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武林小钢炮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十七章 左相奸谋终败露⑹

第十七章 左相奸谋终败露⑹

也不知过了多久,马车缓缓的停了下来。

皇甫琪低声道:“炮帅,已经到枫红别院了,起来穿衣吧了”

两人相视一笑,穿好衣衫之后,皇甫琪低声道:“炮帅,瞧瞧人家的身上有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大牛一听那句撤娇式的‘人家’,心儿不由一荡,低声笑道:“哇操,琪姐,你除了娇颜酡红,容光焕发之外,完全正常:"

皇甫琪啐道:“你真坏!"

说着旋动铁架,收回铁板及布幔,朝外一瞧,果然已经到枫红别院了.

皇甫琪低声道:“炮帅,我先去见见雷梦轩他们,你去找她们吧!"

大牛笑道:“哇操!遵旨!"

“你真顽皮!"

两人跃下马车之后,皇甫琪身似闪电般先行入内。大牛朝门口那名黑衣中年人微一额首,朝毛娟娟诸人住处行去。

就在此时,一道细小的绿影自枫红别院前面林中射入院内。

她正是朱玉,只听她隐于一丛花后,朝丈外的大牛传音道:“牛弟,我是朱玉,接着!"

大牛耳边陡闻朱玉的传音,心中暗喜,立即转过身子,只见一道黑影疾射了过来,他顺手接了过来。

门口那人见状,正欲开口询问,却见一道寒芒射了过来,他慌忙朝侧一闪,却见一道绿影向内疾射过来。

他尚未立定身子,只听‘崩!’的一声,一蓬细针疾射向他的头部,他正欲偏首闪避,却已经来不及了,

只听他‘呃’的低叫一声,身子尚未落地,已被朱玉顺手一捞!

大牛见状,正欲开口,却听示玉又传音道:“牛弟,快进去,那东西别让外人瞧见!说完,挟着尸首闪到马车后.

那名车夫武功也不俗,一听衣衫破空之声,立即跃下车辕,扑了过来。

倏听‘崩!’的一声,只见他手捂颈问,张口低叫一声,立即倒地。

朱玉迅即挟起他,将两具尸体放入马车之中后,飘然离去,大牛一见她顺利的离去,又未见里头有人追出,立即放心的将那尺余长,寸余宽的铁匣放入袋中,大步掠向木屋.

倏见人影一闪,一身黄衫的小秋已含笑奔了出来,一见大牛,她立即欣喜的道:“炮帅,是你呀,快进来}"

说着,拉着大牛的手,折行半刻,进入了木屋。

毛娟娟数人已迎了过来,一见大牛,不约而同的叫击:“炮帅!”之后,神色立现一片欣喜!

大牛欣喜的叫道:“哇操!你们怎么知道我来了?' '

毛娟娟笑进:“炮帅,我在木屋外布了一道警铃,只要有人踏进此处丈外,我们自然就知道了!"

“哇操!有够巧!来!每个人皆亲一个!"

拥吻过诸女之后,大牛笑道:“哇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们会不会想念本炮帅呀?"

毛娟娟指着诸女道:“炮帅.你再不来的话,她们会得相思的病的!”

“哇操!那你呢?"

毛娟娟娇颜倏红,啤道:“炮帅,你… … ”

大牛哈哈一笑,道:“哇操!逗着你玩的啦1 走,到房里去,我有件事情要请教你一下!"

诸女不由吃吃一笑!

“哇操!你们别想歪啦!把门户看紧一点!"

“是!遵命!"

大牛摇摇头,带着毛娟娟入房之后,立即掏出那个小铁盒,轻轻的一扳,盒盖一开,立即发现一大叠字纸。

大牛不由神色大变l

毛娟娟低声道:“炮帅,快瞧瞧是什么字纸!"

二人匆匆一瞧,只见第一张竟然是皇甫荣及吐鲁番国一的协议书,双方答应‘内应外合’先由吐鲁番国王出兵犯境,再由皇甫荣趁隙发动政变篡位,事成之后,双方不但结成兄弟之邦,更割让土地及财物美女给吐鲁番国王。

大牛看得龇牙裂嘴,愤怒不已,低声骂道:“哇操!怪不得相府会整夜灯火通明人仰马翻的!"

“哇操!怪不得她一大早就要来此,看样子是要调动此地的高手参予搜寻这个铁盒的行踪。”

毛娟娟低声问道:“炮帅,这铁盒是谁送给你的?"

“哇操I 是朱玉!"

大牛接着将当时发生的情景,说了一遍。

毛娟娟沉思半晌之后,匆匆的开始宽衣解带!

“哇操!事情紧急了,你还有心情? ? ? … … ”

“炮帅,公主等下发现守卫及车夫已经死亡,必然会来此,咱们两个人躲在房里不办事,她秘会起疑!"

“哇操!还是你们女人比较了解女人!"

说着,也开始宽衣解带。

别看大牛方才刚泄身不久,一来他的精力充沛,二来毛娟娟的身材实在迷人,因此,那门钢炮又架起来了!

两人上榻之后,毛娟娟分开双腿躺在榻上,羞答答的道:“炮帅,你不会误会我是在‘趁火打劫’吧?"

“哇操里怎么可能呢?你不敢和我‘单挑’的吧,咦?我还没有‘动手’,你那里面怎么‘湿淋淋’的了?"

毛娟娟羞得要死,立即啤道:“少胡说八道啦!看信吧!”

大牛将钢炮挺进穴内抽插了数十下之后,由毛娟娟打开信纸或字纸,两个人贴身侧着观看着。

半个时辰之后,他们两人终于将皇甫荣和吐鲁番国王来往的信件及裘大将军的‘证据’完全看完了.

毛娟娟仔细的将那些字纸收入铁盒之后,将它塞入大牛的口袋内,低声道:“炮帅,你今后有何打算?"

大牛边挺动身子,边道:“哇操!看样子这奸相已经和番邦私通三年余了,他的势力应该根深蒂固了!

“哇操!如果将这些证据送给圣上,势力必会将他通减狗急跳墙,到时候兵荒马乱,倒霉的还是老百姓。

“如果将奸相杀死.群奸无首,可能会向四处流窜,吐鲁番那边可能会因而出共犯境”

“ 最好的方法还是由奸相自己大彻大悟,痛改前非,自己收拾残局.可是.这挺难的!"

毛娟娟边仰合着,边点头道:“是呀.那奸相苦心经营多年,岂肯中途罢休,再想想看,有什么办法?"

说完,双目一闭,就要想法子,可是过了不久,她再也想不下去了.只听她娇喘,呻吟不已!

“炮帅!叫她们进来吧!我………不行了!"

说着.又挺刺了十来下!

“炮帅!喔!喔!人家实在不得了!呢……别来啦… ”

大牛瞧着她那副婉转呻吟,又痛快又害怕的模样,立即停止了抽插,笑道:“咔操.娟姐.你真迷人!"

毛娟娟轻声道:“牛弟.你才迷人啤!没有见到你,会想你,见了你,会怕你,天呀:我真不知该如何形容你!”

大牛坐起身子,取出那个铁盒,抽出字纸,将铁盒交给毛娟娟道“吐操!娟姐.麻烦你把它毁掉埋妥,这些字纸交由你收藏”

毛姗娟擦妥下身着好衫之后,惑然的问道:“牛弟,你为何不自己保管呢?"

大牛仰躺在榻上,笑道:“吐操!我耽心皇甫琪会暗中搜我的身!”

说着,扬嗓喊道:“哇澡!小萍,你进来一下!"

毛娟娟收下铁盒及字纸笑了笑,迈开莲步.走向房门。

当她刚推开房门,却见小萍带着皇甫琪掠了过来,心中一凛之余,慌忙躬身一礼,道:“见过公主!"

皇甫琪勉强挤出笑容道:“教主别多礼,朱少侠在房里吧l "

“在!"

说着将她引入房内。

大牛陡闻皇甫琪已经来此,心中一慌,忙跃下榻!

就在这时,皇甫琪已经走了进来,她那对锐利的目光一触及大牛那高翘的钢炮以及榻上的‘污迹’轻咳一声之后,立即转过身子。

大牛慌忙的穿妥衣衫之后,尴尬的道:“哇操!真失礼:"

皇甫琪朝毛娟娟及小萍道:“你们先出去一下!"

“是!"

皇甫琪走过去坐在榻沿,低声道:“牛弟,你可要保重身体呀!"

大牛红着脸道:“哇操!琪姐,我方才在马车上……”

皇甫琪红着脸道:“唉!是我自己无能,无法让你满足,不过,我的确是为你着想,须知色头上一把刀!”

“哇操l 琪姐,我会改进的,琪姐,你的气色怎么变得如此的差?"

“唉,麻烦你去帮我倒杯水来!”

大牛离房之后,皇甫琪迅速的搜索着大牛的房内.大牛好似存心要让她搜个仔细,只听她扯开嗓门叫道:“哇操!渴死了,小萍,有没有开水呀?"

小萍自客厅向厨房,娇声道:“炮帅.我帮你冲壶茶.好不好?"

‘哇操J 固所愿也,不敢提矣!"

“嘻嘻!炮帅,你越来越幽默了!"

“油墨?本炮帅既不当画家,也不当演员,要油墨干嘛,倒是你该擦点胭脂,你瞧公主有多美!"

“炮帅,人家是想你想得没有心情化妆啦,下回你再来的时候,人家一家‘给你好看’的,茶已好了,"

“吐操!谢谢你啦!不过,别画成大花脸呢!”

“炮帅,你最讨厌啦!"

大牛哈哈大笑走回房内后,只见公主仍坐在榻沿,只听她低声啤道:“牛弟,想不到你也挺喜欢逗人的!"

大牛递过一杯茶之后,陪她坐在榻沿,笑道:“哇操!伤心也是过一天,快乐也是过一天,何苦要伤心呢?"

说完,饮了一口茶!

丘甫琪闻言,沉思片刻之后,叹道:“牛弟,姐真羡慕你!"

“哇操!琪姐,你别爱说笑啦,你是公主哩,圣上的千金公主哩!我算老几,怎么值得你羡慕呢?"

“唉!牛弟,你不知道姐姐的心理压力有多大?"

“哇操!琪姐,我能不能帮你分点优?"

“唉,牛弟,相府昨夜闹贼,家父遗失了圣上所赐的一件物品,此事若被圣上得知,家父可能要受惩徙。”

“哇操!怪不得你一大早就赶来此,是不是要请大家帮忙找?"

“不错!方才雷梦轩诸人已经出去找了,不过,一出大门,却发现那车夫及卫真正已遭人杀害。”

说着双目紧盯着大牛.

大牛早有心理准备,因此立即叫道:“哇操!是谁下的毒手?"

“不知道!不过,很有可能是朱玉,你认识她吧?"

“哇操!朱玉?谁是朱玉?"

一个身似小女孩,却毒若蛇蝎,武功高强的女人,她们姐妹三人曾经在府中做过事,知道了不少的秘密。”

“咔操!我想起来了,我还差点被她们害死了,可惜被她逃掉了,哇操!若让我抓到,非好好的算帐不可!”

“牛弟,你真的如此恨她们?"

“哇操!恨死了,她们三人起初要暗算我,接着假装陪我玩,暗中却叫人用毒针要害我,结果害死了二人,却被另外一人逃走了!”

“呢!看样子,朱玉对你还不死心哩,你可要小心些,最好一见面就动手杀死她,免得又中了她的诡计!”

“哇操!当然啦!这回我再也不会对她客气了!琪姐,你等我一下,我去冲个身子,马上就回来!"

说着,走到衣柜前,取出一套蓝衫,同时剥光了身子。只见他将蓝衫放在椅上,打开侧门直接进入了盟洗室.皇甫琪迅速的搜索他的衣衫,一见没有铁盒,立即又在屋内搜索着。

当她失望的坐在书桌前沉思半晌之后,大牛已穿一蓝衫走了出来:“操,琪姐,咱们走吧!"

皇甫琪道:“牛弟,姐姐先回府去,你带着她们在四处搜索一遍,一有朱玉的消息,立即告诉姐姐!”

说着,取出一个玉佩,交给大牛,道:“牛弟,凭着这面玉俩,你们可以自由进入城门,我先走啦!"

"操!琪姐,你把那个物品的模样告诉我,说不定会让我找到啤了”

“唉!瞧我真是急昏了,那物品乃是装在一个铁盒内,那铁盒约有尺余长,寸余宽,唉!希望你能够找到它!"

大牛送走皇甫琪刚回到大厅,只听毛娟娟故意问道:“炮帅,相府是不是出事了,否则,怎么此地的人全部出动。”

“哇操!相爷把圣上所赐的一件物品遗你了,教主,请你收拾一下,准备去帮忙找一找?"

毛娟娟问道:“炮帅,那东西有没有特征?"

“哇操了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宝贝?我只知道是装在一个尺余长寸余宽的铁盒内,咱们出去碰碰运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