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飘飘欲仙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第一百八十七章

“席雅,他们……!”糖糖猛地推开了驾驭舱房门,冲到坐在船长位上的席雅面前。

席雅瞪了一眼糖糖,“什么事这么惊慌?你看到鲨鱼了?”

“不是!”糖糖俏脸羞红,嚅嚅而道,“计筱竹和路静,还有他在船舱里……”说到这里,她已是羞不可抑,再也说不下去了。

“那个好色的家伙又在**了?真是一天都消停不了的!”席雅有些生气地皱起了眉头。看了糖糖一眼:“你想加入,就去啊,还不好意思啊?”

“不是啦!”糖糖轻跺玉足,“她们叫得惊天动地的,我和安琪怕吵到岸上的人!安琪都已经过去叫他们小声点了。”

“不会吧!这可是豪华游艇,隔音相当好的,难道他们开着窗子在做?”席雅不信地站起来,“走,我们去看看!”

刚到主卧舱房间门口,就听到从里面传来安琪的哭泣悲号,糖糖吓了一跳,一把推开门冲了进去,蓦的一声惊叫,“啊!……”席雅随后跟了进去。一看到房间的情况,她不禁也大吃一惊。

只见大床上路静与计筱竹两女**横陈,脸色苍白,但嘴角却含着极度满足的笑意,两腿大开,粉胯玉股间一片狼藉,流出的jīng液将床单弄得湿湿的,显然是在极乐之中昏睡过去的。而我正将安琪按在桌子上,从後面猛烈地干着可怜的少女幼嫩的**。

安琪雪白如玉嫩滑如脂的丰满圆臀完全暴露出来,上面有丝丝的红痕,那粗大紫红的**正不停地在屁股沟进出,淫液随之流出,顺着白皙的大腿慢慢淌下来。

安琪显然已经被操得失神了,无意识地扭动着娇躯,口中发出嘤嘤的哭泣声,两条粉嫩滑腻的**不住的颤抖着,显出她的痛并快乐早已达到了极限。

“看来安琪也支持不了多久了,那家伙很厉害的!”席雅指了指在安琪的身后不住肆虐的我,毫不在意地对糖糖说道:“傻着干什么啊,想证明你跟他很清白啊?”

被好友抢白,糖糖不由得有几分生气,但看着**中哭泣的安琪,糖糖又有几分心慌意乱,想到这个男人马上又要奸淫自己,一想到这里,她觉得浑身的骨头都像软了下去似的。

我当然看到了席雅和糖糖进来,但安琪细柔的**是如此的紧窄狭小,每次进入都带给我强烈的快感,暂时没空理会她们,我的速度越来越快了。

安琪觉得**的每一次插入自己柔嫩的私处,都让她清晰地感受到**在**里的摩擦,而**与敏感花心的摩擦又带给她一种前所未有的酸痒麻感觉,让她情不自禁地哭泣出声。

终於在一阵猛烈的抽动後,我低吼一声,将**尽根插入安琪紧窄的**里,**打在幼嫩的花心上,让安琪感到下身又痛又麻又酸。在安琪的悲鸣声中,被嫩肉粘膜紧紧包住火热**不住跳动,一股股的浓浊阳精灌进了她少女幼嫩的子宫里,那种烫热的冲击,让安琪不禁仰头发出悲叫。

将安琪也放在床上,我走过去将席雅和糖糖都抱上床,还好床够大,我抱着席雅的娇躯,躺在柔软舒服的床上。

“你在想什么啊?”

躺在我的怀中,席雅仰起她那可爱的俏脸,深深地望进我的眼睛。我微微一笑,道:“我在想当时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没有想到……”“没有想到什么啊?”见到我停下话头,席雅连忙追问道。

“那个时候觉得你真是一个冷艳之极的女生。”我呵呵一笑,“没有想到有朝一日,我竟然可以这样抱着你啊!”

听到这样赞美的话,席雅自然是眉开眼笑,她抱住我的腰,道:“再说一些好听的话,我会更加喜欢你!”

“最喜欢你的肌肤啦!”我毫不客气地伸到席雅的内衣里面,由上等的真丝所制成的内衣光滑,但里面席雅的肌肤却是更胜一筹。

“这样的光滑幼嫩,又粉腻无比!”我发出由衷的赞叹,“当初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是被这迷人的肌肤所吸引了。”

“你这个大色狼!”席雅大发娇嗔,“居然一见到人家就不怀好意了!”“嘿嘿,谁叫你这么漂亮呢?”我的手在席雅那滑腻如羊脂白玉的肌肤上抚摸着,上下其手,不停地活动,让她忍不住发出轻轻的娇吟声。

粉腻晶莹的冰肌玉肤是如此的滑不留手,玉雪迷人,让我的手流连忘返。席雅低低的呻吟着,一边扭动着她那纤幼的腰肢,不知道是抗议还是欢迎。未几,情动似火的席雅紧紧抱住我,热情地缠绕上来。

这时。我低头,一口含住席雅的一只**,嘴巴叼着**,灵活的舌头快速地拨弄着上面硬硬胀大的殷红**,一只手则抓住另一只乳峰,轻捏重揉,急搓缓捻。

这下,席雅快活的几乎要疯了,只见她拼命摇晃着螓首,满头的秀发散落在床上。鼻子里发出娇哼媚音,“好舒服……啊……好难过……”她已经分不清到底是快乐还是难过了,脑中一片混乱。

这时,我的另一只手也不闲着,伸到席雅的玉门,用手指抚摸着被自己粗大的**挤到外面,而大大张开的湿润花瓣。

席雅忍不住娇柔地发出浪吟:“啊……”刹那间她感到自己的**里面有了一阵瘙痒的感觉,恨不得大****起来。

我似乎知道她的心思,**开始缓缓地活动起来。强烈的摩擦感让席雅发出了愉悦的叫喊。我开始加快了**的速度,我感到席雅**的一个个肉环就像是一张张小嘴,强力吸吮着我的**,让我得到从未有过的快感。

我紧插急抽的同时,左手不停的在席雅极富弹性的乳峰上肆虐,嘴巴轮流不停吸吮着两颗亮晶晶涨如葡萄的**,右手则在她的丰臀上留连,不时滑到股沟间抚摸娇羞柔嫩的菊花蕾。这样无处不到的进攻,让席雅不住的娇吟不绝,娇吟不断。她的动作越发的狂乱起来。

粗大的**在**里飞快的进进出出,带动娇嫩湿润的小花瓣塞进拉出,红红的嫩肉也翻进翻出,形成极其**的画面。随着**的插入,都挤出大量的**,发出“噗嗤、噗嗤”的**水声。

席雅只知奋力地扭动柳腰,耸动丰臀,迎合着我的**,口里忘情地淫叫:“啊……好舒服……啊……不……行了……”这时候她的表现就连床上的悍将也自愧不如。

席雅用双手紧抱我的颈项,激情的缠着我,以一双抖颤的娇嫩**磨着我健壮的胸膛,纤纤柳腰急速左右摆动,丰满的美臀如饥似渴的上下猛顶,修长结实的双腿紧紧夹住我虎腰不放。

我得意的看到席雅的骚浪之状,再次吻上其娇媚的红唇,双手紧紧抱住她,深吸一口气後挺动粗长壮大的**,用劲的猛插席雅的迷人**。看着一个美丽的少女,在**的催动下,所表现出来的娇媚淫浪之劲,真是一大享受。我似乎无尽无休,纵情驰骋在席雅的娇媚**上。

从席雅**涌出的**以及两人身上的汗水,早把床单湿透了。

最後,随着我的猛烈一击,席雅那浓纤合度的娇躯弓了起来,可爱的**剧烈地颤动,全身一阵剧烈的抽搐,螓首频摇,口中不住的娇呼:“啊……啊……好舒服……要……嗯……要泄了……”

我感到插在**里的**被一圈圈的嫩肉以前所未有的力道紧紧箍住,似乎要把它挤乾似的。我的精关一松,**间歇性地膨胀,每一次都有灼热的液体冲击着席雅的子宫里的嫩壁。一次又一次的把席雅带上**的颠峰,魂魄好似被炸得粉碎,意识飞上了九天云外。

我们两人肢体纠缠,春光无限。席雅的娇吟低语,如泣如诉,却极大的调动起我心中的情火爱焰,让两个人毫无保留地投入那足以让人融化的快乐之中。

好久,好久,激情中的两个人才慢慢停下来,房间里面除了悠长的呼吸声外,就是那诱人的娇喘。

“快乐吗?”我望进席雅那充满春意的双眸,那里是暴风雨之后的满足。“快乐,真是太快乐了!”席雅喃喃地诉说着,她的身心还沉浸于刚才那种魂飞魄散的感觉中。

“可是你也真的是很厉害啊!”我反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肩头,被席雅在激动的时候留下的牙痕还依然清晰。

席雅看到自己的战绩,不免娇羞的笑起来。“你这是蓄意伤害罪,应该抓去坐牢的!”我一本正经地说。

“你这个强奸犯!”席雅突然娇笑着扑上来,整个娇躯压在我的身上,张口在我的肩头上狠狠咬了一口,“在军训车上强奸了人家不说,还在捷运上强奸人家,才应该抓你去坐牢!”

席雅猛的贴近我的脸,两个人的鼻子都碰在一起,她檀口的香泽喷在我的脸上,让我感到痒痒的。

“老实交待,你除了强奸过我,还强奸过有哪些女生?”

“……”我瞠目结舌,半天说不出话来。

“是没有呢,还是还在数啊?”席雅的眼神倏然深远起来,她将娇躯贴进我的怀中,席雅用手指点了一下我的胸膛,“你这个**的好色男人。”

“当然是还在数啊!”我满不在乎地说道。

看到席雅的脸色微微一变,我不禁肚子里面暗笑,我猛的转身,一把将席雅的娇躯压到自己的身下,伸手在她绝美的浑圆翘臀上轻轻拍了两下。“你当我真是公车色狼啊,天天在公车上强奸美女?”说罢,我又拍了一下,十分满意地说道:“真是很不错啊!”

感到我的大手在自己的圆臀上抓捏着,阵阵酥麻传来,席雅大力地挣扎了两下,但在我的魔掌强力压制之下,很快就全身无力地软下来。随着我的抚摸和轻拍,整个娇躯开始变得火热起来。

她的媚眼如丝,雪雪的呻吟,给正在大施魔掌肆意探访盛境的我带来无限的快意和激情。

看到在自己身下驯服如绵羊的席雅,我不禁有些意气风发,我又忍不住用力拍了一下她的圆臀。

“哎哟!”席雅不由得媚眼如丝的呻吟起来。

看着雪白的圆臀慢慢浮现出红红的印痕,我的心中一下子火热起来。我凑到席雅的耳边,低声笑道:“想不想看瀑布三迭流啊?”

席雅转首,用满含春意的美眸望着我,颇为不解地问道:“现在吗?”我哈哈一笑,让安琪和糖糖相对拥抱在一起,安琪在下,糖糖在上,两具玲珑剔透的雪玉娇躯紧紧相贴,娇嫩酥胸之间的轻摩细擦,让两个美女的心中升起了一种十分特别的感觉。

席雅已经明白到我的意思,她的贝齿轻咬樱唇,羞喜交加地任由我的摆布。

将席雅的娇躯温柔地放在糖糖的玉背上,现在三个美女在床上上下相迭,三具腻滑诱人的娇躯透出了无限的春光,玉门相互间不时接触,在我的有心调拨下,春水涌动,蔚为奇观。

“真是很漂亮的三迭流啊!”我一边得意地抚弄着,一边在席雅的耳边低笑道:“可惜你现在看不到。”

席雅全身滚烫,她感觉自己身下的糖糖也是情火难抑,因为娇躯滚烫的她正在不住的扭动着,使得最下面的安琪娇吟连天,这种三个人相互间的摩擦给她们带来更大的刺激。

三个娇媚的美女檀口中流出细细的呻吟,肢体在慢慢的舞动着,那种绮丽感几乎让人有如身在幻境之中。

此情此景,我再也忍受不住,我大喊了一声,也合身压上去,开始向娇吟不断的她们发动猛烈的攻势。我轮流地奸淫着三个美女,我的每一个动作,都引起三个美女的呻吟娇喘,那种意气风发的感觉简直让我乐翻天了。

不过这个姿势对三个美女来说,显然是相当消耗体力的,不一会儿,糖糖就软了下来,三人顿时垮成了一团,我的人造瀑布也就此夭折。

兴奋莫名中,我将压上正在呻吟不已的糖糖,扳开她雪玉般的大腿,从她那轻扭款摆的雪玉肥臀间操了进去。

一丝不挂的糖糖正在我的身下婉转娇啼,承受着我暴风雨般的冲击。一张娇艳的粉脸通红,不停地摇着螓首,半张的樱唇里吐着火热的气息,不住地发出娇腻的呻吟,刺激着压她身上的我做着更加猛烈的动作。“啊……不行了……我……”糖糖一边叫着,一双玉手还不停地在空中挥舞着。

我的大手抓着糖糖那娇小玲珑的**,用力揉捏着,让肥硕的**在手中变着不同的形状。粗壮的腰部则猛烈地扭动,快速地挺动。那根粗长火烫的**在糖糖粉嫩的玉门里飞快的进出,带出了大量的**,弄湿了身下的床单。

“把你的**夹紧……用力……”我喘着粗气叫道。

糖糖一双修长的**紧紧地夹住我的腰,迎合着我的**,随着**的穿刺,向上猛烈地耸动肥臀,让**能直冲子宫。粗长的**记记都撞在她娇嫩的花心上,都快要把糖糖的魂魄撞散了,她感到每次**的插入,都好像是顶在自己的心上,让她美得说不话来了,只是不住的呻吟娇喘。

半刻钟後,糖糖浑身猛地一颤,娇美的肥臀拼命上挺,**紧紧地咬住**。

“啊……我要……升天了……”糖糖的双手突然紧紧抓住我的屁股,肥臀一阵大幅度的左右摆动,她的花心紧紧含住大**,一张一合的吸吮着,**的肉壁一阵阵的抽搐,突然一股腻滑的热流喷射在**口上,让我感到舒服极了。

“啊……泄了……又泄了……”糖糖呻吟着,秀美的双腿无力的滑下来。泄身後的糖糖无力地软在床上,全身如玉的肌肤泛着**的桃红,张着红艳艳的小嘴不住的娇喘。

我让**泡在糖糖温暖紧窄的**里,感受着暖洋洋的包容感,不安分的手指逗弄着糖糖**上充血肿胀的**。

我低头在糖糖娇艳欲滴的粉脸上亲了一口问道:“今天你**了几次?”

糖糖不安地扭动着娇躯,琼鼻发出诱人的娇哼,无限娇羞地说道:“不来啦,你又欺负我!”

我得意洋洋的说道:“再来几次如何?”

糖糖变色道:“不行了,我已经泄得全身无力了,你饶了我吧!”

我让**在肉穴里跳动了一下,糖糖吓得发出了惊呼。

“你是美了,可我还没够啊!”我苦着脸说道。

糖糖啐了一口,说道:“你哪次不把我弄得死去活来,**被你干得又红又肿为止。现在我实在是不行了。不如我们说说话嘛!”

我的脸上浮现出邪邪的笑容,说道:“说什么呢,刚才你明明在门口,叫你进来不进来,偏偏跑去找席雅!”

糖糖闻言一阵娇笑,道:“谁叫你是个大色狼,到处强奸美女的。”

我装作生气地说道:“刚才安琪惹我生气了,就被我打了屁股,现在我也让你的屁股尝尝棍子的滋味。”

听到我的话,糖糖吓了一跳,苦着小脸道:“你打得轻一点。糖糖的屁股可娇嫩的紧呢!”

我从糖糖身上爬起来,把她的一双**推到胸前,让糖糖白嫩的肥臀悬空。糖糖用手抱住自己的大腿,红肿的肉缝和下面可爱的菊花蕾都朝天大开,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

我伸手摸了摸汁水横溢的肥美肉瓣,无限怜爱的说道:“红肿得好可爱啊!”

糖糖轻颤了一下,叫道:“飘飘,好痒啊!别摸了。”

我看到从肉缝里涌出的**和阴精早把粉红娇嫩的菊花蕾濡湿,发出晶莹的亮光。我用指尖轻触菊门的嫩肉,可爱的菊花蕾马上害羞的收缩蠕动。

我感到那里是如此的细腻柔嫩,赞道:“好美啊!”

糖糖害羞的轻叫道:“飘飘,别动,好脏的。”

我用指尖沾着**轻抚着菊花蕾,说道:“傻丫头,你身上哪里有脏的地方?”

糖糖一边难耐地轻扭肥臀,一边说道:“好奇怪!这感觉……”

我非常满意糖糖菊门的敏感,笑嘻嘻问道:“滋味是不是很好啊?”

糖糖摇着头,呜呜的哼着。“不要啦,你不是说要打我的屁股吗?”糖糖迷惑不解的问道。

我淫笑道:“现在就来!”说着,粗大的**移到糖糖的双股间,硕大的**对准了**的菊门。在我手指有技巧的抚弄下,本来紧闭的菊花蕾已经微张,露出里面粉嫩的内壁。

感到火热的**插到了自己的菊花门,糖糖吓了一跳,忙叫道:“错了!不是这里!”

我淫笑着说道:“没错,就是这里。我要用我的**揍你的屁股。”糖糖刚想逃,可我的双手抓住她的**,腰一挺,沾满**的**就滑进了紧窄的菊门。看着小巧粉嫩的菊花蕾张口含着自己的大**,我兴奋极了。

由於大量**的润滑,粗大的**不是很困难的就进入糖糖的菊门。在糖糖的哀叫声中,我把**完全塞进了她的菊门。温暖的直肠紧紧包裹着粗大的**,让我舒服的发出呻吟:“好紧,好暖啊!”

只能任人宰割的糖糖只好咬牙忍着从菊花门处传来的灼痛感,不时发出哀鸣:“呜……好痛……快裂……开了……”

我一边慢慢地**着,一边双手揉捏糖糖的**,说道:“放松,别紧张。”

糖糖听话的松弛下来。感到窄小的菊花蕾变得松软,我的**进出的速度渐渐加快了。

糖糖的全身放松後,初期的疼痛很快就被菊花门处奇异的瘙痒感代替了,奇异的快感开始弥漫她的全身。

不知何时,糖糖的哀鸣也变成了火热的娇喘,“啊……噢……呜……”从糖糖的小嘴里发出了不成语言的叫声。我知道糖糖已经尝到了肛交的甜美,便开始更强烈的活动。

窄小的菊花蕾随着**的进出蠕动张合着,像一朵妖艳的花朵在盛开。一股巨大火热甜美的快感直冲糖糖的脑门,这种她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强烈美感,让糖糖全身直哆嗦。当我的手指插进她**的**时,受到这样的两边冲击,糖糖马上就泄了出来。

一股股温热腻滑的阴精随着手指的扣弄,不断从赤红的肉穴里涌出来,流到正在进出菊门的**上,让**更加痛快的**,让糖糖陶醉的快感在她的身上不断积累,然後在她的四肢百骸里爆炸开来。

到最後,我的**终於爆发了,大量滚烫的jīng液冲击着糖糖的直肠,糖糖感到眼前一黑,三魂六魄直飞上了半空,她美得昏过去了。

我见状,马上低头吻上糖糖的樱唇,给她灌了一口气。

糖糖幽幽醒转,长叹一声,美目流波的说道:“飘飘,太美了!”

我得意地笑了,看到别人的女朋友完全雌伏在自己的**下,没有一个男人会不得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