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武林小钢炮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十八章 皇上亲自来主婚⑷

第十八章 皇上亲自来主婚⑷

就在这时,相府大厅中.出现了一个面目阴森的华服青年,四个黄衣僧人,他们正是吐鲁侨王子及两大护国禅师和他们的两个徒弟。

坐在吐鲁番王子右首的老僧年约六旬开外,个子不高,睑颊瘦削,生得浓眉如扫,细目如缝,似开似闭,生相古怪.

坐在吐鲁番王子左首的老僧,也有六旬左右,身躯肥胖,像个肉团,却生得细眉短目 ,貌相庸俗。

那手捧全轮禅杖的僧人立在瘦削老僧椅后。

捧镇铁降魔杖的僧人立在肥胖老僧的身后。

一脸病容的皇甫荣强打精神坐在主位,一身劲服的皇甫琪、毛娟娟及余兰花则站于他的椅后。

只听皇甫荣沉声道:“王子的动作可真快!"

吐鲁番王子阴笑道:“嘿嘿l 小王闻知相爷身子不适,特地快马加鞭赶来问候,因此,提早半天来此。”

皇甫荣沉声道:“王子此次北上,不知有何贵于?"

“嘿嘿!小事两件,第一,家父已决定于今年中秋出兵,特命小王来此请相爷务必要全力配合。”

“第二件事嘛!嘿嘿,小王想迎公主回吐鲁番成亲,另外这两位美女亦一并带回,不知想爷意下如何?"

皇甫荣气得连咳不已!"

皇甫琪边为他顺气,边低声道:“爹,别气坏了身子!"

“嘿嘿!不错,万一气坏了身子就无法登基了,没关系,岂时小婿自会代劳! ”

皇甫荣叱道:“住口,我中原泱泱大国,岂容你这番邦称尊!"

“嘿嘿!相爷,你可要保重呢!"

说完,曲指轻轻一弹,立见一道白粉射向皇甫荣。

皇甫琪大声:“大胆!”讯即一掌拍散那道白粉,不过,皇甫荣却吸进了一丝花粉的香味,立即晕倒在地。

毛娟娟及余总管忙闪身仗剑,护在皇甫荣的而前。皇甫琪却掌按在皇甫荣的百会穴输过真气,口中直唤道:“爹!爹! "

“嘿嘿!公主,别再浪费精力啦,相爷体内之毒已被引发,一月之内如不服用小王的解药,只有一命归阴了,嘿嘿!"

皇甫琪将皇甫荣交给门后的婢女之后,喝道:“把解药命出来!"

“嘿嘿,小王出门从未带解药,公土,随小王回去命吧:"

余兰花沉声道:“公主,别再浪费口舌了,拿下他自然可以命到解药!"

倏听一声雄浑的‘阿弥陀佛!’只见肥胖老僧站起身子道:“贫僧一德,有兴趣过招的施主,请出招。”

倏听前院传来一声暴喝:“番僧,黑旋风在此候教!

一德尊者唔了声,大步走向厅外。

众人纷纷踏出厅外。

皇甫琪坦自院中那四干余名高手颔首致敬之后,和毛娟娟、余兰花并肩站在众人中央凝视着那五人。

只见一德尊者尖声道:“很好,请施注发掌吧!"

黑旋风喝声:“看掌!”人已倏地欺进,双掌齐抡,有如两柄开山巨斧,朝一德尊者劈攻过去。

一德尊者冷笑一声,轻描淡写的一挥掌,一摆身及一劈掌。群豪见他同手发掌,招式变化,竟然十分古拙,缺少变化,在黑旋风双掌抢攻之下,似乎遇上了极大的压力。

因此,纷纷中冷笑不已!

只有皇甫琪博览群书,又看过大牛的招式,暗暗暗警惕着。

只见黑旋风举手投足之间,无一不是杀机隐伏,一双衣袖,一片衣角,莫不暗藏杀手,只要对方沾着,立有杀身之危。德尊者双掌连挥,手法古拙,在黑旋风疾攻之下,既不左右闪避,也不全力封架,只是不时的挥手发掌。

他的掌势没有黑旋的快而且猛,因此几乎黑旋风连攻了三掌,他才还击一掌,但这一掌,却抵销了黑旋风的凌厉三掌。群豪越看越不对劲了!

陡听德尊者轻哼声道:“施主技止此乎?"

黑旋风久战不下心头已是不耐,闻言之后,砖声喝道:“番僧有什么绝学,只管使出来吧!"

一德尊者晒然道:“那也好!”

只见他右手挥掌连拒黑旋风的攻击,左掌频频封架,才堪堪避了开去。

只听他暴喝一声,双掌翻飞,反击了过去。

敢情,黑旋风初到相府报到,想一仗成名,因此,以攻为守,使出了“十八小擒拿’成名绝招。

只见他左劈右抓,左抓右劈,掌中有擒,擒中有掌,招式变化繁多,令旁观之人叹为观止!

一德尊者却仍是双掌连挥,屹立不退!

黑旋风气得怒火如焚,双目圆睁,如卓短髯,根根倒竖,掌劈指抓,一招急似招,掌狠似一掌!

战况越来越激烈!

偌大一个院中,风声如涛,劲气遏人。

蓦地,一德尊者抡手掌,黑旋风避无可避.激愤填膺之下,凝足十成功力,举手挥,硬接一掌。

双掌一交,“轰!”的声巨响,黑旋风双足移动,跟跟跟的连退三大步,喉头发甜,几乎要喷出血来。

一德尊者也站不住脚,往后退了一大步。

这掌两人积压自耗去不少的功力,因此立稳之后,积压自凝立不动。

黑旋风略为调息之后,双目乍睁,口中暴喝一声,涌身一纵,纵起一丈多高,如鹰携兔朝一德尊者扑下。

身到半空,右掌一招‘雷公劈木’向对手头顶猛然击下。

这一招声势雄浑,颇有雷霆之威!

群豪哄然喝采。

一德尊者浑如未觉的站在那儿,直待黑旋风的掌势快要临头,才使了招‘李靖托天’双臂上举,反击过去。

“轰!”的一声暴响,两股内家掌力一撞,四周劲气飞卷.向外回旋激荡,仿佛巨浪排空,令人几乎窒息。

一德尊者凝立不动,胸部不住的起伏着!

他已使出全力一击。

黑旋风却带着一股血箭,飞坠于两丈之外。

雷梦轩闪身一接,只见他鲜血狂喷,血中带有黑埠,分明已内腑俱碎,落地之后,默默的放下了他。

只见他抽出背上宝剑,踏步向前,道:“大师好狠的手段!"

一直凝不动的一道尊者,飘身而上,阴森森的道:“施主此言差矣.动手过招,学艺不精,怨得了谁?"

雷梦轩听得大怒,手腕一振,长剑发出嗡然轻嘶,道:“大师小心了!”唰的一剑,当胸飞射而出。

一道尊者左手向前一引,当胸右手尚未发招,雷梦轩已然身如飘絮,闪到一道尊者右边。

只见他剑势化成‘一叶知秋’,剑光横削,接着纵步腾身,昂脸上撩,化成‘天魁点元’,猛向他的头面袭去。

三抛连发,轻灵快捷,身剑如风,众人不由出声喝采!他那三招快捷攻到,一道尊者堪堪递出右手,迎着剑尖拍出。

他拍出的掌势十分的缓慢,也毫无破空之声,但雷梦轩已感到上撩的剑尖,似是被一股无形力道震得向右一偏。他不由得心头暗暗吃惊,立即右腕一缩,收回剑势,右足斜出,手挽剑花,改向他身侧攻去。

一道尊者不待他长剑攻到,人已转身过来,左手一记‘大摔碑手’重重拍来。

他欲闪不及,只觉一团劲风朝身上撞来,长啸一声,长剑抡舞,一片剑光随剑而起,布满身前。

只听一阵呛呛轻响,雷梦轩连人带剑似抛彩球一般滚出一丈开外,震得他头发披散,嘴角溢血。

毛娟娟身子一飘,抽出长剑,双手一抱,欠身道:“大师请指教!”

一道尊者双掌合十道;“阿弥陀佛,女菩萨只管出手,贫僧接着就是了!"

毛娟娟长剑朝天一竖,圈起一朵剑花,严肃的道:“大师小心了!”说着,把挽起的剑花朝前推出。

那朵剑花宛似一枝春花,顶端绽开一朵瑶葩,临风吐艳,摇曳生姿,真有‘枝浓艳露凝香’的佳妙。

在旁养伤的雷梦轩素以剑术称雄,此时见状,亦自觉不如。一道尊者眯着双目静立不动,直待那冉冉飞来的剑花快到面前,才双掌朝剑花一合,发出“啪”的一声。

双掌一合,响起“啪!”的一声,剑花自然没被他合着了。他一招合了个空,毛娟娟早已剑势斜出,剑尖分花,幻起了三朵剑花,分袭道尊者三处大穴。

她出手轻柔,步法轻快,有如花枝招展随风摇曳!方才那一朵剑花,明明就在一道尊者双掌一合之中,不知如何却在收回去手又迅即攻出发三剑来。

一道尊者一招落空,心知对方虽是一名女子即不易对付,口中尖笑一声.左手衣袖一抖,一阵疾风朝三朵剑花卷去。在他想来,对方能有多大的能耐,他这一记衣袖暗蕴五成功力,就是三柄长剑也不能一拂而折.

劲风一过,三朵剑花倏然而没,毛娟娟脸含冷笑,斜抱长剑,飘退一步,脆声道:“大师且看看左袖底!"

一道大师翻起左袖一瞧,只见有三点料粒大小的细孔,羞气一交加不觉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声大笑。

只见他倏然左袖挥,鼓起一阵劲风朝前拂出.袖中暗藏铁掌,右手随着左手衣袖,五指齐张朝毛娟娟剑上疾抓。

毛娟娟翩然游走,掌中长剑一招未毕,二招已至。

剑花一朵又一朵的飞出.有时花开并蒂,有时二四朵一簇,只见她在朵朵银花之中好似彩蝶般蟾之在前,忽焉在后。

一道尊者功力再深,出掌再重,也记记落了空。

以轻巧对古拙,自然轻巧占了便宜。

一道尊者左袖右掌,功力愈见增加,每记衣袖及掌势,全是力中开碑碎石.沉雄古拙,别具威力。

毛娟娟一柄长剑也跟着愈见轻柔,在她和一道尊者之间,幻起无数朵银花,此生彼没,生生不息.

两条人影,就好似在银花堆中,滚来滚去。

陡听一道尊者闷呼一声,脚上已被剑花撞上七处穴道。

毛娟娟正在心喜,却见他暴喝一声,猛吸一口真气,身形忽然腾空扑起双掌连扬,劈击过来。

只见两股强猛掌力汇合成一道狂澜.似排山倒海般朝毛娟娟迎面压撞而至,这份威势惊人至极。

毛娟娟避无可避.只得双足一点,身形坦白上笔直升起两丈来高,一道掌风巨流,似潮水般从她脚下涌出。

群豪慌忙朝两旁一闪。

一德尊者跃峰接过一道尊者之后,立即为他解去脚上被制的穴道。

吐鲁番王子狞笑一声,身形疾朝坠落中的毛娟娟扑去,右手一指曲张,疾扣向她的腰眼。

皇甫琪早已宝剑出鞘,朝他的右腕削去。

吐鲁番王子右腕一缩,左掌疾拍向皇甫琪的胸前。皇甫琪冷笑一声,左掌疾迎上去!

“轰!”一声,三人疾飞坠于地。

在飞砂走石之中.只见数蓬灰色粉末自吐鲁番王子双袖射出,皇甫琪正欲出声示警,却已连打三下喷嚏!

毛娟娟及余兰花也跟着打了三下喷嚏!

群豪陡闻一股异香,心方警惕,却已着了道儿。

皇甫琪三女由于大牛交合过,且吸收了他的阳精,无形之中已具避毒之能,因此,打过喷嚏之后即已没事。

群豪却觉身上逐渐无力,慌忙各取身上之药瓶,连服解药。吐鲁番王子岂容他们喘息,只听他喝道:“上!留下这三个妞儿 ,其余之人,杀无赦!"

“是!"

一道尊者及一德尊者各自从徒弟手上取过兵刃疾扑而上。毛娟娟及余兰花各自迎了上去。

四人立即激战在一起。

吐鲁番王子正在讶异她们二人为何没有中毒之际,却见皇甫琪连人带剑疾射过来,忙抽出腰间软剑迎了上去。

另外两名和尚狞笑一声,朝群豪扑去。

一功力较差者立即受伤倒地。

至于功力较高者仅能借着身法闪躲,由于毒药之药力逐渐发作,动作愈见迟钝.因此伤亡的人越来越多!

皇甫琪见状,左掌探胸取出枚信号弹,疾朝大将军府的上空方向射去。‘碰!’的一声.火花和锐啸立即自空中爆散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