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名著 > 沉沦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56节 第56章 番外三

第56节 第56章 番外三


叶焕臻小朋友平生最痛恨,一是鲥鱼多刺,二是外语难背,三是叶家称谓。

鲥鱼是个老好吃的东西,爷爷家里的厨子老王叔叔做得可好吃了,但是鱼里多刺,叶焕臻小朋友曾经有过卡到鱼骨半夜去医院挂急诊的病历,从此吃什么鱼都觉得不香,此乃一恨;

好不容易读幼儿园大班,无奈爷爷奶奶偏要让他读那个什么外国语学校,门牌号还是用外语写的十足十一只只丑陋的蚯蚓。每天上学老师总爱用英语和他们对答,可是叶焕臻从小就受太爷爷和叶家祖训,所以对英语实在兴趣缺缺,此乃二恨;

至于叶家的称谓,实在让叶焕臻小朋友抓狂,其中最复杂不过是,爸爸是妈妈的侄子,妈妈是爸爸的小姑,爸爸的爸爸是妈妈的大哥,妈妈的爸爸是爸爸的爷爷……

叶焕臻就在这样绕口令似的称谓中被强烈打击自信心,因为在称呼人的时候,说什么他都觉得和在学校里老师教的不对。

此乃叶焕臻小朋友的第三恨。

今天叶焕臻小朋友又愤愤不平的从幼儿园回家。因为在幼儿园和小朋友打架,对方几人伤得惨兮兮,叶焕臻也挂了点彩,全身酸痛,导致在吃饭的时候不想下楼去,避免被爸妈看到……但是,叶焕臻小朋友今天实在太过倒霉,因为不仅爸妈都准时无误的出现在饭厅里,甚至连很少机会出现的三爷爷一家包括叶璇子也出现在饭桌上。

在保姆阿姨上去催了数十遍之后,叶焕臻小朋友才耷拉着脑袋从楼上一步一步走下来。

要数在叶家叶焕臻小朋友最讨厌的人,就数叶璇子一人。

其实叶璇子和叶焕臻之间也没什么深仇大恨,最恨不过是因为,两个小朋友的年纪相仿,叶焕臻却要喊叶璇子叫小姑姑。

太爷爷说,叶焕臻的爸爸是叶家的长门长孙,叶璇子的爸爸是焕臻爸爸的三叔叔,所以这句小姑姑,其实在辈分上没有什么不妥。

但叶焕臻明明听见自己妈妈叫三爷爷作三哥的……这么说来,他不就和叶璇子是同个辈分嘛?

反正叶家的称谓问题,永远是叶焕臻小朋友搞不清楚的玩意儿。

他愤愤不平的下楼了,还不忘遮挡自己额上的伤痕。叶家家规甚严,如果只有爸妈在还好,但是三爷爷也在……下了楼,他又得一个一个喊着:“三爷爷,三奶奶,三……姑姑……”

尽管他自己也是乳臭未干一小孩,反正要让他叫奶味十足的叶璇子做姑姑,他就十分不自在。其实就连焕臻小朋友自己也搞不懂,明明四奶奶的年纪就和妈妈一样大,为什么她们会相差那么多呢?

看来还是因为自己的妈妈比较漂亮的缘故。想到这一层,叶焕臻小朋友又不自觉挺直了腰杆。

但也是因为腰杆太过挺直的缘故,好不容易用头发遮住的伤又暴露了出来,以至于被三爷爷看见了他头上挂的彩。爸爸也看见了,皱了皱眉头,还是严厉问他:“你头上怎么来的?”

反正妈妈从小灌输他一些诸如“打架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如果有人欺负你,你就千百万倍的打回来,就算是别人家来向咱们家讨医药费,也好过咱们去向别人讨”的观念,所以叶焕臻小朋友对于打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大大方方说道:“和小朋友打架,他们三个人,还不及我一个人力气大!”

他叉着腰,自以为很勇猛,而事实上,他的确秉承他爹和叶家传统,并且以此发扬光大。

如果在平时,爸爸恐吓他几句也就过去了,但是今天三爷爷也在,叶梧阳不得不在儿子面前装腔作势一把,把筷子放下,径直问他:“你给说说,今天怎么会打的架?”

平时爸爸宠他还来不及,没想到居然又凶他,叶焕臻小朋友瘪着嘴,老大不情愿说了一句,“他们说……我的妈妈是爸爸的小姑,所以生出来的孩子是个傻子……”

“焕臻是个乖孩子,来给三爷爷说说,今天的情况是怎样的?”叶柏笙素来就喜欢这个叶家小辈,于是纵容的不行,甚至容许他在自己养的金鱼缸里撒野,把金鱼全弄得半死不活的事。

要知道那可都是价值千金的玩意儿。以此可见,他真是宠这个孩子宠到不像话。

得到三爷爷的鼓励,叶焕臻小朋友自然觉得自己是个大英雄了,于是啪的把碗筷抛在桌上,脱了拖鞋,不顾爸爸的目光,在饭桌上,眉飞色舞的给三爷爷说起今天的事迹:“今天老师让我们说说自己的爸爸妈妈,我就说爸爸是妈妈的大侄子,结果放学后他们就来找我碴,骂我是小傻子,我就用妈妈教我的防身术,把他们一个一个打得屁股开花。”

小家伙于是又在饭桌前舞起来,打得虎虎生风,叶柏笙直拍手叫好,又招呼他快点回桌吃饭。

“哇,小侄子好棒!”作为姑姑的叶璇子还忍不住喝彩。

叶焕臻小朋友老大不乐意,嘴巴快翘到天上去:“谁是你小侄子!谁是你小侄子!”

“就是就是!”叶璇子自幼娇蛮,在叶家又得人喜欢,除了这个小侄子,还没什么人敢和她叫板。

叶胜岚倒是很冷静,从容不迫的给自己儿子夹了一块他最喜欢的咕噜肉,以此表扬他的英勇表现,又拍了拍他的头,“你才不是傻子。”

这时叶梧阳才开口,问儿子:“是谁家小朋友骂的你?”

“爸爸又要去找他们爸爸谈话了吗?”叶焕臻小朋友战战兢兢的问,咽下一口咕噜肉之后,才小心翼翼的说:“可不可以不要?不然他们都不敢陪我玩了。”

“小孩子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叶胜岚倒是开口了,“况且他又不是打不赢他们,用拳脚说话,十分公平。”

周末叶焕臻小朋友又得陪着爸爸妈妈去叶家大宅见太爷爷。

叶焕臻小朋友心里始终很纳闷的是,为什么其他人都十分敬畏的太爷爷,在他面前,却是一个和小朋友一样喜欢耍赖的人呢?

太爷爷经常在叶焕臻面前说话不算话,比如要求他陪他走长城,却又只走一小段,又比如答应他在他散打比赛的时候会去观看,届时又没有去……虽然妈妈告诉他,太爷爷老了,记性不好了,但他还是觉得太爷爷始终很有威严,因为太爷爷身边的人都很怕他,连爸妈都是。

这次周末,叶焕臻小朋友自然不会错过在太爷爷面前表现自己身手的机会了,于是又在太爷爷面前吹嘘自己怎么在被三个小朋友包围的情况下,以一敌三,最后把他们通通打垮的英明事迹,直到太爷爷拍手叫好,太爷爷又说,小焕臻也有你爸爸当初的风采了。

叶焕臻小朋友得了夸奖,自然想要有奖赏,他的要求很简单,不过是希望以后不再叫叶璇子为姑姑。

太爷爷摇了摇头,老骨头都快被这个曾孙子闹得散架,偏偏自己还是没办法不去疼他——胜岚和梧阳的儿子,继承了他们各自大半优点,实在讨喜得让人喜欢。

有时候叶家老头子又会在想,如果当初不是因为胜岚有了身孕,那么叶家会不会那么容易就放过他们?

看着曾孙子依依的请求,老头子又是假扮迷糊,捏指一算,“璇子的爸爸是老三,你的爷爷是老大,怎么算都是她大你一辈。”

“太爷爷老糊涂了……”整个叶家,估计只有叶焕臻小朋友有这样大的勇气,敢和太爷爷叫板,但太爷爷也就不计较,任他去说。

“明明我妈妈就是老五嘛!我明明听见三爷爷叫她五妹的!”叶焕臻小朋友可怜兮兮据理力争。

“噢!让太爷爷想一想,你刚刚叫璇子爸爸什么?”

“……三爷爷。”

叶老头子一拍手,“那不就对了。”

结果直到晚上回家,叶焕臻小朋友还在纠结,不停对爸爸叫嚣:“我不管!我不管!反正爸爸妈妈就是要再生一个弟弟妹妹出来!”

叶梧阳简直被自己这个儿子闹得头大,捏起他稚嫩脸庞,连唬带哄,“今天太爷爷这么对你说的?”

“才不是!”叶焕臻小朋友自己其实心里打着算盘,啪啪作响,“今天和太爷爷的谈判失败了,所以我在想,如果有了一个弟弟妹妹,和我一样叫璇子做姑姑,我也就不那么寂寞孤独了……”

天哪,这个儿子!叶梧阳简直要吐血了。眼看他还巴巴望着自己,希望能再添一个弟弟妹妹,他只有眨眨眼,对他说实话,“那个,只有爸爸的努力是不行的,还得看你妈妈怎么想……”

叶焕臻小朋友又喋喋不休,“妈妈很好搞定嘛……爸爸你太差劲了!”

“恩,那是爸爸让着妈妈?”

“才不是呢!上次我明明看见爸爸扛着妈妈,从走廊走进房间的……显然爸爸的力气要比妈妈大嘛!”

“叶梧阳!”胜岚刚刚好接完儿子幼儿园打来的电话,就听见父子间的对话,气不打一处来,在安顿好儿子之后,才拉着梧阳,到走廊里质问他,“儿子幼儿园打电话来,说他强行抱着女同学的腰……还说要和小朋友相亲相爱的话,问是不是我们教的?!”

叶胜岚自问自己可没教过儿子这样的东西,叶梧阳忍俊不禁,只得打横抱着胜岚,在她耳边慢慢哄着:“还不是我们那儿子模仿能力太强,我也没办法啊……以免他再学习模仿,我们不如回去房间慢慢再聊?”

“”叶胜岚这才噤声,任由他抱着。

叶梧阳又像想起什么来,在她耳边喃喃,“对了,焕臻说想要再有一个伴了……”

“休想!”

“试试嘛……上次不也是莫名其妙的就有了?”梧阳低头摸索她的唇,轻轻摩挲着。

上次,上次有叶焕臻那个小捣蛋鬼是什么时候的事……那时候父亲和爷爷知道的时候,他差点就被他们打死了,还好,还好自己挺过来了,不然留下他们孤儿寡母的应该怎么办?

“大侄子!哼哼,你能打赢我再说吧!”胜岚勾着他的脖子,露出不易察觉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