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尸棺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九章 奔赴机场(一)

第九章 奔赴机场(一)

陆之平的潜意识告诉他,发生大事了!而且是很大的事!

很显然,全城类似于戒严的状态不会是因为当地的黑社会老大被干了,也不像发生战争了,没有防空jǐng报,没有广播通知,什么都没有,所有人、所有车、所有活物,都在这一夜失踪了!

陆之平走到马路上,看着空空荡荡的街道,寂静的像死了一样。レwww.&思路客レ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寂静岭?不过好像少了一层雾,少了些诡异的气氛。

咕噜咕噜——

不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先填饱肚子才是最重要的。他很庆幸马路对面就是一家24小时便利店。很显然,门开着,但是里面依旧见不到人影。对于这种机会,陆之平是不会在意去弄点吃的和喝的的。

走进便利店,陆之平拿了一袋面包便啃了起来,觉得口渴,又去拿了一瓶可乐。但就在拧开可乐,喝了一口的时候,冷藏柜的玻璃正好反shè到旁边的休息室里有一双异常恐怖的眼睛在盯着自己。

难道昨天的灵异事件还没结束?

休息室本是储藏室兼让员工换衣的地方,只有一个很小的门,空间也不大。到底是什么东西在里面呢?

一直以来都无所顾忌的陆之平又喝了一口可乐,并没有咽下去。他走到了休息室的门边,那双恐怖的眼睛已经消失。

里面肯定有人!直觉告诉他,而且肯定和整个城市的人集体消失有关!

他把手放在了门把上,口中的可乐也咽了下去,深呼吸,jīng神提高到了一级jǐng戒状态,打开了门。

丧尸!陆之平一脚踢开了往自己身上扑过来的穿着店员制服的丧尸,然后头也不回的往门口跑去。但当他跑到门口转身看的时候,竟然发现刚才还张牙舞爪往自己这扑来的丧尸再次躲到了休息室的门后面。

他在怕什么呢?

陆之平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再次回到了便利店里。他走到离休息时还有两米的距离停了下来——这个距离足以让他有充足的时间逃跑——看着门里既饥渴地盯着自己,却又不敢出来的丧尸。

难道,这就是所有人都消失了的原因?难道,全城的人都变成了丧尸?那为什么自己没有变?还有,他在怕什么?边盯着门里的丧尸,陆之平便思考着。他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异常的危险,但暂时还是安全的,毕竟这些丧尸貌似都不敢出来。

等会儿!不敢出来!现在不敢出来,难道是阳光?

想到这,陆之平立刻在货架上寻找着什么,终于,他在一个货架上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镜子!

他重新走出便利店,在便利店外的玻璃窗前站着,然后手拿镜子,通过反shè把阳光向门内的丧尸照去。结果,丧尸真的想见了鬼似的缩到了阳光照shè不到的地方。

尼玛!自己真是太聪明了!陆之平不得不佩服起自己的头脑来。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于是他第三次走进了便利店,从里面拿了一个包,几面镜子,然后用水和面包、饼干装满了包。——这些都是逃亡所必备的东西。

他想了想还留在酒店里昨天用完的“球杆”,决定还是冒险一次回去拿吧。刚才一路下楼,什么丧尸都没见到,可见他们白天是躲着任何一丁点的阳光的。如果这样,就抓紧去吧。东西放那总归不好,尽管现在已经是这样一个事态。再说,东西是借的,不还自己买也要花不少钱,对于对枪械并不是那么痴迷的自己来说真没必要。

陆之平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一路虽然感觉暗地里有无数双眼睛看着自己,但总算有惊无险,平安到达。打开电视,信号已然被切断。再看看手机,想联系管理员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发现手机也没有信号了。无水,无信号,无人,外面还有一堆半人不人的东西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这就是所处的状况。

面对这样的状况,陆之平并没有慌张。自从进入杀手公司,自己的命早已不是自己的了,更何况至少自己还有八个小时的寿命——现在十点,差不多六点太阳下山生命。在这段时间里,他必须尽快逃离这个城市——他可不希望自己的生命真的只剩下八个小时。

重新回到阳光下,陆之平第一次觉得太阳是个多好的东西,阳光又是那么的温暖。不过,眼前的情况并不允许他去享受,如果他还想见到明天的太阳的话。

就在他考虑怎么逃离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远处居然有个人骑着自行车朝自己这边过来了。

尼玛,不是丧尸吧?他的脑海中竟然出现的是这样一个问号。

左小禅接到了雨生的电话,他原以为是老总打来的。电话中的雨生异常的慌张,而且没讲完,电话就突然挂断了。虽然没有听得很清楚,但是他也大概知道现在是什么个情况。

如今自己所在的这座城市已经全城戒严,除了停水,貌似手机信号也没了。不出意外,过会儿电也会停。刚从běi jīng出差回来的雨生如今被困在了天河机场,那里貌似已经被军队给封锁,不准任何人走出机场半步。她这个电话也是偷偷打过来,在确定自己安全的情况下希望能去帮她。

左小禅深呼吸了一口气,看了看窗外,依旧没有一个人影。他开始庆幸昨天把咖啡打翻了,不然现在的自己也应该变成了丧尸了吧?

全城戒严是可以想象的,现在的问题是,自己怎么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去往机场和雨生汇合。那里毕竟有军队,那里也毕竟有人。

“你是人?”

“你是人?”

左小禅和陆之平两个人大眼瞪小眼,问出了同样地问题。

都觉得自己的问题很可笑,两个人也都如释重负地笑了出来。终于还能再这座城市见到活人。

两个人相互了解了一下情况,都意识到,这座城市的所有人都已经变成了丧尸。即使有和自己一样幸免于难,也大多被吓得不行,或者被丧尸攻击了吧?

“你现在去哪?”陆之平问道。

“机场,我一个朋友在那。”

陆之平想了想,说:“那我和你一起去!”

左小禅没有犹豫,“行,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