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三千九百三十一章 欺人太甚

第三千九百三十一章 欺人太甚

杨开接过戒指,神念往内一扫,顿时呆立当场!戒指里堆成小山一样的开天丹,闪烁着圆润晶莹的光泽,差点耀花了眼睛。

没有细数,但从大致的观感上,这一千万的数目是没错的。

一千万,这可是足足一千万开天丹!竟如此轻松就拿到手了……

对任何一个初入乾坤之外的人来说,这都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若是有门路的话,连六品材料都可以去买一份还绰绰有余了。老方和蝶幽他们恐怕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能拿着一枚装有一千万开天丹的戒指。

心里乐开了花,表面却是镇定的很,暗暗想这第一栈还真是不错,事到如今居然还会给自己这么丰厚的补偿,搞的他倒是有点愧疚了,毕竟金乌真火被他吸了很多,也不知道那金乌尸体内残存的金乌真火还够不够另外一个人凝练火行之力,若是不够的话,搞不好会坑了人家一辈子的修行。

但这种事也不好去提醒别人,也只能憋在肚子里了。

念头还没转完,又听老板娘冷冰冰地道:“报酬给你了,现在谈谈本宫的损失!”

杨开愕然抬头:“损失?什么损失?”本能地感觉有些不妙,就连手上的空间戒都有些烫手了。

老板娘轻轻冷笑着:“我第一栈做生意讲究的是个信誉,素来童叟无欺,你予好处我们第一栈,第一栈会付你报酬,可你若是给第一栈带来的损失,自然也是要弥补的,公平的很。”伸手招了招:“算账!”

那账房先生越众而出,手上一枚小巧的金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

片刻后,在杨开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那账房打完收工,将算盘呈现在老板娘面前,一脸怜悯地望着杨开道:“算上房钱,两千零四万六千丹!”

老板娘轻轻颔首,纤纤玉指在算盘上拨了几下,淡淡道:“零头抹去,算两千万好了。”

“是!”账房应了一声。

老板娘再把手一伸,还不等杨开反应过来,手上那装着一千万开天丹的空间戒就被抢了回去,老板娘捏着空间戒对杨开示意了一下:“这是一千万,你还欠我第一栈一千万开天丹!”

杨开有些懵……

前一刻一夜暴富,手上捏着一千万开天丹看花了眼,下一瞬就莫名其妙变成欠别人一千万了!

紧接着就是大怒,咬牙望着老板娘:“耍人很好玩吗?”

老板娘凤眸望着他,淡淡道:“你以为本宫是在耍你?本宫还没功夫做这种无聊的事。”

“那你什么意思?”杨开一腔怒火在胸口翻涌,好似火山随时可以爆发出来,心中暗暗发狠,这娘们若是不说出个子丑寅卯出来,自己立刻祭出苍龙枪在她漂亮的脸蛋上戳几个窟窿,至于能不能打的过,先打了再说,手上正好还有一道灭蒙金翎没处可用。

“什么意思?”老板娘怒极反笑,伸手指着一旁道:“你自己看看!”

杨开扭头望去,瞪眼瞧了许久,只看的眼睛发酸,才扭头道:“看什么?”那边什么都没有,看个屁啊!

老板娘咬牙,一字一顿道:“第一栈毁了!”

“关我屁……”杨开吼到一半话被咽进肚子里去了,皱了皱眉,隐约明白了怎么回事,无语道:“第一栈又不是我毁的,找我干什么?”

老板娘道:“若非是你,第一栈又怎么可能毁掉,本宫执掌此处第一栈一千三百多年前,兢兢业业,从未犯错,可今日却因为你这个臭小子,连客栈都毁了,我不找你找谁!”

杨开道:“当然是谁动手你找谁啊……”

“你放心,那些动手的家伙,每一家都跑不掉,不过此事你是诱因,要占主要责任,本宫算你赔偿两千万损失,不算过分吧?”

“你这娘们……”杨开气的不行,“还讲不讲道理了?”

人影闪过,香风袭来,一根纤纤玉指点在他的胸口处,指尖上跌宕着危险的气息,兰夫人眯着眼道:“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杨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喉结滚动,重新整理了下措辞:“老板娘,咱们能不能讲点道理?你这第一栈被毁,我深表同情,但是我是没有动手的,你这样跟我算账就有些不地道了吧?”

“不地道?”老板娘气笑了,“若你当初一早接受本宫的条件,之后又哪来这么多事?你还敢说这事跟你没关系?”

“接受与否那是我的自由,你第一栈打开大门做生意总不能强买强卖吧?”

老板娘道:“谁跟你强买强卖了?接受与否是你的自由没错,但你敢说第一栈被毁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不觉得跟我有什么关系。”杨开梗着脖子。

老板娘审视他一阵,忽然笑了起来,把手收回,一甩衣袖道:“你不想承认也没关系,反正我第一栈的账还没人敢赖。”

杨开拳头捏的噼里啪啦响,恶狠狠地瞪着老板娘。

老板娘嘴角含笑与他对视,眼中尽是轻蔑。老板娘身后,白七不断地冲他打眼色,示意他稍安勿躁。

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杨开才按下祭出灭蒙金翎大闹一场的冲动,一扭头道:“反正我没钱!”

一千万开天丹,简直就是个难以想象的数字,杨开哪里去弄?

老板娘道:“没指望你现在能还的上。”

“嗯?”杨开愕然转头,“那……打个欠条?”若是打个欠条就能脱身倒也不错,反正这天大地大的,以后只要小心着点,未必就能再碰到老板娘,当然,若是老板娘发动第一栈的人脉特意去寻找一个人,除非杨开不在人前露面,否则还真不容易躲过去。

“我要你欠条做什么。”老板娘不屑一声,上下扫了他一眼,淡淡道:“肉偿吧。”

杨开差点吐血,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什么?”

老板娘却已经懒得理他了,招呼一声道:“把人带上,准备出发了。”

白七和账房先生领命而出,左右将杨开一夹……

杨开愕然道:“你们作甚!”

账房先生一张死鱼脸看不出表情,白七却是不断地冲他眨眼睛,不知道想表达个什么意思。

兰夫人手一抬,祭出一艘小船模样的秘宝,那小船迅速变大,一下子化作一艘长达十几丈的巨大楼船,分为上下三层,然后一个闪身就飞到了楼船最顶层的一间厢房中,钻进去不见了踪影。

第一栈的其他人也陆续飞上大船,进了船舱中忙活起来,杨开被白七和账房先生带着上了船。

这船从表面上看起来不怎么起眼,但杨开却能感觉到,这艘大船比起大月州那艘明显要高档很多,毕竟是第一栈老板娘的座驾,太差了也不合身份。

嗡地一声,大船抖了一下,紧接着表面浮现出一层肉眼可见的薄膜,将整个楼船包裹起来。下一瞬,杨开身子一震,感觉到整艘大船以极快的速度朝一个方向驰去。

杨开云里雾里,扭头望着白七道:“咱们这是去哪?”

白七摇头道:“不知道,老板娘没说。”

“你也不知道?”转头看了看账房先生,账房先生一言不发地松开他,然后进了船舱中。

白七伸了个懒腰,见杨开还是一副郁郁不乐的样子,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还郁闷呢?”

“遇到这事你不郁闷?”

白七认真地想了一下,颔首道:“是挺郁闷的,不过凡事都有正反面,该往好处想。”

杨开没好气道:“我不知道这事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

“你看那边!”白七伸手一指。

杨开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过去,隐约见到在那及远的位置上似乎有一艘大船静静地屹立虚空。

“什么意思?”杨开不解。

白七嘿然一笑:“那艘船是哪家势力的我说不准,但你方才若是只身上路的话,他们定不会放过你,绝对会跟上你,后果如何,你不难猜想吧?”

杨开皱眉道:“可是金乌尸体已经被司徒大人拿走,他们找我也没用啊。”

“话虽如此,但谁知道你在那金乌神宫内有没有得到什么别的好处?比如太阳真火,太阳真金什么的!”

杨开怔了一下,咬牙道:“欺人太甚!”太阳真金他没有,太阳真火他倒是得了不少,连五品的都有三份。

白七拍拍他的肩膀:“别看老板娘一副不近人情的样子,其实她这也算是在保护你,毕竟无论你是情愿还是不情愿,都算是与我第一栈达成了一项交易,我第一栈总不能过河拆桥,不管你的死活吧?若真如此,世人还不知道该怎么看我第一栈呢。”

“照你这么说,我是不是该去感谢下老板娘?”

“那就随你了。”白七耸耸肩膀。

杨开愤然道:“就算是这样,她给我加了一千万的债是什么意思?若是想保护我,直接告诉我不就得了。”

“这个……”白七挠挠下巴,“我就不太清楚了,你得亲自去问问老板娘,不过话说回来,第一栈被毁与你确实有些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