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武林小钢炮

第十七章 左相奸谋终败露 第十七章 左相奸谋终败露⑸

    曙光初透,相府中驰出辆马车,大牛及皇甫琪相对而坐,只听皇甫琪歉然道:“炮帅,真对不起,害你没有休息!" 

    大牛淡淡一笑,道:“哇操!公主,你太客气了,咱们习武之人只要调息片刻,即可恢复疲劳。”

    皇甫琪哀怨的道:“炮帅,你在大将军府中都当众称呼我为‘琪姐’了,此时,怎么又改变了称呼?" 

    “哇操!那时我是因为心情激动脱口而出,事后越想越不对劲,因此,那敢再对你不礼貌呢?, , 

    皇甫琪突然坐到大牛的身旁,低声道:“炮帅,我的人已经整个的交给你了,你怎么不如此称呼呢?" 

    大牛身子一颤,道:“哇操,余总管难道没有向你提及,当时因为情况紧急,所以一时从权,你? ? ? … … ”

    皇甫琪闻言,双目一红,沱然道:“炮帅,皇甫琪真的如此令你瞧不起吗?" 

    大牛心中一急,叫道:“哇操!天地良心,我? ? ? ? 一”他还没有把话说完,皇甫琪已经将颤抖的樱唇印上了他口!阻住了他继续说下去,双手更是紧楼着大牛。

    两颗狂跳的心儿紧紧的贴在一起!

    两人紧紧的吻着!

    此时无言胜有言,一切尽在不言中。

    过了好半晌,两人只觉快要透不过气来了,才依依不舍的松口。_ 

    皇甫琪长吸一口气定下心神之后,朝牛夫道:“出城后,先到外城逛一圈再去枫红别院!" 

    “是!" 

    皇甫琪伸指朝右蓬第一根铁柱旋,忽见自顶篷缓缓垂下一张粉红色布幔,她闭上双目轻轻的宽衣解带。

    大牛见状,心知又要‘加班’r ,亦默默的宽衣解带。皇甫琪卸去衣物之后,以锦墩垫首,侧躺在马车上。

    大牛轻轻的躺在她的身前,搂过她的酥肩之后,张口吻了主她那对樱唇,皇甫琪倏伸双竹紧楼若他的身子。

    大牛那支右手禁不住在她那柔细的背部抚摸着!

    不久.悄悄的移到那对浑圆的臀部!

    皇甫琪的身子不由开始颤抖着!

    不久,大牛那张嘴自她的樱唇.移动到了她的颈项、酥胸,接着吻上了那对尖挺的玉乳,开始吸吮着。

    皇甫琪双目紧闭,低声呻吟着。

    那双颖掌在大牛的颈间及头发抚摸着。

    大牛顺着那对玉乳,吻到了腹部。

    当大牛正欲吻向那神秘森林之际,皇甫琪倏然抱住他的头部,呻吟道:“炮帅,不要!我受不了!”

    大牛点点头,翻身上马,下身微微一挺:“哇操!还是这么紧!”

    于是他紧楼着她再度热吻着!

    他那门钢炮逐渐的滑进!

    不久,终于抵达‘终点’了,大牛开始轻轻的挺动着。他之所以会轻轻的挺动,一来怕弄疼了她,二来怕惊动了车夫,以免日后传出‘公主偷人’的维闻。

    俗语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由此可见偷情的滋味,有多么美啦!大牛及皇甫琪此时正在享受这种乐趣。

    过了半个多时辰,只听皇甫琪羞答答的低声道:“炮帅,加点劲吧!" 

    “哇操!那车夫? ? ? … … ”

    “此车的构造特殊,只要别太用力,他不会发现的!" 

    “哇操!那声音? ? ? 一? … ”

    皇甫琪闻言,朝另外一支铁架一按,自篷顶又悄悄的滑下了一面铁板,两人立即听不见车外的声音。

    大牛好奇的瞧着马车四周,低声道:“哇操!机关还真不少哩!" 

    皇甫琪羞答答的道:“炮帅.此部马车乃是家父要出外才使用的,为了提防遇刺,设计了不少的机关。”

    “哇操!不会坑到我们自己的!" 

    “不会的!" 

    说完,她已开始迎合起来

    大牛边加劲挺动,边暗忖:“吐操!看样子皇甫荣也挺风流的!" 

    马车内顿时融汇了迷人的风光!

    皇甫琪竭尽所能的将金婆婆所授之‘床技’施展了出来,因为她一定要争取到大牛的欢心。

    一来,她在昨夜发现大牛与裘倩不但相识,而且感情频深,为了爹的‘大事’,她必须争取大牛。

    她和裘倩乃是京城公认的一对大美人,想不到居然会同时投进大牛的怀中,而且还得如此‘火拼’! 

    二来,皇甫琪既然猜忖秘匣必是被朱玉所窃,她知道朱玉定会将秘匣交给大牛.以策反大牛。

    因此,她必须牢牢的盯着大牛。

    过了半个时辰之后,大牛只觉她的穴内一阵颤抖,心知她又要‘尿尿’了,因此,他立即放缓了挺动!

    因为,如果再猛挺下去,皇甫琪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只见皇甫琪呻吟连连,身子猛颤,

    不久,她再也动不了啦,只是偶而抽搐一下!

    那是泄身的舒服抽搐!

    大牛一见她媚眼如丝,呻吟连连的迷人模样,心中一爱怜,凑上香唇,缓缓的将真气渡了过来。

    好半晌,皇甫琪移开樱唇感激的道:“炮帅,谢谢你,你躺好!" 

    大件惑然不解的躺着。

    只见后甫琪取出块纱巾将自己的下身擦拭干净之后,转过身了 ,张开樱桃小口含住那炮头开始吸吮着。

    “哇操!你? ? ~,… ”

    大牛整个的怔住了了

    想不到贵为公主之尊的皇甫琪竟然甘心做这种事!

    在大牛的心目中,那‘话儿’专供一天到晚尿尿用的,奇脏无比,以她的身分怎么可以做这种事呢?

    除非… … 除非,她真的深爱着自己。

    大牛激动,只觉得被吸吮得浑身舒畅!

    大约过了一盏热茶的时间,大牛在一阵哆嗦之后,又‘开炮’了 ,成千上万的精子疾射入她的口中。

    皇甫琪来者不拒,‘咕鲁’声中,吞得一干二净!

    大牛无力的伸张四肢,叹道:“哇操!琪姐,你对我真好!" 

    皇甫琪另取过一条纱巾拭净唇角及大牛的钢炮之后,将纱巾塞在洞口,小鸟依人船躺在大牛的身旁。

    大牛紧搂着她,低声问道:“吐操!琪姐,你怎么把纱巾塞在那儿?" 

    皇甫琪羞答答的道:“我好象又泄了一些,所以? ? ? … … ”

    话未说完.已羞得一头钻进大牛的怀中.

    大牛激动的搂紧她了

    两人默默的心灵交流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