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三千九百三十九章 目的地

第三千九百三十九章 目的地

进了屋内,密室关闭,黑漆漆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正当杨开不解时,一抹光芒忽然爆发出来,抬头望去,只见这密室的地板上,一道道纹路亮起,逐渐勾勒出一个复杂而庞大的法阵。

杨开了然,迈步朝这法阵的中心行去,才刚刚站定,四周便传来嗡鸣之声,似是法阵运转开来。

一股若有若有的牵扯力从法阵中传出,杨开心领神会,连忙双手掐诀,静气凝神,明显能感觉到自身的气息被法阵所吸引,心知这应该是法阵在记录自己的一些特有的信息。

嗡鸣不止,法阵旋转不休。

过了许久,那嗡鸣声才逐渐平息下去,法阵的光芒也逐渐衰弱,最终密室重归黑暗。

杨开细细感知一番,发现自身似与这乾坤殿的某处有了一层若有若无的联系,只是暂时还不知道如何利用这层联系,毕竟他也没有修炼过乾坤遁法。不过照眼下的情形来看,烙印应该是完成了。

他其实挺好奇那乾坤遁印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东西,本以为这次来能好好见识一下,谁知根本没看到,只有一个法阵与自己有了接触。

看不到也没什么办法,杨开又在屋子里溜达了几圈,没发现什么特别的,这才推门而出。

门外白七道:“怎么样?”

“成了。”倒也没有白七所说的什么不适感,杨开估计跟自己精通空间法则有些关系,那些不通空间法则的人第一次来这里估计才会有不适的感觉。

“那就好!”白七松了口气,转身冲那金甲武士抱拳道:“多谢大人了。”

那人淡淡点头:“乾坤殿内不允许有任何形式的争斗,否则杀无赦,好自为之!”言罢,封了那密室,转身离去。

他主要是负责把杨开带到这里来留下烙印,剩下的就不需要理会了,杨开和白七什么时候要走,那是他们自己的事,乾坤殿并不会多加干涉。

“走,陪我去买些东西。”白七道了一声,拉着杨开的胳膊就朝一个方向行去,看他轻车熟路的样子,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

白七要买的东西很多很杂乱,显然是客栈所需要的,杨开跟在他身后随意观望。

“留下烙印,回头再修炼一下乾坤遁法,日后这地方你就可以随意过来了,当然,前提是身处在这一处大域之中,不过你要记住,一定要在安全的范围内,乾坤遁法一旦施展开来,那就会直接遁入此地,如果距离太远,以你如今的修为根本承受不住,到时候便会有粉身碎骨的风险。”

杨开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还有一点你要谨记,乾坤遁法施展出来,会有一定时间的延迟,并不是说立刻就可以遁走,这个时间你要把握好,若是日后被人追杀,可不要当着人家的面施展乾坤遁法,否则不等你遁走,人家就把你杀了。一定要在一个安全的距离施展此术。”

杨开道:“这个时间是多久?”这一点可要问清楚了。

白七瞧了他一眼:“以你如今的修为,大概是五六息的样子,当然,修为越高,这个时间就越短,不过再短也是有延迟的。”

“那乾坤遁法找谁学?”杨开问道。

“回头我教你!”白七嘿嘿一笑,“不过可是要收费的。”

杨开一把捂住自己的空间戒,警惕道:“我没钱!”这还欠了老板娘一千万,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还清。

白七道:“没钱没关系,你在那金乌神宫内,金乌尸体都抢到手了,还没弄点太阳真火太阳真金?”一边说,一边冲他挤眉弄眼。

“没有!”杨开果断道。

“别这么小气嘛,我也不挑剔,太阳真火什么的随便来一份就可以了。”

“算了,我回头找老板娘教我乾坤遁法,不劳烦你了。”

白七听的无语……

半个时辰后,两人从乾坤殿走飞出来,原路返回,第一栈的楼船并没有走远,还在那边候着。

等回到楼船上,老板娘找两人叙话,问了下情况,得知一切顺利,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挥手让两人退下了。

不过临走之前,却是弹了一枚玉简给杨开:“既已留下烙印,便要修行乾坤遁法,你精通空间法则,乾坤遁法对你来说应该不会太难,好好修行去吧。”

杨开道了声谢,与白七联袂退下,关上房门,杨开对白七扬了扬手上的玉简,一脸得意的表情。

白七的神色别提多腻味了。

接下来十几日,杨开一直在自己的屋子里修行乾坤遁法,正如老板娘所言,这秘术对他来说并不难上手,毕竟有空间神通的底子在哪,乾坤遁法严格来说,也是一种空间神通,只不过是需要借助乾坤遁印来施展,而且就算不精通空间法则也能施展的出来,这才是乾坤遁法的最大魅力。

一般人修行,没个一年半载休想熟稔,可在杨开这里,十几天就已经上手了,若不是不方便,他甚至想试试这乾坤遁法的神奇。

不过尽管没机会尝试,可在催动这乾坤遁法的时候,杨开明显能感觉到,在那乾坤殿所在的方向,自己与之有一层紧密的联系,不过没到紧要关头,杨开都会中断,免得真的遁去乾坤殿了。

楼船继续航行,也不知道终点在何方,从第一栈旧址出发约莫一个月后,忽然一阵巨大的嗡鸣声传来,整个楼船都在剧烈摇晃。

杨开一惊,闪身来到甲板上,只见白七厨子和账房几个人也都已经在了,老板娘屹立船首,神色肃穆,单手掐诀,一身力量翻涌。

“什么情况?”杨开低声问道。

白七道:“穿越域门,别紧张!”

杨开这才注意到,楼船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一处域门前,徐徐驰入其中,域门他也穿梭过几次,不过那几次都是有阿笋的白玉狐狸庇护,除了最后一次那白玉狐狸的力量消耗干净时有些惊险之外,其他几次都是顺畅至极。

不曾想,楼船穿梭域门竟有这么大的动静,搞的他还以为有强敌来犯。

“我们要去别的大域?”杨开惊讶不已。

“看来是了。”白七颔首,听这话的意思,他也不知道此行的目的地在哪。

楼船巨大,穿梭域门所需要承受的压力也随之增加,好在老板娘六品开天的修为摆在这,是以在场数人都没什么紧张的。

不大片刻功夫,整艘楼船都进了域门之后,有禁制光幕庇护,倒是感觉不到太多,扭头四望,楼船四周的景色扭曲变幻,光怪陆离,奇特极了。

仅仅只是一瞬间,楼船轰然一震,紧接着就平稳下来,四周一切恢复如初,显然是已经从域门中跳出,进入了另外一片大域之中。

老板娘一番忙碌似乎有些疲惫,转身进了厢房休息,杨开被白七拖着,跟账房厨子他们饮酒猜拳去了。

又过得几日,白七带着杨开离开楼船,去往另外一处乾坤殿,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第二次更加的驾轻就熟,很快便在那乾坤殿中留下了自己的烙印。

一路航行,每隔一阵,白七都会带杨开去一次附近的乾坤殿,如此七八次之后,杨开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回来的路上道:“老白,是不是我拖累了你们的行程?”

白七扭头望来,嘿然一笑:“你才发现吗?”

杨开汗然:“若不是我,你们应该可以直接施展乾坤遁法,从一个又一个乾坤殿中赶路,就没必要这样乘着楼船过来了。”

“是啊,可是谁让你小子如今也是第一栈的人,既是第一栈的人,总不能把你丢下吧。”

杨开咂咂嘴:“是老板娘的意思?”

白七点头:“当然。”

“老板娘人其实还是挺好的……”杨开挠了挠下巴,“光是乾坤殿的费用都花了八十万了。”

白七望着他,眨眨眼:“你觉得这钱是老板娘给你花的?”

杨开奇道:“难道不是?”

白七咧嘴一笑:“老板娘说了,记你账上,等你以后有钱了慢慢还!”

“什么?”杨开大惊,“这算我自己出的钱?”

“要不然呢?”白七冲他挤了挤眼睛。

杨开呆若木鸡……还以为是老板娘替他付了那些开天丹,原来真相竟是如此,不由脸皮有些抽搐。

白七见状道:“你要是心疼的话,下次再经过乾坤殿附近,咱们就不去了。”

“去,干嘛不去!”杨开咬了咬牙,乾坤殿肯定要去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成了保命的退路,就算不用来保命,赶路也不错,反正现在债多不愁,虱多不痒,不就是一次十万嘛……比起那欠的一千万,完全就是小巫见大巫!

半年时间一晃而过,在穿过在四个大域之后,楼船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得到消息的白七早就兴奋地把杨开拉到了甲板上,指着远方一片灵州道:“小子,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

杨开道:“我哪知道。”对这乾坤之外,他还处于一种摸索和陌生之中,哪里晓得那是什么地方,侧眼看看不远处,老板娘就站在船舷边,衣袂翩跹,嘴角含笑,看样子这半年来枯燥的航行让她也感觉有些无聊,如今总算到了目的地,自然心情就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