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阴墓阳宅

正文 117节、召唤鬼门关

(+快速找到本书)在现代电影中,尤其是鬼片这类的题材中,多数人总会看到让一个鬼去投胎的办法,就是烧掉一片桃木林。(+快速找到本书)

实际上这个方法是正确的,数量上却是错误的。

只要调整好,只要烧掉一节老桃树的树根,就可以主动打开鬼门关。

这样的打开,属于逆向的。是地府给予持有法力者的一点点特权,同样的,只要打开鬼门关,就可以不通过yīn间使者、勾魂夜叉这类鬼差进入幽冥地府,而是直接出现在鬼门关的入口处。

为此,我特地选择充满周大同气息所在的卧室,以铜盆为底,以铜镜为周,以柳枝为骨,以蛇胆为心,寻找到周大同卧室里最yīn暗的地方,这里yīn气十足,是聚阳而极yīn的表现。

事实上,不单单是周大同这里拥有这样的地方,每一家,每一户都有。平时这些东西不会伤害屋子里的主人,除非主人倒霉运的时候,这些东西才会出来上演一把火上浇油的把戏。就这个也是倒霉蛋自己霉运滔天,把这些yīn气吸引过去。

总是有人倒霉的时候可以看到鬼,事实上,就是这些yīn气在作祟。

现在我要做的就是把这一点极yīn之气聚拢在半截桃木根上,木根上我已经雕刻好了冥文,可以适当的把我身上最后一点阳气隐藏的干干净净。从而在鬼差的眼里、鼻子里我就是个死人。

浑身在通过鬼门关投影的时候,身上涂抹的东西会最大限度的吸收鬼气,让自己看起来鬼气缭绕,绝对是个死鬼的德行。

一直香炉,上面点燃了一根红色的香烛,香烛很粗,很长,这种香烛可以烧上一整天12个时辰,这叫引路香只有我自己能够闻到的东西。是我想要从幽冥地府回到人间唯一的指引。为此我特地多准备了几根。

还有的就是红线,这是一根红线加持了法术后,被我截成三段,其中两条分别系在我的手腕上和窦芊芊的手腕上,还留下一个等找到了周大同会系在他的手腕上。

准备工作这才算告一段落,看看时间,距离午夜yīn气最重也还需要一些时间。

我便对窦芊芊说道:“子时的时候,我会开启阵法,到时候遁入幽冥地府去寻找周大同。现在我需要你答应我几件事情。当然这可能会要了你的命。(+快速找到本书)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去做?”我这样说也不算吓唬人。毕竟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很重要,为此我不得不做出第二种应对,一旦窦芊芊不同意,不,就算她同意我也会偷偷的再准备一套。

如果我面前的人是叶一、文怡,哪怕是高妮儿,我都不会做第二套准备。完全是我并不是十分相信窦芊芊,虽然我明白爱情的力量可以使得一个人疯狂,却不肯定窦芊芊对周大同的爱情会不会那样的深刻。但至少我看得出来窦芊芊眼睛里对周大同的关心不是假的。

“让我做什么?只要能救出周先生,我可以做任何事情。”窦芊芊坚定的回答我。

我说道:“事情是有一些麻烦,你看到我准备的东西了吗?这有几只没有点燃的香烛,还有一根红绳。”

“看到了。”

我把三段红绳放在手心里,然后对她说道:“其中一根是给你系在手腕上的,你要系咋右手的手腕。”

窦芊芊毫不犹豫的拿起一根红绳系在手腕上。

然后我也把一根绳子系在自己的手腕上,才说道:“剩下的事情是这样的,这最后一根红绳我会在找到周大同的时候给他戴上,但是前提是我必须能够找到他,在最多五天的时间里找到他,并且把他带回人间。”说道这里,我顿了顿,指着身旁的香炉说道:“看到这个香炉了吗?你需要看着它,让它不至于熄灭,在我回来之前的这段时间里,你不能睡觉,哪怕困死,也要想办法睁开眼睛。”

“好!”窦芊芊点头说道。

我接着说:“最重要的三件事情需要你来做,当然,为了方便起见我会给你打开天眼,让你可以暂时看到鬼魅这类东西。所以,我需要你完全的信任我。而且无条件的遵从我说的每一句话。”

“你说,我肯定做得到。”这个女人眼睛里散发着疯狂的光芒。真不知道周大同那种人怎么会让这么个小姑娘如此的疯狂?

我又接着说:“好吧,那么,你要做的事情很多。不能睡觉,但是可以吃饭喝水,不过我建议你尽量不要离开这里。可能的话等会儿我说完这些,你就出去买大量的面包、香肠这类的东西果腹。

嗯……我先说第一个事情。

第一,你不能让香烛熄灭,如果燃烧到尽头,你要点燃第二根后先插入香炉中,再拔掉燃尽的那根。明白吗?”

“明白。”

“好,第二个事情时,你不能睡觉。因为你需要时刻关注这三面镜子。当我给你打开天眼后,你会看到这些铜镜里出现影像,其中一个是以我为视角的,另一个是查看周围的。还有最后一面会在我找到周大同的时候,出现在镜子里。”我严肃的说。

当我说完这句话,我看到窦芊芊的眼睛都是亮的。

“最后一件事情,当你看到周大同的时候,必须给我们指引!让我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冲回人间。所以,你必须时时刻刻的保持警惕,因为一旦我找到周大同,那个把周大同带到幽冥地府的高人一定会在第一时间知道这件事情。到了那个时候会出现很多变故,也许会强敌如林,生死祸福就在一瞬间。

到了那个时候,我需要你的血!”我看着窦芊芊把这句话说完。

“血?需要多少?割什么地方?要手腕吗?”窦芊芊问道。

我点点头,说道:“是的,要手腕。因为我们出来的时候,不需要再走鬼门关,那是一段很长的距离,我们需要直接破开障碍,从幽冥地府直接回到人间。所以,你的血就成为了关键。看到那铜盆了吗?到时候你要隔开手掌,或者手腕,尽可能的用最快的速度流血,把整个手掌压在盆里,让血最大限度的铺开。嗯,你最好准备止血绷带,别真的失血过多死掉。会很麻烦的。”

“我不怕!”窦芊芊说。

这女人真是疯了!

但是我却不会去劝阻许多,接着说道:“对了,记得是你系住红线的这只手,还有不能睡觉,不管几天!你绝对不能睡觉,否则我只能带着周大同一路杀回鬼门关,到时候能不能带回活着的周大同我不保证。”

“我明白,还需要我注意什么?”

我思忖了一下,说道:“没有了,你能熬住这几天就是最大的帮助。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做。现在,你去买东西吧,止血绷带、吃食都要准备。”

目送窦芊芊走出周大同家的房门后,我也开始准备另外的一些东西,头一道就是第二套方案,真的不能把自己的性命拴在一个只认识几天的女人身上。

所以我以罗盘定位,找到周大同房子所在的福位,实在不行的时候就只能以周大同的福运和这个房子的福运来帮忙了,最多就是以后这个房子谁住谁倒霉,一百年后变成鬼宅的几率增大几百倍。

做好这些,我开始用朱砂在在周大同房间内所有的门窗上开始画符,什么镇魂符、定魂符、去煞符统统画了一便。

这些做好之后,我才算彻底的安心下来。

然后盘膝坐在铜盆前面,开始调理自己的法力,让自己恢复到巅峰状态。

时间过的很快,一个小时后窦芊芊提着大包小包的回到了这里。

而时间也正好落在子时开始的时候。

再等等!再等等……

我望着窗外,以法眼观察外面月华yīn气的浓度。

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我左手抓着桃木树根,右手准备了一张符纸,以法御火,可以瞬息点燃这不算干燥的树根。

“就是现在!”法眼所见,月光在一瞬间凝聚成银白色如光幕一样散落下来。

“法根本,火跟随,以法御火!”

“呼!”符纸火焰升腾,碧绿如玉色。

双手靠近,同时在铜盆上方,让碧火点燃桃木跟。

滋啦啦的声音犹如滚油滴入水滴声音。碧绿色的火焰迅速蔓延在桃木根上,叮咚!木根落在铜盆之内。而我翻手搓指如剑,蕴含法力的手指点在坐在我身旁窦芊芊的眉心!

“窦芊芊,看清楚这些。一切拜托给你了!”不等她回答我,我双手交叉在一起,口中喝道:“天地遂法鬼门关开!生人勿进,魂、自、来。开!”

嗡!!!

铜盆和铜镜同时发出震动的声音,紧接着,碧色的火焰开始向上跳动,然后越来越高,越来越宽!

窦芊芊捂着嘴角,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而我不知道身后这个女人是如何想的,加力输入到铜盆燃烧的桃木根上。

噼里啪啦……

火焰一阵奇怪的跳动,紧接着从中央分开一条缝隙,好似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拉动两侧,又如同舞台中央的幕布分开两边。

强行借助阵法之力,撕开空间召唤鬼门关投影落在这里。

而鬼门关却如同扭捏的姑娘,从碧火之间那道缝隙看去,鬼门关小的可怜,却在我逐渐输入法力的时候,换换的向着缝隙移动过来。

“来!!”我大吼一声!

(+快速找到本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