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鬼宗师

正文 二百五十六章 河伯招婿

酒醉就有酒醒的时候,一伙人折腾到深夜,沉沉睡去,第二天一大早被庙祝叫醒,朗朗跄跄的各回各家,方子墨余醉未消,回到家后胡乱吃了几口饭,回到屋中沉睡,睡梦之中,一个身穿锦袍的老者笑吟吟的出现,方子墨瞧着有些眼熟,仔细一看正是昨日庙里的河神河伯。

河伯对他道:“小女蒲柳之姿,难得被公子看上,既然有媒人定了亲,明日送点彩礼来,亲事也就成了,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彩礼多少的是个意思就行,不需要太过破费。”几句话说完,不见了人影。

方子墨醒来,想起梦中的事,自嘲苦笑,觉得昨天酒喝的有点多,他是儒家子弟,子不语怪力乱神,不相信鬼神之事,只当是昨夜玩笑记得清楚,做了个怪梦,也未放在心上,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

却不料晚上睡觉,又梦到了河伯,不像上次笑语盈盈,而是面带怒容,大喝斥责道:“昨日吩咐你送彩礼来,老夫在家等了一整天,不见你人影,未免也太不将未来岳父当做个事情了,你是读书人,当知道敬老尊老,不过你少不更事,我也不与你一般见识,明日切记带着彩礼来,我家小女已经准备好嫁妆,就等着你来定日子了。”

方子墨一身冷汗从梦中惊醒,四下打量,那里有什么河伯,不过这梦却太过清晰,何况哪有连着两日做同一个梦的?这种事以前从未有过,不由得半信半疑,不过鬼神之事还是敬而远之的好,第二天也未跟家人说,自己上了河神庙。上了三炷香,对着河神神像念叨:“河神老爷见谅,小子无知,跟几位朋友酒醉之后,胡言乱语。有得罪之处,千万海涵……”念叨完了,磕了三个头,回家去了。

本以为没事了,没想到梦中河伯又来了,怒容满面对他道:“你这小子。好不晓事,我家女儿美貌无双,贤良淑德,那里配不上你小子了?当日你们几个闯进家门来,老夫也未曾与你等一般见识,提亲之事。是你那朋友赵磊说起,你也是同意了的,小女心中欢喜,央求着老夫同意,老夫点了头,你小子又反悔了,婚姻之事。岂能儿戏?何况老夫喜讯都传出去了,相交的故友都等着喝老夫的喜酒,你说不娶就能不娶了吗?你若是个知道厉害的,明日里上门,送上彩礼,把你八字压在老夫神像下面,咱们就此揭过,你若不来,老夫叫你小子好看。”

方子墨是个读书人,生平最敬仰先贤。不怕鬼神,顿时也怒道:“小生当日不过是酒醉玩笑之话,纵然有些错处,也上门赔了礼数,怎地就如此纠缠不放?人神不同路。为何就要娶了你家姑娘?我方子墨堂堂男儿丈夫,日后是要顶门立户的,娶了你家女儿,你是神,你家姑娘就是神女,我岂不是要矮她一等?成亲之后是她伺候我,还是我伺候她?你既然是神,也应该知道强扭的瓜不甜,难不成你还要用强招婿不成吗?何况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是正理,怎地你就巴巴的送上门来你家女儿?”

若是常人,怕是早就高兴的要昏过去了,能娶河神的女儿,这得多大的造化,奈何方子墨却不是普通人,当今世上,女儿家都想找读书人,一是识情懂趣,在一个不似乡村农夫粗莽,却不知道,这读书人若是成了呆子,比起普通人来更是不如,方子墨就是其中一个,在他心中,孔老夫子说的话才是至理,别的都是歪门邪道,他方子墨顶天立地,不畏强权,岂不正是读书人的典范?

有了这心思更加抗拒,河伯气的五窍生烟,偏偏拿他没个办法,跳脚道:“好好,你不从,老夫就找你父母说理去。”

当天夜里,方家老爷和老太太就梦到了河伯,将个整件事情前后的说了,二老可不是方子墨那般倔强,得罪了神明,可是了不得的大事,第二天一大早,就跟着方子墨屁股后面追问,方子墨也不隐瞒,便将当日之事说了。

二老一听,是自家小子惹出的祸事,也劝,为了家宅平安,你就娶了河神的女儿吧,人家是神,那里配不上咱们方家了?奈何方子墨是个倔驴的脾气,若是河伯先前好好说话,兴许还会犹豫上几分,如今却是说死了都不同意。

言语灼灼,说是他方子墨顶天立地,绝不畏惧强权,何况娶了河神的女儿,是入赘还是迎娶?想必是入赘的多,他堂堂一读书人,可不去坐那下贱的赘婿,若真如此,还不如死了的好,说完还要寻死觅活,方家就方子墨这么一个独苗,跟个眼珠子似的,二老也是没了办法,只能是让方子墨外出避避风头,方老爷子亲去河神庙,多捐些香火钱,或许河神老爷就消气了。

方子墨一想也是这个道理,就想去山东投奔舅舅家去,却没有想到,船到了黄河中间,忽地停住,大白天的,河面上就起了一层雾气,河面水流打漩,怎么也走不动,船夫吓坏了,急忙磕头拜神,雾气当中河伯显身出来,得意洋洋指着方子墨道:“你小子还敢走水路?不知道老夫是河神吗?贤婿,你也莫要闹了,今日你家父母到我庙中送了不少银钱,我就当是彩礼了,你年纪还小,也不与你一般见识,快快回来,也好早日成亲。”

方子墨见自己走不掉,河伯赖上了自己,羞愤难当,指着河伯大声道:“《离骚》有云: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圣之所厚!屈原投江,坚持的是“清白、耿,直,不愿妥协从俗,屈原能做到,我就做不到吗?”说着纵身跳进了滚滚黄河水中。

河伯目瞪口呆,怎么都没想到这傻小子竟然投河了,人家屈原是因为国恨家仇,你小子是为的什么?就为了别人要把自家姑娘嫁给你?你说这得傻到什么地步才能干出这种事来?河伯乃是水神,见识不少,却还从未见过方子墨这么……的人。

也不能真个让他淹死了,急忙救到了岸上,方子墨喝了一肚子水,见自己没死,知道是河伯救了他,感觉正义战胜了邪恶,更加的了不得了,真将自己当做了屈原一样的人物,得意洋洋的回了家。

方子墨是没事了,河伯也觉得这小子太倔强,不是个好女婿,若真是娶了自家的女儿,日后还不得爬到他头顶上来?那里有半点恭敬的样子,这亲事不提也罢,回了家,也没跟等着出嫁的大女儿说明白,就说自己没看上方子墨那小子,让女儿稍作等待,日后给他找个更好的夫婿。

谁知道往日里听话的女儿,也不知道犯了什么毛病,竟然直言非方子墨不嫁,还说两人的亲事,有媒人,有彩礼,事情都到了这般地步,怎能说反悔就反悔,事情若是传了出去,她还怎么做人?好女不嫁二夫,若是父亲不同意这门亲事,那就死给他看。

河伯眼前直发黑,冤家啊,可见女儿一脸的倔强,轻轻哭泣,也是不忍,其实女儿也是个心气高的,这些年一些山神,仙家,也没少有人来提亲,却是谁也看不上,就看上了方子墨,倒也不怪她,方子墨那小子人虽迂腐,却生了一副好坯子,相貌堂堂,白白净净,三分风流,三分潇洒,三分才气,还有那一分呆气,就打动了女儿。

一个寻死觅活的要嫁,一个寻死觅活的不娶,河伯也委实头疼,脸面上有些挂不住,觉得老子好歹也是黄河的水神,多少人巴结都巴结不上,看上你小子是给你脸了,你给脸不要,惹得老子生气,就得收拾收拾你。

于是方家就倒霉了,家里那些个田地,一滴雨也不下,别人家的地,雨水滋润,庄稼长得也好,就他方家,天上下雨都是瞧准了下的,四面八方都下雨,偏露出他家的田地没雨,像是戴了一顶巨大的草帽,十分的怪异,更让方家无法忍受的是,家里的甜水井,忽然就干了,一滴水都没有了,吃水都成了问题,去河边打水吧,但只要是方家的人到了,河水就变得浑浊不堪。

没过几天,方家顶不住了,二老每日里劝方子墨娶了河伯的女儿,否则方家还不知道要遭受多少倒霉的事,方家只是普通百姓,得罪不起神灵,但方子墨岂是个轻易服输的人?悲愤之下拿出了他最大的本事,写文章。

人得有一技傍身,这话一点错也没有,方子墨四肢不勤,五谷不分,但他写文章的本事端的是厉害,文章写的厉害,信也就不会写的太差,方子墨将满腔的愤慨,全部倾注到信中,写的是花团锦簇,洋洋洒洒……将河伯逼迫他做女婿的事,详详细细写得完全,还附上自己的看法见解,总之他河伯强势不对,方子墨有理。

写完信封好就烧,收信人是满天的神佛,只要方子墨知道的,就给写了一封,玉皇大帝,如来佛祖,观音菩萨,二郎真君,山神,土地……也不管收不收的到。

于是乎,满天神佛都知道了河伯嫁女儿嫁不出去,强迫别人娶他家女儿,人家还不愿意的事。

感谢:永远的天翔投出的月票,感谢:毛背心投出的月票,感谢:农家囡囡投出的月票,感谢:暮轻轻打赏100起点币,多谢大家。(未完待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