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六畜寺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二十七章:以退为进

第二十七章:以退为进

‘锦翔,过了那么久。我以为你会明白。以为你会想通,柳敏早已经死了。我以为你会知道,我们真正面对的敌人就是柳敏这样的东西。我以为你会接受,就算你知道自己曾经的身份,也会站在我们这一边。’

浩霖的肚子里五味杂陈,他看见锦翔失控的喊着,不管不顾。这时候的他早就忘了此行的目的,以及他们还深陷在怪物腹中的事实。

弗生站在一旁,默不作声。他很期待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反正来这里就是来探索虚无界的秘密,无论他们打算做什么,只要不想着离开这里,弗生都会任由进行。

“你怎么不说话,你说话啊。你是不是没话说?”锦翔看着面无表情的浩霖,这个人居然连应都不应自己一声,他这算什么,打算用沉默来忽视掉刚刚看到的?

“不要以为你不说话,我就不知道要做什么。浩霖,我现在就去找柳敏,并且把她救回来。你跟不跟,是你的事。而我的死活,从此以后再也不需要你管。”

落下狠话,锦翔直接转身往反方向跑了。弗生也稍稍有些惊讶,没想到锦翔就这么跑走了。他稍作权衡,反正李浩霖这家伙也会跟着锦翔走,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抛下同伴。

就这样,弗生也往反方向走去,不过他慢悠悠的,似乎不怎么着急。

如今,只剩下浩霖一个人还站在原地。冷风呼啸而至,又是一阵散魂穿透了他的身体。浩霖打了个寒颤,内心却比身体更加的冰冷。

他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过错,但是锦翔却把错全都怪在了他的头上。

当时柳敏变身为鬼王真身,为了夺取妖灵猎人手中的戒指,在古堡内引起轩然大波。它着着实实变成了一头怪物,只为了得到力量的怪物。锦翔也尝试着唤醒她的神智,但是对方却把锦翔打的远远的,要不是因为一心想要得到戒指,锦翔说不定就会被杀了。

不管鬼王到底是何种生物,按照当时的情况,要阻止柳敏,也只能把它关在其他地方,而不是与它单打独斗。浩霖看得出,就连老郭和妖灵猎人都不是它的对手,更别说他们几个修道才几年的新生了。

而锦翔最为愤恨的一点则是,当他们处决柳敏的时候,自己抓住了锦翔,没有让他上前。

浩霖是为了救他的命。而锦翔却觉得自己背叛了他。

孰是孰非,在对方的眼里,都会有不同的答案。浩霖是冷静的,他只是想要帮助朋友,让他们走的更加顺利和愉快。但是锦翔的帮助却是奋不顾身。浩霖也会用他的思考方式来想这件事,若是自己变成了一头怪物,锦翔也必定会对自己不弃不舍。

想到这里,他似乎有些气消了。锦翔就是这么一头单纯的生物,但是却不由的让人去喜欢。

他突然释怀了。无论锦翔带着什么目的,揣着什么想法,做着怎样的事。这些都不打紧。重要的是,锦翔为了自己的朋友,可以做到这样,那么他一定也绝对不会做出背叛朋友的事。曾经一度的疑惑烟消云散,浩霖觉得自己的脑子一下子变轻了,只要把事情简单化,其实并不难放下。

因为锦翔本身就是个简单的人。

他笑了笑,也朝着反方向,慢慢跑了过去。

红色的溶洞内无边无尽,每一步都是同样的景色。锦翔大步的往前跑着,可以感觉到内部忽上忽下的崎岖,这只家伙一定在虚无界内肆意的游行着,但是因为过于巨大,锦翔完全没有感到律动而导致的眩晕感。

一边跑着,锦翔一边在想。如果这个东西是用来清理虚无界的垃圾的话。为什么他们到现在还安然无恙?锦翔至今没有看见什么可以消化他们的玩意儿。说到底虚无界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存在?难不成是有人养着的?

脑子里掠过的东西非常多,但是想归想,做只为了一个目的。锦翔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会再这里,再次见到柳敏。他一度想要说服自己柳敏已经死了,让自己忘了这个痛楚,但是当柳敏真正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觉得,心中又一次充满了希望。

柳敏的出现绝不会是偶然。锦翔不相信这个世界有那么多巧合,巧合只不过是因为人们需要,才把自己得到的需要当做了巧合。锦翔相信自己遇见柳敏,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他必须去救柳敏,因为柳敏还有救!

漫长的甬道也磨灭不了锦翔的热情,他回忆起了当初和柳敏坐飞机的时候。那时候自己还不是完全相信她,更加不信任她告诉自己的话。什么转世,什么内乱,与他根本都是无关紧要的东西。但是在飞机上,柳敏居然识破了一个跟踪着他们的鬼魅,锦翔至今都不知道那家伙到底是谁派来的,但是他知道,只要他离开六畜,就说不定会遇见这样的家伙。

柳敏急切的帮助着自己,仿佛把这项任务看得尤为神圣。她很关心自己,甚至喜欢着自己。锦翔面对一个陌生人的热情,当然不可能表现出回应或者其他动作,只能半推半就的接受着对方。但当他看到柳敏愿意为自己而死的时刻,锦翔才真的明白了过来,她在过去,是多么的爱慕着自己。

锦翔不懂爱,但是他懂得恩。柳敏的所作所为,他是一定要回报的。即使他心里清楚明白的很,柳敏的肉身早就消失,灵魂也被戒指的力量所吞噬。但是只要不到最后一刻,锦翔就绝对不会放弃希望。

越是往里跑,锦翔发现四周的环境变得越宽敞了,他知道这个东西的大小,完全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柳敏!!!”锦翔试着往深处喊了几声,看看那东西还记不记得自己。

虽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但是柳敏的灵魂还是在的,说不定她的戾气已经被磨去不少,可能会恢复原状。

柳敏被关在虚无界这么长时间,居然到今天才被那家伙吸进来。而锦翔他们只呆了不到一个小时,就被吞了下去。可见这虚无界是何其之大,简直渗人。

没多久,锦翔渐渐感觉到了炎热。他以为柳敏就在不远处了,酸胀的腿再次迸发了力量,往前跑着。面前的溶洞形成了宽扁的形状,而脚下则出现了一个凹洞,凹洞内部似乎盛满了如同熔岩一般滚烫的物质,只要一粘身,皮肉马上会被烧的焦烫无比。

‘这是什么?难不成是胃液?’锦翔惊异的站在凹洞边缘,不敢再往前了。但是柳敏至今没有出现踪迹,她是怎么从这里过去的?

锦翔站在原地踌躇了十多分钟,不一会,弗生和浩霖也跟了上来。他见到浩霖后,稍稍有些惊讶,但马上就恢复了原来的神情。他知道浩霖又一次迁就了自己,同时也接受了柳敏,这样他就不会再怪罪于浩霖了。

“这是什么?”浩霖见状,也极为讶异,没想到这怪物的肚子里还大有千秋,恐怕没那么简单。

“说不定就是消化我们的东西,我正在想怎么过去呢。”锦翔自热而然的与浩霖对起了话。

“骑幻鹿过去吧。它的弹跳能力很高,这点距离,应该没问题。”浩霖马上掏出符纸,召唤出了那头美丽的蓝鹿。蓝鹿见到浩霖,温柔的用头部蹭了蹭他的手臂,表示着想念。

幻鹿巨大的身躯可以直接背载三个人,浩霖指挥着幻鹿,示意它从这宽大的鸿沟中跳跃过去。幻鹿看着这炙热的液体,毫不惧怕,它轻轻的啼鸣,然后往后走了几步,接着转过身,马上加快了步伐,朝前奔去。

脚步落定,锦翔还沉浸在自己骑在鹿背上翱翔在半空的感觉,仅仅是瞬间,就踩到了地。他本想就此下来,但是浩霖却用手肘顶了顶他的胸口,让自己看前方。

又是一个凹洞,而且比前一个更加巨大。这次幻鹿依旧卯足了劲,往前一跃,依旧轻松的到达了对岸。

“cao,怎么还有!”锦翔坐在鹿背上,骑着幻鹿又走了几步,看见了一个比刚才更巨大两倍的凹洞,这个洞,恐怕连幻鹿也过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