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家庭幻想

蹂躪姐姐的处女小屄

——    五月底,清晨六时左右。

    King-size大床簸簸摇动,Extra-firm的床垫也频频发出咋咋之声。

    原来床上一对**青年男女,正紧紧抱住,女郎仰卧,一对**被男子壮健胸膛压住,女子**高抬,左右分开,壮男伏身女郎身上,结棍的屁股不停的上下耸动……男子的粗壮**不停的在女郎的**中**着,如硬棒球般的圆鼓肾囊「啪啪」的撞击女郎的臀沟,女阴内外已是**淋漓,不断发出「咕叽……咕叽……」男女性器交合磨擦的美妙春声……**已流了很多,女郎的臀沟、大腿叉内侧都是湿漉漉的,屁股下的床单已湿了大片。

    「姐,这样舒服吗?」

    「弟……你的**好硬……好大……你弄得我又酸又胀,舒服死了!……」

    女子在不断的娇啼喘息中,颤声回答。

    「姐,喜不喜欢我这样**妳的Bī?」

    「……喜欢……好喜欢……弟……你**姐姐的Bī,快活吗?!舒不舒服?」

    「好姐姐,我好爱**妳的Bī,又软又嫩,Bī肉包得我的棒棒好紧……**起来真舒服死了……姐,我们以后常这样**Bī,好不好?……」

    「姐姐的全身都已是你的了,你以后要怎样**,都可以……」

    壮男弟弟受到鼓励,**涨得更硬更大,一遍又一遍的大力的抽、插,猛撞Bī花心。

    原来这对火热**中的青年男女竟是一对亲生姐弟,姐姐张柔,年二十一,唸大三,弟弟张强,年十九,上大一。姐姐在台北上学,学期中住在大学女生宿舍,两天前放暑假了,刚搬回家。弟弟就在台南本地上学,一直住在家中。

    半年不见姐姐,「哇,姐姐真真漂亮哟!」张强在车站接姐姐回家,一再讚美姐姐张柔。

    「真的吗?谢谢好弟弟称讚!弟,你也好英俊啊!定有很多女生追你哪!」

    姐姐羞红脸回答。

    张柔上大学前原是个苍白扁瘦的姑娘,发育迟缓,十九岁才开始有月经。个性也内向,一向没有男友。但自上大学后,两年来身体发育突飞猛进,原来32吋的小奶已增大到35吋,尖梃而又富弹性。原来寸草不生的小Bī上也有了一小蕞短短的Bī毛。身高加了两吋,现在是五呎四吋,三围是35。24。34,皮肤不再苍白,而是洁白明亮,秀发披肩,脸蛋好甜好美。随着身体的成熟,荷尔蒙也开始作祟,不知為何内心常有强烈的慾望,暗自希望有英俊健壮的男性来拥抱她、和她蜜吻,抚摸她的三点禁地,甚至侵犯她……

    弟弟张强的身体两年来也有了奇异的发展。原来五呎十吋,爱好运动身形没改,但生殖器起了突破性的变化。两年前高中三的某日早上,醒来时突然发觉原来被包皮困住的**已自脱颖而出,而且涨大得像只小鸡蛋,红得发紫。当时吓了一大跳,以為发了什么肿毒病症……

    此后生殖器常常无端发硬,涨的十分粗硬,私自量量,平时下垂只长四吋半左右,但涨大时便有七吋来长,直径一吋半,紫亮的**直径最大处足足二吋。

    从来是乖孩子的他,近两年来对女性產生了浓厚的兴趣,看到漂亮的女孩子心中就有喜爱和十分想亲近她的愿望。一向只阅读「正经书」的他,也开始偷看性书和A片,晚上常一面打手枪,一面幻想和班上的女生**。但生殖器越摸越硬,好半天才会shè精,但射后仍觉不满足,**仍硬挺高昂,心中却有空虚的感觉。以后他发觉,在将要shè精前,收紧**后方的会阴肌肉,shè精的感觉就会消失,也就不会再有那种乏味的空虚感。

    经过一年多不稍间断的训练,他已能完全控制shè精机能,可长时间意淫磨擦**而滴精不洩。当然最后只得做伏地挺身或淋冷水浴,将注意力他移,**才会慢慢软化。一年来储精充沛,睪丸坚实,肾囊更鼓涨得似硬棒球。

    他自己并不知道,他是得天独厚、生具异稟的极少数男人之一,**充血时间特长,精关可控制随心,性慾强而持久,可以御多女终宵不洩。以后他和姐姐张柔及她的女同学们共渡**,一龙数凤,轮番和她们鏖战,充分发挥了他这特殊的过人天赋,她们都十二分满足憩畅,这是后话,以后再提。

    女儿回家的第二天,爸妈开始半年前已预定的国外旅行。送走爸妈后,家中只有姐弟二人。

    客厅的新购的电动瑞士大挂钟敲了十二下,已是午夜了,张强的生殖器仍在发涨,老毛病,怎么也消不下去。正在这时,突听到姐姐轻呼:「强弟……」

    张强以為发生了什么事,赶紧来到姐姐卧室,房内却空无一人。

    「姐,妳在哪儿?」

    「弟,我在这里……」原来张柔在爸妈的卧房中。

    「姐姐……」

    姐姐张柔似是顶颊意的仰卧在爸妈的大床上。

    「这个月爸妈不在家,我要睡在这大床上,舒服舒服……弟弟,我睡不着,你来陪我一下,聊聊天,好吗?」」

    张强走进去,在床沿坐下,发现姐姐张柔仰卧在爸妈的大床当中,上身穿了一件的粉红睡袍,很短,免强刚能盖住肥嫩的屁股,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就完全裸露在外。因為天已很热,晚上张强不穿上衣睡觉,下面只着短内裤。看到姐姐的诱人雪白**,胯下的**又挺硬起来,裤裆撑起帐蓬。

    「姐,妳好美啊!……」张强由心的讚赏姐姐的美好**。

    「你专会骗人……来……你也躺下……」

    张强依言在姐姐身边侧身躺下。

    「姐,妳好香!我好喜欢闻妳的体香!」凑近姐姐的妙龄女体,闻到姐姐身上的阵阵幽香,张强再次赞美姐姐。

    「真的吗?我自己怎么觉不到啊……弟,这两天期考,太忙了,没看报,外面有什么特别新闻吗?」

    「我也没有看报,不过昨天在街上书摊翻看了一本小杂誌「小花新闻」。」

    「啊!我好像听同学说过这杂誌,这是不是那常会登载一些一般报章避开细节的社会新闻,而且对当事人的动作绘声绘影的描写……有时还会加上些插图的那种半地下杂誌?」姐姐一边说着,有意无意的把**贴着弟弟粗壮的毛腿。

    张强直觉得那感觉真好,姐姐的大腿又凉又软!

    「呃……就是那种……常有很多诱姦、强暴、**一类的新闻细节报导……

    姐,妳有看过吗?」

    「没有,只在宿舍传闻……你看到什么新闻,讲讲给我听,好不好?」

    「最近桃园近郊的一座小镇发生了一件年轻女店员被壮年老板诱姦的新闻,后来和解了,老板付了一大笔「遮羞费」。内容相当黄呵,姐要听吗?」

    「弟,没关系,这里只有我们两人,你就说嘛!」

    「好的!」张强将右手伸出,垫在姐姐颈下,左手却伸出轻搅姐姐纤腰,几乎已是把张柔搂在怀中。姐姐没有反对的意思,一任弟弟轻拥。张强挺涨的生殖器已自裤腿突出,顶压在姐姐的**旁。张柔感到腿侧有一件硬硬的东西,心想定是弟弟的那东西,心中不住的噗通噗通的跳……

    「故事是这样,镇上有一家小百货店,老板刚四十岁,新僱了一位十八岁刚从乡下出来的女店员阿兰,人挺漂亮,皮肤洁白,三围有34。23。34(这是以后他替她量得的!),身高约五呎三吋。老板家在乡下,平时和店员都住在店中后面楼上……上月晚上大雷雨,电停了,老板藉口送电池灯给阿兰,敲门进入她房间,阿兰只穿了汗衫和三角裤,仰躺在床上。老板看见这半裸美女,不由淫心大动……」

    说到此地,张强略停了一下,试看姐姐的反应,是否想再听,因為下面便要涉及真枪实弹的**情节。

    张柔呼吸急促:「然后呢?」听到这,姐姐春心盪漾,**中已有了潺潺**。

    「老板在阿兰身边坐下:「外面下雨打雷,又停了电,我担心妳会害怕,所以想来陪妳一下……阿兰,妳这么漂亮,一定早就有男朋友吧?!」」

    「才没有……」阿兰娇羞的否认。

    「那我做妳的男朋友,好不好?」

    「咭咭……不要……你已有太太……不行……」老板在阿藩兰身旁坐下,大手却不老实的放在阿兰的右**上轻轻揉弄起来……「啊……不要这样……」阿兰想挣扎逃避,但他力大,她被他半压半抱,动弹不得,只有让老板隔着汗衫揉弄**……被摸了一会儿,阿兰觉得酥酥痒痒的,混身无力,又相当舒畅,不觉发出了低声的呻吟……」

    「他是怎样摸她的奶的?……你做做给我看……」姐姐轻声说,同时捉住弟弟在她腰上的大手,放在自己丰满的乳峰上

    「是这样的……」张强心中狂喜,大手盖在姐姐的**上,隔着睡衣轻轻揉弄起来。姐姐的高耸的**又柔软、又有弹性。

    「老板见阿兰不再反抗,便伸手进汗衫揉弄她的一对奶奶。就像这样……」

    张强边说边解开姐姐的睡袍,姐姐的一对丰满鼓涨的美乳便呈现眼前。他开始抚摸姐姐的**,轮流揉捏姐姐胸上的一双嫩肉团,又模仿A片上的动作,搓捏**,草莓似的**立刻竖立起来。

    「老板又低下头,舐弄阿兰的**,大口吸吮她的白嫩奶肉。像这样……」

    在张强的示范动作下,姐姐不断的发出令人心醉的呻吟。

    「老板又伸手去摸阿兰的**……」张强的手也大胆的盖在姐姐的**上轻轻揉压。张柔抬起**,让**紧贴在弟弟手掌上。

    「哎呀,阿兰,内裤都湿了,还是脱下来吧……」阿兰很合作的抬起屁股,让老板将三角裤腿去,丢在一旁……他的手开始肉贴肉的抚摸她的小Bī……」

    「姐,脱下小裤裤,好吗?」张强轻声问。

    姐姐没有作声,但轻抬**,让色狼弟弟脱去了她最后的屏藩。

    「老板将中指探入她的肉瓣中,揉弄了好一会yīn蒂,又将中指插入她的小Bī眼……」张强跟着示范,手指在姐姐已是春潮泛滥的肉缝中扣弄……

    张柔全身紧张绷紧,又舒服又难受……当弟弟的手指插入她那从未被男人碰过的小Bī眼时,张柔「噢」的大叫一声,双腿蹬直,**中涌出一波又一波温润的粘液,喷洒在弟弟的指头上,把他的手掌都弄湿了,阴精自Bī眼源源渗出,顺着股缝流下,她的屁股、床单也都湿了,她双目紧闭,全身都瘫软了下来……张柔已到达她有生以来的第一次**!

    **后的裸女在男人眼中是最美,最娇柔可爱的。张强此刻发觉姐姐实在太美、太可爱了,虽然此时他慾火如焚,生殖器昂涨的十分难受,真想马上压住姐姐,将**插入姐姐嫩Bī中狂姦一阵,但他极力忍住……他要在姐姐自动接纳他时,才进入她的下体。

    此刻姐姐仍在脱力昏迷之际,他便温柔的抚摸姐姐肥白光洁的**,和只有一小片浅短性毛的**,本想亲吻**,但肉户此时一片狼藉,满是油亮浆糊状的沾液,他便吮吻她的樱唇,轻揉姐姐的白嫩**,又不时轮流輟吸她的淡红乳晕和草莓般的**……

    在弟弟的轻怜蜜爱下,一会儿张柔悠悠醒转,睁开了美目。

    「姐,还好吗?……没有不舒服吧?!」

    「弟,姐舒服死了……」

    「姐,故事还未讲完……」

    「暂时不要讲了……下次再讲……告诉我,他有没有真的……那个……?」

    「那个甚么呀?妳指什么?」弟弟明知故问。

    「……他……有没有……姦她?」

    「当然有……他有**Bī……他**了她的小Bī,而且**得好热情……」

    「弟,什么是「**Bī」?」

    「「**Bī」就是把男人的**,插进女人的小Bī里,来回进出抽送,也叫**,也叫**……」

    「弟,你不要说了,你来做做看……」

    张强如奉圣旨,立刻起身跪在姐姐大腿中间,将姐姐的**分搁两肩,让姐姐的小手握住自己七吋长的铁硬生殖器:「姐,请妳引进……」

    「弟,你的东西……**……好大……我好怕……姐是处女……你一定要轻点弄……」

    经过二分钟的退一进二的温柔钻抽,张强的大**终于撑开姐姐的处女小Bī眼。姐姐轻声呼痛,但毕竟张柔是已完全成熟的大姑娘,没有太多的困难,**接纳了弟弟的硕大**。

    再经过五分钟的「慢工细火」,**终于突破处女膜瓶颈,张柔皱眉「噢」

    了一声……铁硬火热的**继续前进,推开从来未经开发的桃源小径的肉壁,七吋长的粗大男根,终于全根插入姐姐的肉Bī里,**紧压Bī花心的软肉团(子宫颈)。完全进入后张强停止动作,享受温软的Bī肉包裹**的美妙滋味,同时让姐姐的小Bī有时间来适应这侵入禁地的粗大**。

    「姐,还痛吗?」

    「现在好了,你动动看……」

    几分钟的轻抽慢放,姐弟俩都感到不能言喻的快感。姐姐的紧软****潺潺,弟弟**起来,美不可言。

    姐姐不断的呻吟:「……弟,你真能干……你好会……**Bī……姦姐姐的小Bī……啊啊啊……好酸……你又顶到Bī心子了……唉……噢……好痒……再用力一点……再快一点……就是那里……噢……噢……好酸……好舒服……用力**姐姐……姐姐喜欢你用大力强姦我的小Bī……啊……弟……我又要来了……」

    在弟弟的狂姦猛**下,张柔四度**。每次**来后,张强都让姐姐休息一会,涨硬的生殖器仍深埋在**里,直到姐姐恢复,才又抽送,继续耕耘姐姐的处女禁地。

    经过了近一小时的密语**,再继以近两小时的活塞运动,张强觉得十分情浓,感到有要shè精的快感,这次他不想锁住精关,决定要shè精。他觉得必须在姐姐Bī花中shè精才能痛快洩慾,才算真的完全佔有了姐姐的**。他急问:「姐,我快来了,可以射在里面吗?……」

    「我的月经昨天才清,今天是安全期……你可以射在里面。」

    又飞快的大力抽送了二百多下,弟弟把涨大得近八吋长的大**深深插入,顶到小Bī最深处,子宫颈口的软肉被挤开一隙,他趁机挺入,**突入子宫!

    「噢……好酸呀……酸死我了……」Bī心深处从受过如此酸胀的刺激,张柔怎能不婉囀娇啼?!

    **伸入子宫,整个**就被子宫颈软肉卡住,张强放松了一直收紧的会阴肌肉,**立刻更行涨大,马眼一张一合,在姐姐的子宫里喷出大量又热又浓的jīng液。姐姐美目紧闭,温润的淫浆泉涌而出,**强烈痉挛,一张一合的吸吮弟弟的**……

    几分钟后,张强拔出已略微软化的男根,抱着混身酥软的姐姐起身去浴室冲洗一回,再把姐姐抱回大床上,俩人很快的就沉沉入睡。此时,客厅的钟敲了三下,已是清晨三点钟。

    三小时后,天色已微明,张强先醒过来。年轻力壮的他,已完全恢复,像平时一样,大**已硬翘翘,**涨得又紫又亮。

    他开始探索姐姐的女体,首先仔细观察姐姐腿间昨夜被自己蹂躪过的肉Bī。

    真像性书上的描写,就如半隻新出笼的小白馒头,丰肥白嫩的两片大**当中,一条桃红色的裂缝。微耸的**上长着一片茸茸短浅的乌黑耻毛,他用姆食指分开大**,里面是一对小巧对称酷似花瓣的小**,小**上方的会合处,有一颗小珍珠似的肉豆。这是姐的神秘yīn蒂,昨夜被自己一再拨弄的yīn蒂!yīn蒂下方是一个收紧的小孔,只有绿豆般大小,从性书上得来的知识张强知道这是姐姐的尿道出口。再下方是**入口,用手指撑开小**,可看到**入口,只有小颗花生米大小,洞内外Bī肉红艳沾润,可爱极了!这就是昨夜令他蚀骨消魂的姐姐的桃源小洞入口!

    「多可爱啊!美女的小Bī真是百看不厌!……」张强把头伸入张柔的大腿交叉处,用手指分开大**,模仿A片男演员的动作,温柔的舔弄姐姐的肉缝、大腿内侧,含吮yīn蒂小肉豆,又不时将舌捲成筒状,塞入姐姐的Bī眼,每次伸入,柔嫩的阴肉便紧裹舌头,那感觉妙极了。

    美姑娘终于醒来。下部的酥麻感觉已勾起这已发育成熟的姑娘的性感,**中已自动泌出**。

    「弟,来抱抱姐姐!」

    姐弟俩像新婚爱侣一样的紧搂蜜吻,他恣意的吸吮姐姐的丁香小舌,她热情的回应他……她耸动**,肉瓣紧贴伸入她腿间的粗硬男根,让它在肉缝中作拉锯式的上下磨擦。

    姐弟缠绵了十分钟,张强下部狂涨不己。

    「姐姐,我要**妳的Bī!」

    「咬呀,你真能干!昨夜**了那么多还不够,现在又要来……」

    她分开**,等待弟弟入侵。这次弟弟站在床边,把姐姐的**抱近床沿,用A片和性书上描述的「老汉推车」的姿势再度和姐姐合体。

    弟弟的粗长**在姐姐的紧凑肥嫩又多汁的肉Bī中大抽大送,美Bī中不断发出「咕叽咕叽」的美妙春声。

    一小时内,张柔洩了三次。这次张强决定不射,只尽情享受领略和姐姐**的美妙快感。依照性书推介,张强仍是採用传统的「男上女下」的传教士**姿式,让初经人道的姐姐平躺省力,以后再和姐姐变换交媾花式。

    淋浴清洗后,娇慵无力的张柔任由强有力的弟弟抱回床上。

    趴在弟弟身上,双手上下套住弟弟仍挺立高翘的大**,紫亮神气的**真像一枚鸡蛋!她轻吻这个昨夜今晨一再蹂躪她的处女小Bī的怪东西,张开樱桃小口含住它,轻轻吸吮。

    「弟,这大鸡蛋是我的早餐!」姐姐吃吃的笑着说。

    「噢!姐,妳提醒了我,我饿了,我们去吃早餐吧!」正在舐吮姐姐Bī缝的张强,停止了舐弄。殷勤帮姐姐穿上内外衣服,自已也飞快着装就绪。

    早上十时姐弟一同出外早餐。餐毕回家,姐弟又依恋不捨的相拥蜜吻。十分憩畅又混身酥软乏力的姐姐在弟弟强有力拥抱怀中娇声的问弟弟:「弟,大**弟,好会姦姐姐小Bī的大**巴弟,我真爱死你了,以后我们要常常这样玩!好么?弟,你和姐姐的**Bī**,快活吗?」

    「姐!我好爱妳!我真想每天每夜都和妳玩,舐吸妳的乳峰、吮吻妳的全身的曲线,**妳的美Bī!……能和你这样的美女**Bī**,是我梦寐以求的心愿,我真的好快活!」

    暑假才刚开始。今后的日子里,姐弟俩人将有更多这样的美妙时光,俩人会在不同的地点,尝试不同的姿势……还有,姐姐会带同班女同学们回家来……

    「全文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