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三千九百三十四章 居然没跑

第三千九百三十四章 居然没跑

那妇人接过篮子,便冲天而起,很快不见了踪影,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包泽通伸手示意道:“杨特使请入内一叙!”

杨开颔首道:“叨扰。”

随包泽通入了大殿,分宾主落座,立刻有侍女奉上上好的香茗和珍稀的果盘,茶香四溢,鲜果流香,且不说那香茗,盘中的果子杨开却是没见到过的,显然都是这个世界的特产,便随手拿了几个来尝尝味道,味道还不错,而且对于修为稍低的武者来说,应该都有增长修为的功效,不过对他和包泽通这样的人就没什么作用了,顶多就是尝个鲜。

一边喝茶吃果,一边与包泽通随口聊了几句,气氛逐渐热络起来。

片刻后,包泽通道:“夫人最近可好?”

杨开估摸着他问的应该是老板娘兰夫人了,便点点头道:“精神着呢。”简直精神的不得了,哪个六品开天还需要一日三餐供应的?

包泽通笑道:“那就好。”悠悠一叹道:“夫人也是个苦命人。”

杨开抬头道:“此话怎讲?”

他与老板娘虽然接触不算少,但严格来说对其人根本不算了解,只知道这女人是个六品开天,背后有很大的背景,是以听包泽通说她苦命,不由就来了兴致,这几日没少被老板娘折腾,憋了一肚子气,打又打不过,巴不得听到她点什么不好的来平衡下心情。

包泽通摆摆手道:“包某失言,杨特使莫往心里去。”

杨开顿时一脸腻味,不过人家不说,他也不好追问什么,只能开口道:“对了包掌门,我此次虽然奉命来此,却不知具体要做什么,包掌门可有指教?”

包泽通不答反问道:“杨特使跟随夫人多久了?”

“才几天……”杨开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严格来说,是被逼的,若非如此,他又哪会跟着那疯女人到处跑。

包泽通哦了一声:“那就难怪了,其实也不是什么打紧的事,我天山这边有一种灵果,唤作雪天一线,味道比较独特,是别的地方没有的,夫人对这雪天一线情有独钟,是以每次路过九幽的时候都会让人来采摘一些带走。”

“雪天一线?”杨开扬眉,这名字听起来倒是有些诗情画意,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灵果,竟让老板娘这个六品开天都念念不忘,每次路过这里都要采摘,等会可要好好见识一下。

这才明白白七为何会交给自己一个竹篮,原来是来这里采摘灵果用的。

“那雪天一线……”包泽通说着话,眼中闪过追忆的神色,忽然又意兴阑珊道:“不说了,杨特使既然是夫人的人,日后总会明白的。”

这老家伙,每次话说一半!杨开恨不得祭出苍龙枪撬开他的嘴巴。

包泽通显然也意识到这一点,接下来的谈话有意主导着话题,将谈话的重心往修炼方面引去,倒是与杨开相谈甚欢。

当杨开问及他既已成大帝,为何还不跳出这乾坤的束缚,去那海阔天空的时候,包泽通笑了笑道:“包某年事已高,失了锐意进取之心,跳出这乾坤的束缚又能如何?”

杨开皱眉道:“那包掌门就准备一直待在这九幽大陆?”

包泽通豁达道:“九幽地生我养我,老夫也愿意用余生守护此界。”

杨开点点头,不由想起了星界,若是星界没被莫胜折腾,他会不会来这乾坤之外?是否就愿意在那里枯老终身?

这个问题的答案杨开自己也想不出来……

半个时辰后,之前把篮子拿走的那个妇人从外面进了大殿中,恭恭敬敬地将篮子放在杨开身边的桌子上,敛衽一礼道:“特使大人,雪天一线已经采摘好了。”

“多谢!”杨开点点头,打量起竹篮中的灵果,发现那雪天一线是一枚枚婴儿拳头大小,通体呈现出红黑色的灵果,一枚枚的个头体量都差不多大小,显然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毕竟是给老板娘的东西,天山这边也不敢有丝毫马虎。

闻着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就是不知道吃起来是什么味道。

杨开起身抱拳道:“包掌门,此间事了,我先告辞了。”

包泽通道:“杨特使慢走,回头见了夫人,劳烦替老夫问声好,感谢夫人这些年对九幽地的庇护。”

“一定带到!”杨开点点头,抓起篮子朝外行去,包泽通自是客气恭送。

离开九幽地的时候轻松许多,与来的时候不一样,倒是不需要再去破开世界壁垒了,想来是包泽通沟通了九幽地的世界伟力,主动放行。

与此同时,第一栈的楼船上,顶层的厢房中,白七站在老板娘面前,肃然垂首,低眉顺目,老板娘一如既往,斜躺在那香榻上,闭眸假寐。

许久之后,老板娘才忽然开口:“还没回来?”

白七摇了摇头:“没有,怕是跑了。”

老板娘不置可否。

白七道:“他本就不乐意加入第一栈,如今得了机会,自然是要远走高飞,哪还会再回来?”

“跑就跑了吧。”老板娘淡淡道,“真若是跑了,是生是死就与我第一栈无关了。”

白七愕然道:“老板娘,你既早知如此,又如何还要他去九幽大陆,而且是让他孤身一人前去。”问完之后恍然道:“我明白了,你就是想看看他会不会趁机逃跑?”

老板娘悠悠道:“倒也没想这么多,只是看他不顺眼而已。”

白七听的无语,正准备开口再说些什么,却见老板娘忽然睁开了眼睛,美眸中闪过一丝亮光。

“什么事?”白七问道。

“回来了。”老板娘又闭上了眼睛。

白七最开始还没听明白,不过很快反应过来,转身离开了厢房,站在甲板上朝九幽地观望,片刻后,那边果然驰来一道身影,速度极快,不是杨开又是谁。

“居然没跑!”白七有些不敢相信,他本以为杨开肯定要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摆脱第一栈的,谁知道居然回来了。

这家伙怕不是个傻子吧?易身处之,白七估计自己肯定会跑的。

少顷,杨开落在甲板上,身上华彩散去,显露身影,一抬头就看到白七怔怔地盯着自己。

杨开左右瞧了瞧,皱眉道:“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白七抱臂,一手摸着下巴,上下打量杨开,惊奇道:“忽然发现,你好像一个人!以前怎么没注意到……”

“谁?”杨开问道。

白七摇了摇头,也没多说,而是伸手指了指楼船顶层的厢房,示意老板娘正在等着他。

杨开哼了一声,身形一纵就来到了房间门口,抬手敲门:“老板娘,我回来了!”

“进来!”屋内传来老板娘慵懒的声音,杨开推门而入。

甲板上,白七一脸若有所思的神色,一边摇头,一边往船舱内走去,还不停地嘀嘀咕咕:“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奇哉怪哉!”

跑到账房的房间里把这事跟他一说,账房死鱼眼望着他:“你是瞎子吗?整天跟他喝酒到现在才发现?”

“你早知道?”白七惊讶万分。

账房道:“他第一天进店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

白七恍然:“怪不得咱老板娘要把他留下来,原来是这个原因!那她使劲折腾杨开也是这个原因咯?”忽然又苦着脸道:“那岂不是完了?老板娘好不容易才从那件往事中走出来,如今又要被掀起伤心事,这以后怎么办?”

账房道:“我最近也在考虑这事,好不容易想到一个一劳永逸的法子,要不要听?”

“你说!”白七点头。

账房低声道:“你找个机会把杨开带出来,然后我们一起把他做了!”一边说着话,一边伸手在自己脖子上使劲一抹……

白七眼角抽搐:“这就是你所谓的一劳永逸的法子?”

账房理所当然道:“还有别的办法?”

“不妥不妥!”白七摇头,“还不知道老板娘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万一惹的老板娘更伤心了,那咱们就成罪人了。”

账房一叹道:“这也是个问题,关键还是老板娘那边怎么想的……要不你去打听一下!”

白七当即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每次这种时候是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最起码三天之内不能去找老板娘,否则便是自寻死路!”

账房闻言,也是忍不住打了个冷战,似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果断道:“我先闭关了,躲几天再说,你去跟其他人打好招呼,这三天任何人都不要去招惹老板娘。”

“早就说过了,都是客栈的老人,谁还需要提醒。算了,我也先回去避几天……”

顶层的厢房中,杨开进了内屋,将竹篮放在桌子上,开口道:“老板娘,东西带回了,没别的吩咐我先下去了。”

也不知道老板娘怎么会对这雪天一线情有独钟,回来的路上他好奇之下偷偷吃了一个,发现这果子又涩又苦,还带着点酸味,完全入不了口,可听包泽通说老板娘每次路过九幽地都会让人去采摘,只能说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