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四十二回 小别胜新婚

第四十二回 小别胜新婚


这个时候,周芷若正在跟她师父灭绝师太在一起,她便将那晚张无忌前来相

救之事说了。

灭绝师太皱起眉头,沈吟半晌,道:“他为甚么单是救你,不救旁人?那日

你在光明顶上刺他一剑,为甚么他反来救你?”

周芷若红晕双颊,轻声道:“我不知道。”

灭绝师太怒道:“哼,这小子太过阴险恶毒。他是魔教的大魔头,能有甚么

好心。他是安排下圈套,要你乖乖的上钩。你莫非是已经爱上他了吧?”

周芷若便连忙说:“徒儿不敢!”

灭绝师太厉声道:“你真的不敢,还是花言巧语,欺骗师父?你跪在地下,

罚个重誓。”

周芷若依言跪下,按照师父说的发了个重誓,大体是说她绝不能爱上他,也

不能嫁给他。

灭绝师太见她发了重誓,便除下左手食指上的铁指环,将掌门之位让给周芷

若。

她又将口唇附在周芷若的耳边,低声道:“你已是本门掌门,我得将本门的

一件大秘密说与你知。倚天剑和屠龙刀是本门创派祖师郭襄的父母所造,在刀剑

内藏有上乘兵法和绝世武功,只要同时拿到刀剑,刀剑相撞,同时毁坏,里边的

秘笈也自然就出来了。那姓张的淫徒对你心存歹意,决不致害你性命,你可和他

虚与委蛇,乘机夺去倚天剑。那屠龙刀是在他义父恶贼谢逊手中,你可用你的美

色骗他和你去取。到时候刀剑在手,你就可以将我们峨嵋发扬光大,也可以推翻

蒙古人的残暴统治。”

周芷若听得目瞪口呆,她没想到师父传位於她,也没想到倚天剑和屠龙刀所

藏秘密竟是这样的。

正在这时,范遥已经取瞭解药来救人了,但那灭绝师太怎么也不领情,也不

相信。范遥只好说那是毒药,灭绝师太反而吃下了那解药。其他各门各派起初不

信,但有一两个胆大的尝试后,发现真是解药,便都吃了下去。

这时,王保保发现了爱妾不见了,料到是明教来捣乱,便率领众武士赶到万

安寺,众武士手中高举火把,照耀得四下里白昼相似。他发现上塔上人影蹿动,

便知大事不好,就下令烧塔,并佈置弓箭手,专门射跳下来的人。他接过火把,

向塔下的柴草掷了过去。柴草一遇火焰,登时便燃起熊熊烈火。

张无忌便动员塔上众人望下跳,他在下边用乾坤大挪移接着,很快地便有十

几个人跳了下来,由於速度太快,加上乾坤大挪移的功力保护,他们都没被剑射

伤。

王保保欲派人上前阻挠,可是塔上每跃下一人,张无忌便多了一个帮手。这

一干人功力虽未全複,但只须回复得五六成,已是众番僧、众武士所难以抵挡。

这时赵敏也赶了过来,她没想张无忌这样大张旗鼓的来救人,便下令众武士

冲上去。

突然间只见东南角上火光冲天。赵敏大吃一惊,叫道:“哥,王府失火!父

亲还在里边呢。”王保保关怀父亲安危,顾不得擒杀叛贼,忙道:“妹子,我先

回府,你诸多小心!”不等赵敏答应,掉转马头,直冲出去。

王保保这一走,王府武士也去了一大半。谁也没想到只是韦一笑一人捣鬼,

只道大批叛徒进攻王府,无不惊惶。

那灭绝师太见是明教来救人,她不愿意受明教的恩惠,加上她已经布置好后

事,便奋身独自跳了下去,张无忌想帮助她,但她摆脱开乾坤大挪移的保护,终

於摔的粉身碎骨。周芷若将师父的手指轻轻扳离他手腕,接过尸身,向张无忌一

眼也不瞧,便向寺外走去。

第二天清晨,六大派众人已成功逃离大都,众人都觉得六大派应该和明教冰

释前嫌,后大夥儿同心协力,驱除胡虏。

张无忌和明教等人和六大派一一作别,他很担心赵敏因为对六大派高手看管

不力,而遭到她父亲的责难,於是便又拜别杨逍他们,称自己有些私人俗务,尚

须回大都一转。

杨逍他们也想跟去,但被张无忌劝阻了。杨逍已猜到教主可能去见赵敏,於

是便让张无忌多加小心。

张无忌来到大都,换了一身农夫的行头这才进城。他回到西城的客店外,四

下打量,前后左右并无异状,当即闪身入内,进了自己的住房。

只见小昭正坐在窗边,见到他来了,满脸欢容,说道:“公子爷,我在这等

了你好久了!”

原来,小昭整天在常遇春那里呆着,觉得日子很是无聊,於是便悄悄来到大

都,寻着明教的暗号来到这家客店,打听后知道张无忌就住在这里,於是便一直

在这里等他。

小昭忙斟茶给张无忌喝,又给他打好水,伺候他洗脸。

张无忌对小昭说道:“你一个人来大都多危险,等我办完一件时候,我还是

托人把你送到常大哥那里去!”

小昭低着头,轻轻地说:“我那里都不去,我就要跟着公子你!”

张无忌摸了摸小昭的头,笑着说道:“傻丫头,你跟着我多危险呀!

我知道你对我好,我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等我办完一些事情后,我自然

会把你带在我身边的。“

小昭又是害羞,又是欢喜,低下了头道:“我又没要你对我怎样,只要你许

我永远服侍你,做你的小丫头,我就心满意足了。你一晚没睡,一定倦了,快上

床休息一会罢。”

张无忌见小昭面带红晕,眉目含羞,看起来很是可爱,便拉住她的手,说道

:“小昭,我们好久没见了,你一定很想我吧,今天我就好好地慰劳慰劳你!”

说完,他便一把将小昭搂进怀中,小昭那原本微带娇羞的俏脸,登时变成羞

红满面,轻声说道:“公子,不要啊,现在还是白天啊……”

张无忌还没等他说完,已经用双唇将小昭的樱唇封死,吻着小昭的樱唇,用

舌头引导小昭伸出她的小丁香,用嘴轻轻吸啜,鼻子更是闻到一个少女淡淡的幽

香。他的手趁机探入小昭的裤子内,沿着她的小亵裤缓缓地来回抚摸,一时间,

引得小昭娇喘嘘嘘,全身开始发烫。他见时机成熟,悄悄解开小昭的衣裤放到一

旁,再褪去她里边的淡蓝色的纱衣,露出里面的肚兜和小内裤。

小昭已经全身酥麻,媚眼中一片茫然,神志逐渐有些模糊,由於好长时间没

有和男人亲热,因此只要张无忌对她稍微爱抚,她便感到好象全身触电般,而且

是舒服的浑身发软。

张无忌的两手就隔着一层薄薄的肚兜,紧紧地握住了小昭那一对柔软娇嫩的

乳房,笑着说道:“小昭呀,你的乳房可是越来越丰满了,这可都是我经常揉你

的乳房的功劳!”

小昭不由得玉体娇酥麻软,芳心娇羞无限,羞红了脸,一声嘤咛说道:“公

子,你又取笑人家了……”

张无忌的双手老练而耐心地揉抚着小昭那丰满浑圆的双乳,时而温柔,时而

有力。随着他在小昭双乳上的揉摸轻抚,她那娇俏的小瑶鼻呼吸越来越重、越来

越急促,那美丽羞红的俏脸扭到一边。他欣喜若狂,不动声色地用一只手继续握

住小昭饱满娇挺的乳房揉摸,另一只手向下探去。

小昭羞涩不堪地感到张无忌的手从她高耸娇挺的乳峰上向下,沿着柔软纤细

的腰肢,抚过自己浑圆细滑的大腿,最后伸进了她紧闭的大腿内侧。随着他将手

伸进她的小亵裤内,一丝电麻般的快意突然闪现,令她全身不由得一阵轻颤、酥

软。

张无忌感到小昭的yīn户越来越热,那里湿乎乎的,连那少女的一根根阴毛都

被淫液弄的粘连在一起。他将手指在她的yīn户上揉动,让自己的手指蘸了许多淫

水,然后便顺势将手指轻轻伸进她的yīn户中去。

小昭得粉脸越来越红,呼吸越来越技急促,她感到自己已不能控制涌动全身

的欲望,已不能控制自己身体那些羞人的反应,芳心又羞又怕,娇羞万分。

张无忌继续兴奋地挑逗着绝色娇美、清纯可人的小昭,一手握着小昭的乳房

揉捏,一手在她的yīn户上抚摸,手指还在那濡湿的xiāo穴里扣弄。他的手似乎不再

满足於各这肚兜爱抚乳房,於是他便解开了小昭的肚兜系带,一把撕掉了她胸前

最后的一块的遮挡物。

正娇羞无限、不知所措的小昭已被脱光了上身,一对雪白饱满、柔软娇嫩的

椒乳便展现在张无忌眼前。只见那一片洁白得令人目眩的雪肌玉肤上,一双含羞

带露、娇软可人的美丽蓓蕾,一对鲜艳欲滴、嫣红玉润的玉乳rǔ头就象冰雪中的

花蕊。

小昭羞红了脸,娇羞无限,不知该怎么办,她想用手捂住自己的双乳,但她

的一只饱满的少女椒乳却被张无忌一口含住了。

张无忌含住小昭的一只饱满雪嫩的玉乳,吮吸着那粒娇嫩玲珑的rǔ头,一只

手握住柔佳的另一个娇挺软嫩的玉峰揉搓,他下边的那只手仍然肆意摸着小昭那

饱满微凸的娇软的yīn户。

小昭娇躯不由自主地一阵轻颤。张无忌暗暗高兴,立即脱下她的小亵裤。此

时的小昭的胴体已经一丝不挂地横陈在他的面前。

张无忌将头探向小昭的yīn户处,仔细地察看那里,只见小昭的阴毛比过去浓

密了不少,颜色也显得深了些,但却是那种金黄色的毛,和他操过的别的女人的

阴毛大不相同。

他好奇地问道:“小昭,你的阴毛怎么是金黄色的?我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是

淡黄的,我想你大概是还没发育成熟,不过现在怎么变成金黄色的了?”

小昭俏脸羞的通红,说道:“我也不知道啦!公子,你不喜欢吗?”

张无忌轻抚着小昭的粉脸说道:“怎么会不喜欢呢?我操过的别的女人都是

黑毛,就你是黄毛,这多珍稀呀。你还别说,你这黄毛配上你的嫩穴,真是人间

极品呀!”

他的手越过小昭隆起的小丘,便是那嫩红色的xiāo穴,深红色的大yīn唇向外翻

着,小yīn唇鲜嫩闪光,还在微微地跳动,阴核已涨大凸起,红艳艳、光闪闪的,

一股清彻透明的yín水,顺着白嫩的大腿缓缓的流在床单儿上,浸湿了一片。

张无忌再次将手指轻轻插入小昭的嫩穴中,在里边肆意扣弄,那一张一合的

xiāo穴口将他的手指不时地加紧放松,看上去很是有趣。

小昭只觉强烈的舒服感,令双眼都快要花了,体内更是欲火翻腾不息,那美

妙而饥渴的欢乐加上强烈渴求,让小昭的芳心不禁砰砰乱跳。她已经舒服地软成

了一摊泥,一边娇媚地轻声呻吟,一边任他摆佈。

张无忌见她已春情大动,她整个的大腿像小溪一样流淌着春水,同时自己也

觉得再忍不住了,便用力地用双臂轻轻一托,将小昭平放在床上,半跪在小昭的

双腿中间。

小昭也迫不急待的分开双腿,把一个湿淋淋的xiāo穴对着张无忌。

张无忌那粗壮的ròu棒不时地在小昭的xiāo穴上摩擦着,蘸了许多yín水,充分润

滑后,便将他的大jī巴对准粘糊湿润的xiāo穴口,臀部用力向前一挺。只听得“噗

滋”的一声,整根火辣辣的大jī巴便直顶xiāo穴深处。

小昭倒吸了一口冷气,接着就手舞足蹈地喊叫起来:“啊……好大……好硬

……顶得我好痛呀……”

张无忌用手掌拍了拍小昭的屁股,笑着说道:“又不是第一次插你了,还这

么娇气呀?不过你的xiāo穴被我操了这么多次了,还是那么紧呀!你就先忍忍吧,

一会儿就爽死你了!”

说完,他那跟大ròu棒狠狠地插进xiāo穴深处,粗大的guī头直抵花心。

小昭的玉体也跟着疯狂地扭动着,yīn户随着ròu棒的节奏,向上顶去,迎合着

张无忌,她嘴里还轻声浪叫道:“公子……你插死我了……快……插深些……啊

……好舒服啊……插死我了……”

张无忌看着小昭被挑起欲火后的桃红脸蛋,再望着两人下体的交合处,看着

自己的ròu棒将她的yīn唇一入一出带的一翻一翻的,yín水由缝隙处一点点的渗出。

小昭被挑起欲火后脸蛋反这一阵红晕,一股热浪同时涌向她的的心头,她张

开那可爱红润的小嘴,叫道:“好……好棒……公……公子……你……你的ròu棒

……好烫……好热……弄得、弄得我都……都快美死了……你……太好了……”

张无忌的ròu棒又加快了速度,一连又是几百下,直进直击,急抽猛插。只听

到“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在ròu棒和yīn户的交合处有节奏地响看,只听到喘

息声伴随着床板的“吱呀”声,震动着整个的房间。

“啊………啊……喔……美……美呀……公子……你……插死xiāo穴了……对

啊……用力就是……那里……喔………再深点……你好棒呀……真好……爽死我

了……”小昭疯狂的浪叫,一声高过一声,柔软的纤腰拼命地扭摆着。

张无忌的ròu棒更是不断狂顶着小昭的xiāo穴,被穴内的嫩肉紧紧包裹着。

突地,小昭身子一阵无规律地抽搐,一声声甜蜜娇柔的呻吟忍不住从喉咙深

处法出,浑

身一阵接着一阵地哆嗦。她只觉体内快感倍增,瞬间便充满了她的每一寸肌

肤,甜美酥麻的浪水大量譁然狂泄。

张无忌只觉得一股浓热的阴精,从花房里直冲而出,把guī头泡得全身大爽,

不由自主地叫着:“喔……舒服……好爽呀……”

但他没有被小昭那美妙的浪水烫的一泄如注,guī头处虽然一阵酥麻,但他暗

暗使用九阳神功,提起自己的真气,便立刻没了泄意。

他好久没见小昭了,还想再好好玩一会儿,於是便迎着小昭那狂泄的浪水再

次狠狠地插向她的花心。

小昭还没来得及体味高潮过后的余韵,张无忌的大jī巴又插了进去,她情不

自禁地媚声娇吟不已,彷佛整个人都已经融化在那舒畅痛快当中。

她虽然也不是头一次尝到如此美妙的滋味,但是由於好久没被男人的jī巴操

过,久违的高潮令她的感受更加强烈。酥软的她只觉得高潮彷佛海浪一般,一波

接着一波,不住冲刷着她的身心,令她一次又一次地落入了甜美的深渊,现在的

她只想任凭张无忌摆佈,就这样被玩到活活爽死都行。

张无忌的ròu棒在小昭幽深紧窄、火热淫滑的xiāo穴中浸泡着、抽送着,他的双

手还不忘在小昭那娇嫩的双乳上不断揉搓着。

小昭不住娇颤不已,香汗如雨飞洒,口中呻吟不绝,句句都充满了甜蜜的满

足:“美……唔……美呀……好……好公子……好哥哥……小昭……小昭快被你

干死了……你好……好厉害……搞的人家又……又要丢了……哎……哎吆……”

张无忌见小昭已经骚的不行了,便停止动作,双手扶住小昭湿滑的纤腰。

小昭见张无忌停了下来,可她的xiāo穴里却骚痒得快不行了,於是她主动地向

上挺动不休,少女胴体的幽香随着她的汗珠泼洒,不断地飞散出来,弄得满屋子

都是香气。她只觉浑身皆酥,穴内深处又是一阵甜美的颤抖,也就是又一波美妙

的阴精美滋滋地喷了出来,前所未有的美妙快感袭击了全身。

张无忌知道小昭又要泄身了,便主动出击,大jī巴在xiāo穴中狠插猛抽。

爽到极点了的小昭终於再也忍受不住,只见她一阵娇媚般似哭似笑的呻吟,

整个人便一阵僵直,浪水狂泄的痛快带着无比快感冲击她的全身。

张无忌的guī头被小昭那热滚滚的浪水再次浇灌,终於将那又浓又热的jīng液射

进小昭的花心处。

小昭被滚烫的jīng液冲进了花房,那股又烫又热的激流,使她全身发抖,双脚

乱抖,浑身无力地瘫痪在床上,晕睡了过去。

张无忌将jī巴从xiāo穴中抽出来,躺在小昭身旁,将她整个身子搂在怀里,双

手还轻轻地在她的脸上抚慰着。

也不只过了多久,小昭幽幽苏醒,只觉浑身上下娇弱无力,每寸肌肤都酥酥

麻麻的,好象整个人都还沈浸在那无与伦比的美感当中,这才发觉自己还瘫在张

无忌的怀中,她俏红着脸不好意思地道:“公子,我怎么就在你怀里睡着了!”

张无忌微笑着说道:“你大概是爽得昏了过去了!”

小昭害羞地将头深深地埋在张无忌的怀里,轻声地说道:“公子,你对我真

好,小昭愿意一辈子都服侍你!”

张无忌坏坏地一笑,道:“呵呵,那你说是我好,还是我的大jī巴好呀?”

小昭握住粉拳,轻轻地砸在张无忌的胸肌上,娇嗔道:“公子,你又逗人家

了!”

张无忌用手抚摸着小昭的脸,看着她那一闪一闪的眼睛,说道:“小昭,你

现在可是越来越漂亮、迷人,身材也是越来越好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小昭眨巴着眼睛,摇摇头说:“我不知道。”

张无忌再她的鼻子上轻轻地刮了一下,说道:“小傻瓜,你怎么连这都不知

道,都是因为我经常操你,阴阳调和所致。你知道吗,男人的jīng液是女人最好的

补品,你要是经常喝的话,会越变越漂亮的!”

小昭调皮地一笑,伸手轻轻地抓住张无忌的大jī巴,上下搓弄着他的ròu棒,

说道:“公子,那我想变得更漂亮!”

说完,小昭边将她的双唇轻轻地在张无忌的ròu棒上摩擦,伸出她粉红色的小

舌尖轻轻地舔着他guī头上的裂缝。她每舔一下,他的yīn茎就会颤抖一下,有时腰

也还会跟着颤抖。

张无忌见小昭冰雪聪明,自己只是轻轻点拨了她一下,她便知道自己要她口

交。他高兴地抚摸着小昭的头发,说道:“我发现我真是越来越爱死你了!”

小昭面带微笑地继续在张无忌的guī头上来回舔着,时重时轻。忽然她张开小

嘴把他粗壮的ròu棒含进小嘴中,用力地吸吮着。

张无忌的ròu棒越来越涨大,大到她的小嘴都因为吸吮而微微发酸,香舌也因

为活动空间有限而无法灵活地挑逗逗,只有一上一下的套弄着他的ròu棒。先是直

直的套弄,后来又从侧面吸吮。

随着小昭的小嘴不断地套弄,张无忌兴奋地抓着她的头发,发出一阵低沈的

吼声,他的yīn茎在她嘴里跳动着,终於,从他的guī头中射出又白又浓的jīng液,弄

的她满嘴都是,有一些还直接射进她的喉咙里,她被呛得连着咳嗽了几声。

张无忌抽出他的ròu棒,把上边残余的jīng液抹在小昭的乳房上,而小昭则一口

一口将嘴里的jīng液慢慢地咽进肚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