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九龙至尊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4080章 家族第一

第4080章 家族第一

陈强被陈九杀了,这样的消息宛如龙卷风一般的,瞬间袭卷了整个陈族,令全族老少,无不是震惊的不敢置信。

“这不可能,这绝不现实,我一定是在做梦,天,开什么玩笑……”陈族内无数的声音响起,除了亲眼见证者,其它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的。

“夫君,这是怎么回事?”别说他们,就连陈九此世的亲生父母,那也根本就无法接受。

“不着急,事情总会水落石出的,听说九儿已经在等着了,我现在马上去参加家族会议!”陈夏不敢怠慢的,立马快步走了出去。

虎殿,这是陈族商谈大事的时候才开启的正殿,此时人群聚集的,但凡陈族的高层,皆都来到了此处,审视陈九。

“陈九,听说你杀了陈强,主动来这虎殿领罚?此事可当真?”陈烈首先的对着陈九斥问起来。

“族长来之前,我有权保持沉默!”陈九对陈烈没什么好感的。

“你……倘若真是你用阴谋诡计残害同族,族长也保不了你!”陈烈阴恨恨的威胁道。

“一切还是等族长来了再说吧!”陈平毕竟是陈九的亲爷爷,虽然不是太疼他,但关键时刻还是会护着他的。

不多时,陈夏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当着全族质疑的目光,他只得对着陈九开堂问审!

“不错,陈强假借扰兽之名,挟制我的岳丈,欲强夺我的岳母,更是口口声声骂我废物,此事关于我陈九颜面一事,绝不可忍,所以我就将他杀了!”陈九虎躯一振,浑身充满了大义凌然的讲道。

“这……”有心斥责陈九歹毒,六亲不认,可是看着他浑身充满了正气的模样,这话大家的确是有些说不出口了,但这并不能够阻止大家对此事的置疑“你怎么可能杀得了陈强?”

“不瞒诸位说,我陈九以前虽然无法修炼,但自从成婚以来,那就彻底变了,我现在已经是九级战士了,身体素质更是非同凡响,别说区区一个陈强,在座的诸位没有人是我的对手!“陈九大言不惭的讲道。

“什么?九儿你疯了吗?你才修炼几次,这掰着指头就能够数得过来,你说你能够打败我们全部,你真当我们这些年是白修炼的吗?”陈夏也感觉陈九有些不正常了。

“哈哈,陈九短短几天,从一个无能之辈,变成了陈族第一,这样的好事被我们碰到了,我真是要恭喜你了,族长!”陈烈大笑,看似恭维,实则嘲讽。

“三爷,你不觉得此事匪夷所思吗?”陈盛揣着明白装糊涂。

“理论上来说,这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但世间有一种好鼎炉,这样的女人一旦被男人采补了,那绝对可以脱胎换骨,兴许我们陈九遇上这样的好事也说不定呢!”陈烈尖酸的笑道。

“会是这样吗?”虽然可能性很小,但大家还是怀疑的看向了陈九。

“哎哟,这都被你们发现了,三爷,你果然好眼光啊!”陈九这般被戏弄,虽然有些难堪,但他将错就错的,赫然承认了下来。

“什么?还真是如此吗?”本以为陈九会否认呢,毕竟采补女人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陈烈着实没想到陈九脸皮这么厚!

“我不相信,区区一个女人能够几天时间让人脱胎换骨,陈九,你既然说你已经是陈族第一,可否敢跟我较量一下?”陈盛自然不容许陈九得意下去。

“跟你较量没有问题,只是我若赢了,是不是陈强死掉的事情,就这么算了?”陈九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这……诸位元老,你们看呢?”陈夏为难间不由得请示向了另外的几个老人。

“如果九儿所说属实,那么陈强之死也算是死有余辜!”陈平首先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力保自己的亲孙子。

“不错,我赞同!”陈烈不怀好意的也是同意下来。

“就这么办吧!”陈富陈贵,陈久有些不可思议的期待起来。

“陈九,别说我欺负你,我修炼的乃是我族的金刚石体,哪怕我站着给你打,你都打不动我!”陈盛自信满满的站了出来,肌肤转化的,完全变成了一个石人。

“是吗?我也告诉你,我修炼的乃是浩然正气!”陈九语不出不惊人的,再次惊爆了一地眼球。

浩然正气,这可能修炼成功吗?所有人皆都带着置疑的目光,但看着陈九越发正义的气息,大家也是不得不信了!

‘轰!’接着,陈九出手了,宛如正义的化身来到人间诛灭恶魔般,他一掌打出的,端是将陈盛拍得险些跌倒。

“我的天,真是见鬼了……”陈族高层,无不是拍起了脑门。

“不,你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量,这绝不可能!”陈盛恼了,打不过陈夏也就罢了,居然还要被他儿子虐吗?

金刚撞击金刚铁锁……一个个的绝招被陈盛用出的,他誓要打败陈九,挽回自己的颜面。

“星辰冰封!”陈九没有再下杀手,最终使出星辰之力,冰封住了陈盛,令他完全丧失了抵抗能力。

“赢了,我的亲孙子……”陈平惊呆,那狂喜的面容恨不得立即抱上陈九亲两口,同时他悔恨的发现,自己以前怎么没有照顾他?

“这……浩然正气,陈九,这才几天,这怎么可能啊?”陈烈呆傻傻的,比吃了死苍蝇还难看。

“老三,你不是说世间有一种好鼎炉可以让人脱胎换骨吗?兴许这宋族千金还真是这么一个女人呢!”陈富他们皆都是欣慰的笑了起来,不管如何说,家族中多出一个绝世高手,这对整个家族的利益来说,绝对是好事。

“可是……你们不觉得此事过于蹊跷了吗?我觉得还是应该再调查一下!”陈烈不甘心的讲道。

“调查?三爷,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满?你如果有不满的话,大可以说出来,咱们都是男人,凭本事说话!”陈九直言挑衅的,立呛陈烈。

“我……我不是对你有什么不信任,而是一时难以接受罢了!”陈烈在陈九的目光下,也是不得不低头了,因为别看他资格老,其实修为也就那样,真上去也只有被虐的份。

“九儿,家族第一高手?”陈夏作为陈九的亲爹,看着他这么意气风发的模样,端也是五味陈杂极了。