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家庭幻想 > 全文阅读

正文 美母

美母

—— 早上六点,当阿南德醒来时,感到自己的**仍处在部份勃起状态,形态比正常情况时要硬挺得多,他立刻把这个变化归因於昨晚阅读了**小说。不自觉地,他的手再一次伸进裤裆,紧握住正在勃起的硬挺,他的脑海里重演昨晚小说中那激动人心的情节,他尽情揉弄渐有起色的**,直到使之达到完全勃起。

他去年和他的妻子玛拉结婚,现在她妻子处在怀孕中,已经去她母亲家等待生产。阿南德已经大约两个月没有过性生活了,他於是开始在对妻子的幻想中进行**,从而发泄他的性饥渴。但慢慢地,他发觉当他想起他妻子时,他已经很难达到兴奋了。

这时,他发现内心深处有一种神奇的**——为什么不对昨晚读到的**小说里的情景做些尝试呢?那里面的女主人公多像自己四十五岁的母亲啊!想到这里,阿南德的**翘的老高,他飞快的跳下床,匆匆从走廊走向主卧室,希望看到性感娇美的妈妈躺在床上的撩人睡姿。

他的父亲这些天出差在外。他慢慢地推开主卧室的门,向里望去,她的母亲正慵懒地躺在双人床的中间,床单柔柔地盖上睡梦中她娇柔的躯体上。阿南德一想到父亲正出门在外,心中不由得一阵狂喜,他慢慢地走进母亲的床,癡癡的注视着眼前这个睡美人,她是如此的美丽,如此的性感。

阿南德忍不住走了上去,轻轻拉掉床单,凝视着妈妈紧裹在内衣里的性感**,这是一对远比他妻子玛拉要丰满和有形的**,他想要抚摸和吸吮这娇美的凸起,但他更想要看到的是母亲那在雪白色大腿根部掩映下的美Bī,於是他慢慢地掀去盖在妈妈大腿上的被单。

令他感到狂喜的是,当他掀去被单后发现睡梦中的妈妈大腿呈张开状。当妈妈那覆盖着整齐阴毛的美Bī呈现在眼前时,阿南德的心开始变得砰砰直跳,他用颤抖的手拨开母亲湿润、肿胀的**,凝视她**氾滥的阴缝,沉思着母亲在不知不觉中发出的饥渴的性暗号。眼前这个全身**、门户大开的妈妈曾无数次地出现在他幻想的梦中。

当他的手游移到母亲的臀部时,阿南德得以看到母亲整个**的阴部,这是怎样一个美妙的凸起啊!他呆呆地注视了好几秒钟不能自已。床上迷人的美熟女虽已年过四十,但她身上似乎没有留下任何岁月的痕迹,娇熟的美体好似一个风韵的少妇,姿色胜过《少女》杂志上年轻女模特。於是,当脸上划过一丝**的微笑后,阿南德轻轻爬上了床,双膝跪立到母亲张开的大腿间。

阿南德轻嗅着母亲那檀香阵阵、沁人心扉的穴口,感到这种不同於妻子的气味是如此地让人心碎。他小心翼翼地用手把母亲光洁性感的修长大腿分得更开,然后俯身吻上那闪烁着淫汁的狭长阴缝,他把舌头打成卷,自由地进出里面那个粉嫩的美妙通道,这种滋味甚至使他无法抗拒。

同时,阿南德开始揉弄母亲**的腹部和光滑性感的大腿内侧,用指尖撩摸母亲潮湿卷曲的阴毛。阿南德能够感到母亲的Bī心散发出的热气,他已被眼前丰韵的女体搞得神魂颠倒。

他抬起头,伸手抚弄母亲错落有緻的阴毛,慢慢地把手指插入她的美穴,母亲轻轻呻吟着,本能地迎合着来自於外部的袭击,看来熟睡的她一定在做着交媾的淫梦。紧接着阿南德把第二只手指伸进母亲的**,在一进一出地**着睡梦中动人女体的同时密切地观察她的反应,不一会儿,**便被开发得泥泞不堪,蜜汁顺着他的手流了出来,沾满了身下的床单。

贪婪的阿南德再一次俯下身去,狠命地吸吮这散发檀香的美味蜜汁,正当他灵活的舌头进出在母亲滑嫩的**时,妈妈睁开了眼,当她看到儿子的头部正位於她张开的大腿间卖力地工作,那是怎么一种让人**的滋味啊!她虽然知道这是不应该发生的事,但这种足以让人达到意乱情迷的感受促使了她的妥协,她在享受着巨大兴奋的同时握住了阿南德的头,使之紧紧接触她饥渴的穴口。

阿木花与其他母亲一样,在儿子阿南德结婚时深刻地感受到了失落和妒忌,她无法接受他亲爱的儿子就这样突然被另一个陌生的女人抢了去。她也曾幻想着阿南德有朝一日离开他的妻子回到自己身边来的情景,尽管她知道这种想法很邪恶。如今,亲生儿子正擒在她身上开始做她内心深处热切期盼的事,这使她感到极度的兴奋。

当阿南德用火热的唇覆住那芬芳,忘情地搅动舌头吮吸那醉人的花蜜时,阿木花禁不住浑身颤抖、娇声连连,欲火中烧的她根本顾不上考虑任何羞辱感,她的门户被儿子的头撑得更开,里面不断流出母子**的分泌物,而阿南德这时就像一只饥渴的公狗一样吸吮着这为他而分泌的蜜汁。

他用双手紧紧按住阿木花的屁股,以使他的舌头能够最大限度地进入她的**,在不断的努力下,他的舌尖得以接近那个曾给予他生命的出口,阿南德高超的舌技把阿木花淫弄得欲死欲仙。

阿南德忘情地驰骋在阿木花的双腿间,恨不得把整个头塞入母亲的**,当他灵活的舌头再一次打成卷,伸进**深处时,阿木花突然全身僵直,杏眼迷离的她此时达到了第一次**。

阿木花就这样意乱情迷地进入了属於他们母子两人的极乐世界,阿南德的舌头如**一样进出在她柔嫩、颤抖的**中,**的快感带来的巨大波澜充斥在阿南德迷醉的心田。空虚的阿木花亦一样,超越伦理的母子关系给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当他们忘情地享受着彼此身体的同时,他们不再把母子关系当成障碍,而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人一样尽情享受着男欢女爱。

在阿南德鼻子一次又一次的碰触下,阿木花的yīn蒂明显起了反应,她的呻吟声也变得越来越大,她的**开始变得颤抖不已,使阿南德逐渐感到很难呼吸,这样过了没多时,阿南德也快要达到极乐状态。

「啊啊啊啊啊……吮我!阿南德,用你的嘴唇狠狠地吸吮我!我要去了……

噢噢噢噢噢!」

阿木花的穴口在儿子舌头的蹂躏下张得更大,她再一次濒临**,她丰富的蜜汁顺着儿子的下巴流了出来,缓缓地沾满了她丰满的屁股。

阿木花亦可以感到她体内蓄势待发的**,一**汹涌如潮的快感霎时袭遍全身,她死死按住正在吮吸她**的头,在**来到前尖叫着、颤抖着……

山洪般涌出的Bī汁进入阿南德嘴里,随后,满溢的汁液顺着他的脸颊流下。

就这样,阿木花在儿子舌头的挑弄下达到一个又一个的**,直到最后瘫软无力崩溃在床。

这个年轻人望着他的母亲,他的下巴仍贴在母亲的Bī上,凝视着母亲那丰满的**和硬挺的**。阿木花也低头含笑,深情地注视着她日思夜想的男人。

「想干我吗,阿南德?」她气喘吁吁地凑到他嘴边说道:「你想要和妈妈**吗?」

「噢,当然!我想要和你**!这是我很久以来的渴望。」阿南德说道。

阿木花於是跪立到儿子强壮的大腿之间,伸出手握住儿子肿大勃起的硬挺,上上下下用力套弄起来。

紧接着,阿木花任由迷离的儿子解开她的上衣,露出她丰韵的**。饥渴的儿子扑到母亲胸脯上开始忘情地吸吮,他把几乎一半的**含在嘴里不断舔吸,像一个嗷嗷待哺的初生儿一样又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阿木花开始轻声呻吟,同时紧紧抱住儿子的头,她想起当年年幼的儿子最喜欢有事没事吮吸她的**了,那种情形一直到儿子五岁那年由於丈夫的坚决反对而被禁止,不过说实话,她很喜欢那样的感觉,当儿子癡迷地吸吮她丰满的**时,她的下体甚至会变湿。而如今,儿子又重新回到了她的怀抱,他的亲吻和吮吸使她感到一种久违的兴奋。

「阿南德,干我!把你的**插进妈妈的**吧!我现在已经等不及了。」

阿木花在儿子耳边轻语。阿南德听罢,起身拉开裤裆,把早已高高挺起的**对准母亲的Bī心,慢慢调整速度,缓缓行进,阿木花颤动着、呻吟着,感受着儿子**的温存。

慢慢地,阿南德开始摆动腰部,用长长的坚挺深浅结合来回**母亲湿润的**,阿木花欠起身,呆呆地注视着眼前的场景,凝视着儿子那进出於他身体的**,阿南德见状,俯身吻上母亲的额头。

这种宁静片刻后便化做狂喜,激励着阿南德激动不已的心,他於是加快了**力度,像脱韁的野马一样狠狠插干着眼前的美母,同时用手揉摸她的美乳、翘臀和蛮腰,尽情抚弄她的每一片肌肤。很快,阿木花便被干得杏眼迷离,娇喘连连,阿南德继续使用九浅一深的**方式,进过一番努力后,他的硬挺终於插入母亲的子宫口。

「噢……哦哦哦哦哦……我终於进去了,妈妈!」阿南德气喘吁吁地说道,伴随着沙哑的嗓音。

「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儿子啊,这里是你出生的地方,别停下!狠狠地干!我要去了!啊啊啊啊啊……」

母亲的告白坚定和鼓励了阿南德的斗志,他更加用力地插干身下的女体,竭尽全力创造着属於他们母子两人的****!

在一声声忘我的娇吟声中,阿南德感到母亲的**快要到来了,他於是攒足力量,把坚挺一贯到底,刺穿妈妈的**底端进入她的子宫口。

「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噢!阿南德!我的孩子!哦哦哦哦哦……噢噢噢噢噢!啊……噢噢噢噢噢!」阿木花在高声淫叫的同时,感到儿子滚烫的浓精正一发发地射进她的体内,母子两人像是两只忘我的牲畜,尽情交配,享受**。

当阿南德把他多年来对母亲的思念以jīng液的形式全部灌入身下美母的子宫里后,两人的**均告一段落,瘫软地躺在混合着他们分泌物的床上。

「感觉真是太棒了,妈妈!」阿南德喘着气说道:「你感觉如何?」

阿木花用手指圈住儿子shè精后的**,感受它此刻并未疲软的形态,轻揉上面沾着的淫液。

「噢噢噢……阿南德!阿南德!」阿木花感叹道:「这太棒了!亲爱的,我简直就像在天堂。阿南德,比起你的妻子,我怎么样啊?」她急切地问。

「当然是你棒了!你要比她强上一千倍。我真想这一切发生在我和她结婚之前,那我将不会和她结婚了。」阿南德说道。

「是的,阿南德,我们都犯了一个错误。那时我们如果勇敢一些,我们可以有很多很多的享受。你父亲那时总是出差在外,而我和你总是孤独地呆在家中,那时的我们真不应该分开睡觉而应该放心大胆去享受啊,好在从现在开始我们将不会浪费属於我们两人的机会了。」阿木花认真地说。

阿南德凝视着阿木花的眼睛,深情地说:「妈妈,我想要你做我的妻子。」

阿木花听罢,感觉心像被融化了一样,这将是她一生中最幸福的事——嫁给自己的亲生儿子。她紧紧地抱住阿南德,忘情地亲吻着他的嘴唇和面颊,缓缓说道:「阿南德,心爱的,我很高兴能够成为你的妻子,要知道,我是多么的爱你啊!」

「我也爱你,亲爱的。」阿南德说道:「你和爸爸离婚吧!同样,我也将和玛拉离婚,然后我就正式娶你。」

阿木花内心欣喜若狂,她的儿子并不是为了简单的性要和她在一起,他想要和她结婚,相互爱慕走完一生。但是,作为一个成熟的女人,她知道,这是不切合实际的。

她望着她的儿子,充满爱意地说道:「噢!阿南德,亲爱的。我们是可以结婚,但是我们真的不能把丈夫和妻子的身份公开於众;此外,离婚还会给其他人造成一些问题,尤其是现在,玛拉即将产下你们的婴儿。」

听罢这些,阿南感到很不高兴,他问阿木花:「妈妈,这个问题有没有解决的方式?我今后的生活已经离不开你了。」

阿木花回答:「我也离不开你啊!亲爱的。我们应该可以找到解决的办法,我们不要太声张,在外面仍以母子相称,但在家里,我就是你的妻子,你在这里找个工作,找到和我住在一起的理由,然后在你父亲外出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找机会**,我们还可以在你外婆的房间尽情**。」

这个决定实施后,阿木花和阿南德常常整日沉迷在母子交媾的乐趣里。这样一段时间后,阿南德发觉她母亲并没有得到满足,同样他也是如此,於是母子二人决心找机会弥补所有的损失。

根据阿木花的计划,阿南德在那附近找到了一份工作,以光明正大地住到他母亲那里,即使在阿南德的妻子生下一名女婴回家后,阿南德和他的母亲还常常找时间**。他们时常去拜访他们的祖母,以利用那间专门提供给他们的房间**。

这样美好的时光大约过了六个月,一个难以避免的情况发生了——阿木花的月经没有按时来,当她第二次出现这样的情况时,她特地去医院做了检查,结果证实她已经怀孕。当阿木花回家把这一消息告诉他儿子时,儿子很高兴。对阿南德来说,这亦算得上终极的幸福。

为了使阿南德感到更加幸福,有一天当他们在床上时,阿木花告诉他:「阿南德,现在我成为你的妻子已有八个多月了,将来我还要生下属於我们的宝宝,你的祖母说,我已经不合适再戴着你父亲送我的mangal-sutra了,你需要找到一个吉祥日把你自己的mangal-sutra套在妈妈的脖子上,让我成为你正式的妻子。」

一个月后,在一个特意安排的吉祥日里,阿南德移去了他母亲的旧mangal-sutra,然后给她戴上自己的mangal-sutra,使她成为属於自己一人的妻子。七个月后,阿木花为她的儿子生下了一个美丽的女儿。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