名字。”计筱竹又说道,还拿出了一个笔记本,煞有介事地敲了起来。

女孩子们顿时叽叽喳喳地商量起来,安琪突然说:“就用两个大股东的名字吧,飘飘的和计筱竹学姐的,嗯,就叫飘计怎么样?”

我大怒:“什么怎么样?这是什么破名字?”

安琪莫名其妙地瞪着我,一脸不知所措:“飘计不好吗?多有纪念意义啊。”

“好你个头!”我拖过安琪,就打她的屁股,怒气冲天地道:“你仔细念念那两个字的谐音听听!”

一边的糖糖已经念了起来:“飘计,飘计……没什么啊,很正常啊……飘计……**——啊——!”糖糖惊叫一声,脸已经羞得通红。

几个女生都花枝乱颤地笑了起来,计筱竹学姐也是摇头叹息着看着我,一开始她还真没有想到两个字的谐音上面,不像我的名字我从小就被人叫惯了,都成条件反射了。

“啊?人家没有想到嘛……”安琪还未把话说完,就被我一把按在自己的膝盖上,大手一挥,落在她诱人的圆臀上。

“啪,啪,啪!”我二话不说,就连拍了三记。

在安琪的哀哀叫痛声中,我恶狠狠地说:“以后说话要多想想,知道吗?”

安琪反手抚摸着自己的屁股,悻悻道:“好痛啊!我怎么知道你们两个人名字连在一起会这个样子嘛!”

“所以叫你多想想嘛!”看到我的小美女女朋友一脸娇嗔的模样,我心情大为舒畅,我的手轻揉着安琪丰隆弹滑的圆臀,怜惜地说道:“真的很疼吗?来,让老公看看!”。说着,我的手指勾住安琪的裙带,一拉一扯。

安琪尚未明白过来,她的内裤已经被我扒到圆臀下,露出了一个白晃晃、雪亮亮的肥美**。上面浮现着几丝红红的掌纹痕迹,衬着羊脂白玉般的雪臀更加妖美动人,惹人遐思不断。

安琪只觉得自己的圆臀一凉,然后又是一热,我的手已经在上面摩娑起来。她不禁娇羞无限地说道:“死飘飘,你好下流,现在是白天耶…”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我当着众多女孩子的面扒下了裤子,安琪的羞恼那是可想而知的了。

我才不理她,笑道:“放心,这里没有人来的。再说,这里大家谁没见过谁的**啊,怕什么啊。”

女生们的脸顿时都红了起来,纷纷啐我,我连忙解释:“我说的是……嗯嗯,你们女生澡堂里一起洗澡,不是都见过的么?”

“我们公寓都有浴室的,不用去公共澡堂……”计筱竹白了我一眼,不过我看到她眼睛中已经水汪汪的,就知道学姐的**里肯定都已经湿了。

“老公放开我啦,好羞人的……”这时安琪的纤手按住我蠢动的魔手,还想做最后的努力。

我毫不迟延,用力地活动魔掌,在安琪的圆臀上抚摸起来,安琪压在我手背上的纤手反而变成似乎是在帮助我用力抚摸一般:“有什么好害羞的?乖乖,这个诱人的屁股我可是想了好久了,好嫩好滑啊!又这麽有弹性,真是馋死人了!”

从屁股那里传来丝丝痒意,又听到我这番话,安琪也不禁情动起来,毕竟她现在也经常与几个女生和我在一起**,大家是雨露分沾过,再淫荡的样子也都见过了,还真没什么好羞人的。她松开了压在我手背的纤手,趴在我的双腿上,把个肥美的雪臀耸得高高的。

这时我的手指滑进了肉丘之间深深的鸿沟中,兵分两路,中指探进前面的花园,大拇指则抵在後面的菊花蕾上。灵活的中指在两片娇嫩滑腻的花瓣之间点、勾、捺,让安琪呻吟着不住轻扭圆臀,这样一来,她深藏在肉丘间的敏感娇嫩的菊花蕾就不停地摩擦着我的大拇指。

从自己下身两处同时传来又痒又趐的感觉,让安琪既快乐又难过,她暗暗收紧自己的肉瓣,夹住在肉缝上爬行的手指,以期得到更多的快感,同时回缩柔嫩的菊花蕾,因为她觉得菊肛是非常不洁的,拇指和那里的接触让她羞愧不已。

感到安琪的反应,我不禁在心中暗笑,我的大拇指更紧贴着菊花蕾轻轻揉搓,中指则伸进了已经变得潮湿温热的**里。

这时安琪的秘洞里正春水涌动,蜜肉发痒,紧包住不动声色的中指,蠕动缠绵。她下垂的双手抓住我的小腿,秀目微眯,不住地娇喘浪吟。

正当我感到安琪的**火热发浪,要**一番时,计筱竹已经开口了:“好了,老公,我们是来商量正事的,你别动不动就发情好不好?放开安琪,不然分分钟你就操进她逼里去了。”

学姐现在说话,越来越下流了啊!我在心里哀叹,不得已松开了安琪,情动似火的安琪连忙一跃而起,提上了自己的内裤捋下裙子,闪身躲到一边,坐得离我远远的,满脸通红,不停地用娇美的眼神狠狠瞪着我。

“好了,大家继续想会所名字。”目睹了刚才淫糜的一幕,女生们的脸上都有些红,虽然她们都与我有**关系,甚至还集体**过,但毕竟这是在大白天里,又是在游艇上面,刺激还是相当大的。

“要不,就叫筱竹吧。”路静随便说道,她现在基本上被计筱竹层出不穷的手段收拾得服服帖帖的,再加上办装修公司的钱都是计筱竹出的,拍个马屁讨好大老板,那也是理所当然的。

“省省吧,艾佳现在成天都叫我‘小猪’呢,难道你不怕这里被人叫做猪圈啊?”计筱竹苦笑着摇头,显然也重视起了谐音来了。

女生们又叽叽喳喳地说了许多名字,什么阳春白雪,秋叶雨露,但是都得不到一致的同意,计筱竹看到我一直微笑着不出声,不由得说:“老公啊,你想到什么好名字了,说出来啊,干嘛一直笑不说话啊?”

我哪有想什么名字啊,我只是在看美女而已耶!不过被学姐点了名,我还是想了想,才说:“其实,我觉得,真正顶级的产品,是不需要一个花里胡哨的名字来表现的,我们的别墅是清溪弯58号,就叫58号会所就好了,简单明了,听上去还有档次啊。”

“对哦,而且还有点像顶级分店的意思。”席雅兴致勃勃地说:“就像香奈儿5号,6号一样,以后我们还可以开68号,78号会所,呵呵,到处也开分店。”

不知道是因为尊重我的意见,还是女生们想名字想得实在累了,竟然一致同意了就叫58号会所,我还真是晕,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那么,接下来进行下一个议题,就是召收工作人员。”计筱竹又说。

我们都怔了一下:“召人干什么啊?难道我们这么多人,还不够用?”

“废话,这么大的别墅,还有游艇,我们不上学啊,自己照顾得过来?现在首先要召收一批警卫人员,还有财会与文秘,至少得像个会所的样子吧,哦,还得召收服务人员与领班……你们不会想自己以后侍候来的客人吧?”计筱竹没好气地瞪着我们这群短视的家伙。

我想了想也是,最近都是由别墅区的警卫帮着照看的,但人家毕竟不是我们自己的专职警卫,真要出了什么事,扯起皮来也麻烦,再说游艇这里,也得有人守着,还得召两个会开船的警卫呢,总不能让我们以后没事载人出海吧?

“那得先成立一家公司,才好上牌啊。”路静因为才开了家装修公司,一副很有经验的样子说道。

“早成立了,还是上次飘飘给外事办征用时,敲来的优惠条件呢。”计筱竹笑道:“只是公司名字一直没定而已,明天把名字报给商业管理局,就可以拿到牌照啦——我们公司就叫58号娱乐会所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在座的各位都是股东,董事长由我担任,总经理……”

看到计筱竹学姐那妩媚的眼神瞟了过来,我连忙道:“我还是学生啊。”

“你是学生,难道我们不是啊?”计筱竹学姐白了我一眼:“而且,你想让我们女孩子以后去和别人打交道,你不怕我们吃亏啊?再说了,你念经济学是做什么的?不就是做这个的吗?”

我无语,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下来了,成为了58号会所首任总经理——歹命啊,我老头子掌控半个东亚的钻石交易量,也没见他给自己封什么总经理董事长的名头……

计筱竹点击了两下笔记本,然后说:“今天的事情呢,暂时就讨论到这里,毕竟我们都是一群商业门外汉,等召到了专业人士加入公司,再来详细规划……好了,大家可以放松一下,欣赏一下风景了。”

女生们都兴奋地高叫了一声,叮叮咚咚地跑下了甲板,在游艇上闲逛起来了。

我伸手就拉住了计筱竹学姐,她懒洋洋地看了我一眼:“干嘛?”

我嘿嘿一笑:“学姐,你看天气多好,游艇多漂亮……在这么好的天气,这么漂亮的游艇里面,我们不做点什么,是不是有点浪费啊?”

计筱竹白了我一眼,娇媚无限地哼了一声:“色狼,就算你想做什么,也应该先犒劳一下路静吧,你也看到她的成绩了,她最近可是很辛苦的。”

我东张西望:“路静呢,哪去了?”这些丫头们窜得真快,这么一会儿,就不见人了。

“你去主卧舱等着吧,我找到她一起过来。”计筱竹学姐大概也很想和我**了,看她眼睛中水汪汪的情意,我忍不住吻了她的红唇一下,计筱竹笑着推开我:“去等着啦,别调皮了,你还真想在外面乱来啊?”

我倒是想,不过这附近都是别墅区,我们的游艇又显眼,指不定有多少人在用望远镜什么的观看着呢,要是被人拍下个“游艇门”放到网络上,那就真的糗大了。

我对这艘游艇还是很熟悉的,直接就来到了主卧舱,本来就豪华的舱室经过全面清洗后又换了新的器俱,看上去很精美,我躺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上的图案,一时间怔怔的有些出神。

好像,我答应过许多女生们要带她们出海啊,路飞飞,师雨柔,青婷,加加,小丽,绒绒,小春,还有白娜,陈静……我不会跟我有关系的女人全答应了吧?

这时,房门被轻轻的推开一丝,闪进来两个美丽绝伦的女人,接着门就被关上了。

我都不用看,就知道一定是计筱竹学姐和路静,我抬身一看,我的两个女朋友绝色姿容上的神情,此时却是十分冶荡,显然都已经动了情了。

她们齐齐迈步走近我,人还未到,一股诱人的女人肉香先扑进我的鼻子里,让我原本就高涨的欲火沸腾起来。我起身迎了上去。两位美女和我热情地接吻,我的上下其手,三五两下,就将我们两个绝色的女朋友剥得像初生的婴儿一样干净。

我的两个女人顿时都一丝不挂,浑身**裸的,春光尽现无馀。她们都是体态丰满妖娆的肉欲型女郎,高耸怒突的硕**峰,浑圆肥大的双臀,以及丰腴大腿根部萋萋的芳草,行走开合间时隐时现的鼓鼓胀胀的桃肉,无不对男人产生绝大的诱惑力。

早已是欲火焚身的我双手一抱,立刻将两女抱在怀中,心中早已有数的两女相视而笑,妩媚的风情简直让人欲醉其中。

她们一左一右挨近我的耳朵,在我的耳边腻声道:“小色狼,等急了吗?”说罢,两人将我的耳垂含进自己的嘴里,芳唇微闭,用舌头轻轻舔着。丝丝的痒意让我舒服的呻吟了一声,而女人的肉香更加激发了我心中的欲火。

我一双手在两个丰满肉感的**上又捏又弄,胯下的**早已直挺挺的翘得老高了。计筱竹和路静都不知道和我玩过多少回双飞了,自是骚荡无比,手段高明。计筱竹一边将红唇凑上我的嘴巴,舌吐丁香,和我的舌头相抵,双手则灵活地脱去我的上衣。路静则蹲下身子,把我的裤子解开,火热的**一跃而出,在她的面前噗噗的乱跳。

淫性大发的**比平日更显粗长壮硕,饶是路静见过多次,也不禁为眼前的巨棒惊呼出声来。听到路静的惊叫,计筱竹偷眼瞧去,也不免大吃一惊:被这东西日进去,那还不是要爽死过去了。一想到此,她反而更加情动,肉穴里便觉瘙痒难当,**开始渗出来,两片**也咻咻扇动。

路静被庞大的**所散发出来的男性气息引得欲火高涨,媚眼微眯,身子轻颤地探手去捻我的**,那种心情就像是她当初第一次给我**的时候。

我顿觉得那暖洋洋的小手似柔嫩的香唇一般软,**被抚摸的更加坚挺硬热,我的性兴已高到了极点,再也不能迟延片刻,由于要先犒劳路静,我只得先暂放开计筱竹,拉起脚前的路静,将她丰满的**抱在怀里,只见她粉脸红透,双目中泪水盈盈,显然是情动之极。

我不禁心中升起一丝怜惜之情,将她放到大床上,让她仰面躺着,伸手去把玩那胸前高耸丰挺的肥乳儿。这才将将端了几端,路静被我一摸,兴致高涨,下面的那条紫红色肉缝里止不住的流出黏黏的**来。

路静轻抬一条粉粉嫩嫩的白腿来,用圆润的小腿磨蹭着我胯下的火烫**,媚眼斜乜,欲语还休,那种骚荡媚态足以诱惑任何男人。

我扯过床上的长枕,垫在路静的蛇腰下面,双手分提她的细小足踝,左右大开,将深藏在萋萋芳草间的肉穴暴露出来。**里的**早已弄湿了洞口的芳草,贴在肥厚的肉瓣上,红得发紫,黑得发亮,煞是迷人。

我照准张合翕动不已的肉瓣,一耸身将粗大的**刺入了热烘烘的肉穴里。路静连忙放松自己的阴肉,口中轻轻吐气,开门将庞然大物纳入自己的**里。才插入一半,硕大的**已经抵到一个似骨非骨,似肉非肉的东西,我知道这是女人的花心,是女人身上最敏感的地方。

路静的花心生得比较浅,而采用这种姿势又将花心凸现出来,加之我的**又是非同小可的长,所以才会让我这麽容易的探到了花心。

一边的计筱竹见我们已经搞上了,也只好挨身床头,双手抚摸着自己的**和肉缝,聊减心中的饥渴。她看到路静双目紧闭,一副陶醉的模样,心中的欲火反而更加炽热起来,肉穴里的**也流得更多了。

路静正细细体会着**完全被**填满的美妙滋味,那种畅快真是无法可比拟的。我已经开始发力挺动了,**进出之间,**刮擦着**的嫩肉,带出大量的**,弄湿了下面的长枕和床单,而且每一次插进去时都能多进去一些,**顶着颤动的花心,往里面探一点进去。

路静不住口的**着,她的**声现在可谓是一流水准,什麽“亲亲,哥哥,亲爹,亲爷”叫得是抑扬顿挫,听得我心火更盛,着力抽送,弄得一片肉声水声,煞是有趣。

我一口气抽了三百多下,将整根**都插到了**里面,整个**则完全顶进了花心,被它紧紧包容起来。

随着我轻轻抽出一点,又马上狠狠地插进去,路静双手抓住自己的肥美**用力捏着,口中大叫一声:“我的老公啊!可日死我了!”说罢,她全身浪肉轻颤,从子宫深处喷出了浓烈的阴精,冲在塞住花心的**上,让我十分的受用。

路静也感到十分的舒服,因为**和阴精被堵在肉穴里面,暖洋洋的感觉,这是平常不曾尝到的。当接下来就让她难过了,越来越多的**阴精让她感到自己的小腹开始变得胀胀的,而且我并没有停下来,还在浅抽深插,没几下就让路静哀叫连连了,她感到自己的心都要被插碎了,捣碎了。

计筱竹连忙将我拉过来,随着我的巨棒拔出来,路静的**里阵阵浪水喷涌而出,我的**一插进计筱竹那**的肉穴,计筱竹就马上发出满足的呻吟,那种充实感委实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她拼命的耸动肥臀,让那粗大的**在**里做着让自己心魂飘荡的**。

她这时才深刻体会到什麽叫作死去活来,肉穴里又酸又痒,百味杂陈,让她全身的浪肉都在发颤。她将丰满的肥乳紧贴着我的胸膛着力磨,两条腿夹紧我的虎腰,丰臀狂摇,蛇腰猛摆,口中发疯般的**。肥美的**里响声一片,随着**的进出,**四下飞溅。

我每一下都把**提到洞口,然後再全根插入,直抵花心,弄得计筱竹哭一阵、笑一阵。到了後来,竟然连哼也不哼了,媚眼紧闭瘫在那里,好似死了一般。

**了五百馀下之後,计筱竹似回光返照般的挺身乱扭一阵,狂号一声:“死了,死了!”一股热滑黏腻的阴精迸泄而出,被我吸个正着。

淫兴若狂的我又狠狠地抽送了四百馀下,插得下面的**里唧唧乱响,再看计筱竹,早已两眼翻白,动也不动了,只有**里一股一股的阴精不断涌出,让我吸个饱。

看到我的神勇,刚回过气来的路静是又喜又怕,连忙接替上去。一时间房间里的三人陷入了疯狂的交媾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