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武林小钢炮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十八章 皇上亲自来主婚⑸

第十八章 皇上亲自来主婚⑸

正在大将军府畅饮的大牛闻远处之锐啸这声,叫道:“操!不好!急忙掠出大厅一瞧!"

此时,那进散的火焰在黄吞夜空中依稀可见,大牛喝声:“操!相府有变!”立即疾射而去。

大将军匆匆朝数女交代数句,立即率领群豪疾驰向相府。大牛开足马力射到相府之时.只见地上己伤亡二十余人,另有十余人勉强躲闪着两名中年黄衣和尚之追杀,不由大怒!只听他喝声:“操!秃头,找死!"

只见他在半空中扬双掌,两股狂飙立即朝那两名和尚劈去。

那两名和尚陡见强敌来袭,避过那两道掌劲之后,身形闪,使出‘两仪阵法’分自左右攻去。

大牛出手虽速,但那两僧合击之势十分的熟练,此进彼退.身形飘忽,因此,一时也伤不了他们。

气得他口中‘哇操’叫个不停。

皇前琪仗着神兵及剑法尚能与吐鲁番王子有攻有守,余兰花及毛娟娟在两位尊者的金烨禅杖及降魔杖捷扫之下 ,却已不支。

她们全仗那轻灵身法躲闪着

所幸二位尊者谨尊吐各番王子之令,不敢下杀手.只想生擒二女,因此,二女得以苟延残喘!

陡听裘达朗啸一声,手持宝剑疾攻向一道尊者。

本因帅太亦以手中拂尘迎战一德尊者。

老流氓使出降龙掌法攻向了其中一名黄衣和尚,如此一来两仪阵法立被冲破,三招不到,两个已经分别身受重伤。大牛喝适:“金铁、金钢,揍扁他们!”

说着自地上取了一把狼牙棒疾扑向吐鲁番王子.老流氓又赏了黄衣和尚一掌,喝道:“小伙子,交给你们了,”说着,扑向了一道尊者,打老远的即劈过掌。

关龙及关虎闻言,立即扑向黄衣和尚。

二招不到.黄衣和尚即以栽倒在地。

金铁及金钢在此时劈倒了那名黄衣和尚,两人分别对着两名和尚猛劈掌,劈得他们鲜血狂喷,惨叫连连!

不久,两人已然气绝!

金铁及金钢不敢违抗大牛的信念,仍然猛劈着,两具尸体立即变成两个肉团,关武忙着:够了!"

金钢问道:“真的扁了吗?"

关武苦笑道:“何止扁了,已经烂啦!”

“那就好,好累呢!"

场中相继传出数声闷哼,只见吐鲁番王子一个失神,右肩已经被大牛手中的狼牙棒整个的砸碎.

皇甫琪趁机削下他的左臂。

大牛正欲一棒砸碎他的脑袋,皇甫琪急道:“牛弟,留下他一命! ”大牛硬生生偏棒砸中了他的左肩。

只听他惨嚎一声,,痛晕在地。

皇甫琪一剑刺破他的‘气海穴’,废了他的武功之后,立即卸下了他的下巴,松口气道:“好险!"

一道尊者被老流氓及裘达夹攻,原已不支,再听王子之惨叫声,心神一分,立即被裘达一剑削去脑袋。

一德尊者见状,一个失神,立即被本因师太制住了穴道。

皇甫琪朝大将军一揖之后,恭声道:“多谢大将军的支援,"

裘大将军含笑道:“公主言重了,相爷没事吧?"

皇甫琪闻言,突然想起爹已中毒昏迷之事,匆匆道:“大将军,家父已中毒昏迷!”

立即在吐鲁番王子身上搜寻。

半晌之后,只听她绝望的道:“完r ,果真没有解药!"

大牛忙道:“哇操,琪姐,别慌.先见过相爷再说。”

皇甫琪感激的道:“诸位请随我来1 "

大将军朝裘达吩咐道:“达儿,你们在此救助伤者,同时协助清理现场,神尼,、劳壮士.咱们进去瞧瞧!"

五人进入皇甫荣的房内,只见皇甫夫人双目含泪瞧着脸已泛黑昏迷不醒的皇甫荣,心中不由一惨。

皇甫琪扑进榻旁,唤声:“爹!' ,泪水立即籁籁直流。

大牛轻声安慰道:“哇操!琪姐,别慌,你瞧,神尼已经在为相爷把脉了!"

却见可因师太把了一阵子脉之后,站起身子叹道:“相爷身中两毒,其中一毒已渗入骨髓,唉!"

她长叹一声之后,频频摇头!

皇甫夫人母女悲叫声,立即晕倒!

本因师太及大牛见状,急忙分别扶住二人。

老流氓上前为皇甫荣把了一阵子脉之后,亦摇头不语。

大牛抱着苏醒过来的皇甫琪,目光扫过大将军,本因师太及老流氓,急道:“畦操!三位见多识广,请再想想,只要有法子,叫我抛头颅,洒热血.也没有关系!"

大将军陡闻大牛那个‘血’字,忽然想起大牛曾以他的阳精治愈倩儿的‘麻疯虫’,立即喜道:“有了!"

“哇操!快说!"

“炮帅,用你的血试试看!"

大牛毫有犹豫的扶着皇甫琪坐在椅上之后,取过桌上一个茶杯,以指划破自己的左腕,鲜血立即流满了一杯。

大将军忙道:“炮帅,够啦!先试试看再说!"

老流氓取过那杯血,扳开皇甫荣的虎关,缓缓的将鲜血灌入他的口中。

鲜血一入腹,皇青荣腹中一阵雷鸣,立即开始呕出黑血,下身亦排出不少的黑血,屋中立即充满了腹臭之气。

大将军失喜的叫道:“有救了!"

大牛立即又接满了一杯血递给了老流氓。

此时皇甫荣已悠悠的睁开双目,叹道:“我还活着吗?"

“老爷,你还活着里”

“爹!不错!你还活着,"

老流氓沉声道:“相爷,清喝药!”

皇甫荣张口,一口口口喝下了鲜血。

大牛立即又递过一杯血,道:“哇操!再喝一杯!"

皇甫琪悲声叫道:“牛弟,爹已没事了,别再接血了!"

“哇操!最好把余毒被劫。”

本因师太忙道:“阿弥陀佛,施主主,相爷既能张口,表示已经无碍了,何况你已又接了杯血,休息一下吧!"

皇甫荣正觉所饮之药充满了血腥味道:“此时闻言,不由双眼含泪,颤声道:“贤婿,你以自己的血救了我?"

大牛含笑道:“哇操,爹,牛儿有的是血,你快喝了吧!"

皇甫荣长叹一声,默默的饮完那杯血,泪水却籁籁直流。

裘大将军方才一听大牛已经当众称呼皇甫荣为‘爹’,心中不由‘怪怪的’此时一见他老泪横流,不由释然了。

一向在朝中显赫威严的左相竟会掉泪,裘大将军还有什么看不开的!

他默默的返身朝屋外行去。

却听皇甫荣颤声道:“大将军,谢谢你!"

裘大将军只觉鼻头一酸,长吸一口气,忍住欲夺眶而出的泪水,转行向榻前,道:“左相,一切尽在不言中,你安心调养吧!"

皇甫荣对皇甫琪道:“琪儿,去书房把爹的‘辞折’拿来交给大将军!"

裘大将军忙道:“左相,你迷途知返.不畏番邦之威胁,擒住番邦王子,将功折罪,圣上会明察的,毋须辞职。”

皇甫琪母女闻言,感激的长跪在地!

裘大将军忙道:“公主,夫人,快请起,"

裘大将军侯两人起身之后,朝皇甫荣道:“左相,本相夤夜押解人犯晋见圣上,你宽心等候佳音吧里”

皇甫荣颤声道:“一切仰大将军了,琪儿,代爹送大将军!"

大牛方欲随众人外出,耳际突然传来朱玉的传音道:“牛弟,你别走!”

他怔了一下,立即缓下了步子。

其他这人此时心中充满欣喜,因此并未察觉大牛的异状,纷纷离去.

皇甫荣一见大牛留了下来,诧道:“贤婿,你? ? … … ”

倏见他那榻下射出一道经影,朱玉已默默的站于榻前,皇甫荣失声叫道:“是你!”身子疾缩。

大牛忙道:“玉姐,你别胡来!"

朱玉转过身子,叹道:“牛弟,你放心,姐姐若要杀他,早就在他昏迷之际动手了!"

大牛松了一口气,道:“哇操!玉姐.此次全亏了你在暗中帮忙,否则,事情一定‘米米猫猫’(槽成一团)的了!"

朱玉浅笑道:“牛弟,若非左相迷途知返.姐姐也不会原谅他,说来该是你的功劳才对!"

皇甫荣羞愧的道:“朱姑娘,本相害了你那两位妹妹,真不知如何补偿才行?"

朱玉淡淡的道:“相爷,往事已矣,休再提它,如果你同意的话,在公主与牛弟成亲之时,让我做个陪嫁啤女!"

皇甫荣心知她也爱慕大牛,立即点头道:“朱玉,老夫收你为义女如何?"

朱玉喜出望外的道:“相爷,真的吗?"

“哈哈!当然是真的啦!"

此时,皇甫琪母女送走群豪,刚好回到房外,陡听皇甫荣的笑声,不由加快脚步走了进来.

皇甫琪母女一见朱玉皆在场,不由一怔!

只听皇甫荣欣喜的道:“夫人,琪儿,我方才收朱玉姑娘为义女,咱们府里可要准备两份嫁妆了!"

说完,哈哈长笑!

朱玉朝皇甫荣夫妇拜过礼之后,含羞站在一旁。

皇甫琪感激的瞧了大牛一眼之后,立即抓着朱玉的双后叙会着。

大牛含笑朝皇甫荣夫妇打过招呼之后,走回自己的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