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家庭幻想 > 全文阅读

正文 妈妈,我的第一个女人!

妈妈,我的第一个女人!

—— 我今年25岁,十几年了,我和妈妈、姐姐的秘密性生活一直延续着,现在的我、妈妈和姐姐有些疯狂,已养成在家光着下体、她们的屁眼抹上甘油,随时方便我们****。

每天只要性起就不管妈妈和姐姐在做什么,走过去叫她们把屁股噘起来,抱住雪白肥大的屁股,粗大的**连根插入肛门或**,在女人又痛苦又骚浪的淫叫声中尽情的**……

昨天是妈妈45岁生日,从早到晚,我干了妈妈10多次,客厅里、厨房里、卫生间里、床上到处是**的痕迹,到了夜里妈妈已经**的有些神志不清,最后我叫妈妈用我们最喜欢的狗爬式趴在床上,骑上妈妈挺噘的肥厚屁股,一遍遍的轮流**妈妈的两个淫洞直到妈妈昏死过去……

之后抱着看了一天的姐姐,继续疯狂**……

介绍一下,本人大华,家住上海,有一个姐姐玉华,妈妈秀兰,爸爸常年在外,十几年了。

妈妈老家杭州,美女之乡啊!妈妈身高160,皮肤白腻,身材很好,十年前,妈妈是36,24,38了,现在比十年前丰满了许多,妈妈最诱人的地方是两个:一是妈妈的大屁股-38的屁股可以称为巨臀了,而妈妈的屁股浑圆噘挺,肥厚的臀肉浪劲十足,这也是我为何喜欢干屁股的由来吧。最近一量,妈妈的三围是38,25,40,典型美艳风骚的中年美妇。

我的姐姐大我三岁,她继承了妈妈家族的丰乳肥臀,营养好吧,再加上她在舞蹈队练习,十五岁那年就是个小波霸了,同时妈妈那种风骚淫荡的味道也在姐姐身上渐渐散发出来,在她十七岁那年我干了还是处女的姐姐之后,家里就有了两个骚浪的女人,经常是两个大肥屁股并排噘着,边**着边任我玩弄……

从小我就喜欢缠着妈妈,腻在妈妈身上,摸着妈妈的丰满柔软的身体,重点当然是妈妈的**房,妈妈也喜欢我和她玩,经常解开衣服,露出雪白肥大的**逗我“吃奶”。我玩妈妈的时候,妈妈也伸手玩我的小**,虽然没有现在这么强烈的快感,但也觉得摩擦得挺舒服,象电击一样(爬过杆的同志可能会有同感,爬时摩擦多了会有快感的)。

我还喜欢在床上玩“骑妈”,妈妈跪趴着,我骑在妈妈的身上前后挺动,妈妈累了就俯趴在床上,我就骑在妈妈的屁股上玩,那是最爽的,因为妈妈的屁股肉肥厚绵软,后来索性只骑妈妈的屁股了。“骑妈”成了我干妈妈的最爱。

日子回到我的中学时代,在我13岁那年……

从小我和一起妈妈睡,青春期开始之后,对异性的好奇和朦胧的性趣越来越强,理所当然的,妈妈成了我的“女人”。每天,对妈妈上下其手,探索女人的身体:**、屁股、大腿……

天气渐渐的热了,随着妈妈身上的衣服也渐渐的少了。逐渐暴露的丰满的**,肥大的臀部,对我来说蕴藏着与以前不同的信息。

每天,我的**频繁地勃起着,我开始故意找机会和妈妈贴在一起,不时的碰触妈妈的**、把**顶在妈妈的身上,体会那柔软细腻的肉感。

没过几天,妈妈也逐渐地感到了我的变化,但妈妈没有疏远我,而是在我们玩闹时说些“宝宝你干吗?”、“别乱摸妈妈”之类的话,当我性起时,妈妈就不时地挑逗一下我,诸如一边两手抱住她的**一边娇笑、摸一把我的下体、故意装作逃走却被我抓住然后推到在床上或抵在墙上后任我玩她的**屁股……

到了六月,天气更热,我和妈妈的游戏已经不再是母子间的单纯的游戏,从早到晚我就像发情的野兽一样地扑在妈妈身上,上面两手乱摸妈妈的身体,下面硬挺的**不管顶在妈妈那里就冲撞摩擦——柔软的小腹,肥厚细嫩的大屁股任我驰骋……

大家都知道少年不能泄火的勃起有多持久,经常一玩就是一两个小时,我的**还是坚挺的戳着妈妈。

6月11号,那天是星期六,我从早开始玩妈妈,玩了两个多小时,越玩火越大,把妈妈的衣服都脱得只剩下乳罩和三角裤,雪白丰满的**更加刺激我,当时觉得**都快爆了,妈妈看我太辛苦,就用手伸进我裤子帮我摸,再后来索性叫我脱下裤子,妈妈背对着我,双腿大开,要我抱着她,把我的**夹在她的大腿根里,用力一松一紧的夹,前面妈妈用手指不停的摩着我的**,我抱着妈妈的屁股享受妈妈的服务。太爽了,快感越来越强,终于,一股热流喷射而出,同时我大叫起来,射完后,我才感到妈妈的下体和手还在紧紧地包着我。

第一次shè精的强烈快感使我魂飞魄散,紧紧抱着妈妈的屁股,我闭着眼,感受着妈妈柔软的身体。

妈妈微微的扭动着屁股,直到我的**完全变软,妈妈直起身,我的**从妈妈温暖湿润的大腿根部滑了出来。

妈妈回过头,白皙的脸上带着红晕,“宝宝,舒服吗?”

我趴在妈妈的背上,“妈妈,太快活了……”

妈妈转过身,用一只手抱着我,把我的头埋进她饱满的**房里,轻轻的揉动着,我享受着妈妈的暖玉温香,两只手在妈妈的腰背屁股上上下摸弄,妈妈的大屁股又软又有弹性,肥厚的屁股肉越摸越来劲,很快,我的小弟弟又硬了起来,戳在妈妈的大腿上。

妈妈感觉到了我的变化,推开我,“宝宝,又硬了?等一会再玩,妈先去清理一下”说着用手捂着下体,小跑着去卫生间。

看着妈妈近乎全裸的肥白**在我面前,巨大的**露在乳罩外,小三角裤已揉成一条带子绑在屁股缝里,随着妈妈的跑动,白色的液体从妈妈的腿间流下来,巨大的屁股像一座肉山抖动着,真是乳波臀浪啊!

我性致刚上,哪能放了妈妈,追在妈妈后面进了卫生间。

妈妈正脱下内裤,对着镜子,弯着腰,用毛巾擦着下体,见我进来,连忙用毛巾捂住下体,我挺着暴涨的**,把妈妈推在洗手池边,又从后面抱住妈妈,下面对着妈妈的肥屁股没头没脑的一阵猛戳,(大屁股就是好,我的**能插进妈妈的屁股肉里一寸多,像插在**里一样)妈妈边扭着肥大的屁股迎送着,边笑着说:“小色狼这么急干吗?等妈擦好再玩不行吗?”

“宝宝,咱们洗一洗。”妈妈边向后噘挺着屁股让我玩,边带着我挪到淋浴下,打开花洒开始清洗我们俩。

有了水的润滑,我的**在妈妈的屁股上滑来滑去,不时地捅进妈妈的屁股肉之间,顺着屁股沟滑到妈妈的大腿根深处,**顶着妈妈乱捅,妈妈有些紧张起来,把双腿紧紧夹着,伸手到背后把我的**抓住,用手握着后半截,把它放在屁股沟里,大屁股向后一噘一噘的迎合我的挺动。

舒服的感觉越来越强,妈妈的手也开始一收一放的握着我硬的像铁棍一样的**。

“妈妈,手松开,我想动作大一些。”我要妈妈把手拿开。

“不行宝宝,你会插到妈妈里面的……就这样让妈给你弄,”妈妈用力的夹着我。

听妈妈的话,我觉得很刺激,朦胧的理解到“插到妈妈的里面”就是所谓的“**”吧。

“妈妈,咱们**好不好?”

“啊”妈妈身体一颤,用力的掐了我的**一下,“坏宝宝,从那学的,连妈都想要。”

“跟妈妈你学的呀,你刚才说的插到你里面。”

妈妈回头笑着说,“宝宝真想跟妈**么?”

“是啊,妈妈,这样玩不过瘾”我挺着硬棍使劲的顶着妈妈后面,装出憋的很难过的样子。

妈妈从来都特疼我,我要啥她都会答应我。

妈妈想了想,松开手,扶着墙弯下腰,把屁股对着我高高的噘着。

“宝宝,来吧,看你怎么跟妈**。”

妈妈雪白肥大的屁股第一次清楚地近距离摆在我面前,我却不知该怎么办了

“用你的棍子像刚才那样插,”妈妈忍不住用她的手带领我抵上她的屁股沟。

我慢慢的向妈妈的肉里捅了进去,感觉着妈妈温热的**,**顶进去一半了,我感到妈妈的屁股沟里有一个紧紧的**被我慢慢的顶进去半个**,妈妈身体有些紧张,开始逃避,我急了,抱住妈妈,用力一顶,整个**进去了。从未有过的滑滑的**紧包住的感觉差点把我冲昏了。我开始用力的**。

妈妈“啊啊”的叫着,两手向后推我,屁股用力的扭着,那个**一阵猛缩想要把我挤出去,更增加了我的快感。

妈妈的逃避停止了,代替的是妈妈疼痛的哭叫声。

“妈妈!!!”我抱住妈妈猛力的享受着,插了几十下,强烈的快感再次冲上来,我深深地射在妈妈身体里……

之后,妈妈满脸泪水,“臭宝宝,你插到妈妈屁眼里了!”

“啊”,我晕了!

毫无疑问,第一次干妈妈的那个夜晚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虽然在我和妈妈后来的**生活中也有着很多次同样美妙的经历。

那是发生在外公远在郊区的房子里。我们得到外公身体不好的消息,妈妈想要立刻去看他。这是在星期刚刚开始的时候,父亲无法放下工作,我们兄弟姐妹在上学,但妈妈不想一个人出门,于是妈妈要我这个还在家的长子陪她一起作整夜的旅行。外公住在偏僻的乡下,一条崎岖的山路几乎没有班车通过。

好吧,进入正题,那天晚上,妈妈的继母安排我和妈妈睡在一间房里。我睡在地板上的玉米壳床垫上,那不太舒服,但对于年轻人来说,那不是问题。妈妈却不那么认为,“夜里连老鼠都有可能从你脸上爬过”她说,“你最好和我一起上床来睡。”

我根本没有为此作多争论,好几年来我一直在垂涎妈妈丰满肥美的**,无数次的在任意玩弄妈妈的幻想中shè精。妈妈吹灭煤油灯,我可以朦胧的看到妈妈穿上棉布睡衣。我脱的只剩下内裤,和妈妈上了床。我们静静的躺了一会儿,妈妈说:“我很高兴带你一起来,爸爸的事我感到很伤心,我很想有人能够抱着我。”在她说这些的时候,妈妈转过身背对着我,我伸出手臂抱住了她。

妈妈朝我偎了过来,她的肥大柔软的屁股正贴在我早已硬挺的**上。我试图把**向后收以不让妈妈感觉到,但妈妈随着我一起移动。她把她的手放在我的**上并且揉弄着它,“挺好的,宝宝,和你躺在一起感觉确实不错。”

“是的,妈妈,我也喜欢。”

妈妈发出笑声,说:“告诉你……”经过一阵沉默后,当我的**无法控制的射在妈妈睡衣下的屁股沟里时,“听起来象是在奉承我的儿子,他的又老又胖的妈妈还能引起他的性趣。”

“妈妈你不老并且不算胖”我紧紧拥抱着妈妈说,“我认为妈妈很漂亮。”

妈妈有43岁,有些超重,但她的曲线比例很好,是我喜欢的那种女人。

“哦,谢谢,宝宝,听起来很感动。”妈妈把手放在我的大腿后面把她诱人的屁股和我贴得更近。过了一会她说:“我担心你这样一直起立着会休息不足的。”

“谁要休息?”我快乐的回应道。妈妈开始用手上下的抚摸我的腿。作为回应,我摩擦着她裸露的手臂,捏弄她的手指。我们看起来正常的彼此爱抚却充满着**。妈妈保持着一次次的对着我的**轻微的噘挺动着她的屁股。

“如果我让你摸着我的胸部会不会更好一些?”妈妈说着,她开始解开她的睡衣上端。

“喔,太好了,妈妈!”我喊了起来。我小心翼翼的把手从妈妈睡衣上端伸进去,继小时候以来第一次摸到了妈妈的**。她们又大又坚挺,并且妈妈的特别光滑的皮肤对我来说感觉实在太好了。我玩弄着妈妈的**头,她们开始硬挺起来。天哪,太爽了!

“我还记得用这些喂你吃奶的时候”妈妈说,“你是个贪吃的家伙,在它们上面你过着快乐的日子,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宝宝,喂你吃奶我感觉很快乐。”

我也听过其他人说过,我是个特别漂亮的宝宝。妈妈继续说:“可能我不该告诉你这些,但你可不能告诉别人:你一直是我最爱的人,我情不自禁。”妈妈翻身仰面躺着看着我。外面有一轮将满的月亮,我和妈妈可以清楚的看到对方。

“好的,妈妈谢谢您告诉我这些,那让我感到很自豪。”我向前倾斜第一次吻了妈妈的嘴唇。“妈妈,让我像以前那样吃你的**好么?”

妈妈温柔的笑着:“我不认为还会像以前那样,现在那儿没有以前的营养了,但是好吧,我想我愿意为我的亲爱的宝宝那样做。”

我把妈妈的睡衣拉得更开,俯身趴上她的**。我开始轮流亲吻她的**,把我的脸埋在妈妈的**里,然后轻轻的吮咬。妈妈温柔的把我的头按在她的胸脯上,“哦,太好了,宝宝!”她低声叫着。我再次亲吻她的嘴唇,妈妈热烈的回应着。我开始轮流亲吻她的嘴唇,轻咬她的**。妈妈的柔软的嘴唇开始越张越大,然后我感觉到妈妈用舌头舔着我的嘴巴。我同样作着,我们深吻了很长时间。

“宝宝,想不想看看16年前你从我身体里出来的地方?”妈妈温柔的问道。

“哦妈妈,我太想了!”

妈妈坐起来,把睡衣从头上脱掉,使自己完全**。然后她仰面躺下,把她的身体全部展现在我面前。妈妈展开她的双腿,手放在她的大腿根部之间说:“你就是从这里来到这个世界的。”

我俯身在妈妈上面,在微弱的光线下如此接近的欣赏着妈妈的雪白肥美的诱人的身体,特别是妈妈那被茂密的生长在叉开的浑圆的大腿根部和微圆的小腹上的黑细的阴毛所掩盖的阴部的阴影。“哦,妈妈,您太美了,太美了!”我大叫,我尝试着碰触妈妈下身附近的大腿和屁股,然后梳理妈妈的阴毛。

“继续,宝宝”妈妈说,“你可以摸摸她,玩她,把你的手指放进去,你想怎么玩就怎么吧。”根本不用催促,我摸到了浓密的阴毛从中露出的微微湿润的**,把她们分开,把一根手指插进去。妈妈里面特别的湿润。

“唔,感觉很好,”妈妈呻吟着,“或许我不该让你这样做。感觉太好了。”妈妈挺起屁股迎合着我探索的手指,把它更深的吞进去。

“真好,妈妈谢谢您让我做这些,您怎么说我怎么做,听您的。我在我11、12岁的时候就梦想着能这样,虽然之前我一点性的经验都没有。”

“我知道,”妈妈吃吃的笑着,“你一有机会就会偷看我,你想我会不知道么?我甚至故意给你表演过一些。而且我知道你**的多厉害。那很正常。我很想你在**的时候想的是妈妈。”

我感到满脸通红,“啊,妈妈,我不知道你发现了!您应该给我一耳光!”

“哦,不会的,我很高兴。我只想亲你的脸,我喜欢你欣赏妈妈的身体。”

“妈妈,我在自己玩的时候,想的女人全都是你。”

“妈妈轻轻的笑着,“哈里路亚!我亲爱的宝贝儿子真的是喜欢他的又老又胖的妈妈!”

“是的妈妈!”

然后妈妈说出了从此改变我一生的话:“宝宝,你想不想继续下去,来操你的妈妈?不会有人知道,而且我想那样对你和妈妈都是快乐的事。”

“妈妈,世界上我最想操的女人就是你!”

妈妈快乐的笑着,帮我脱下内裤,然后拉着我,趴上妈妈的身体,我伏在妈妈两腿之间,妈妈握住我的**,充满爱意的揉捏了一会,“哦,比我想的还要大。妈妈的**将会塞的很紧。”妈妈引导着我饥渴的**抵在她的**上,我用力的插了进去。

天啊!第一次把**插进自己妈妈的**里的感觉!妈妈,我的第一个女人!再没有比这更刺激的了!“往里插,宝宝,”妈妈低声说着,双手抱住我的屁股。我缓缓的插进去,一直到全部进入,我们的小腹紧紧贴在一起。妈妈两腿弯曲,柔软的大腿在我两腿外侧大开着。

“你是不是第一次操女人?”妈妈问。

“是的,妈妈”我从喉咙里挤出。

“我太高兴了!成为你的第一个女人我很骄傲!现在,顺着感觉往里插往外拔。别太快。就这样保持着。哦,宝宝你在妈妈里面的感觉真好!”

从我来说感觉也是极其舒服。我的**是比起以往从未有过的兴奋,每一次**都是快感。妈妈的里面火热,(后来知道了)那意味着妈妈和我一样的兴奋。一会儿我们稳定在一个较慢的频率以防止我来的太快。妈妈拉下我的头再次亲吻我。我们边**边互相大口的交换吸吮口水。妈妈开始嘴里轻声的呻吟,她的屁股挺动的越来越强烈,我**的速度逐渐加快,我对于能坚持这么久很惊奇。

有时强烈的勃起可以导致**过程的延长,我就是这样幸运的人。

我和妈妈不停的热烈的接吻,我和妈妈的插干越来越快,越来越猛,妈妈现在挺着屁股迎送,我在妈妈湿润的**的冲刺越来越强。妈妈持续的发出压抑的声音,有时是说话有时是呻吟有时是哼哼有时是喉咙里的尖叫。然后妈妈仰着头张大嘴喘息着说:“好了,宝宝,现在就给妈妈!用力干妈妈,用力干妈妈!”

我也快好了,我开始全力的干妈妈,我的巨棍捅的妈妈越狠,妈妈的迎送和扭动越强烈,妈妈还要更多。我从来没有想到我的妈妈可以如此剧烈的快速抛送她的大屁股,我感觉到我快要射了,于是更加猛烈的加强我的活塞运动。妈妈感到了我的即将到来,她也疯狂了,妈妈是多么骚浪的一个女人!我喉咙里低吼着,开始在妈妈小腹里shè精,我的**以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开火。它射了又射,感觉上我在妈妈体内射了一加仑的jīng液,发射的快感冲击着我的全身。

妈妈突然变得僵硬,她的后背成拱形,把我们顶离床板,妈妈表面一动不动,但在她的**里我感到**壁的搅动和收缩,吸吮着我已喷射的**。我和妈妈这样保持了很长时间,双方强烈的快感延续着。然后妈妈猛烈的颤抖着在我身下瘫软了,我也没有动。我们躺在那儿筋疲力尽,一起喘息着我的嘴还粘着妈妈的嘴,我的**还插在妈妈颤动不已的**里抖动着。

我和妈妈一动不动的躺了很长时间。然后妈妈用沙哑疲惫的声音低声说:“哦,天哪,宝宝,要是我早知道如此美妙,我应该早几年就干了你,这是我干过的最爽的几次中的一次。”

过了一会儿,我们又开始亲吻和互相爱抚,很快的我的坚硬的**又进入妈妈的**里,这是一次长时间,舒缓的**,之后我们睡了几个小时,然后在早晨的微光中再一次**。在回家的路途中,妈妈想要的不行,于是我们找了一个公园开车到树林后面,在车的后座上**。

我和妈妈的****持续了很多年。回家后我和妈妈想找到一段能在一起的长时间是不容易的,虽然妈妈很会创造机会,但是每天都会有爱抚和抚摸的时间。我和妈妈**,那是妈妈从未做过的。我和妈妈在无数次的偷偷摸摸的交流中给与彼此莫大的快感。我们有多次差点被发现,但我们很幸运的有着很多的**。我和妈妈从未满足过。我的妻子是个好的爱人,我对她没有任何抱怨,但是我的最爽的**总是和妈妈做的。妈妈现在离开了我,但她给我留下了无数美好的回忆。没有人会比我更性福--拥有这样一个好妈妈。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